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70章 第一重目的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70章 第一重目的

    作品:《官神

        不出夏想所料,刚吃完晚饭,付先锋的电话就打了进来,提出和他谈一谈。

        湘省现在的局势,虽然比叶天南时代平稳了许多,但一二把手之间有矛盾是必然的,况且付先锋本身又不是甘于久居人下之人,还有一点,在几乎全盘接受了叶天南的势力之后,付先锋现在已经支持者众多,拥有了可以和郑盛抗衡的力量。

        当然,如果再加上他和谭国瑞的支持,付先锋甚至就会完全压制郑盛一头了。

        谭国瑞显然也是意识到了这一点,他才主动和付先锋谈到了合作事宜。他以为他了解付先锋的为人,却不知他提出的条件正是付先锋所最忌讳的方面,结果就谈了个不欢而散。

        夜晚的湘江,繁华才刚刚开始,和北方城市入夜以后人流稀少相比,南方的城市,夜经济十分发达,许多繁华地段都是不夜天。

        想起燕市近来也在张旗鼓制造经济增长点,也想从夜经济入手,市政府强行要求各大商场延长营业时间,要求晚10点前不许关门停业,并且还建造了酒吧一条街和夜经济商业街……政策的出发点是好的,政府也拿出了实际行动,主动承担各大商场夜间营业的用电费用,但却忽视了一个最根本的问题——北方城市的居民,没有夜晚上街的习惯!

        归根结底,还是气候决定经济。北方的夜晚,入秋以后,夜凉如水,谁不愿意躲在温暖舒适的家中,非要出门被冷风吹得浑身凉?更何况入冬之后,外面滴水成冰,家中温暖如春,更是没人愿意出门一步。

        南方不比北方,南方的冬天虽然寒冷,但家中没有暖气,体会不到冰火两重天的感觉,因此躲在家中潮冷和在外面潮冷一样,所以即使是冬天,南方城市的夜晚依然繁华。

        在北方,在冬天,即使是燕市,晚九点之后,大街之上就基本上不见行人了。

        正是因此,燕市的夜经济闹得挺欢叫得挺响,只可惜,无人喝彩,各大商场延长营业,销售额还不及电费的支出高。

        固然可以从长远来说,市政府是想培养市民的夜经济意识,但习惯难改。就如章程和天泽两市,作为燕省最寒冷的两个地市,一年时间有将近半年的采暖期,也就是说,一年到头有一半时间是冬天,所以几十年来一直排名燕省最贫穷落后地市的第一和第二名,也不怪章程和天泽的官员无能,实在是市民太懒了。

        话又说回来,也不是市民天性就懒,换了谁在寒冷的城市生活几年也会变懒,在漫长的冬天,谁都会身乏无力,谁都愿意猫在家中舒舒服服地呆着,而不愿意出去干活。

        从常委家属楼到省委大院,没几分钟路程,夏想安步当车,感受到湘江依然温热的气候,心思一下飘回了燕市。气候的差异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经济发展模式的不同,不是人为所能改变的事实,在燕市大力推行夜经济的过程中,燕省省委也大力支持,其中谭国瑞就主抓此事。

        夜经济并未为燕市的经济增长带来亮点,相反,有几家大投资商在燕市投下巨资,兴建地下广场,酒吧一条街,美食一条街,等等,最后血本无归。

        其中不少投资商都是谭国瑞的朋友。

        谭国瑞被调离燕省,上面未尝没有让他替投资失败背黑锅的考量,也是想淡化夜经济事件,但谭国瑞却不这么想,而且许多投资都是他从京城拉来的关系,既是朋友,又是利益同盟,他不想眼睁睁看到投资打了水漂。

        但他人一旦离开燕省,自然人走茶凉,谁还会照应他的关系的投资?谭国瑞可不比夏想,他在燕省并无根基,也没人缘,在其位还行,不在其位,权力一失,威望立刻跌至冰点,影响力更是荡然无存了。

        因此,谭国瑞决定将部分关系带来湘省继续投资夜经济,好歹他也是湘省省委副书记,比燕省的常务副省长排名要高许多,是湘省堂堂的三号人物,还不能决定几个项目的归属?

        副书记虽然排名比常务副省长高,但毕竟不是直管政府事务,所有的投资事宜都由政府方面一手而定,他不能越界,就必须和付先锋商议。

        原以为以他的诚心可以换来付先锋的热心,不想,付先锋对他的提议不但冷淡,还一点也不感冒,甚至在他提出进一步的合作之时,很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的话,并且很不礼貌地就中止了谈话。

        就让谭国瑞大感失落,并且认为付先锋摆明了就是欺压他一头。

        但付先锋在湘省不但势力已经根深蒂固,毕竟也是二号人物,谭国瑞初来乍到,只能低头,虽然不甘,却也无奈,形势比人强,直接和付先锋会谈的路已经堵死,他只好舍近求远来找夏想借路。

        却也没有想到,夏想也含糊其词,没有明确表态。

        谭国瑞以为夏想转眼即忘他的好处,却不知道夏想其实是缓兵之计罢了,而且夏想比谭国瑞更了解付先锋的想法,更清楚谭国瑞惹恼了付先锋的原因所在。

        夜色很美,行人很多,夏想不徐不疾走到省委大院的时候,离付先锋打来电话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不是他故意拖延,而是他有一个电话要打。

        打给付先先。

        在经济班底会议之时,付先先本来也要参加,但临时有事没有成行。事后,付先先又打来电话,提出要参预到夏想的经济大计之中。

        其实在夏想最初的设想之中,也有付先先的一席之地,但考虑到经济大计的不确定因素,有赚钱的希望,就有赔钱的可能,联想到付先锋只许胜不许败的性格,他就想委婉劝说付先先先安心做好付家的生意,等她手中的付家生意走向正轨之后,再出来闯天下不迟。

        付先先不同意,说她在秦唐的生意已经完全可以放手了,她准备拿自己的私房钱来闯荡天下,要打下一片大大的江山——豪言壮语说得好听,但夏想知道付先先可没有多少商业头脑,就如卫辛一样,估计从事一些初级的经营还成,太复杂太高级的商业活动,以付先先任性而率性的性格,并不适合。

        但付先先却又同时告诉他,付家准备大举进军湘省,要在湘省开拓一片宽广的天地。

        付家想进军湘省完全在夏想的意料之中,付先锋在湘省担任省长,不出意料的话,届满之后有望接任省委书记,就是说付先锋至少会在湘省呆满六年。

        六年时间,足够付家在湘省下一盘很大的棋了,何况作为家族势力的代表人物之一,付先锋最善于投机,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遇,可以预见的是,湘省在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之内,将会成为付家的根据地之一。

        至此,在接完付先先的电话之后,夏想心中已经完全有了主意,他要着手解决付先锋和谭国瑞之间尚在萌芽状态的冲突,不让湘省再陷入政治动荡之中,也算他来湘省一场,再为湘省做出的一点应有的贡献。

        付先锋的办公室房门大开,夏想不必敲门就举步迈进,正在低头翻阅文件的付先锋见夏想现身,起身相迎。

        “夏书记,姗姗来迟,是不是有事情缠住了?”付先锋的脸上隐有怒意。

        夏想知道付先锋的怒意不是冲他发作,摆手说道:“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接到了先先的电话,她说想自己闯天下,我就劝了她几句。”

        “净胡闹,先先年纪也不小了,怎么总跟长不大一样?还以为将家族生意交给她可以放心了,现在看来,从小不省心,长大了也永远不会让人省心。”感慨一句,付先锋摇了摇头,示意夏想坐下。

        夏想却不又不顺着付先先的话题向下说,随即就岔开了话题:“朱睿乐、陈天宇和彭勇三位同志的职务安排,付省长还有什么指示精神?”

        三人之中,两个市委书记,一个常务副市长,此事先前已经征求了付先锋的同意,夏想此时再强调一下,也是因为谭国瑞的上任,平添了变数。

        其实说来朱睿乐三人的位置,也算是得了叶天南的便利,是晨东和怀阳两市官场大地震并一系列人事调整之后,遗留的几个位置,本来是准备留待叶天南提名,但叶天南走得太匆忙了一些,来不及再提名人选,于是,好处就顺理成章落在了夏想身上。

        见夏想旧事重提,付先锋眉毛一扬:“我和郑书记也碰过头了,意见已经基本统一了,我肯定不会阻拦……”一下又想到了什么,他一下愣住,“难道说,谭国瑞会有不同意见?”

        蓦然,付先锋脸上怒气大盛,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谭国瑞太不识趣了,一来湘省就先和我大讲条件,没想到,还想针对你的人事提名没事找事,他还真当自己是一盘菜了?”

        但不管付先锋是不是承认谭国瑞是一盘菜,身为省委副书记的谭国瑞,在人事问题上还真有足够的发言权,必须是一盘菜。

        夏想却没有生气,反而笑了,因为他的第一重目的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