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33章 艰难而充满变数的漫长之路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33章 艰难而充满变数的漫长之路

    作品:《官神

        京郊的工程向来都是大项目,能惊动总书记亲临的项目,必定是国家重点,而且还会是重点的重点,幕后,还会有一定的政治意义。

        否则,总书记断然不会亲临。

        要是平常,夏想肯定会关心一下工程项目的情况,要从中发现一些视察之外的政治意义,但今天却没有一点心思落在工程项目上面,因为总书记的谈话,让他大感意外的同时,又是一道难下决断的难题。

        天气不错,初秋的阳光十分明媚,穿透屋顶的透明天窗落在地上,形成了一个椭圆形的形状,正好位于总书记和夏想之间,透过明亮的光柱看去,近距离观察之下,总书记脸上显露出疲惫之态,和电视上的光彩大有不同。

        在光彩的背后,都有不为人所知的疲惫和辛劳,再位居高位,也有普通人的劳心劳力和喜怒哀乐。

        想想也是,总书记毕竟是快70岁的人,再有人簇拥,再有人跑前跑后,毕竟许多事情也要身体力行,再加上日理万机,确实辛苦得很。

        “夏想,秋实向我建议,让你到更重要的工作岗位上再锻炼几年,你在湘省的时间虽然不长,却做出了卓有成效的工作,对你在湘省取得的成绩,我很满意。”

        夏想现在是省纪委书记了,再向前一步,只有省委副书记一个选择了,他很清楚,以他现在的年龄,绝无可能一步迈入正部,开玩笑,35岁不到的正部级,不但会引发国内的轩然大波,在国际上,也是一时的轰动事件了。

        总书记的意思是,真要提他担任省委副书记了?问题是,是在湘省留任,还是去别的省份?

        “秋实的意思是,你继续留在湘省工作比较有利于工作的延续性,我的看法是,换一个新的环境或许对你的成长更有利,比如偏远一些的省份?”

        外面不知何时起了风,因为在郊外,在空旷的地带风声就比高楼林立的市区大上许多,呼啸而过,似乎预示着天气即将转凉。

        偏远的省份很笼统,宁省是,甘省也是,如果再敏感一些的话,两个最大的省份也是,总书记究竟指的是哪一个?

        按理说,总书记亲自和一个副部级官员谈下一步的岗位,是国内多少副部级干部的荣耀,人人求而不得,夏想也确实有点受宠若惊,但在受宠若惊感受到总书记对他重视的背后,他更清楚,总书记对他加紧了收拢。

        如果说上次从秦唐到党校,再到团中央,一系列运作的背后,还有总书记和家族势力双方角力的痕迹,或者从另一个角度来讲,当时总书记对他是既拉拢又提防,同时还有锤炼之意,那么此次却直接绕过家族势力,打出了足够的提前量和他面谈,就证明了一点——总书记坚定了对他的看法,已经完全下定了决心要将他完全纳入视线范围之内。

        或者说,从现在起,直到后年换届之前,直到他走上正部级之前,他的每一步,每一个成长的阶段,总书记都要亲自过问,并且会起到主导的作用。

        之所以在百忙之中也抽出时间和他会面,并且亲自和他面谈似乎还比较遥远的下一步,其实是基于长远的考虑,也是要给他足够的时间考虑,给他选择的机会,更是摆出一道选择题让他来选,在总书记和家族势力之间,是完全居中,还是稍微倾向于哪一方?

        总书记的话不多,时间也不会多,不允许夏想有长久考虑的时间,夏想迎着总书记期待的目光,只思索了十几秒就说出了他想说的话:“总书记,我在湘省工作的时间才一年,再多呆一年的话,或许更能让我走稳眼前的一步。”

        “也没说不让你在湘省再呆一年半载。”总书记露出了温和的笑容,“你还有至少半年的时间考虑,不过并不是考虑得越久越成熟……”

        “是,一定牢记总书记的教诲。”夏想当然明白总书记的暗示,第一次抢在吴家面前为他的下一步指路,他必须感念总书记的盛情。

        下一步到底要怎么做,夏想心中暂时还真没有一个概念,但基本上总书记的话让他心中有了底,应该不会在湘省接任省委副书记的职务了,实际上,他还真担心担任湘省省委副书记一职,因为不但不利于他的声誉,一旦担任了省委副书记,一是有可能在湘省至少再呆两年以上,因为省委副书记是一个关键的位置,二是会介入郑盛和付先锋之间角力,让他左右为难。

        不在湘省就好,夏想也清楚的一点是,他有年龄优势,不必急着担任省委副书记,因为省委副书记的职务,有进无退,他一旦迈进之后,下一步除了升任省长,别无选择了,也就是说,他必须在省委副书记的职务之上,至少也要干满两届才行。

        对照古秋实的简历,34岁副部,43岁时才迈入正部之门,在副部级锻炼了近十年之久,可见由副部到正部,是一条艰难而充满变数的漫长之路。

        夏想再自恃年轻,再有总书记的赏识和吴家的扶植,他也清楚在40岁之前不可能迈入正部,除非……除非他再回团中央,担任第一书记!

        显然,总书记刚才的话已经表明了总书记对他的长远安排,他再回团中央的可能性已经没有了,今后只能是按步就班地在副部级岗位上磨练了。

        省纪委书记在党内排名很高,在纪委书记和省长之间,只有一个职务可选,就是省委副书记。

        夏想多少就明白了总书记的殷切之意,在副部级的道路之上,走得扎实一些,走得长一些,打好基础,再从容地走向正部的位置,也更能获得大多数人的认同。

        夏想以为谈话到此结束了,因为总书记的秘书前来提醒总书记时间到了,总书记却又想起了什么,让秘书先出去再等一下,饶有兴趣地又问夏想:“叶天南同志推荐你担任湘省省委副书记,是一个很有趣的命题。”

        用命题来形容,也显示了总书记幽默的一面,夏想谦虚一笑:“叶书记高看我一眼,是他对我的关心和帮助,感谢他对我的关怀。”

        “要你说,湘省谁担任省委副书记比较合适?”总书记似乎有意考一考夏想。

        作为一次非正式的私人谈话,夏想如实说出心中所想也没有什么,但联想到刚刚总书记对他本人的前程的安排和精心规划,在事关湘省省委副书记的接任人选之上,他可不敢信口开河。

        不过总书记有此一问也证明了一点,叶天南离开湘省已成定局,估计中央已经达成了共识,叶天南已经不适合再在湘省继续工作了。

        “我到湘省的时间还短,对省委各个领导了解还不太深,郑书记更能从大局上把握湘省的局势,他推荐人选的话,更有利于湘省今后的工作开展。”夏想就非常保守地答道。

        总书记对夏想的回答不置可否,却说了一番让夏想心跳加快的话:“东辰和我交流过看法,他提议向叶天南到艰苦的地方去,听说叶天南也主动提出要支援偏远地区的经济建设。天南同志有想法,有激情,有勇于承担的精神,是个求上进的好同志。”

        总书记的话不管是真话还是套话,或是有意试探夏想口风的话,反正话一出口,就让夏想感受到了莫名的冷意,当然不是对总书记发冷,而是对叶天南。

        如总书记一样执掌天下的胸怀和眼光,识破叶天南的伎俩自然是意料中事,但叶天南事情做得圆润,又天衣无缝,再加上中央有人力保,就连总书记也必须正面评价叶天南,就让夏想不得承认叶天南的厉害之处就在于能充分利用所有的规则为他所用,他维护形象的手法,在政治上几乎无懈可击的手段,远非当年秦唐的章国伟所能相比。

        夏想也能猜到总书记的一点心思,是想听到他对叶天南的评价,他却不能说出一句真心之话,因为总书记毕竟不同于吴老爷子,他还做不到坦诚以待,更因为有时候明知一件事情很荒唐,很失真,但在政治因素之下,又必须讲政治讲大局。

        “叶书记确实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好领导,他离开湘省,是湘省的损失。”夏想就中规中矩地说了一句,微一沉吟,突然就又大着胆子补充说道,“叶书记确实很适合做党务工作。”

        “你的看法很符合实际……”总书记终于轻轻地笑了一句,显然听清了夏想大胆说出的最后一句暗示,书记是党务工作,副书记也是,但省长就不是了,当然,总书记不会有任何表示,只是微一点头,“就先这样了,夏想……”

        好一次意味深长的谈话,夏想告别总书记,独自驾车回去的路上,还在回味刚才似乎有点突兀但细想却又符合眼下情形的重要会面,好象什么都没有谈,却又谈到了许多关键问题,事关他今后的前景,事关叶天南的去向。

        回到吴家,让夏想大感意外的是,和吴才洋在客厅品茶的人,正是和他有过交往却从未有过好感的付伯举……付伯举在此,就证明了最后一击狙击叶天南的计划,开始奏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