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07章 失控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07章 失控

    作品:《官神

        本来夏想听到邱仁礼张口说出鲁成良已经被证实清白的话,就让他心中既惊喜又佩服,因为他刚刚接到电话,夏力还没有明确证实鲁成良的清白,就说明了一点,邱仁礼在五岳有暗线。

        想想也是,毕竟是堂堂的省委书记,再低调,再与人无争,也有不少人主动靠拢。

        以邱仁礼的行事风格和手腕,在齐省两年间,就算不刻意去做,也能暗中培植不少势力,不要忘了,邱仁礼可是曾经的国安部长!

        夏想一直相信邱仁礼暗中的掌控能力,也知道他在齐省表面上打盹,其实暗中并没有丝毫放松。

        不想,眼见事情水落石出的时候,鲁成良竟然意外死了!

        怎么会?难道对方会丧心病狂到见事情败露而将鲁成良杀害的地步?

        夏想不等邱仁礼吩咐,直接打通了夏力的电话。

        “夏力同志,怎么回事儿?”

        “出什么事情了,夏书记?我正准备动身返回鲁市,根据温子玑同志最新搜集的证据表明,鲁成良同志确实是清白的……”夏力的声音很镇静,显然他还不知道鲁成良出了事情。

        就更让夏想佩服邱仁礼的渠道了,竟然比人在五岳的夏力还抢先一步知道结果。

        夏想胸中有怒火在烧灼,他虽然没有怀疑夏力在鲁成良的死亡之中起到了什么推动作用,但身为省委秘书长,代表省委下去督查案件,却没有第一时间知道鲁成良的死亡,就是大大的失职,而且也说明了他对五岳市委的形势估计不足,并没有掌握主动权。

        “夏力同志,鲁成良人都死了,你还蒙在鼓里,你怎么代表省委在督查?你这是渎职!”夏想语气很重,不怕当面落夏力的面子,就是要点醒夏力。

        “啊?”夏力惊叫一声,还没有说话,就从电话里传来了吵嚷声,声音之大,夏想完全可以听得清楚。

        “不好了,鲁成良自杀了!”

        “鲁成良畏罪潜逃,被当场击毙了!”

        “鲁成良自杀了……啊,不,是逃跑的时候被当场击毙了。”

        “……”

        夏想只通过电话就能感受到场面是如何的纷乱,他皱了皱眉,很不满地说道:“夏力同志,你让省委很失望!”

        五岳市委大院,夏力手持电话,呆立当场,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夏书记的话很重,不但是上级对下级的批评口吻,而且还是代表的省委,是居高临下的指责,夏力呆了足足有半分钟才醒过神儿来,后背已经湿了一片。

        事情真要细究下去,他也难辞其咎,毕竟他代表省委来督查,鲁成良却在眼皮底下死掉了,他确实是天大的失职,而且听吵闹的声音,好象还死得不明不白,有人说自杀,有人说畏罪潜逃。

        畏罪潜逃个屁!

        夏力怒了,已经证明了清白的鲁成良本来没罪,还畏个什么罪?明显是有人想混淆视听。

        都什么时候,诬陷了人还不够,还要在人死后也不放过,落井下石,并且试图推卸责任,夏力自从升到副省级之后,从未都是克制怒火,今天再也隐忍不住了,暴怒了。

        “周于渊,我代表省委要求五岳市立刻召开常委会!”夏力几乎是声嘶力竭地怒吼了一声。

        五岳市委大院的纷乱,在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失常的怒火声中,一下陷入了死寂一般的寂静!

        夏力不理会众人愕然的目光,拿起手机又打出了一个电话。

        电话响了半天才接通,里面传来何江海慢悠悠拿腔拿调的声音:“你好,你哪位?”

        “何江海……”夏力直呼其名,“我只告诉你一句话。”

        何江海还不知道鲁成良意外死亡的消息,正在办公室和秦侃说话,被夏力猛然一呛,一下脸色涨红了:“夏力同志,请你说话客气一点。”

        何江海好面子,脸皮薄,最不喜欢别人说话气粗。

        “从此你向南,我向北,井水不犯河水。”夏力一点也不客气,十分强势地说道,“事情过头了,送你一句话,过犹不及!”

        电话断了,何江海手拿电话呆愣当场,不知所措,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愣了半天,忽然恼羞成怒地将电话一摔:“夏力……真有种!”

        秦侃见势头不对,摆摆手,一言不发背着手转身走了。别看秦侃长得五大三粗,心眼却一点儿也不粗。

        幸亏秦侃走得及时,否则等他看到接下来的一幕,就更会觉得浑身不自在了。

        何江海刚摔了电话,余气未消,拿起水杯才喝一口,电话又突兀地响了,一下让他呛得满面通红,咳嗽半天才拿起电话,气势汹汹地嚷道:“什么事儿?”

        电话里传来一个急促而惊慌的声音:“不好了,何书记,鲁成良死了!”

        “死了?”何江海好不容易咽下了一口水,一下瞪大了眼睛,没反应过来,“谁,谁死了?”

        “鲁成良!初步查明是自杀!”

        “什么?”何江海一时失神,手一抖,茶杯跌落在桌子上,水流了一桌子,将手机、文件全部浇湿,“怎么就死了?”

        是呀,怎么鲁成良就死了?

        谁也没有想到鲁成良会死,别说何江海、夏力,就连夏想、邱仁礼和李丁山也没有想到鲁成良会死,而且还真是自杀。

        一时之间,下至五岳市委,上至齐省省委,电话响成一团,无数人惊慌失措,无数人不知所措,还有无数人,怒不可遏。

        谁也想象不到的是,一个级别不高位置并不重要的国资委副主任之死,会在齐省掀起怎样的一场风暴。

        五岳市委会议紧急召开,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夏力主持了会议,在此之前,负责看管鲁成良的公安干警以及所有和鲁成良有过直接接触的市委人员,全部被限令不得离开市委大院一步,违者就地免职!

        五岳市委上下,如临大敌。

        出人意料的是,级别不高,以前名声不显的市公安局副局长温子玑也列席了常委会,虽然坐在后面的角落里,但他的出现还是十分扎眼,联想到公安系统惹下的滔天祸事,不由人不对市公安局接下来的局面,浮想联翩。

        经初步查明,鲁成良确系自杀身亡。

        自杀现场,还留了一封遗书。

        遗书的内容令夏力汗颜,看完之后,无比悲壮。

        “我是清白的,但被坏人陷害,毁了名声,只能一死以正一生的清白!请省委省政府在我死后,适当照顾一下我一家老小。这是我一辈子第一次向上级提要求,也是最后一次!”

        或许有表演的痕迹,或许也确实悲愤交集,夏力在会上不但声情并茂,还眼含热泪对鲁成良的一生进行了肯定和拔高,同时对鲁成良在五岳的遭遇十分震怒,并且强调省委夏书记做出重要指示,要求查明事实真相,为鲁成良同志讨还公道。

        “要做到责任到人,一查到底,该撤职的撤职,该查办的查办,绝不手软!”夏力最后斩钉截铁地说道,目光环视在座的每一个五岳市委常委,“我不怕告诉大家一个内部消息,人事调整在即,谁上谁下,邱书记和夏书记心中都有一杆秤。”

        再三将夏想和邱仁礼并提,并没有提及堂堂的省长孙习民,在座的常委都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了。

        不少人目光躲闪,不少人若有所思,也有人眼神惊慌,跳跃不定……更有人的目光恼怒地落在了市公安局长万元成的身上。

        都怪万元成,非要折腾事情出来,五岳本来就是一个穷市,在五岳任职,想升一步已经很难了,现在倒好,让万元成一闹腾,五岳成了全省的风暴中心,所有人都会受到连累。

        真是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

        甚至有人暗中咬牙切齿地想,万元成,要是我的前途因为你的原因受到了牵连,你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万元成在不少人恶毒的目光的注视下,无地自容,不敢抬头,一直在会上低头不语,目光之中终于流露出了无奈和惊慌。

        ……中午下班后,夏想有事要去一趟省委招待所,不想刚走进省委招待所的大门,一个无比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眼帘之中,不是别人,正是叶天南。

        叶天南似乎是刚散步回来,安步当车,一边走一边欣赏路边的花草,当真闲情雅致得紧。

        夏想也不是小气的人,但今天不知何故,一见叶天南就气不打一出来,他能猜出在鲁成良事件之中,叶天南肯定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

        现在鲁成良人都死了,叶天南还悠然自得地在鲁市赖着不走,真够赖皮的,夏想忽然有了恶作剧的想法,乘叶天南不备,猛然大喊了一声:“哎呀,我当是谁,原来是叶书记,幸会!”

        夏想中气十足,一声大喊,四下轰响。

        叶天南表面上怡然自得,其实内心正在焦虑万分,冷不防身后有人大喊,一下就听出了是令他又恨又怕的夏想的声音,不由自主一下心中十分惊慌,忙一回头,见果然是夏想一脸无害的笑容站在身后不到一米远的地方。

        叶天南可是吓了一跳,脚下一不留神,一下绊倒,结结实实地就摔了一个仰面朝天!

        要的就是让你倒霉,夏想一点儿也没有尊老爱幼赶紧扶起叶天南的觉悟,反而饶有兴趣地对叶天南说了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