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08章 竟然还有后手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08章 竟然还有后手

    作品:《官神

        其实叶天南并不是散步去了,而是去外面药店买了一点感冒药和去火药。

        没错,叶大书记又感冒又上火,现在成了平民百姓,来鲁市时又是只身前来,只好事事自己动手去做。

        本来一切进展顺利,昨晚和京城通电话时,还信心满满地声称鲁市形势一片大好,齐省局面平稳有序,一切尽在掌控之中。

        刚放下电话,就收到了内部消息,说是鲁成良被证实是清白的,五岳市公安局副局长温子玑搜集到了新的证据,证明了鲁成良并没有招妓。

        得知消息后,叶天南心中大跳。

        不过随后又从何江海之处接到消息,说是还有后手,不怕温子玑反手一击,等明天就会有新的情况出现。

        叶天南才又放了心,一次精心策划的行动,怎么能轻易就失败了?想当初他在湘省和夏想之间的过招,可是一再反复,夏想并非一直都占据上风。

        齐省的局势比湘省更复杂,夏想又才来不久,估计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找到,怎么可能大展手脚,也不怕扭了腰?

        叶天南其实内心深处何尝没有奢望,他其实也在想,如果他躲在幕后,能借助孙习民和周鸿基之手,再充分发动以何江海为首的半岛帮的力量,两相结合之下,将夏想生生夹击在齐省,让齐省成为夏想的滑铁卢之地,也未尝没有可能。

        不过一个失去了权力的人,许多事情就只能想想罢了,事事都需要借助别人的力量,要比权力在手时,大费周章多了,而且还未必有成效。他再有智慧,再有三寸不烂之舌,也只能狐假虎威一把。

        如果他的背后不是站着总理,他现在鲁市,别说有人捧场了,能免费吃住就不错了。

        一想到几乎落到了混吃混喝的下场,叶天南心中对夏想的恨意,就如京城的沙尘暴一样,漫天飞舞,久久不能释怀。

        叶天南一直信奉的一句话就是,人算不如天算,所以他认定夏想再聪明,再有智慧,算计再高,在比湘省复杂许多的齐省,夏想再难如在湘省一样打开局面了。

        但叶天南没有想到的是,人算不如天算这句话,立刻应验在了他的身上!

        鲁成良竟然死了!

        在听到鲁成良的死讯时,叶天南只觉头大如斗,本来稍微有点感冒的身体,一下又上火了,本以为能捱得过去,不想头疼难忍,又火烧火燎,只好出去买药。

        最是知道夏想手腕的他,心中一片灰白,鲁成良一死,就完全为夏想的还手创造了足够的理由,夏想必定借机大张声势,必定会拿下无数官帽,甚至……人头!

        怎么办?叶天南一时还没有想到对策,是走是留,是继续在幕后为何江海出谋划策,还是拍拍屁股走人?他还真拿不定主意!

        不想感冒没好,火没败,意外遇到了夏想,还摔了一大跤,真是晦气!

        叶天南坐在地上,屁股生疼,见夏想一点也没有搭一把手的意思,心中暗骂夏想小气加小心眼,再加上头疼身疼,就正想没好气地嘲讽夏想一句,不料夏想先开口了。

        “叶书记,天冷地潮,坐在地上会感冒。不过如果你是正在研究天文地理,我就不打扰了。”

        话说得很有讥讽的味道,偏偏夏想又是一本正经地在说,就让人分不清他是真是假。

        叶天南被气笑了,一下站了起来:“夏书记,不伸手拉我一把也就算了,还冷嘲热讽,就太不够朋友了。”

        “真是抱歉,叶书记,我还真没看出来你是摔了一跤,我一直认为你是泰山不老松,是东海的定海神针。”夏想幽了叶天南一默,然后才装模作样地替叶天南打了打土,“叶书记来鲁市也不说一声,是不想见我还是怎么着?要是早见了我,也不至于摔上一跤。”

        叶天南故作轻松一笑:“我来就是散散心,没什么正事,怎敢惊动夏书记大驾?”

        “真的是只散散心?”夏想一脸促狭的笑容,紧盯着叶天南的眼睛,意味深长地说道,“鲁市的春天马上就要过去了,雨季要来临了,叶书记,小心水土不服。”

        叶天南脸色一寒:“不劳夏书记操心,我身体健康得很!”

        夏想哈哈一笑:“健康就好,健康就好,叶书记毕竟还正当年,是我说错话了。要不,晚上我作东?”

        叶天南哪里还有心情和夏想周旋,还不够被夏想气的,只觉胸口发闷,感冒和上火好象又加重了不少,还忍不住接连打了几个喷嚏。

        等夏想走后,叶天南越想越不是滋味,和夏想见面了,暴露在夏想的眼前,还被夏想冷嘲热讽一气,甚至还是以胜利者的口吻——尽管他现在还不肯承认失败,但毕竟主动权不掌握在他手中,他无权无势——就让他倍感失落。

        再呆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了,或许孙习民还会迁怒于他。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叶天南也没再久待,当晚就订了机票,飞回了京城。

        夏想并没有料到他和叶天南的见面和过招,会让叶天南惶惶如丧家之犬紧急逃离了鲁市,也算间接为鲁成良出了一口恶气。

        如果让他知道叶天南回京城之后,大病一场,一连住院一个月,估计他心中更会稍微欣慰几分。

        但再怎么样也挽不回鲁成良的生命了,夏想对于鲁成良之死,还是悲愤难平。

        鲁成良是太刚正了,刚强易折,受不了一点屈辱,已经即将正名之时,却自杀身亡,就连夏想一时也接受不了现实。

        李丁山更是,他几乎暴怒了,打了电话给五岳市委,好好将周于渊批评了一顿,同时又将五岳原本好不容易争取到的一笔省里扶持资金压下不发,还将几个倾斜项目延后。

        作为上任之后第一次对下面地市大下杀手,李丁山确实是难以抑制胸中的怒火,是他一手将鲁成良推上了国资委副主任的位置,却等于是一手将他送上了绝路,让他情何以堪?

        李丁山是性情中人,不是麻木不仁的官僚,也不是只知升迁不管他人死活的政客,他在官场沉浮多年,始终未曾忘怀的就是一腔热血和满腹抱负,推动鲁成良上位,也是看中了鲁成良的为人和正直。

        李丁山先是找到邱仁礼,强烈要求彻查鲁成良事件背后的真相,同时提出召开紧急常委会,就五岳市委在鲁成良死亡事件上的处置不利,由省委组成调查组,进行进一步调查,追究相关人员的领导责任。

        随后李丁山又找到夏想,提出了同样的要求,希望获得夏想的支持。

        夏想答应了,而且答应得很坚决很干脆。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邱仁礼召开书记办公会,紧急讨论鲁成良自杀事件。

        与会人员有,省委书记邱仁礼,省长孙习民,省委副书记夏想,省纪委书记周鸿基,省政法委书记何江海。

        会议一开始,就弥漫着凝重的气氛,夏想还好,其实比在位各人认识邱仁礼的时间都长,见识过邱仁礼冷峻的一面,孙习民也多少了解一点邱仁礼的脾气,还算镇静,周鸿基因为和邱仁礼接触时间不长的缘故,也没多少不一样的感觉。

        只有何江海一见邱仁礼的表情,心中一阵乱跳,几乎不敢相信他的眼睛,眼前的人真是以前和善、淳厚的邱书记?

        在齐省两年,邱仁礼留给齐省大部分官员的印象是和蔼可亲,为人沉稳,有亲和力,从不发怒。

        今天,邱仁礼也没有表露出明显的怒气,但眉宇之间的厉色让何江海只看一眼就心惊肉跳,不由自主心生怯意。

        邱书记怎么变了一个人一样?

        夏想却心中有数,邱仁礼不过才刚刚露出了利爪而已。

        “今天的事情,同志们想必都听说了,鲁成良同志自杀了……”邱仁礼的表情十分沉痛,“我想说的是,鲁成良同志是一位品行优良的好同志,他本来可以为国家做出更多的贡献,却因为被人陷害而自杀身亡。古人重名轻生,舍生取义,今天,鲁成良同志用他的生命为代价,为我们上了悲壮的一课。同志们,我很痛心!”

        最后一句话,邱仁礼蓦然提高了声调,不但吓得何江海一哆嗦,连周鸿基也没有控制住情绪,脸色大变。

        只有夏想和孙习民能坦然处之。

        孙习民心中暗叹,鸿基到底还是嫩了一点,经事太少。同时心中也是莫名悲愤,何江海呀何江海,你真是搬了石头砸了自己脚,一意孤行也就算了,还差点拉周鸿基下水……幸好,他及时提醒了周鸿基,在关键时刻,省纪委的立场发生了偏转,才有了现在置身事外的底气。

        否则,在邱仁礼和夏想的借题发挥之下,周鸿基也难逃其责。

        今天,他倒要看看何江海怎么过关。

        其实真要说实话,孙习民虽然有和何江海合作的基本意愿,有和邱仁礼、夏想对抗的天然立场,但毕竟和何江海也不是一个派系,不可告人的深层想法是,何江海一系的削弱,对邱仁礼是好事,对他而言,何尝也不是好事?

        不过让孙习民没有想到的是,何江海也不白给,竟然还有后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