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48章 究竟是谁的清秋大梦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48章 究竟是谁的清秋大梦

    作品:《官神

        其实此时,叶石生还并不清楚夏想和范睿恒之间已经有了芥蒂,他只是凭借感觉对范铮很不喜欢,因为范铮粗鲁而无礼,因为范铮无理取闹对夏想的指责,还因为范铮的话十分傲慢,明显并没有将他这个前任省委书记放在眼中。

        也是范铮确实官场经验欠缺,他冲动之下,根本没有注意到叶石生在场,他只看到了朱睿乐、陈天宇、彭云枫和马杰。

        范铮一走,气氛又重新活跃了,都是官场老人了,一些小意外小冲突司空见惯,转眼就如同没有发生过一样,围绕着叶石生为首,夏想下首作陪,一桌人都忘记了刚才的一幕,谈笑风生地正式开始了一场盛会。

        也正式拉开了另一场盛会的序幕……叶石生一桌,夏想、成达才、马杰之外,还有朱睿乐、陈天宇、彭云枫、江天作陪,高朋满座,高官在座,其他人等不够资格坐在此桌。

        夏想郑重其事为每一个人引荐叶石生,尽管叶石生是前任省委书记,但他离开燕省的时间不短了,在座之中,没几人和他有过接触,朱睿乐等人如此,马杰也是。

        所以马杰别看已经是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见到叶石生的一刻,还是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才知道夏想所言不虚,能和叶石生见面,确实是一大幸事。

        叶石生在位的时候,马杰才是副厅长,等叶石生离开燕省之时,他才升任厅长。一个厅级干部,想和省委书记接触,机会少之又少。但马杰对叶石生一直感念在心,是在他由副厅长升到厅长之时,和他并无交情的叶书记看他了材料之后,替他说了一句话,才让他从众多竞争者之中脱颖而出,一跃而扶正。

        从此,他对叶石生感恩在心。当时就想找叶书记以示谢意,毕竟他和叶书记没有交情而叶书记主动点了他的名,他不及时表示就是不会做事了。不想叶石生却没有接受他的靠拢的意思。

        直到叶石生离开燕省,马杰也没有和叶石生有过一次私下交流。

        等叶石生进京之后,马杰想再和叶石生联系就更不方便了,毕竟叶石生担任了国务委员,和他级别相差太大,再说他也知道了当年叶石生随手一点,不过是看他的材料认为他是一块材料,是基于公心,并无私心杂念。但不管如何,叶石生是他政治生涯之中最值得永远铭记和感恩的贵人!

        今日有此机会坐在一起,马杰内心对夏想的感激,无以言表。

        果如夏想所说,今日得见叶石生,他不但可以当面向叶书记表示谢意,更要感谢夏想的有意安排。

        等马杰再听到叶石生大有深意地对范铮的点评之时,他就知道,他不但来对了,不但恰逢盛会,还抓住了一个非常重大的机遇。

        就在夏想等人一场盛会正式开始之时,范铮会同章国伟、陆明迅速离开了齐氏大厦。

        半个小时后,范睿恒就得知了夏想的颇具针对和挑衅意味的所作所为,他并没有如范铮所想的一样怒不可遏,而是沉默了小半会儿,忽然无谓地笑了:“夏想衣锦还乡,自然不能锦衣夜行,要风光,要面子,大宴宾朋当然可以理解,范铮,今天的事情,你做错了。”

        范铮一愣,又一想,才想通了关键之处:“也对,夏想应该还不知道突击调整的事情……是我太急躁了。”

        一旁的章国伟却摇了摇头:“范书记,我却认为夏想可能已经知道了您的下一步动作。”

        “怎么会?我的调整方案没有几个人知道,知道的人,都信得过。”范睿恒想了一想,还是想不通,“国伟,你怎么想的?”

        章国伟是天生的阴谋家,因此,他天然就有嗅着投机者的敏锐,微一思忖就得出了结论:“谭省长要去湘省,他有和夏想走近的动机。”

        如果谭国瑞和夏想知道的话,都会佩服章国伟的水平,果然一语中的。

        范睿恒愣住了,沉思了片刻,一脸阴沉地说道:“就算夏想知道了也没有用,他不过是湘省省纪委书记,还想在燕省为所欲为?不过是一场清秋大梦!”

        所有人都有做梦的权力,谭国瑞有,范睿恒有,夏想也有。

        齐氏大厦的第一场盛会,持续了两个小时之后,在无数觥杯交错的欢笑声中,落下了帷幕。酒桌上当然不会谈及任何严肃的话题,但酒桌上的交流又必不可少,是增进感情的必须的过程。

        盛会结束之后,一部分人留在了齐氏大厦,一小部分人陪同夏想和叶石生,在江天的引领下前往下马区,为叶石生挑选一座颐养天年的别墅。

        不错,叶石生始终记得和夏想的约定,退下之后,要来燕市养老,确切地讲,是要来下马区安度晚年。京城之地,除了追逐权力和名利之外,实在不是适宜居住和休闲之处。

        叶石生的兴致很高,呈现在他眼前的下马河,碧波荡漾,银光万点,和他当年离开之时,不可同日而语。只一眼,他就认定不虚此行,今后就要在燕市真正落脚了。

        高兴之余,看到身边围绕的夏想和几名年轻人,他的心情就更是大好了,虽然……也有范睿恒不理智的举动让他心烦意乱,但毕竟久经官场了,叶石生还是很快恢复了心态。

        在得知夏想即将和范睿恒之间上演一场正面对抗之时,叶石生既没有置身事外地保持沉默,又没有矜持地从中劝和,而是很坚定地说了一句:“离开燕省几年了,也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当年的叶石生?夏想,你安排一下,放出风声,就说叶石生来燕市了。”

        叶石生的举动,是对夏想正面的莫大支持,是对范睿恒权威的正面挑战。作为前任省委书记,没人规定不可以来燕市,也没有条条框框要求不能和现任的省委常委私下会面,但低调和必要的掩饰也是对现任省委书记的尊重。

        叶石生的做法,证明了他对范睿恒的所作所为强有力的回击,证明了他对夏想最强有力的支持,是一次重新凝聚他在燕省遗留力量的壮举,是一次打破常规的重拳出击!

        叶石生的话,让夏想心中热血汹涌,更让马杰暗暗咋舌,叶书记此举,是不遗余力地对夏书记的力挺。身为国务委员来到燕省,不通知省委也就算了,还和夏想一起,绕过范睿恒,会见一干旧部下,范睿恒不气得暴跳如雷才怪。

        换了谁是省委书记,都会如芒在背,如鲠在喉,都会怀疑叶石生的不怀好意的用心。

        叶石生只说了一句之后,就再也不提范睿恒的事情,但他脸上的坚毅的表情告诉众人,要的就是不留余地的效果。

        尽管马杰并不清楚叶石生和夏想之间究竟有多深厚的关系,但他知道,叶石生肯为夏想如此出面回应范睿恒,燕省的局势,将会上演一场怎样的异彩纷呈的一幕?

        事实证明,叶石生的影响力还在,燕省的局势因为叶石生的介入,变得十分微妙,而且令局势不但复杂难言,也上演了一场令人眼花缭乱的戏剧。

        选好了别墅之后,晚上夏想和马杰、江天、成达才、朱睿乐、陈天宇和彭云枫等一众官场中人,又陪叶石生在下马河的游船餐厅之上,享受了一次秋夜夜游下马河的盛会。

        如今的下马河,游人如织,游船如云,两岸灯火通明,和夏想当年在任时,繁荣多了不知几许。即使是深秋夜晚,下马河也如一条蜿蜒的巨龙,处处欢声笑语,繁华似锦。

        再看远处,高楼林立,灯红酒绿,夜空之下的下马区,充满了活力和诱人的魅力。

        曾经一片荒地的下马区,曾经一条干涸河流的下马河,如今成为繁华兴盛之地,都是夏想当年的功劳,江天接任之后,顺势而行,只按步就班地按照夏想既定的规划路线推进,就造就了现今的繁荣。

        夏想微微感慨,心中升腾起自豪之感。他不求伟大,也不求青史留名,只求真正做到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使命,就不负他一路走来的艰辛,无愧他曾经为下马区付出的心血!

        叶石生也感慨万千,对下马区的发展十分满意,更坚定了要在下马区颐养天年的决心。

        直到晚上告别叶石生之时,范睿恒也没有打来一个电话,既不和他通话,也假装不知道叶石生的到来,夏想就知道,范书记是要一条路走到黑了。

        走就走吧,大不了他在路上悄悄安装一排路灯,等到时机合适的时候,范书记以为可以出其不意之时,他一下点明路灯,照得四下灯火通明,到时,会是什么样的情景?

        晚上回到家中之时,夏想虽然累得筋疲力尽,却依然有兴奋之意。不仅仅是为了即将到来的和范睿恒之间最后一次正面的硬性对抗,还有和老领导老朋友的相聚,也让他心中充盈着久违的感动和激情。

        正准备和黧丫头商议一下明天的事情,电话很不识趣地响了。夏想也没多想,懒洋洋接起了电话,他以为又是哪个旧友的问候电话,不料里面传来一个三分熟悉四分陌生的声音:“夏书记,我是陆明……”

        一个突如其来的告密电话,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