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51章 考验政治智慧的时刻来临了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51章 考验政治智慧的时刻来临了

    作品:《官神

        陆明在打完一个事关命运前途的重要电话之后,放下电话才发现已是满头大汗,紧握电话的手更是一团水迹,几乎把持不住话柄。

        何至于此?

        陆明不由哑然失笑,暗笑自己的失态,好歹也是实权在握的副厅级大员,只不过背着范睿恒打出一个告密电话,怎么就和做贼心虚一样,大汗淋漓?

        再说,他不过是识时务,是弃暗投明,何来心虚一说?

        又一想,陆明明白了什么,他其实不是担心范睿恒什么,也不是害怕被章国伟发现,而是最怕夏想的拒绝。

        因此他迈出刚才的一步很不容易,意味着没有后路可退,如果夏想不接受他的诚意,再反手将他出卖,他将一脚踩空,两头不落好。

        尽管陆明早先一心认定夏想不会做出小人行径的事情,但他还是心中七上八下,唯恐夏想的言语之中流露出一丝不信任或是拒绝的口气,怕就怕,夏想对他的投诚是猜疑和鄙视的态度。

        还好,夏想的口气坦诚,态度真诚,让陆明长舒了一口气。

        饶是如此,他还是紧张地出了一头大汗。

        现在冷静下来仔细一想,或许是因为夏想自始至终平淡如水并且似乎掌握一切的口吻,让他感觉到的是无处遁形的压力。

        怪事了,他在面对堂堂的省委书记范睿恒之时,也没有感觉到怯场和心慌,为何只和夏想通了一个电话,就莫名紧张得汗流浃背?难道真是夏想有强大的气场?

        官场之上,也有气场一说,有些人天生具备领袖气质,不管走到哪里,不管和谁交谈,都能掌控主动,都能让人无形之中折服于对方的人格和魅力之中,莫非夏想也有?

        陆明用冷水洗了一把脸,又小心地来到门口,听了听门外没有声音——他对章国伟不太放心,总感觉章国伟阴冷的目光之中,隐藏着不为人所知的阴险,更因为他清楚章国伟和夏想之间的恩怨,既然要倒向夏想,就必须瞒过章国伟的耳目——门外静无一人,他才放了心。

        范睿恒此次人事调整方案虽然也涉及到他,但陆明依然很淡定,范睿恒的许诺是将他安排到秦唐市长的位置之上,陆明在表示了感谢之后,又再三表了忠心,一回身,却对范睿恒的方案能否在省委常委会通过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不仅如此,陆明在见到夏想在齐氏大厦和范铮冲突的一幕之后,在观察了在座各人对范铮的到来都表现出无动于衷的姿态,他心中莫名乱跳,直接质问自己现在还紧跟范睿恒的步伐是不是自寻绝路?

        范睿恒在燕省多年,似乎并没有遗留多少势力,人缘也一般,他走之后,不出意料的话,不出一年,他的人马就有可能被全部闲置,两年之后,怕是范系将会完全在燕省失势,被扫出历史的舞台。就算现在被范睿恒强行拉到台上,也许还没有来得及威风一下,就成了被人打击的靶子。

        陆明不想借范睿恒之手前进一步,然后等范睿恒一走,就此永远止步于正厅级,甚至……和章国伟的下场一样,被打得鼻青脸肿,名声扫地。

        陆明清楚的一点是,他不和章国伟一样,章国伟和夏想之间势同水火,没有和解的可能,他和夏想没有过任何冲突,虽然被贴上了范系的标签,但并不明显,完全可以重新选择队伍。

        时不我待,现在的时机再把握不住,他就白混十几年官场了。

        因此在和范睿恒面谈之后,在晚上回到齐氏大厦,在章国伟回他自己房间之后,陆明经过一番挣扎,终于向夏想打出了一个关键的电话。

        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决定他今后十几年官途的电话。

        站在23层的房间之中俯视燕市,处处灯火通明,灯光交错,夜色下的燕市依然没有沉睡,依然热闹非凡。

        秋夜夜凉如水,陆明头脑格外清醒,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微带清凉的空气,心中升腾起前所未有的坚定信心,既然迈出了第一步,就不要再犹豫,大步向前,肯定可以走上一条光明大道。

        不过……陆明摇头又笑了,夏想是最年轻的副省级官员不假,但他不是燕省的省委领导,他竟然宁愿相信一个湘省的省纪委书记而背叛燕省的省委书记,活了这么大,这一次是他最大的一次冒险和豪赌……成败,明天就能初见端倪。

        第二天中午时分,正当夏想再次在齐氏大厦举行第二场盛会之时,陆明也悄然离开房间,前往一处秘密地点和几个关键人物见面,进行一次至关重要的密谈…………似乎昨夜的夜游下马河意犹未尽,叶石生今日的行程还是游览下马河。陪同他的人员除了马杰和江天之外,又多了数人,其中两人,不但夏想认识,范睿恒认识,省委大院的每一个人都认识。

        因为他们都是省委常委!

        从昨天下午,燕市许多官场中人都通过不同渠道得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前任省委书记叶石生莅临燕市。

        都是官场中人,不管是从什么渠道得知的消息,第一反应就是,叶书记来燕市不足为奇,奇怪的是,公然放出风声,是为何意?

        向来前任书记不和现任书记打交道是为官场惯例,毕竟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了,前任书记就算故地重游,通常也会十分低调,能不惊动当地就不惊动。

        叶书记来时静悄悄,符合常规。来后半天就放出风声,显然是大有深意,在经过了解内情之后,得知叶书记只和夏想会面,而范书记不但没有露面,反面和叶书记没有任何交集,不少人都心思浮动了,知道事情复杂了。

        范书记的态度耐人寻味,叶书记的风声更是包含强烈的暗示。燕市正厅以上的官员都打起了小九九,猜测叶书记此来燕市的真正用意,以及叶书记亮明身份之后,整个燕市的局势会有什么变动?

        范睿恒退位在即,叶书记现今虽是国务委员,但明年也要退下,而且叶书记并无人事大权,对燕省政局的影响力能有多大,许多人心中没底,大部分人抱着袖手旁观的想法看热闹,反正级别不够,既不认识范书记,更无结识叶书记,左右不搭界,就省了左右为难的烦恼。

        真正为难的应该是一干省委常委了……是在现任书记没有任何表示的情况之下,前去看望前任老书记,还是适时地表示沉默,假装不知道老书记的到来?

        考验政治觉悟和政治智慧的时刻来临了。

        不过,许多人并不看好叶石生对燕省的遗留影响力,因为叶石生在位之时,就以软弱书记而著称,他离开燕省几年了,现任的省委常委差不多都换了一遍,谁又会将一个即将退位的前任省委书记放在眼中?

        风声传出之后,一个下午,似乎一切风平浪静。

        晚上,也没有听到什么动静传出,似乎叶石生放出的风声就真如一阵轻风吹过下马河一样,只激起一圈圈微微的涟漪,然后就消弭于无形之中。

        难道说,叶石生在燕省先后担任了数年省长和一届省委书记,而且现今还是国务委员的身份,在燕省,就如此无人捧场?

        第二天,不少人的目光都被齐氏大厦的另一场盛会所吸引,夏想的一举一动总能引起更多人的关注,因为夏想的家事,惊动的不仅仅是燕市乃至燕省极具分量的商界精英,还有许多政界人士,当然,更因为曹永国西省省长的身份,因此,夏想的家事在官场中人眼中,就有了另外一层浓浓的政治氛围。

        不少人都想看看,既然叶石生无人捧场,夏想家人的聚会,闹得如此沸沸扬扬,燕市和燕省的官场中人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现在曹永国也好夏想也好,正是如日中天之时,会有多少燕省的官员主动前去捧场?

        花花桥子众人抬,夏想的桥子,又有几人去抬?

        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齐氏大厦,却无几人在意同时在下马河畔举行的一次聚会,也可以理解,叶石生再是国务委员也退下在即,而曹永国下一步可能就是省委书记,夏想早晚也是一省大员,官场之上,捧高贬低是常态,人走茶凉才正常。

        只不过在被人忽视的下马河的一条游船之上,叶石生笑容满面,对冷岳苍和李丰说道:“马杰就不用我再强调一遍了,岳苍、李丰,不管有多为难,不管有多大阻力,我都希望你们站在夏想的战线上。说一句大实话,我和夏想坐的是一条船。”

        不错,在叶石生下首端坐的几人之中,除了马杰是省委常委之外,还有常务副省长冷岳苍和宣传部长李丰,也就是说,一条看似平常的游船之上,坐着燕省三位举足轻重的重量级人物。

        而因为谭国瑞离任才接任常务副省长的冷岳苍,以及一向和夏想不太对付的宣传部长李丰,此时在叶石生面前,摆出的都是下属的谦逊和顺从。

        别说范睿恒不得而知,恐怕就连夏想也没有想到,叶石生在燕省,竟然还有如此隐藏至深的遗留势力!

        谁曾经小瞧过叶石生,谁就是被叶石生表面的软弱完全蒙蔽了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