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89章 利益纠葛的支点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89章 利益纠葛的支点

    作品:《官神

        任何事情都有其两面性,就如李丁山一来齐省就惹了事端,既可以说是李丁山太过理想主义,正义泛滥,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何尝不是地方势力的狂妄与猖獗?

        再怎么着李丁山也是常委副省长,是整个齐省排名在十三名之内的重要人物,不是一般副省长,更不是没有具体管辖范围的省委秘书长一类的职务,是有隶属自己分管范围的实权在握的副省长。

        哪怕是做做样子,哪怕李丁山初来齐省,立足未稳,下级至少也要拿出应有的恭敬态度,即使是阳奉阴违,也算恪守了下级本分。

        连一点面子也不给顶头上司,不是不懂官场规矩,而是太过嚣张狂妄了。

        但在嚣张狂妄的背后,肯定有更深层次的令人沉思的东西。

        夏想担心李丁山,是因为李丁山遇事过直,不知迂回。是担心,不是埋怨,如果让他遇到李丁山查实的事情,他如果坐视不理,他就不是夏想了。

        不过他不会拍案而起,也不会义愤填膺,在官场之上如果动不动就愤怒,早就被气死了。而且说实话,愤怒出诗人,但愤怒不出政绩,也决定不了胜负。

        相反,愤怒还容易让人失去理智和判断,从而误入歧途。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还是让夏想抑制不住地愤怒了……省委书记邱仁礼主持了常委会议。

        先是照例说了一堆套话,然后又说作为新一届常委会集体的第一次会议——虽然不算正式换届,但因为常委会新面孔较多,说是新一届常委会集体也不为过——他代表齐省省委,对新任的常委同志表示欢迎,如是等等。

        开场白热烈而热情,充分体现出一名优良的资深官场中人的素养。

        然后邱仁礼话题一转,就提到了人事任命:“今天的会议,一是开一个见面会,二是讨论并表决省国资委副主任的任命。组织部提名了两个人选,下面请廖得益同志发言。”

        廖得益真的不象一名组织部长,他的笑容似乎就如盛开的塑料花一样,从来不见有凋谢的时候。

        一般而言,组织部长因为职务的关系,通常会保持一定的威严和神秘感,方显权威,廖得益却是逢人三分笑,甚至在正式场合发言,也是未开口之前就先呵呵笑上几声。

        “呵呵……”廖得益也不知道笑个什么,反正就是先自顾自地笑了一气,才切入了正题,“经组织部研究,有两位同志符合国资委副主任的提名,分别是国资委办公室主任陈秋栋和省盐务局副局长鲁成良。两位同志都有丰富的工作经验,品行可靠,思想正直……”

        从排名上看,组织部倾向于陈秋栋,而且陈秋栋本身是国资委办公室主任,由他接任国资委副主任职务,工作的延续性好。但从廖得益对陈秋栋和鲁成良评定来看,又似乎不偏不向,组织部是居中的立场。

        夏想微有不解的是,鲁成良是省盐务局的副局长,何必非要争一个国资委副主任的职务?虽说级别提了一级,但盐务局可是油水丰厚的好单位,即使是副局长也比一个国资委副主任权力大多了。

        还有一点也让夏想不太明白,假如说鲁成良是邱仁礼的提名,那么陈秋栋又是谁的提名?孙习民还是廖得益?

        孙习民和邱仁礼立场相左是可以肯定的事实,不管哪个省份,省委书记和省长多半都是不同阵营的人,国内政治历来讲究一个平衡,不允许一省出现一家独大的局面。而同样,省委组织部长和省委书记,也基本上不会来自同一阵营,也是为了防止省委书记人事大权独揽,将一省之地经营成自家自留地。

        孙习民和周鸿基比他早到齐省半个月,半个月的时间并不长,不足以完成一系列的布局,顶多就是比他多熟悉一点环境,多认识几个常委,多拉拢几个关系罢了。

        不过又一想,李丁山也比他早到半个月,在孙习民和周鸿基都在忙于布局的时候,李丁山又在做什么?

        李丁山此时安坐在第11的位置上,他在常委13人排名11,算是十分靠后了,虽然和夏想同为常委,但在常委会中的发言的分量就小多了。

        其实想想,在当年李丁山身为县委书记之时,夏想初入官场,不名一文,连级别都没有。现今10余年过去了,夏想已然是省委的三号人物,而李丁山却和夏想平起平坐,甚至排名还远远落后于夏想,人生际遇大不相同,人生落差也反差太大。

        不过也就是李丁山,换了别人,和当年的秘书坐在一起,并且屈居于秘书之后,肯定会十分尴尬难堪,但他却不,浑然不觉什么,一脸沉静和若有所思地坐在座位之上,甚至身边的省军区政委聂建豪对他小声说了一句什么,都没有听见。

        廖得益发言完毕,邱仁礼随即说道:“下面就请同志们发表一下看法,我事先声明一下,书记办公会讨论议题的时候,夏书记还没有上任,所以夏书记今天可以不表态……”

        此话一出,不少人为之一惊,邱书记是什么意思,直接暗示夏想最好弃权?

        不等众人回过味儿来,邱仁礼又说了一句更令人震惊的话:“当然,夏书记也可以直接叫停常委会!”

        就如一记重拳出击,邱仁礼老道而辛辣的手法,再次证明作为官场经验丰富的老人家,果然不是好相与之辈,言外之意就是如果夏想另有提名或另有想法,可以现在或随时表态,要求暂停常委会的表决。

        孙习民面露不快之色:“组织部不是已经送交相关资料请夏书记过目了?”意思是,夏想也了解提名人选的简历了。

        廖得益点头应道:“是,是,我会前已经向夏书记做了请示汇报。”

        夏想轻轻“哦”了一声,漫不经心地说道:“是呀,廖部长的报告送到的时候,已经是9点30分了,我刚才又接了十几分钟电话……”

        廖得益脸上一直盛开的笑容瞬间凝固了几秒钟,夏书记的意思是,他没有时间看完报告了?得,等于是邱仁礼上了一根弦,夏想想什么时候弹响就什么时候弹响,了不起,官场手法运作娴熟,正副书记联手,堵住了悠悠众人之口。

        没办法,书记和副书记都主抓人事,不听不行。

        周鸿基脸色不变,怡然自得地把玩手中的一支钢笔,不看夏想,目光不经意落在了李丁山身上。

        李丁山微露喜色,对夏想愈加圆润成熟的政治智慧深感满意和欣慰。

        “我就先不发表意见了,先听听同志们的看法。”邱仁礼拿出了一把手应有的高高在上的姿态,不表态,是不影响其他人的自主判断,是有决断有自信的表现。

        “陈秋栋同志一直在国资委工作,由他接任,是不是工作的延续性更好一些?”孙习民是以反问的口气来发表意见,虽是反问,但却是不用回答的肯定。

        “孙省长的看法有一定的代表性。”夏想顺势接话,“但延续性也代表了保守和守旧,许多时候事情都是不破不立。有时候换个思路和角度,也许会收到更好的效果。我倒认为,鲁成民同志从盐务系统到国资委,会带来新气象。”

        夏想一发言,廖得益长舒了一口气,虽然夏想是支持鲁成民的立场,但不管他支持谁,只要他开了口,参预了讨论,就证明夏大书记不会中途霸气外泄地叫停常委会了。

        周鸿基正在转动钢笔的手,在夏想说话的一瞬间停止了动作,等夏想说完之后,他又重新摆弄起了手中的钢笔,表情依然平静,但眼神明显亮了不少。

        夏想之后,按照排名,就是秦侃发言了,依照夏想对秦侃的观察,秦侃应该偏向孙习民的立场更多一些,不料秦侃的发言出乎夏想的意料。

        “我保留意见。”

        弃权了?一个无关大局的国资委副主任的任命,身为常务副省长竟然弃权,恐怕有点小题大做了。不过也正是因此,才更让夏想意识到国资委副主任任命的背后,肯定有一场巨大的政治交易。

        或者说,国资委副主任的位置以前并不重要,但现在因为涉及到了某件事情,而变得异乎寻常的重要了许多,甚至有可能是整个利益纠葛的支点。

        随后各位常委的发言验证了夏想的猜测——原以为邱仁礼淡定从容,孙习民举重若轻,秦侃意外弃权,是对国资委副主任的位置要么笃定,要么并不在意,谁知在随后的发言中,原先云淡风轻的气氛荡然无存,火药味儿渐浓,并且最终上升成为一场论战。

        论战,最先是由政法委书记何江海点燃了导火索,随后周鸿基煽风点火,并最终由李丁山成功推向了最**,而夏想也没有退缩,在紧要关头站在了潮头……一个巨大的难题,一次危机重重的考验,在此次常委会之上,在一个似乎无关轻重的任命问题之上,以迅雷之势摆在了夏想面前。

        并让夏想陷入了无路可退的选择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