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02章 平地起风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02章 平地起风

    作品:《官神

        从鲁市机场接来曹殊黧,夏想的心情还算不错,虽然他也听到了叶天南有可能会在鲁市呆上一段时间的消息,但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情绪。

        叶天南愿意住多久就住多久,天下之大,叶天南尽可去得,自然也能随意来往鲁市。

        况且就算叶天南不在鲁市,人在京城,也能遥控许多事情。

        夏想也想到了一点可能,叶天南此来鲁市,必定是想在孙习民、周鸿基和何江海之间,起到一定的粘合作用,因为叶天南的平民一系和何江海有利益往来,孙习民和周鸿基的反对一系却没有,而据他从某个渠道得知的消息是,周鸿基和何江海之间的合作,目前有点小小的波折。

        叶天南人在鲁市,显然是想化解孙习民和何江海之间潜在的隐患。

        就让叶天南忙活好了,他暂时先享受一下难得的休闲时光。

        夏想没带司机和秘书,自己开车来接。他不想讲究什么排场,只想和曹殊黧一起过半天二人世界。

        位置越高,想要清静的时刻就越难。

        不过让夏想意想不到的是,曹殊黎的到来,好象是推倒了第一张多米诺骨牌一样,其后不久,就先后又有数名美女前来鲁市观光旅游,顺便消遣了他一番。

        “能让堂堂的省委副书记担任司机,我可真是荣幸之极。”曹殊黧一上来就打趣了夏想,“估计整个齐省,也没几个人能请动你亲自开车,是不是?”

        “你飞了半天也不累,一落地就消遣我,是不是对一名省委副书记指手画脚,让你特别有成就感?”今天阳光不错,天气晴朗,一路奔驶在机场高速上,夏想的心情也是大好,就和曹殊黧斗嘴,“忘了告诉你,齐省是儒家思想的发源地,所谓入乡随俗,你要学会三从四德,听到没有?”

        “在齐省,女人就得听男人的话,不能讲条件不能讲理由,听到没有?”

        “……听到没有?”

        夏想自以为理直气壮地说了一大通,问了一连串反问句,最后却没有听到任何回应,扭头一看,得,曹殊黧已经靠在座位上,甜甜地睡着了。

        跳跃的阳光透过车窗调皮地落在曹殊黧的眼睛、睫毛和脸颊上,随着汽车的飞驶而变幻光影,勾勒出一副绝美的睡美人的画面。

        夏想放慢了车速,打开音乐,播放的是舒缓的古筝曲,希望能为曹殊黧洗去一路的疲惫。

        身为省委副书记,家里的生活用品一应俱全,不必操心。曹殊黧到家之后,也只需要按照她的审美简单布置一下即可。

        在路上小睡了一觉的她,一进门就有了精神,挽起袖子好好帮夏想收拾了家,将里里外外整顿一新,她才算满意,一边将脏衣服放进洗衣机,一边埋怨:“男人不管年纪多大,官儿多高,永远就跟孩子一样需要有人照顾。”

        “女人不管长得美丑,是否年轻,永远需要有人在耳边说好听话。”夏想毫不留情地回敬说道。

        曹殊黧拿起枕头扔向了夏想:“瞎说,我什么时候让你说好听话了?你又什么时候会说好听话了。估计是记错了人,是不是以前总向连姐姐说好听话了?”

        说到连若菡,夏想才想到最近连连若菡的电话都没有接到,不由无奈笑道:“还提她,现在她是什么样子我都快忘了,人在哪里我都不知道。”

        “人当然在美国了,不过你想见她却不容易了。”曹殊黧收拾停当,坐了下来,“想想你也挺可怜,没有人身自由了,想出国还得中央批准,多麻烦。”

        麻烦是有点,但也确实有必要,夏想心想,他是总书记着力培养的后备力量,能随便出国才怪了,万一在国外出了任何丁点事情,就有可能闹成天大的事情。

        还是老实地呆在国内好了。

        想起了连若菡,就又想起了古玉。

        古玉最近状态不错,听从了他的建议,正在开拓市场,注册了“古玉世家”的全国连锁,总部设在京城,第一家连锁店已经正式在湘江开业,第二家连锁店已经在燕市选好地址,正在紧张地装修之中。

        第三家连锁店,古玉准备开在鲁市,因为古玉认为她的幸运数字是三,而现在他人在鲁市,所以她一定要将第三家开在鲁市。

        扩张的步伐还算顺利,古玉一下焕发了青春,飞来飞去,成为空中飞人,却忙得不亦乐乎。

        严小时在梅晓琳的关照下,在湘江也打开了局面,而付先先的生意也在湘省几个地市同时开花,进展很是不错。

        就在昨天付先锋还打开电话,对夏想留下的政治和经济班底都十分满意,主动提出要替他照应,让他放心。

        能让付先锋同志主动应下的事情,肯定是对他本人大有裨益的好事,夏想也很满意自己的布局,双赢永远是主旋律。

        不过听古玉说,严小时和付先先近期也准备进军鲁市的市场,就让他颇为头疼,现在还有一大堆事情都没有解决,她们要来投资本是好事,但问题是,他现在不主抓经济事务了。

        但谁也阻拦不了美女军团的步伐,等她们来了再说好了。

        因为接曹殊黧的缘故,夏想特意请假半天,上午就没有上班。

        中午陪曹殊黧吃了一顿饭,下午夏想照常上班,推开办公室的门却惊讶地发现,吴天笑不在。

        换了别的领导,要是进门发现秘书不在,肯定不快。秘书就是时刻准备为领导服务,当领导需要的时候,秘书找不到人影,那要秘书做什么?

        但夏想肯定不会,他马上猜到估计是出了什么事情,因为他并没有安排吴天笑有事情去办,而且吴天笑也不是没事乱跑的人。

        既然如此,夏想也索性不再多想,就自己倒了一杯热水,坐下之后,才翻开文件,电话就急促地响了。

        是李丁山。

        “夏书记,有个情况要向你汇报一下。”李丁山的声音很急,“你现在有时间不?麻烦你来到我的办公室一趟。”

        夏想也没客气,放下电话就上楼而去。他在五楼,李丁山在七楼,推开李丁山办公室的门,赫然发现吴天笑也在。

        “夏书记,成良出事了!”

        这么快?夏想一愣,按说鲁成良才上任不久,不应该接触到很深的内幕,再说也没听说鲁成良有什么动作,怎么会……“鲁主任在五岳市嫖娼,被警方当场抓获!”吴天笑冷笑一声,“鲁主任被人陷害了。”

        夏想内心十分震惊,鲁成良去五岳有何贵干,他并不清楚,但在五岳被警方当场抓获嫖娼,就是十分明显的人为的事故了。鲁成良再色胆包天,也不至于一到五岳市就找女人。

        而且还是大白天被人抓住,也太丢人了不是?

        “到底怎么回事儿?”夏想迅速恢复了平静,他知道,李丁山拿陈秋栋嫖宿幼女说事,但只是口说无凭,好嘛,鲁成良是借机上位了,却转身被抓了个正着,这个反击的手腕不可谓不犀利,“鲁成良去五岳做什么去了?”

        “五岳有齐省最大的盐厂,成良过去,是想查实一些证据。”李丁山气愤难平地说道,“他到了之后,先直接下到盐田去实地走访,获得了一些一手资料,回到宾馆之后,正洗澡的时候,几名警察冲了进来,说他嫖娼。他一看就傻了,屋里坐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自称小姐,非说是他召来的,还谈好了价钱。”

        “鲁主任有一个习惯,一住宾馆就先洗澡,一洗时间还挺长。”吴天笑补充了一句。

        鲁成良的习惯夏想完全可以理解,不少党员干部都有“大公无私”的习惯,吃公家用公家住公家的,连澡也要洗公家的,能在外面洗就在外面洗,回家洗还要花自己的水电费。

        现在不是指责鲁成良见小的时候,从形势分析,鲁成良不但是被人陷害了,还被知情人出卖了,因为他的习惯就都被人摸得清清楚楚!

        以鲁成良的级别,如果当地公安机关会办事,一般不会将事情闹大,但事情已经闹大,而且还是唯恐闹得不够大,就证明了一点,对方不但准备充分,而且还有前手有后手,没打算放过鲁成良。

        很好,好手段,夏想心中一阵冷笑。

        夏想知道生气没用,也没过多地表示,想了一想:“李省长,你再多方了解一下详细情况。天笑,你去请夏秘书长到我的办公室来一趟。”

        夏想也没过多在李丁山的办公室停留,刚下楼,却发现夏力已经等候在他的办公室门口了。

        好快,不请自来,夏力的表现很积极,反应很迅速,夏想却总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他回身对吴天笑吩咐说道:“你先去忙。”

        吴天笑会意,转身又上楼了。

        夏想请夏力来到办公室,关门之后,不等他开口,夏力直接就说:“夏书记,刚才于渊打来电话说,他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市局已经抓了人,而且鲁成良很不配合,还大吵大闹,市公安局长王泽人放出话说,人证物证都在,事实确凿……”

        夏想还没有接话,夏力的手机响了。他忙接听了电话,一听之下脸色大变:“夏书记,事态失控了……”

        第一波风浪,突如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