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54章 主角并不好当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54章 主角并不好当

    作品:《官神

        晚上,夏想在叶石生的引荐之下,和冷岳苍、李丰见了一面。

        冷岳苍和李丰对夏想的印象并不太好,冷岳苍是因为当年夏想平空杀出,强行提升进入了省委常委会,等于是挤占原本他的位置,他对夏想有好感才怪。

        李丰则是因为夏想在秦唐期间大刀阔斧的手腕而对夏想有了偏见,他性格保守,向来喜欢和光同尘的稳重,而不是喜欢雷厉风行的激进,总认为夏想在秦唐的所作所为太出风头了,就是为了政绩而故意制造事端。

        尽管李丰后来也了解了一些内情,知道夏想是迫不得已才出手应对,但对夏想的恶感还是没有改观多少。

        但不管冷岳苍和李丰如何对夏想没有好感,但必须承认夏想的优秀和无限光明的前景,也佩服夏想确实是一个值得敬佩的人。夏想在湘省的所作所为,惩治贪官,两场反腐风暴,都让冷岳苍和李丰对夏想刮目相看。

        再加上叶石生对夏想的维护之心,是冷岳苍和李丰从未见过的坚定,就他们所认知的老领导,一向说话温和委婉,但在夏想和范睿恒的对抗之中,老领导坚定而不遗余力地支持夏想的态度,让两人在震惊的同时,更是不免猜测夏想到底做了什么才让老领导对他如此之好?

        别说冷岳苍和李丰不清楚为什么,马杰也是一头雾水,完全想不通叶石生对夏想的支持力度,完全超出了一般的上下级的关怀,而且印象中,在叶书记在任期间,似乎和夏想之间的关系也没有密切到一定的程度,到底夏想怎么打动了叶书记了?

        不解归不解,作为成熟的副省级高官,只会坚定地落实老领导的指示精神,不会多问为什么。因为老领导对他们有提携之恩,他们欠老领导的人情,必须偿还。

        不仅如此,老领导对他们恩重如山,从未要求过他们什么,因此,老领导一旦开口,肯定是至关重要。

        冷岳苍和李丰,很客气地和眼前谦逊而年轻的省纪委书记握手寒喧,按照对照排名,夏想在党内排名比冷岳苍和李丰高了许多。

        叶石生入住位于下马河畔的火树大厦,可以坐拥下马河涛声,可以鸟瞰下马区全景,就让叶石生老怀大慰,尤其是当他看到水景公园郁郁葱葱的景色和精心设计的园林美景之时,更对今后在下马河养老满怀期待。

        但在此之前,他还必须为夏想的计划,最后再添一把柴。

        在叶石生的房间之内,坐着三位燕省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马杰,常务副省长冷岳苍,宣传部长李丰,如果三人在常委会上事事发出同一个声音的话,也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

        当然,三人虽然有共同的老领导,但平常在许多大事之上的意见并不一致,并未形成一股势力。也是叶石生的高明之处,正是因此,谁也没有想到叶石生在燕省还有左右三名常委的惊人的影响力,一旦因为同一件事情发出一个声音,必定是带来十分出人意料的冲击力。

        因为有了叶石生的引荐,夏想清楚冷岳苍和李丰卖的是叶石生的人情,所以他连过多的热情的话都不必说,只是客气地握手寒喧,否则热情过度就有了越过叶石生拉拢两人的意图,是为失礼失策。

        然后和叶石生谈论起了轻松的话题,比如下马区的居住条件和人文环境,比如别墅是否满意,等等。

        叶石生也不再谈论任何和范睿恒有关的话题,对下马区的建设赞不绝口,希望明年的下马区更加美丽和整洁,总之,都是一些和官场不沾边的闲话,气氛轻松,就如老友重逢叙旧。

        马杰、冷岳苍和李丰也在一旁附和说上几句,整个会谈气氛十分融洽。

        聊了一个小时之后,夏想提出告辞,叶石生送到门口,夏想不无歉意地说道:“抱歉叶书记,明天抽不出身,没法再陪您了,如果您不嫌弃,我安排江天、朱睿乐和陈天宇陪您。”

        叶石生摆摆手:“不用麻烦他们了,他们过节也要陪家人不是?不过我对你有什么重要事情很感兴趣,夏想,你要有一个说法才行。”

        叶石生的笑容三分疑问四分含蓄,还有一丝狡黠,夏想心中一下有所明悟,猜到了什么,就一脸诚恳地说道:“明天中组部吴部长要来燕市会友,我要出面作陪……”

        夏想走后许久,马杰、冷岳苍和李丰心中的震慑之意还久久回荡,不敢相信夏想一个副省级官员,竟然和吴才洋有如此深厚的交情。

        夏想和吴家的关系,说是秘密,确实许多人全然不知,比如如马杰一样的副省级官员,甚至包括一些省部级高官。说不是秘密,京城之中的高层知道者,也为数不少。但总体来说,还是所知者甚少,因此,不管是马杰的震惊,还是冷岳苍的不敢相信,或是李丰的震憾,都在情理之中,因为谁也不知堂堂的中组部部长来燕市有何贵干,来燕市不见范睿恒,却让夏想作陪,又是何用意?

        对于几人的震惊,叶石生会心地笑了,他相信在他有意点明夏想和吴才洋之间关系不错之后,马杰、冷岳苍和李丰三人,只要有一点政治头脑都会知道在接下来的事情之中,该出几分力气,该下多大力度。

        夏想在回家的路上还摇头直笑,心想叶书记也是妙人,故意让他当面说出和吴才洋的会面,无非是加大力度,为他夯实马杰、冷岳苍和李丰三人的决心。

        不管如何,还是要感谢叶书记的良苦用心。

        夏想开车行驶在熟悉的燕市,虽然已经秋凉,依然打开车窗,让秋风吹进车内,感受到浓浓的秋意。下马河的河水哗哗作响,就如一曲动人的交响乐,或许现在已经到了最**的乐章,夏想一脚油门踩下,汽车猛然向前一冲,他尽情享受涡轮增加爆发之后带来的推背感,心想,对于范睿恒范大书记来说,今天,应该是不眠之夜了。

        夏想猜对了,范睿恒确实是无心睡眠,其实也不是无心,而是烦躁不安,难以入睡。

        就在陆明转身将他的计划出卖之后,他立刻打了电话,想要训斥陆明一顿,不料陆明倒也识趣,不接他的电话,而且随后等他再打的时候,竟然直接关机。

        就让范睿恒怒不可遏,让章国伟直接到房间去找陆明,结果陆明已经退房,人也不知所踪。

        好嘛,玩起了失踪,真当他拿他没有办法?范睿恒怒极,当即来到省委,召开了一次小范围的书记办公会。

        因为放假,部分常委不在燕市,与会人员只有胡增周、王鹏飞和肖远心。

        范睿恒决定先下手为强,在办公会上抛出了他的人事调整方案——因为陆明的背叛,他和王鹏飞紧急商议之后,做出了适当的调整,将陆明调整到了章程市继续担任常委副市长,而将王鹏飞的一名亲信提名为秦唐市长。

        肖远心对人事调整方案持有限支持的态度,王鹏飞因为事先和范睿恒达成了共识,在此次调整之中,有利可图,自然是完全赞成的态度。

        胡增周是坚持反对,认为事发突然,他事先没有研究相关人员的简历,并且认为此时突击调整不符合程序,建议等节后恢复正常上班之后,等高省长在时,再具体研究。

        范睿恒却强行拍板,不顾胡增周的反对,声称他会亲自向高晋周解释。

        胡增周在办公会上独木难支,最后只好接受了范睿恒强行通过的现实,不过他也知道,还有更大的一关要过——常委会!

        胡增周寄希望于常委会否决范睿恒的调整方案,因为他事先也接到了夏想的电话,知道范睿恒最后一搏的意图,作为夏想多年的师友,虽然胡增周在担任省委副书记以来几乎没有和范睿恒有过相左的时候,但为了夏想的利益,他第一次彻底地站在了范睿恒的对立面。

        即将上任西省省长的胡增周,在燕市多年,他的脚步虽然缓慢但稳定,他也清楚,在他每一步迈出的背后,都有夏想或明或暗或多或少的帮助,而他自始至终对于这个一向淡然的年轻人,帮助甚少,这一次,他要不遗余力了。

        和胡增周寄希望于常委会否决范睿恒的调整方案相反的是,范睿恒却一心认定他的方案能够在常委会上获得通过,而且因为陆明的出卖,他已经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不等节后了,明天就提前召开常委会,不等夏想从容布局完毕再过招,现在就通知所有常委立刻返回省委,不给夏想缓冲的机会。

        范睿恒此时还不知道不但叶石生和三名常委畅游了半天下马河,而且夏想也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他更不知道的是,明天会有怎样的一出大戏在等他担任主角,还不知道的是,失踪的陆明其实并没有失踪。

        不过有时候,主角并不好当,既然有上台的勇气,就得做出随时下台的心理准备。但往往是大部分人做好了胜利的准备,却很少先想到失败之后会带来什么样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