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81章 即将尘埃落定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81章 即将尘埃落定

    作品:《官神

        一夜北风呼啸,一夜雪花飘飘。

        夜间,夏想和老爷子相对而坐,围着火炉,听风观雪,说了许多家常话。第一次,夏想在微微的醉意之中向老爷子提及他的家人,他的童年,他的过往,还有他的理想……理想上升到一定层次就成了理念。

        真要说起来,夏想还从来在吴老爷子面前一本正经地谈论他的政治理论,今天却说了许多以前一直掩藏在内心深处的真话,或许是微醉,又或许是因为风雪交加的原因,其实最根本的原因还在于史老的辞世让他痛心,对于老人们来讲,时间是最宝贵的财富,但往往又是最不可靠的财富,现在不对老爷子谈心,或许有一天蓦然回首,已经没有了机会。

        夏想和吴老爷子对饮,一共喝了多少酒他记不清了,反正是他步入官场以后的第一次大醉。

        第二天一早,风雪停了,夏想问了机场,航班可以正常起飞,他当即告别老爷子赶往了机场。

        下午时分,夏想已经安然降落在了湘江,前来接他的人,是梅晓琳。

        湘江无雪,天气晴好,不过毕竟已经冬天,冷风吹过,也是遍体生寒。好在夏想从京城而来,衣着厚实,也不觉寒冷。

        梅晓琳却只穿了一件蓝色风衣,比较单薄,下车等候的时候,冻得嘴唇发紫。夏想看出了梅晓琳刻意打扮了几分,想稍微摆脱官场之中沉闷的气息,但显然效果不是太好。

        在官场沉浸久了,女人的味道就会淡薄许多。梅晓琳虽然不是非常漂亮的类型,但在安县初识之时,也有让人惊艳的青春。只是10年的时光流逝,现今的梅晓琳身居湘江市长高位,不可避免地举手投足之间,就少了韵味而多了从容。

        生活的从容和权力的从容在30多岁的女人身上出现的时候,让人感觉到的不是亲切,而是敬而远之。或许身为女性高官,选择了官场就必须面对女人魅力缺失的悲哀。

        梅晓琳没有让司机和秘书陪同,而是亲自驾车前来接机。

        上车之后,夏想坐在了驾驶位,他不习惯让女人为他开车。

        “天冷,多穿点儿,小心冻感冒了。”夏想关切地说了一句,又轻轻替梅晓琳系上安全带。

        梅晓琳眼睛十分明亮地闪动几下,温柔和幸福瞬间流露,印象中,夏想对她似乎从来没有如此温柔的时刻,不过一想到夏想即将离开湘江,不由又目光黯淡了几分。

        “又要走了?好不容易在一个地方共事,这一次一走,恐怕再凑到了一起就很难了,说不定一辈了也没可能了。”梅晓琳来接夏想,又是私人独行,肯定是有感要发。

        她和夏想只在安县共事两年多,此后就再也没有机会在一起,偶有联系,也是淡而无味,略胜于无。难得在湘江相聚,虽然夏想对她还和以前一样,并没有太殷切的表示,但至少在一起了。

        在湘江的一年多里,她和女儿与夏想见面的机会,以比往10年都多。

        只是转眼冬至,夏想又要调离湘江,虽是不舍,却也无奈,她更是知道,中国之大,从此恐怕会天南地北,再也没有一起共事的机会了。

        别说一起共事了,同在一个城市的可能性也几乎没有了。

        梅晓琳还是不免黯然伤感。

        本来有许多话要说,不料一见夏想,却又觉得千言万语无从谈起。而夏想一个无心的举动,更让她柔肠百转。

        女人终究是女人,官场可以让女人变成政客,但在自己心爱的男人面前,女人位置再高,权力再大,依然只是一个需要安慰需要依靠的柔弱女子!

        夏想理解梅晓琳的心思,所有女人之中,唯独对梅晓琳最淡然,也许真是缘浅情淡,他不想对梅晓琳承诺什么,也不愿意让她有更多的期待,因为他负担不起太多的情债了。

        只能是保持现在的不离不即的状态,有一定的距离,又有少许的期待,很好。

        “估计也就是一两个月之内的事情了,具体去哪里还不好说。”夏想将话题转移到了正事之上,“你和孩子以后多照顾自己,有时间,我也尽可能多看看梅亭。”

        夏想的态度让梅晓琳十分欣慰,至少他心中有她,有孩子,就足够了,她也不能奢望他太多,毕竟,他从来不亏欠她什么。

        “你走之后,在湘江有什么需要我出面的地方,尽管说话。”梅晓琳的眼睛亮亮的,神色之间也温暖了许多。

        “相信不用多久,会有我的经济班底来湘江投资,到时还需要你出面照应一下。”夏想点点头,“如果你有需要资金和项目的地方,也可以直接和李沁说,让她负责协调投资事宜。你资历不够,想升一步的话,需要政绩。”

        “谢谢你的关心。”梅晓琳低低的声音说道,在夏想面前,哪里还是大权在握的湘江市长?分明就是一个低眉顺眼的小女人罢了,“你在湘江的一年多,是我最快乐的一段时光。”

        ……其实大广而之的话,夏想在湘江一年多来,也是许多有识之士最扬眉吐气的时光。

        湘省四少的分崩离析,湘省四人同盟的瓦解,湘省道桥的倒塌,晨东、怀阳两市的反腐风暴,一大批贪官的落马,整个湘省的官场风气为之一振,为之全新,全是因夏想之功。

        无数对湘省政局几乎失去信心的党员干部,因为夏想的大刀阔斧,因为夏想的力挽狂澜,而重拾信心和希望,更有借此反腐风暴上位的官员,不但对夏想感激莫名,更是暗下决心,一定要励精图治,在自己的一任之上,造福一方。

        官场风气现在虽然不振,但有识之士和一心为民的党员干部,也不乏其人,所以夏想在湘省所作所为尽管得罪了许多人,无数贪官恨不得夏想赶紧走人了事,但同样,也有不少人希望夏想留任,继续在湘省惩治贪官,震慑贪污**。

        夏想在湘省的名声,毁誉参半,但夏想一路走来经历颇多,知道人在官场的大旋涡之中,无人幸免是是非非,即使坐到最高人的位置,也是众说纷纭,各有好坏,不必当真。

        他只凭本心和原则做事,不看情面和远近,只要于国于民有利,担当身前事,何计身后名?

        回到省委之后,夏想继续埋头工作,对在省委之中已经四处传播的即将调离湘省的风声,充耳不闻,既不解释也不理会。

        其实,夏想留在湘省的遗留问题并不多了,朱睿乐、陈天宇和彭勇在当地的工作,已经步入了正规,诚如他和付先锋看法一致的是,朱睿乐和陈天宇凭借一把手的优势迅速打开了局面,而彭勇身为常务副市长,在市委排名并不靠前,却短短时间内如鱼得水,远离了燕省,摆脱了安县事故的影响,彭勇迸发了最大的潜力和激情。

        凭借个人的本事,再加上了招商引资的政绩,彭勇不但在市委书记面前很是吃香,也在市长眼中是个人才,左右逢源的彭勇又因为联手了付家的家族生意,在可以预见的将来,只要付先锋还要湘省,他的前景就会一片光明。

        而以孙现伟、齐亚南为首的经济班底,也很快适应了湘省的政治和投资环境,现在正在追加投资,决定将湘省当成第二故乡,当成各自集团迈出燕省走向全国的第一站。

        与此同时,省委的政治氛围也平稳了许多,原先还想暗中挑衅夏想权威的郑海棋也熄了心思,主动向夏想示好,请夏想吃饭,和夏想说心里话,含蓄地表达了对夏想的敬意,并委婉而诚恳地说是希望夏想留在湘省,湘省需要夏想……郑海棋或许是得到了什么暗示,对夏想的态度大转弯,让人费解。夏想也懒得猜测郑海棋转变背后的内情,他并没有将郑海棋当成对手,也不觉得郑海棋的闹腾能对他造成什么负面影响——当然如果让夏想知道郑盛曾经一度将郑海棋当成后备力量培养,并有意取代他的位置,或许他也不会宽容大度到和郑海棋握手言和了。

        不过夏想并没有听到什么风声有关他走之后的湘省局势如何调整,郑海棋也似乎没有动上一动的动静,只是最近一段郑海棋比以前活跃了不少倒是真的。

        以郑海棋省委秘书长的位置,下一步如果能接任他的省纪委书记,也算是不小的进步,但夏想并不十分乐观,郑海棋和郑盛关系太近了,另一派系不大可能让郑海棋担任省纪委书记一职,有大好的安插自己人的机会,谁也不会错过。

        阳春三月,湘江的冬天已经过去,春光大好的季节即将来临,在夏想从京城回到湘江之后又过了一月有余,正当夏想认为可能他的去向还有待较量,或许再过一个月左右才会有确切消息之时,一个京城来电打破了湘省原有的平静。

        也让夏想的去向,即将尘埃落定。

        不但比预计之中来得更早,也和夏想许多猜测出现了巨大的偏差。

        下一步,还真是真正的海阔天空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