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36章 该摊牌了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36章 该摊牌了

    作品:《官神

        汽车平稳地行驶在机场高速之上,和京城秋意浓浓相比,湘江依然夏意盎然。叶天南的奥迪专车开得很平稳,司机目不斜视,对后面的谈话充耳不闻。

        司机就应该做到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并且闭口不谈领导的任何私事,如果做不到,对不起,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叶天南当着司机的面,第一句话就说要谈条件,证明了他对司机的绝对信任。

        夏想不理会叶天南对司机的信任,也不在意叶天南脸上表情的严肃和深沉,他只是一脸平静地坐在后座之上,脸上浮现似笑非笑的神情,从容之中,似乎对叶天南所提的条件,并没有什么期待。

        不提南北气候的差异,9月的湘江,比京城少了许多秋天的肃杀之意,依然是花团锦簇的夏日时光。辽阔的祖国让人感到天南地北的距离,但不管湘江距离京城多远,也不管北秋南夏是怎样的落差,真实的气候有所不同,政治气候却是一样。

        叶天南的表情依然淡定,不过眼神之中却多了不少内容,他努力保持的镇静和姿态,还是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慌乱,夏想就知道,叶天南预期中的下一步,或许没有达到他预料中的顺心如意的效果。

        “叶书记有话就请直说,有指示精神就请传达。”夏想说了一句很没营养的套话,他倒愿意听听叶天南究竟还有什么伎俩可用。

        叶天南怆然一笑,笑容之中平添无数落寞和无奈,如果不是夏想对他太过了解不是和他打过数次交道,刚才的一笑,就足以让夏想为之心软。

        “湘省四少瓦解了,湘省同盟,分崩离析了,地北辛苦赚的十几亿,充公了,我只差一步到手的燕省省长的宝座,飞走了,夏书记,我平生遇人无数,你是我在官场沉浮几十年来的第一败,而且还是惨败,我想问一句——为什么?”

        叶天南不是质问,不是逼问,语气之中也没有丝毫咄咄逼人之意,有的只是无奈和悲怆,还有不甘,再加上他刻意营造的落寞和低沉的氛围,让人听了,就如一个善良的人的不屈的呐喊。

        如果叶天南面对的不是夏想,是郑盛,刚才一番话就足以让郑盛心思百转,并且难下决断。

        政治,本来就是表演艺术家的舞台,德艺双馨者有,两面三刀者有,一往无前者有,虚情假意者,更有。

        夏想还真难形容叶天南属于哪一类,如果在公众看来,叶天南肯定是德艺双馨。

        “我也不讲什么官话套话,也不说什么大道理了,叶书记,我只有一句解释——在其位,谋其政,对事不对人。”夏想淡淡地答了一句,他猜测,叶天南以接他的名义来他面谈——可能是最后一次面对面的交谈,是要最后摊牌了。

        “好一个对事不对人。”叶天南又恢复了常态,意味深长并且无所谓地笑了,“敢问夏书记,你担任市长、市委书记,主持一市的全面工作时,在经济建设和提拔人事上,能真正做到一碗水端平?”

        “做不到!”夏想回答得很干脆,“公正和公平只是相对而言,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公正和公平,我只能说尽我所能,保证大部分人所认为的公正和公平。而且,我还可以不打一点商量地告诉你,在提拔任命干部的问题上,也许会有远近的考虑,但绝对不会有徇私舞弊、贪污受贿的问题存在。”

        叶天南终于冷笑了:“夏书记,话不要说得太绝对了。”

        夏想也冷笑了:“叶书记,在秦唐的时候,中纪委已经很是彻底地替我正了名,我想有些事情,不需要我再重复了。”

        叶天南被呛了一句,脸微微一涨,随后又迅速恢复了正常,又笑了:“好,我很敬佩夏书记的高风亮节,今天我接你,也不是和你争辩一下高下,就如我刚才所说,我是提条件来了。”

        “我洗耳恭听。”夏想用力向后一仰,双手放在脑后,很放松很惬意的样子。

        夏想和叶天南同坐在汽车后座,按说以夏想现在随意自得的姿态,是对叶天南不尊重的表现,在排名高于自己的省委领导面前,虽不必必恭必敬,但起码的礼节要有。

        叶天南眉头微微一皱,似乎是意识到了夏想的失礼,不过转眼又假装视而不见,也放松了坐姿,说道:“湘省几个地市,还有几个常委的位置空缺,是按照规矩留给我来提名的……夏书记在燕省有几个嫡系应该可以升到副厅级了,不过最近燕省好象没有空位。”

        好家伙,够有诚意,连他嫡系的主意都打上了,叶天南还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眼光长远,事事算计。

        夏想默然一笑,诚然,徐子棋、钟义平、胡书扬,甚至因安县特大事故而受到贬调的原省政府秘书长现任单城副市长的彭勇,如果能异地任职,前来湘省担任市委常委,也是不小的一步,但一来副厅级别跨省任职难度极大,二来叶天南送来的是糖衣炮弹,夏想要是中招,他就不是夏想了。

        “多谢叶书记的好意,不过我倒更愿意让他们在处级的岗位上多锻炼一段时间,打好基础,磨刀不识砍柴功。”夏想淡而无味地说道,一点兴趣都欠奉。

        “跨省是难度不小,不过只要夏书记点头,具体运作我来负责,不需要你费心。”叶天南还以为可以打动夏想。

        也是,谁都有亲信要提拔有嫡系要扶植,经叶天南精心算计再加多方打听,他摸到了夏想一部分嫡系,也多少了解到夏想护短的性格,就一心认定徐子棋等人是夏想的软肋。

        自从夏想离开燕省之后,夏想的嫡系前进的脚步就放慢了步伐,叶天南就认为夏想在燕省的影响力减弱了,再深入了解之后,也清楚了一点,燕省自从经过范睿恒的一次人事调整之后,基本上各地市位置稳固,没有合适的空缺了。

        即使夏想再努力,两三年内也很难安排他的亲信再前进一步,因此叶天南就敏锐地意识到他可以拥有和夏想谈交换条件的资本了。

        夏想正准备直接回绝叶天南的提议时,电话却及时地响了,是付先锋来电。

        夏想就冲叶天南微一点头,也没避讳,就接听了电话:“付省长好。”

        “夏书记回来了?”付先锋的声音有点小小的兴奋,“刚刚我和升平、绪峰通过了电话,升平建议,国庆期间在燕市举行一次聚会,希望由你出面邀请吴部长参加……”

        四大家族破天荒的第一次碰头会?有创意,在眼前的形势之下,四家的会面就颇有耐人寻味的意义了,夏想注意到叶天南的眼睛跳动之下,神情为之一变。

        不变就不正常了,叶天南肯定可以猜到四大家族会面的原因,怕是也有针对他的因素在内。

        不过当着叶天南的面,话不能说得太明显了,夏想呵呵一笑:“好,我回头和吴部长通个气,看他的时间安排了。”又微一停顿,唯恐付先锋说出太露骨的话,点了一点,“等我到了省委再说,现在正坐在叶书记的车上……”

        电话一端沉默了几秒钟,然后传来了付先锋爽朗的笑声:“叶书记有意思,主动去机场接你去了?哈哈,替我转告叶书记,车开得稳一些,要遵守交通规则。”

        付先锋一语双关,不无讽刺之意,叶天南神色不变,等夏想放下电话之后才淡笑一声:“付省长是一个妙人。”

        “付省长是一个有话直说、做事情有方向感的人。”夏想也回了一句。

        叶天南听明白了夏想的暗讽,他当然知道付先锋是真小人,但却从不认为自己是伪君子……也不接夏想的话,不依不饶地追问了一句:“夏书记,我的提议……你真的可以考虑一下。”

        “我正在考虑。”夏想微一点头,“我在想,叶书记想要得到的是什么?”

        “我想争取一个可以去偏远地区为国效劳的机会,实现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政治理念。”叶天南时刻不忘流露出正气凛然的一面。

        夏想终于咧嘴笑了,笑容之中全是讽刺,他连再和叶天南多说一句话的兴趣也消失了,只是主动伸出手去:“谢谢叶书记接我一程,请停车,我需要下车买点东西。”

        叶天南的神情明显僵了一僵,随后还是和夏想握了手,让司机靠边停车,然后才说:“祝夏书记一路顺风。”

        夏想下车,冲叶天南摆了摆手:“祝叶书记做个好梦。”

        汽车发动之后,叶天南的脸色一下差到了极点,嘴唇一碰,轻蔑地吐出了两个字:“狂妄!”

        夏想站在路边,拿出纸巾擦了擦和叶天南握过的手,然后轻轻一扬,纸巾就飞进了垃圾筒,他也轻轻地说了两个字:“无耻!”

        等夏想回到省委的时候,付先锋和郑盛已经等候他多时了,在他和叶天南同行的时候,郑盛和付先锋之间也完成了一次直接而意义明确的对话。

        中央正式通知湘省省委,叶天南同志已经不再适合担任湘省省委副书记一职,近期将会调离湘省,关于接任人选,请湘省方面推荐一两人。

        在推荐人选和针对叶天南在湘省的工作评定之上,郑盛和付先锋已经达成了空前的一致,决定要给叶天南一个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