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88章 契机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88章 契机

    作品:《官神

        吴天笑和夏想一样大,35岁,毕业于名牌大学中文系,文学硕士,人长得很白净,有几分书生之气,难得的是学问很深,却没有戴近视眼镜。

        夏想对吴天笑的第一印象还算不错。

        吴天笑的资料上显示,他文笔不错,发表过不少文章,在政治和经济领域有令人耳目一新的观点,是一个人才。

        但或许是书生气息太浓的原因,几次不被领导选中,现在吴天笑虽然解决了副处级别,但一直在办公厅秘书处,没有负责具体事务,等于是闲置了。

        也不知吴天笑和温子璇有何关系,温子璇推荐了他,肯定有些内情,不过夏想不在意这些小事,他只看人可用就行,他历经无数岗位,身边的秘书换了又换,不管是哪一任秘书,都在他的领导之下,工作得很出色,没有为他制造麻烦。

        秘书工作的第一要素就是少说多做,因为领导越大,见过的形形色色的人物越多,口惠而实不至在领导面前无用,哪个领导不是见多识广之人,只说不做的人永远没有市场。

        秘书大部分时候要少说,但在许多时候,也必须表达自己的观点,不能只当领导的传声筒。只不过要分清主次,明白谁才是领导。

        吴天笑在夏想还没有点头同意他担任秘书的时候,就突然说出一句即使身为秘书也不该多说的话,就让一向大度的夏想听了,也是微微不喜。

        身为下级告诉上级要怎么做,是为官场大忌。

        夏想没有说话,沉默就意味着拒绝。

        吴天笑意识到了气氛随着夏书记的脸色微沉,而立刻变得凝重起来,他自然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却依然执拗地说道:“我敬重夏书记的为人,敬佩李省长的气节,但齐省不是一个逞强的地方……”

        “我还有一个会议要开,先这样了……”夏想打断了吴天笑的话,他决定暂不用吴天笑为秘书,因为吴天笑各方面条件,没有眼色就是致命的缺点。

        “是关于讨论省国资委副主任人选的常委会吧?”吴天笑也不知犯了哪股子邪性,什么事情都要发表一下看法,“夏书记,您就算怪我多嘴,我也要说上一句,除了鲁成良之外,别的人选都不合适。”

        真是话多,一个秘书话多到教导上级领导怎么做事的时候,秘书的前途也到头了,夏想为人一向坦然,不太计较一些边角料的问题,但还是受不了吴天笑的口无遮拦,摆手一笑,礼送他出去。

        如果让吴天笑担任秘书,他有任何需要背人的事情,指不定一转身就被吴天笑说了出去,谁会留一个不靠谱的秘书在身边,不等于是放了一个超级扩音大喇叭?

        吴天笑恭敬地离开,关门的动作很到位,让夏想摇头一笑,吴天笑各方面都符合他的要求,只有话多这一点让他不满意,而且还是最大的缺陷,只能放弃了。

        今天确实有一个常委会要开,夏想一上班就接到了印小白的通知。邱仁礼的秘书印小白可比吴天笑有眼色多了,不但亲自上门通知,而且态度十分谦逊,在他面前没敢流摆出一点第一秘的架子。

        夏想识人无数,虽未听过有关印小白为人的传闻,但从印小白走路的姿态和说话时不经意间流露出的腔调可以得知,身为第一秘,印小白在省委也算一号人物。之所以在他初来乍到之时就没有在他面前摆谱,怕是和经常从邱仁礼嘴中听到他的名字有关。

        印小白只通知他开会,并未细说,夏想也只是知道是一次人事会议,而且议题不大,讨论的不是市委书记或市长一类的重要任命,他也就没有放在心上,而且他初来,也没必要显示一下存在,就只用附和邱仁礼的意见就是了。

        一个小小的国资委副主任的位置,以夏想现在的级别和眼光,不能说不放在眼里,至少不会特别重视,但吴天笑特意一提,还是让他不禁多想,吴天笑先提李丁山的问题,又提人事任命一事,跳跃性很大,之间应该会有某种内在的联系?

        开会时间定在10点,夏想寻思片刻,理不出头绪,就索性不再去想,正要拿起电话和李丁山说几句,廖得益敲门进来了。

        依然笑得十分灿烂的廖得益一进门就说:“夏书记好酒量,佩服,真厉害。”

        廖得益很会说话,说话时表情也很丰富,眯起眼睛,给人的感觉亲切如邻家大伯。

        能让人一接触就能感觉到亲切的人,不简单,有超出常人的亲和力。

        夏想摆摆手,笑道:“喝酒能算什么本事,不提了,不提了。”然后站了起来,“廖部长有什么指示精神?”

        “我可不敢指示领导。”廖得益诚惶诚恐地说了一句,脸上的表情是表演的夸张,但却让人感觉不到滑稽,“就是马上就要上常委会讨论的人事问题,我提前向夏书记通个气。”

        作为分管人事的副书记,任何人事讨论都必定先经夏想之手,但此次另当别论,是夏想到来之前就已经通过了办公会,所以廖得益是不是提前向夏想汇报一下,全在他一念之间了。

        不来,是公事公办。来,是对夏想的尊重。但来了,也未必就说明他是真心请示。

        夏想微一点头:“我来之前就已经通过办公会了,我尊重办公会的意见。”

        廖得益见夏想兴趣缺缺,并不想详细了解,他就拿出一份资料:“还有一点时间,就请夏书记受受累,审核一下组织部的考察结果。”

        说得好听,其实是想让夏想签字存档,日后在此次人事任命之上,也好显得走完了全部程序,万一出现了问题,也怪不到他工作失误之上。

        夏想却不接招,只是说道:“好,先放下,我看看。”又微一点头,“得益辛苦了。”

        廖得益见夏想不直接表态,就只好告辞了:“夏书记先忙,我先走了。”

        夏想点头一笑:“我送你……”说是送,却没有离座。

        廖得益才不会真等夏想站起来,忙一拱手:“不敢,不敢,夏书记您忙。”

        廖得益一走,夏想的目光才落在资料之上,只看了两眼就大有疑虑,国资委副主任的任命并不是一次重大的任命,但组织部的手续很繁琐,而且工作做得很细,丝毫不比任命一名市委书记差上多少。

        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有关国资委副主任的任命,争夺得十分激烈,达到了互不相让的地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电话突兀地响了。

        夏想没看来电,直接就接听了电话,里面传来了李丁山的声音:“夏书记,稍后上常委会讨论的时候,请支持鲁成良!”

        怎么……夏想一时惊愕,李丁山的话和吴天笑的建议,不谋而合。

        正要和李丁山多说几句,又有人敲门,夏想只中断了和李丁山的通话。

        来人是省委秘书长夏力。

        夏力此时出现,来意不言而喻,必定是为邱仁礼传话来了。

        不出夏想所料,夏力说过开场白之后,含蓄地点明,希望夏想支持鲁成良的提名。

        夏想也只是含蓄地回应,他当然不可能一口答应夏力什么,他和邱仁礼关系再好,官场之上必要的矜持还必须保持。

        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夏想似乎从一连串的事件之中抓住了一点什么,鲁成良的任命,必定牵涉到许多利益,不管是谁想提鲁成良上来,邱仁礼肯定支持,而李丁山也开口让他赞成,就说明了李丁山所查的事情,肯定和鲁成良的任命,利益攸关。

        10点整,当夏想迈着悠然的步伐第一次增进齐省常委会会议室的时候,却蓦然发现除他之外,人已经全数到齐,他竟然成为了最后一个。

        夏想抬手看看表,又看了看会议室正中的石英钟,笑了:“我没迟到,证明同志们都比较积极,早到了一步。你们用早到来衬托我的晚到,我晚是晚了,但不承认是迟到。”

        一句话引得众人都笑出了声。

        夏想坐在孙习民的下首,目光闪过周鸿基的脸庞,周鸿基已经恢复了正常,不过脸上还微有疲倦之色,他还不忘冲夏想点头一笑。

        不止周鸿基冲夏想微笑示意,孙习民还特意小声叮嘱夏想一句:“说是10点开会,其实9点55分时就都到齐了,以后可别再来晚了,邱书记在开会纪律上面要求很严。”

        可以说,第一次参加齐省的常委会,让夏想的感觉还很不错,气氛融洽,人人微笑,估计接下来应该是一次胜利而圆满的会议了?

        夏想可不是初哥,才不会被表面的现象迷惑,他该笑笑,该示意示意,心里知道,今天是一次不算重要的议题,但却是一次各方力量的大检阅,而且还有可能上升为一次实力大碰撞。

        夏想猜对了,此次常委会,不但最终演变为实力大碰撞,而且正式拉开了他和周鸿基、孙习民全面对抗的序幕,并且让他始料不及的是,鲁成良的任命,表面事小,其实暗中牵涉了齐省一个巨大的利益集团的利益。

        第一天正式上班,第一次常委会,夏想就被直接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