•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16章 环环相扣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16章 环环相扣

    作品:《官神

        昨晚,廖得益还公私兼顾地和陈秋栋见了一面。

        于公,是代表组织部和陈秋栋谈话。于私,是告诫陈秋栋最近低调一点,别再惹事了,何书记对他寄予厚望,一直想扶他上位,他不能再晃来晃去了,不当一回事儿了。

        陈秋栋当着廖得益的面儿,拍着胸膛保证,从此跟随何书记和廖部长的脚步,鞍前马后,绝不退后。

        陈秋栋胸膛拍得越响,廖得益越看不起他,不就是他妹妹跟了何江海,何江海才不遗余力地扶他上位?不过是一个靠女人上位的货色,要本事没本事,就是会说好听话,别的事情一无是处,吃喝玩乐倒是样样精通,整个一政治流氓。

        何江海也是,烂泥扶不上墙,非扶他干什么?什么人都能混官场?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但廖得益说服不了何江海,既然何江海一心要扶陈秋栋起来,就让他扶好了,反正他作为组织部长,只管提名上去,成与不成,要看邱仁礼和夏想是不是放行了。

        常委会上惊人的顺利,也让廖得益十分惊讶,明明在他请示夏想的时候,听到了夏想语气之中的不满之意,怎么一转眼,夏书记大度到了连一句反对的话都没有的程度?

        夏想大度也就算了,毕竟相比之下,夏想还有圆滑的一面,李丁山怎么好好的也没有反对?

        不解归不解,廖得益也没有深思。

        一散会,他还没有回到办公室,何江海就急急拉住了他:“陈秋栋昨晚在哪里?”

        廖得益正没好气,事情顺利得有点诡异,他心里也没底,就说:“我怎么知道?你问我,我问谁?我又不是他亲戚。”

        对于廖得益明显嘲讽的回答,何江海也顾不上生气,一脸焦急的表情:“都是什么事儿,陈秋栋太烂泥了,常委会都通过任命了,他人却不见了。”

        “什么不见了?”廖得益也是一惊,大活人怎么能不见了?今天又不是周末,陈秋栋除了上班,还能去哪里?又一想,烂泥也是你的烂泥,和我没有一毛钱关系。

        不对,大有干系,因为陈秋栋是他的提名,任命通过了,人却不见了,玩笑就开大了,身为组织部长,是天大的失职。

        “电话打不通,单位没上班,家里说一晚没回家,妈的,什么玩意儿!”何江海骂了一句粗话,丢下廖得益转身走了,一脸急切不安。

        何江海的不安落在廖得益的眼中,也让他没来由打了一个激灵,陈秋栋别出事才好。万一现在出了什么事情,他就负有识人不明的过错。

        陈秋栋是烂泥,他不想沾一手脏。

        但事情往往会朝不好的方面发展,廖得益刚回到办公室,电话就急促地响了,生生吓了他一跳,心中就有了不祥的预感,急忙接听,里面就传来了何江海气急败坏的声音:“妈的,陈秋栋被市局抓了!”

        “啊?”事情真是闹大发了,他提名的人选刚刚在常委会获得通过,本是好事,没想到,出水才见两腿泥,谁他妈的给他开了这么大的一个玩笑,简直是将人往死里整,“到底出了什么事儿?”

        “嫖宿幼女,被当场抓获!”何江海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显然是气得快发疯了,“好,下狠手了,等着,看我不好好还回来!”

        现在不是说狠话的时候,廖得益忙说:“何书记最好亲自到市局走一趟,能将事情捂住就赶紧捂住,公布出来就晚了。”

        何江海只说了一声“好”就挂断了电话。

        何江海如何善后,廖得益现在不太关心,他现在也和热锅上的蚂蚁没什么两样,在办公室转了一圈又一圈,只差一点就满头大汗了。

        完了,上当了,肯定是夏想的手腕!

        陈秋栋的死活廖得益并不关心,他只关心的是,陈秋栋的事情到底会不会闹大,因为一旦闹大,他身为组织部长,不但会落人笑柄,让人怀疑他的人品和人格,而且还会让他以后的提名,很难再获得各位常委的支持。

        再深入一想,糟糕,陈秋栋的提名,从头到尾就是一个大坑,夏想和邱仁礼稳坐钓鱼台,眼睁睁看着他和何江海一步步跳进了大坑,不但没有拉上一把,连提醒一声都欠奉,真够歹毒的。

        要的就是毁他名声,让他组织部长的权威大跌,试想,提名了一个被市局当场抓获嫖宿幼女的人担任国资委副主任,真要坐实了陈秋栋的问题,他以后还有什么颜面再提名自己的人?

        再联想到即将迎来的全省范围内的人事调整,廖得益恍然大悟,果然是环环相扣的阴谋手段,要的就是让他在接下来的人事调整之中,因为陈秋栋一事的牵连,而大大削弱发言的分量!

        想通此节,廖得益终于出了一脑门子的汗,急忙不管不顾地抹了一把脸,准备亲自动身前往市委一趟,以省委组织部长的权威,将陈秋东的事情扼杀在萌芽之中。

        因为鲁市市委书记袁旭强不但是自己人,市公安局长顾书全也是自己人,想要将一件并不算大的嫖宿幼女事件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也不算一件什么了不起的大事。

        陈秋栋也是,怎么和他的同姓本家灌洗一样,屡教不改,有了艳照门之后也不知收敛,都喜欢幼女嫩模?真是变态。

        一边想,廖得益一边收拾东西正要出门,脑中还闪现过一个念头,鲁成良嫖娼被抓,陈秋栋嫖宿幼女被抓,怎么想怎么是一报还一报。

        他还好,只需要顾及名声挽回声望就行了,何江海可要暴怒了,不但被挑战了权威,还被打了脸,而且说不定夏想还有后手。

        廖得益猜对了……他刚出门就差点吓得惊叫出声,险些没有被吓出心脏病,因为门口站着一人,背着手,板着脸,似乎已经摆好了阵势,正等他出现。

        不是别人,正是夏想。

        夏想十分严肃地说道:“廖部长,要出门?不管是什么事情,都先放一放,开个紧急会。”

        廖得益好不容易才平静的心又猛然大跳:“夏……夏书记,什么会?”一紧张,竟然结巴了一句。

        “我也不清楚,刚才是印秘书亲自来通知我的,我顺道就通知了你。”夏想平常很少有板脸的时候,就算不笑,也是一脸温和,今天的脸色异常严肃,说话的时候,也官腔十足,就更让廖得益心中愈发没底。

        想走也走不了了,廖得益只好跟在夏想身后,一路心慌意乱地朝省委书记办公室而去。

        廖得益在迈进了邱仁礼办公室的一刻,他的脸色就一片灰白了……和廖得益的脸色灰白相比,何江海的脸色就是铁青了。

        省委常委、省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厅长,一连串的头衔让何江海身上的权力光环无比耀眼,再加上他身为半岛帮势力的领军人物的身份,不夸张地说,何江海是一个在齐省跺一脚就要颤三颤的人物,在鲁市,他更是光芒万丈,无人挑战他的权威。

        今天,他却碰壁了!

        因为当他提出要亲自过问陈秋栋案件之时,却被市局副局长戴继晨委婉拒绝了,话说得好听,理由也很充分,但就是不放人不让外人插手:陈秋栋案件,案情重大,李市长已经第一时间上报到了省委,省委邱书记亲自打来电话,要求专案专办,现在由他全权负责。

        言外之意就是,现在戴继晨将越过市局局长,越过市长和市委书记,直接向省委书记负责,其余人等,包括何江海,对不起,请靠边站。

        一般而言,专案事件也并不少见,少见的是戴继晨还真拿着鸡毛当令箭,谁的面子都不给。官场中人,谁不知道县官不如现管,专案结束之后,戴继晨还要在市公安局当副局长,还要在袁旭强的眼皮底下当差,他以后不想混了?

        戴继晨既有官场中人的手段,又有无赖的气质和混混的赖皮,说白了,整个就是一政治流氓,况且他又在理,谁也拿他没有办法,何江海几乎要暴跳如雷了。

        也气得袁旭强差点说出将戴继晨就地免职的话,但忍了一忍,又忍住了,毕竟戴继晨抬出了邱仁礼,是真是假稍后再说,至少要先在场面上先过去,况且李童一直不发言,明显是偏向戴继晨的立场。

        再说戴继晨的做法从程序上讲无可厚非,人是戴继晨抓的,他有优先处理权。

        何江海在齐省纵横多年,自认无所不能,却被一个小小的市局副局长逼到了墙角,他只差一点就骂人了——但终究还是没有骂出口,因为夏想来电。

        省委副书记夏想亲自打来电话,只为通知何江海速回省委开会,语气很严厉,而且还特意强调了“马上”,是不容置疑的口吻。

        何江海不敢怠慢,急忙动身,一出门才发现,外面已经被愤怒人群围了个水泄不通。

        人群打出的条幅是:“严惩凶手,还百姓一片青天!”

        人群挤挤攘攘,群情激奋,陈秋栋的许多陈年旧账,被全部翻了出来——陈秋栋事件,沸腾了,而由此引发的一系列事件,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