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76章 意外和偏差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76章 意外和偏差

    作品:《官神

        付先锋在和郑盛会谈之后才摸到郑盛心思的矛盾之处,既想让夏想在湘省继续留任,又担心夏想权力欲过重,会拉帮结派,最终演变成叶天南第二。

        了知了郑盛患得患失的想法之后,付先锋却暗笑郑盛的不自信,并让他更加认定郑盛不是他的对手,再联想到几年来郑盛都奈何不了一个叶天南,他更是暗暗摇头,从此不再高看郑盛一眼。

        平心而论,郑盛对夏想复杂难言的心思也可以理解,因为夏想是总书记认定的第七代,目前在总书记的心目之中,地位仅次于古秋实,总书记将夏想放在他的身边,也是对他的信任和看重。

        但话又说回来,夏想虽然在湘省低调而收敛,在外人看来还算恪守本分,但郑盛心里清楚,夏想光芒太盛,影响力太过惊人,他在湘省虽然排名不在前三,却是付先锋和谭国瑞、梁夏宁之间的桥梁。

        再加上他和张晓之间的交情,夏想一人,即可联合省长、省委副书记、组织部长和军方常委,着实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巨大力量。

        但如果湘省没有了夏想……付先锋或许和谭国瑞会联手,但梁夏宁、张晓和付先锋并不对路,联盟就会解散,湘省之中再也无人可以威胁到他一把手的权威。

        夏想在湘省很务实,也做出了巨大的成绩,为他铲平了叶天南的势力,并推动了两场反腐风暴,让他的威望上升到了顶峰,在普通民众眼中,一切的政绩归他一人所有,但在高层看来,在总书记的深藏不露的内心深处,都会认为夏想比他更有才干!

        郑盛自然心中很是不安。

        留夏想在湘省,以夏想的聪明和政治智慧,未必就会联合付先锋挑战他的书记权威,但肯定会让他如虎在侧,坐卧不安,而且在工作之中,他和付先锋之间难免再起冲突,到时夏想的立场,就十分关键了……他可不想因为夏想的一句话,而在常委会上败给付先锋。

        不留夏想在湘省,他说了又不算,又不好明确向总书记提议将夏想调离湘省。而且从另一个角度分析,夏想在湘省,反而可以成为他和付先锋之间的缓冲地带,夏想一般也不会支持付先锋和他矛盾激化,换句话说,夏想留下,也有利于湘省政治气氛的和谐。

        郑盛的心理就十分矛盾,在和古秋实通话之后,又有点后悔对夏想去向的提议,万一总书记对他有不好的想法就弄巧成拙了。

        是该和夏想好好谈一谈了,郑盛又换了一个思路,决定和夏想开诚布公地就湘省的局势交流一下看法,就拿起电话亲自打到了夏想的办公室,不料夏想却不在。

        是夏想的新任秘书郭天其接的电话。

        “郑书记,夏书记紧急飞赴京城了,他交待我向您汇报一声,因为走得太急,来不及亲自向您说一声。”郭天其十分恭敬地说道。

        什么事情这么紧急?郑盛心中纳闷,不过没带秘书,应该不是公事,再说最近中纪委没有什么会议召开……想了想,郑盛还是拨通了夏想的手机。

        ……谭国瑞来到湘省转眼过了两月有余,各项工作开展得十分称心,比在燕省的感觉还要好上许多,就让他先前的低落心情全然不见,精神百倍地投入到了省委副书记的角色之中。

        说来他来到湘省之后,最应该感谢的人当属夏想。

        不提夏想一出手就帮他化解了和付先锋之间的矛盾冲突,并且还在投资问题上面,为他引荐了湘江市长梅晓琳,就让他初来湘省,在政治和经济两个方面,同时获得了突破,毫不夸张地说,夏想就是他来湘省之后最明亮的一盏路灯。

        谭国瑞内心对夏想的感激,发自真心。

        以前和夏想的矛盾就都过去了,做人做事应该摒弃成见,着眼未来,希望在湘省他和夏想能携手共进,虽说他和夏想分属不同阵营,但在不涉及核心利益的前提之下,求同存异、有限合作也是官场常态。

        虽然有风声传出夏想可能会调离湘省,但谭国瑞还是希望夏想在湘省再留任一年半载,因为现阶段在湘省,他还真觉得夏想是一个不可或缺的朋友。

        今天晚上正好没事,约上夏想小喝几杯,增进一下感情交流也不失为一件好事,谭国瑞也没打电话,而是直接起身,敲响了夏想办公室的门……怎么?夏想不在,紧急飞往了京城?出了什么事情?谭国瑞十分震惊,难不成是事情有变,还是要将夏想调离湘省?

        不对,夏想没带秘书,一人动身,应该是私事才对。

        不管了,赶紧问个清楚,谭国瑞转身回到办公室,拿起电话就打了夏想的手机。

        ……梁夏宁在夏想安排曾卓外放担任副市长之时,就猜测夏想可能要调离湘省了,他暗暗惋惜,因为从中央党校相识之时起,他就对夏想印象良好,夏想不但诚恳而坦然,而且年纪轻轻身居高位,却没有一丝一毫的轻狂和傲然。

        难得,十分难得。

        在湘省的一众常委中,梁夏宁虽然秉承了与人为善的原则,但他的朋友并不多,与大多数人只是泛泛之交,唯有与夏想之间的交情,虽不十分深厚,却让人十分舒坦。

        因为夏想为人有真诚的一面,和他交往,并非如别人一样,一开始就是抱着功利之心,夏想和他走近,纯粹就是朋友式的友谊,就是互相赏识,也正是因此,才让梁夏宁感觉和夏想之间的交往,特别舒坦而轻松。

        在夏想有可能调离湘省的风声传出之后,梁夏宁深感惋惜,但此后不久,风声又回归于平静,又让他大感欣慰。在他认为,夏想留在湘省,是湘省省委之幸,于他,也是多了一个朋友和同盟。

        尽管他和夏想阵营不同,却并不防碍他对夏想的欣赏和友情。

        夏想是湘省省委错综复杂的关系网的粘合剂,有夏想在,湘省的局势就能维持一个最佳的平衡,就不会因为政治斗争而纷乱,作为省委组织部长,天天研究人事关系,梁夏宁当然清楚夏想和付先锋的关系,对谭国瑞的影响力,以及和郑盛之间也算合得来的交情。

        夏想是湘省省委之中维系平衡局势的不二人选,除他之外,再无第二人。

        梁夏宁心中隐隐担忧,上次传闻夏想调离,恐怕并非空穴来风,是谁在幕后推动,他不敢妄加猜测,但他还是真心希望夏想留任湘省。

        希望和夏想好好谈一次,然后将夏想的真实想法转达总理,说服总理也支持夏想留任湘省。梁夏宁想通了此节,起身前往夏想的办公室找夏想面谈,不料敲门进去之后,得到的答复却是夏想已经离开了湘江。

        怎么紧急进京了?到底出了什么大事?

        梁夏宁一颗心顿时高高提起,想了一想,还是拿起电话,拨出了夏想私人电话的号码。

        ……湘省想要夏想留任的人确实不少,但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夏想此次飞向京城,竟然是他提前离开湘省的开始。

        从夏想本心出发,他也想留任湘省,而且综合各方消息分析之后得出的结论是,不出意外,他应该可以留任到今年5月。

        现在元旦刚过,春节将至,各项工作紧张有序,他在湘省的布局也全面展开,政治班底根基已稳,经济班底也资金到位,进入了施工的第二阶段,可以说,前景大好。

        如果他再留任到5月的话,他有把握为湘省留下一个稳定平衡的局势,也有信心为政治班底铺好大道,为经济班底插上腾飞的翅膀。

        如果不出眼前的意外,夏想深信他的计划能够顺利得以实现,但一场变故却打乱了他的部署。

        准确地讲,在他听到消息的一刻,在他坐上飞机腾空而起之时,他还没有意识到突如其来的一场变故,竟然会对他的下一步带来出人意料的影响。

        史老病危了!

        在接到电话得知史老病危的消息之时,夏想惊呆了,随后立刻放下手头的一切工作,连和郑盛打个招呼都顾不上,直接飞速奔赴了机场。

        虽然近年来和史老的联系渐少,而且史老在他走出燕市之后,对他的成长再也没有施加过任何影响,但不可否认的是,史老一直是他成长之中对他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力的一位老人。

        不提史老是李丁山岳父的关系,单以夏想对史老的为人的尊重,就足以让他对史老的病危心急如焚。一直以来,史老是他心目中三位和蔼可亲的老人之中,最让他感觉亲切的一位。

        相比老古的人退余威在,相比吴老爷子的深不可测,史老既有历史的风霜,又有一位睿智老人应有的沧桑,他在夏想初入官场之时,曾经一度是夏想的人生风向标。

        夏想在京城的机场一落地,就被等候已久的专车接走,出乎意料的是,李丁山亲自来接。

        “史老……”下面的话,夏想没敢问出口。

        “不太好,怕是挺不过去了……”李丁山一脸忧色,“来了不少人探望,也是怪了,他念念不忘就想见你最后一面。”

        一句话说得夏想眼眶湿润,不免唏嘘,史老对他一向视如亲人!

        还没说话,李丁山的电话又响了,只接听了一句,李丁山就立刻一脸凝重:“总书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