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11章 最后的决断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11章 最后的决断

    作品:《官神

        “先是诬陷鲁成良作风问题,结果害死了人,连死人也不放过,再继续抓住鲁成良的经济问题不放,一些人,不能无耻到这种地步。”夏想一脸轻视的冷笑,“凡事都要讲究规矩和方圆,过犹不及就证明了品行实在太差,孙省长,合作是基于双方信任的基础,其实真要说起来,齐省省委之中,我们反倒是接触时间最长……”

        孙习民眼皮一抬,意味深长地看了夏想一眼。

        是呀,他和夏想何止认识,还打过许多次交道,虽然彼此立场相左,甚至还有对立的时候,但总体来讲,夏想行事方正,从来没有背后落井下石的阴险手段,更不会为了利益,做出拿一个死人的身后事继续没完没了折腾的无耻行径。

        孙习民知道了下一步该怎样迈步了,他主动伸手说道:“能和夏书记再度共事,对我来说,也是一件值得欣慰的好事。”

        夏想很郑重地握住了孙习民的手,他知道眼前的握手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暂时的握手言和。

        “对齐省来说,我们都是外来者,都需要一个适应齐省气候的过程。”夏想笑得很真诚,话说得很含蓄,他相信孙习民就算不会完全和他联手压制何江海的半岛帮,也会和何江海在现在不远不近的距离之上,进一步疏远一些。

        拉拢和排挤,也是政治之上最常用的手段之一。

        邱仁礼在一旁温和地笑了,笑过之后,又立刻一脸严肃地说道:“人事调整因为涉及到方方面面的人和事,不可能一蹴而就,我提议,今天先讨论一下五岳市的人事问题……”

        孙习民心想,秋后算帐……来得真快。

        ……确实是该算账了,就在夏力在五岳开完常委会之后,即将动身返回鲁市时,接到了省委来电,随后他会同五岳市委书记周于渊,正式向市公安局长万元成传达了省委的决定:停职反省,接受调查!

        万元成无奈而沮丧地接受了现实,他没有被市委书记周于渊打败,没有被省委秘书长夏力打败,却被一个从未想到的小人物暗算了,真是倒霉透顶!

        精心设计的计划,在最紧要的关头,竟然被一个一直被他忽视的小人翻盘,结果导致全盘皆输,而且还葬送了大好前途,让万元成欲哭无泪。

        整个计划天衣无缝,甚至连上门的小姐都在他的控制之中,但谁能想到,平常不显山不露水的一个排名靠后的副局长温子玑,活跃得象一只猴子一样,从小姐的同伴入手,打开了突破口,最后小姐承认了受人指使诬陷鲁成良的事实。

        功败垂成,万元成很想拿枪毙了温子玑,可惜已经没有机会了……万元成的落马,在五岳市引起了莫大的恐慌,与此同时,有关全省范围内的人事调整的消息,也不知被谁有意无意中放出,就让五岳市今年的春天,平白增加风雨飘摇的惶恐。

        就在夏力宣布完决定之后,原本前来五岳调查鲁成良事件真相的省纪委和省公安厅的联合调查组,同时接到上级命令,转为调查五岳市公安局长万元成的问题。

        夏力在接到省委通知之后,在周于渊的护送下,动身返程了。

        周于渊一路送到高速路口,他忧心忡忡地和夏力握手:“秘书长,五岳成了风暴中心,我很忐忑……”

        夏力却摆了摆手:“风暴中心也不是没有一点好处,风暴越大,机会越大,你现在要坚定立场。”

        “我刚刚还接到了何书记的电话,他在电话里说,他和我是老乡。”周于渊眯着眼睛,也不知是风大,还是为了掩饰内心真实的想法,“我是齐省人,有些事情不好选择。”

        “只盯着齐省的齐省人,不是目光长远的齐省人。”这句话有点绕口,夏力说完,就笑了,“何江海打电话给你,还不是因为唐郑杰要来五岳?以前司马北和万元成联手将五岳经营得水泄不通的时候,何江海何尝和你拉过老乡关系?于渊,你再不站好队伍,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周于渊哪里不明白其中的弯弯道道?他是故意试探夏力的立场是否坚定,因为他对夏力人在邱仁礼身边但心却在何江海一侧摇摆的立场,始终心存疑虑,见夏力终于下定了决心,才点头说道:“司马市长很关心五岳制盐业的发展……”

        “知道就好,知道就好。”夏力用力握了握周于渊的手,挥手告别,上车而去。

        司马北是五岳市长,早就想取代周于渊而登上市委书记的宝座了。

        上车之后,夏力一言不发,闭目养神,秘书和司机都不敢打扰他,知道秘书长现在是想事情的时候。

        确实,夏力陷入了沉思之中,而且是他担任秘书长以来,最深思熟虑的一次。

        其实从一开始鲁成良从幕后走向前台,被李丁山推举为国资委副主任之时,他完全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现在不可收拾的局面,如果他事先知道的话,说什么也不会暗中助李丁山一臂之力,让鲁成良的提名通过书记办公会。

        没错,鲁成良的提名之所以先通过了组织部的审核,又通过了书记办公会的讨论,全是他在幕后推动的结果。

        李丁山一来齐省,第一时间就介入了盐业的问题,而且和鲁成良一拍即合,就立刻让夏力意识到打破齐省僵局的机会来临了。

        当然,仅仅是李丁山,他才不会出手相助,更不会暗中推波助澜,而是他知道,李丁山的背后是夏想,而夏想的背后,是邱仁礼,是总书记!

        夏力微眯着眼睛,目光看向窗外飞速闪过的景色,高速公路两旁,看不到庄稼,全被茂密的防护林遮挡。在他看来,齐省高速公路的绿化在国内首屈一指,甚至南方的省份也无法与之相比。

        他就非常喜欢在高速公路上奔驶的感觉,在飞速前进的状态之下,他可以更冷静地分析局势,权衡利弊,然后做出甚至可以影响一生前途的重大决定。

        是该做出决断的时候了,不能再左右摇摆,更不能再心存幻想了。

        不知不觉想得远了,想起了上一次和何江海之间的分岐。其实真要说心里话,他和何江海之间哪里有什么政治上的分岐?也没有利益上的冲突!只不过是在总理决定扶持何江海还是他的问题上,他失利了,而且总理也许有心也许无意,让他一脚踩空,只差一步就被关了省委常委会的大门之外了……此事,让他一直耿耿于怀。

        尽管不愿去恶意猜测总理是不是故意闪他,只当是总理一时没替他说上话,但他实在心中愤愤不平,因为机会总是稍纵即逝,失去一次,也许就永远止步于正厅级了。

        总理明明处处表现出对他寄予厚望,要一步扶他到政法委书记的位子,结果却是何江海上位了。好吧,他忍,何江海上就何江海好了,毕竟何江海比他大了几岁,他还有机会,只求先解决了副省级再说。

        ……直到最后一刻,他都没有听到他的提名在中组部通过的消息,当时几乎要彻底失望了,最后消息公布的时候,他在听名字的一瞬间,喜极而泣。

        回想起当时情景,差点疯掉,谁能想象现在的省委书记跟前红人的省委秘书长夏力,当时的无助和绝望,就和一个无依无靠的孩子没什么两样。

        总理在最关键的时刻有没有为他说话,他不知道,他只是知道他担任了省委秘书长之后,几次在盐业发展的问题上和何江海有了不小的分岐,以致于他明显感觉到总理对他越来越冷淡了。

        而他后来一怒之下和何江海拍了桌子,然后倒向了邱仁礼,何尝没有想等总理向他哪怕只有一个暗示,他也会回头。

        结果没有……他不死心,一直在等,因为他一直最崇敬总理,一直认为总理才是他心目中的国家领导人形象。

        结果没等来总理的暗示,却等来了何江海不顾一切的手笔!

        鲁成良在五岳因为**被抓,消息一传出,夏力就知道鲁成良被人设计了,因为他很清楚鲁成良的为人,正直到了刚直的地步,别说到五岳嫖娼了,在鲁市都不会。

        说出来也许别人不会相信,夏力却信,鲁成良在外面一个情人也没有。

        如果说一开始夏力还可以理解何江海的手段,政治斗争嘛,确实会有许多不光彩的一面,鲁成良被陷害,也只能说是升到高位的代价,爬得越高,摔得越重,永远是真理。

        让夏力震惊的是,夏想破局之快,大大出乎他的想象,但他震惊的情绪还没有消解,鲁成良就自杀身亡了。

        鲁成良之死,对夏力的触动非常大,让他蓦然心惊的同时,良心点亮了,更意识到了一点,触动了一些大人物的底线,如鲁成良一样的小人物即使不自杀,说不定早晚也会有莫名死掉的一天。

        夏力睁开眼睛,心想回到鲁市,他将会面临着一场重大的考验,因为,当他正式和半岛帮决裂的时候,就等于是和总理完全划清了界限。

        电话,忽然就及时响起了,之所以说是及时,是因为夏力千等万等一直不来的一个电话,在他下定决心的一刻,终于打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