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83章 齐省之初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83章 齐省之初

    作品:《官神

        齐省历史悠久,在中华文明的发祥与发展过程中,有过许多重要的贡献,其中最广为人知的是孔子及其儒家思想。在今天,齐省作为发达的沿海省份,对国内经济的贡献有九分之一强,GDP总量列全国第三位。

        齐省位于东部沿海、黄河下游,省会是鲁市。

        齐省是个半岛,北与燕省接壤,西与豫省交界,南部还和安省、江省相邻,交通十分发达,又因半岛伸入黄海,东隔黄海与朝鲜半岛相望,东南遥望东海及日本,所以吸引了大量韩国和日本人来此居住和投资。

        齐省的政治经济结构比燕省、湘省都复杂,不提齐省沿海经济圈的经济构成和燕省、湘省的经济结构大相径庭,以及齐省的经济比重在国内拥有举足轻重的位置,就是齐省的政治格局,就比燕省和湘省都重要许多。

        燕市虽然也是副省级城市,但不管是历史地位还是经济总量,和鲁市都无法相比,燕市之所以成为副省级城市,也是历史的偶然或说是意外的机遇,而鲁市成为副省级城市,凭借的全是实打实的实力。

        齐省有两个副省级城市,除了鲁市之外,还有身为计划单列市的品都市,同时,鲁市军区是大军区,不但如此,北海舰队的基地也设在品都市,不管从战略地位还是经济地位来说,齐省都在中央的政治版图之中,占据无比重要的地位。

        在中组部副部长谢信才的陪同下,夏想乘机从京城出发,正在飞往鲁市的飞机之上。

        谢信才是吴才洋信任的人,此时他微微眯着眼睛,差不多睡着了,最近人事调整频繁,谢信才四处奔波忙碌,确实劳累。

        夏想没有睡意,向一名圆脸爱笑的空姐要了一杯咖啡。

        平常他不怎么喝咖啡,爱喝茶,但为了提神,特意要了一杯咖啡来刺激一下疲惫的大脑。

        近半个月来,确实也是劳心劳力。

        湘省的工作交接很快,很顺利,只是回想起郑海棋牵强的笑容和失落的表情,夏想虽然并无恶意的嘲讽,也是欣慰一笑,幸好郑海棋没有接任省纪委书记,否则以他的能力和为人,湘省的纪委工作不大幅倒退就谢天谢地了。

        更遑论说不定郑海棋得志之后,会闲来无事挑剔他的政治班底的工作。

        郑海棋只要继续担任省委秘书长,他的工作的主要职责就是省委大管家,目光就会局限在省委大院之内,对下面地市的关注就会很少。

        那么就算他想没事找事,想要刁难朱睿乐等人,也是不能。

        而新任的省纪委书记是何立场,能力如何,他就不必再多操闲心了。

        一系列的人事任命,他的任命最后宣布,所以他的上任也排在了最后,等孙习民、周鸿基和李丁山已经到任之后将近一周,夏想才正式接到中组部的通知,前往齐省。

        此前,已经交接了湘省全部工作的他,在京城赋闲了半月有余。

        说是赋闲,人闲心不闲,夏想不但又和总书记见了一面,在聆听了总书记当面的教诲之后,又和吴才洋有过一次长谈。

        长谈的话题,自然不外乎齐省的局势。

        齐省之局,远比湘省复杂,虽比燕省离京城稍远,但也是稍有风吹草动就会让京城关注,就如先前所说的一样,齐省是政治大省经济大省和……军事大省。

        军事大省的说法不太准确,但基本就是表达这样的一个意思,先不提品都市的北海舰队,单是鲁市就有鲁市军区和齐省军区驻扎,其关系之复杂,可见一斑。

        不但总书记对夏想此去齐省寄予厚望,吴才洋也是。

        不出意外,夏想在齐省将会干满一届。等夏想届满,准备提拔正部之时,总书记和总理已经易人,政局将是另外一番全新的气象。

        虽说吴才洋有担任政治局常委的实力,但政治上的事情,总有出人意料的变化,谁也不敢保证吴才洋一定就是下届九巨头之一。

        所以,总书记和吴才洋异口同声叮嘱夏想,此去齐省,任重道远,要踏实做好省委副书记的一任,打好迈进正部的基础。

        虽然总书记没提,吴才洋也没有说,但夏想自己心中有数,齐省现有的人事局势,说到底还是各方平衡的结果。

        孙习民东山再起,一步到位,再次问鼎省长宝座,周鸿基初出京城,扬名天下,担任省纪委书记,一名政府正职,一名党委要职,正好对身为省委副书记的他形成夹击之势,布局不可谓不高明。

        如果仅仅是他一人还好,即使面临孙习民的正面压制,面对周鸿基的侧面牵制,他也可以从容不迫地还击,孙习民是省长,和他的工作交集的地方不多,况且他还有邱仁礼的力量可以借助。

        周鸿基是省纪委书记,排名比他靠后,对他形不成强力有效的制约,夏想并不担心初出京城的周鸿基能奈他如何。

        问题在于,他恰恰不是一人,还有李丁山与他同行。

        李丁山上任之前,和他在京城见了一面。对于此去齐省,李丁山还是充满了期待和激情。身为常委副省长,在省委也算位高权重的一号人物,他信心十足要放手大干一场。

        甚至未出京城,李丁山就对夏想指出了齐省许多政策失误、决策失误的地方,并声称他上任之后,一定在他管辖的范围之内,不遗余力地推行公平公正的行政法规,力争达到平衡和完美……夏想无话可说,依然是理想主义的李丁山,依然是不改初衷的李丁山,他的书生意气,他的大公情怀固然是值得称颂的品德之一,但在官场之上,需要的不是热血和激情,而是以退为进的妥协,甚至是为了达到目的不得不采取的必要的隐晦手段。

        只是夏想又不好指责李丁山什么,想劝李丁山几句,又见他意气风发,实在不忍当面泼他冷水。

        夏想在京城期间,本想安心研究一下齐省的现状以及省委主要常委的履历,却一直事情不断。和李丁山见面还在情理之中,和古玉见面也算意料之内,甚至和肖佳见面也是题中应有之意,但和孙习民通话,就是不小的意外了。

        夏想当时正在和肖佳商量下一步的投资方向,电话响了,是一个京城的陌生号码。响了三声之后,夏想没接就断了。本以为事情过去了,不料过了半个小时,电话又打了进来。

        夏想就知道肯定有事找他,才接听了电话,不料一接之下吃惊不小,竟然是孙习民!

        “夏书记,听说你也在京城,方便不方便过来喝一杯茶?”孙习民的声音不改,腔调依然,恍然如几年前夏想初任燕省省委常委之时,他就是一样的淡然而不失威严的口吻。

        时光流逝,数年已过,当年的省长,现在仍是省长,当年高配省委常委的夏想,现在已然是大权在握的省委第三号人物——仅次于省长的省委副书记!

        但就算省委副书记离省长只有一步之遥,但有时往往就是这一步,让无数人止步不前,是无法跨越的鸿沟。

        孙习民主动提出喝茶,语气虽然依然有淡淡的居高临下的味道,但夏想知道孙习民说话是惯常的威严十足的口吻,并非他有意傲慢……按理说在上任之前,和孙习民接触一次是不错的开场,夏想本想一口应下,却扭头发现女儿肖夏眼中的失望之色。

        因为他答应女儿要陪她去欢乐谷。

        夏想就婉拒了孙习民的提议:“真是抱歉,孙省长,今天事情太多,实在走不开。”

        “没关系,本来我也是心血来潮,也知道你在京城估计事情挺多。”孙习民的声音很平静,听不出失望还是坦然,“到了鲁市再聚,不过我可有话说到前头,下次该你作东,我算是已经请过客了。”

        最后一句玩笑缓和了气氛,夏想呵呵一笑:“没问题,等我到了鲁市,一定请孙省长喝一壶好茶。”

        放下电话夏想才回想起刚才的对话,孙习民说是请他喝一杯茶,他回敬说要请孙省长喝一壶茶,若是心思细腻的人,说不定会多想。

        够喝一壶的说法可不是什么好话……不过夏想也就是一想就过,在他看来,孙习民堂堂的省长之尊,怎会对无意中的一句话放在心上?

        没想到,孙习民还真放在了心上。

        ……在齐省上至孙习民,下至周鸿基和李丁山都相继到位之后,又过了一周,夏想的就职才提上了日程。

        究竟是什么原因拖延了半月之久才让夏想到位,夏想不得而知,也没有胡乱猜测,只当是吴才洋多留出一些时间让他摸清齐省的人事,是留出了足够的缓冲。

        却没想到,提前上任半个月的李丁山,初到齐省就和别人闹出了不小的矛盾,让夏想的齐省之初,在踏入鲁市大地的一刻起,就充满了火药气息。

        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飞机降落在鲁市国际机场。

        一出机场,前来接机的省委领导除了齐省省委组织部长廖得益、省委秘书长夏力之外,再无他人。

        邱仁礼和孙习民没有来机场迎接也说得过去,并非礼数不周,但让夏想不解的是,李丁山于公可以不来,于私,应该现身机场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