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04章 都是政治高手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04章 都是政治高手

    作品:《官神

        夏想的到来,打破了省委书记办公室沉默而沉闷的气氛。

        不等夏想开口,邱仁礼就主动说道:“夏书记,情况我都了解了,你的建议我认为可行。”

        只和夏想说了一句话,邱仁礼又转身对夏力说道:“夏力,你代表省委,现在和省纪委、省公安厅方面联系,如有必要,你亲自去一趟五岳市。”

        省委书记的指示,必须不折不扣地执行,夏力立刻应下:“是,坚决落实邱书记的指示精神。”他又看向了夏想,“夏书记还有什么指示精神?”

        夏想一摆手:“我没什么要说的了,就希望夏力同志切实负起责任,不辜负省委的重托,不冤枉一个好人,但也不能放过一个坏人。”

        等夏力出门的时候,夏想又才刚刚想起一样,又说了一句:“对了,如果人手不够,可以让温秘书长和你一起去五岳市。”

        夏书记的随口一说,可不是真的随口一说,而且前面强调的人手不够,也不是说非要人手不够才落实后面的指示,夏力一下想起了五岳公安局长温子玑正是温子璇的弟弟,他立刻明白了其中的环节,就更加佩服夏书记的用人之道了。

        急急下楼,不再拿出省委秘书长不徐不疾的派头,夏力几乎是慢跑下楼,来到温子璇的办公室。

        温子璇正在打电话,一见夏力进来,急忙放下电话,问道:“秘书长有何贵干?”

        夏力想起夏想的托付,说道:“省委组成鲁成良问题小组,由我牵头和省纪委、省公安厅协调,小组人手不够,你也加入。”见温子璇又惊又喜的神色,就更验证了他的猜测,就又说道,“夏书记点名让你跟我一起到五岳去一趟。”

        一瞬间,温子璇的眼睛闪亮了几下,惊问了一句:“真是夏书记亲自点了我的名?”随后又意识到问得太不应该了,忙又尴尬地笑了一笑,“秘书长见笑了,你也知道,女人总喜欢一惊一乍,夏书记能点我的名,实在是太让人意外了。能让夏书记赏识,真是荣幸。”

        夏力心想,去五岳是趟浑水去了,有什么可荣幸的?是一次关系着站队和立场的行程,只有前路没有退路,而且万一站不好队,以后就难办了。

        但温子璇的兴奋更坐实了他的猜测,肯定是温子璇主动向夏想靠拢了……他心思闪动,一次鲁成良事件,才露出一点苗头,就各方云动,纷纷准备借机站队和抢占有利地形了,难道说,邱书记和夏书记的联手就这么明显并且有威力?

        难道说,他没有近水楼台先得月,比别人更快一步抢占先机?

        夏力就故意点了一点温子璇:“温秘书长去五岳,正好可以见见家人了。”

        温子璇用头一摸额头,作恍然大悟状:“哎呀,还真是,秘书长不提醒一下,我还真忘了这茬事儿。说到子玑,他以后还要多靠秘书长照应。”

        夏力心中讥讽地一笑,40多岁的女人了,别装萌了,不过脸上的表情却是生动:“说哪里话,都不是外人,还谈什么照应?再说照应就是见外了。”

        你来我往过招几句,夏力收了心思,还是办正事要紧,他又到楼上分别和周鸿基、何江海碰了头,然后坐上专车,直奔五岳而去。

        上车之前,还和周于渊打了一通电话,郑重其事地交待了几句。

        此去五岳,事关重大,夏力心中很是不安,因为一步迈出,就可能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同时他更知道,在夏书记的支持下,邱书记在齐省终于要……出手了!

        虽然从未见识过邱仁礼的手段,但有理由相信,曾经担任过国安部部长的邱书记,不但有气势过人的手腕,恐怕还有不为人所知的阴森的一面。

        ……在夏力离开鲁市的同时,孙习民的办公室,周鸿基坐在下首,脸上隐隐有焦虑之色。

        “事情是不是有点闹大了?”他双手紧握,一下又站了起来,“一点小事,省委方面不打招呼横插一手,到底是什么意思?”

        “是什么意思?”孙习民冷笑一声,“我还想问何江海到底是什么意思?还想问问你,鸿基,你上次和何江海到底是怎么谈的?”

        周鸿基讶然道:“什么也没谈呀,我就是应付了他一通,只要他涉及到核心问题,我都避而不答。”

        “何江海冒然出手,拿下了鲁成良,会惹怒邱仁礼的。”孙习民很是不满地敲击了几下桌子,“你还跟着掺和什么?啊?纪委和省厅联合行动?你还嫌事情闹得小,还嫌水不够浑?”

        “我觉得是一个机会。”周鸿基在叶天南面前傲然自得,在孙习民面前,却十分谦逊,“孙省长,事情只是何江海一人的手笔,我只是推波助澜,又不是始作俑者。而且我觉得说不定随着事态的发展,最终能掌握了主动。再说邱仁礼也没什么威风,他就算发怒了,又能怎么着?”

        “能怎么着?”孙习民气急反笑,“我可以告诉你一句大实话,我也没有见过邱仁礼发怒,但我要提醒你的一个事实是,邱仁礼担任了几年国安部部长,栽在他手中的人不计其数,而且吃的都是哑巴亏!他在齐省两年,一直没有动作,你以为他在打盹?”

        周鸿基比孙习民小了不少,又是下级,而且私交也不错,对孙习民的批评只能虚心聆听,不过还是坚持己见:“孙省长,鲁成良下到五岳是调查盐业真相去了,他触及到了底线,肯定要栽跟头。事情由何江海引发,我们也不能一点表示也没有,也多少要给叶天南一点面子……”

        “鸿基呀,鲁成良触及的是何江海的底线,是叶天南的底线,不是我们的。再说你想过没有,何江海事先没有通知你,事情都闹大了才知会一声,明显是一意孤行。还有一点可疑之处,你难道不觉得鲁成良一到五岳就被人捉奸太巧合了一点?”

        “啊?”周鸿基才意识到问题的关键之处,“难道说,背后还有叶天南的影子?”

        “不要忘了,叶天南和何江海之间,有天然的利益联系。”孙习民见周鸿基终于开窍了,也压低了声音,站了起来,来到周鸿基面前,“鸿基,你再想想整个事情还有什么值得深思的地方?”

        周鸿基不是没有政治智慧,只是遇到的事情太少了,对地方上无所不用极其的政治手腕,还是见识太少,但他到底是聪明人,一点就透,有足够的政治底蕴,也有过人的判断局势的能力,否则,也不会被选定为后备力量培养。

        要是他是阿斗,扶也扶不起来。

        一下想到了什么,周鸿基大惊:“难道鲁成良是被人陷害,整个事情是一场人为的陷阱?”

        孙习民点点头:“你总算想通了环节,如果不是邱仁礼和夏想认定鲁成良清白,怎么会不惜将事情继续闹大?事情闹得越大,最后如果证明了鲁成良的清白,那么整个事件就成了一出闹剧。要是普通闹剧也就算了,政治闹剧,是要有人承担连带的政治责任的!”

        “事情闹得越凶,最后承担责任的人级别越高。”周鸿基顿时惊醒,“万一最后查实了鲁成良的清白,五岳市公安局长万元成怕是保不住了……”

        “何止是一个公安局长!”孙习民目光之中闪过一丝异样,“弄不好五岳市都要动荡了,邱仁礼来齐省之后,还没有调整过人事,鲁成良事件,是一个导火索。”

        周鸿基将整个事件从头到尾又理顺了一遍,赞叹说道:“不简单,都是政治高手。不过我还不明白的是,何江海难道就没有考虑过失败的后果?”

        “何江海也不是省油的灯,你等着瞧好了。”孙习民胸有成竹地说道,“先别管何江海的应对之策了,鸿基,你得先想想你下一步的立场了。你是省纪委书记,态度很关键。”

        周鸿基明白了什么,点点头:“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随后,周鸿基立刻打出了一个电话,特意交待正和省公安厅赶往五岳的几名省纪委人员几点注意事项。

        省纪委方面的立场,不知不觉中,出现了微妙的变化。

        ……省政法委书记办公室,何江海正和袁旭强碰头。

        “事情还算顺利,老袁,机会来了。”何江海掩饰不住兴奋,“省纪委和省公安厅的联合行动,再加上五岳市公安局的配合,鲁成良不死也要脱层皮了。”

        “李丁山现在应该跳脚了,不过好象夏想还很镇静。江海,你没有想过万一事情不成,出现了偏差,最后怎么收场?”袁旭强比何江海要冷静不少,“邱仁礼和夏想的反应够快的,夏力已经亲自出马前往五岳了,五岳市委书记周于渊可是夏力的同学……”

        “问题是,夏力未必就和邱仁礼真的一条心。”何江海嘿嘿地笑了,“还有一点,老袁,你也知道五岳市并不太平,周于渊控制不了五岳的局势。”

        “赢定了?”

        “赢定了!”何江海自得地一笑,“就算不赢,也绝对输不了,我有百分之百的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