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25章 苦情戏,悲情戏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25章 苦情戏,悲情戏

    作品:《官神

        “夏想,在湘省担任省委副书记,不是目前最好的选择。”还好,老爷子的声音比较平淡,没有太大的起伏,“叶天南是个人物,手腕很高。”

        夏想紧张的心情也一下舒缓了许多,哑然失笑,先前被叶天南的辞职举动带动了情绪,迷惑了目光,也变得思路一下不太清晰了,实在是不应该。

        不过能让吴老爷子开口称赞一句,叶天南也该含笑欣慰了,老爷子眼光极高,轻易不称赞一个人的政治手腕。

        明白了吴老爷子关心的落脚点所在,夏想先是自责了一下刚才的失常,才又笑道:“我知道,我也没想,主要是叶天南非要推荐我,我也没有办法。”

        “你和他的仇,结大了。”吴老爷子呵呵一笑,“结果他来了一手以德报怨,放你到火上烤,你还哑巴吃黄连,说说看,你怎么办?”

        得,老爷子还有心情开玩笑,还想考他一考,别说,夏想现在还真没有办法:“我能怎么办?只能坐等了。总不成拦着叶天南,不让他辞职,更不能向中央表明态度,不想担任省委副书记。我就装不知道好了,反正事情要过两大关。”

        “你来说说,叶天南的辞职报告能不能获得批准?”吴老爷子似乎非要夏想说出一个明确的答案不可。

        “……”这个难题确实非常考验一个人的政治智慧,以夏想目前的级别,虽然和总书记关系比以前更密切了一步,但还远远达不到可以直接通话的地步,就算能够和总书记直接通话,又不能直接就问总书记如何看待叶天南主动提出辞职。

        总书记的态度虽然不能一言决定叶天南的去留,但也占了不小的比重。

        但因为叶天南是总理的人马,因此,最大的决定权还在总理手中。是去是留,总书记也好,委员长也好,基本上都会认同总理的意见。

        偏偏总理思考问题的方式和理念风格,又是夏想最难以把握的多变,因此,吴老爷子的难题还真难倒了夏想。

        但不管夏想认为他有多不了解总理,但从总理对叶天南的维护力度和爱护之心来分析,总理不会直接同意叶天南的辞职。

        却又不会直接否决,因为几乎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在提交辞职之前,叶天南应该已经和总理通过气了,如此重大的事情如果叶天南自己单干,他就不是没有政治智慧的表现了,而是傻冒了。

        夏想并不知道总理如何配合叶天南将这一出苦情戏也好悲情戏也好演下去,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不管中央同意或不同意,肯定不会很快批复。

        “估计要先拖上一拖,然后驳回,然后叶天南再请辞,然后……就不知道了。”夏想就耍了赖,他现在知道此次事件之所以惊动了老爷子,是因为事情不但变得复杂多变,而且还有了好玩的一面,“老爷子,我正想请教您,下一步该怎么办?”

        吴老爷子哈哈一笑:“别耍滑头,别想偷懒,自己去想怎么办。我只是提醒你一点,在湘省担任副书记,不符合长远之策。好了,我该和连夏去玩了。”

        老爷子也够耍赖,拿连夏当幌子,只管出题,不管解答。

        连夏和夏东都慢慢长大了,本来按照夏想的设想,有意让连夏和夏东一起成长,一起上学,但后来在吴老爷子的刻意安排下,还是将二人分开了。

        排除吴老爷子想多点时间和连夏在一起的私心,夏想也清楚的一点,吴老爷子想着力培养连夏为吴家第四代的生力军,甚至是……接班人。

        夏想一开始还有排斥的心理,认为不应该让吴老爷子为连夏设计人生路线,应该让连夏和夏东自己选择想要的生活,但他随后发现,随着年龄的增长,连夏和夏东的性格就显示出明显的差异,夏东颇有人缘,很会和小朋友们打成一片,几乎走到哪里都是人群的中心。

        要不连总书记的孙女也和他关系不一般,要不怎么连总书记也很喜欢他?

        连夏就不一样了,相比夏东的爱说爱笑,他沉默寡言的时候多一些,经常一个人独来独往,但有一点,小朋友们都很听他的话。不过和夏东受人欢迎不同的是,小朋友也喜欢连夏,但更多的是服从,而不是打成一片。

        连夏小小年纪就表现出了领袖的潜质,怪不得吴老爷子要着力培养他成为吴家第四代的生力军,因为连夏姓吴。

        就连曹殊黧也私下说过,夏东的性格以后说不定会成为富甲一方的成功人士,而连夏更适合从政。如果黧丫头只简单一说也就算了,夏想顶多一笑置之,因为虽说有三岁看大七岁看老之说,但以后的人生之路变数很多,谁也不敢现在就为几岁的小孩下出结论。

        但黧丫头随后又说,夏东活脱脱就是一个夏想的翻版,小小年纪就在班上有许多小女生喜欢,长大还得了?就和夏想一样,以后也是一个情种。

        夏想就很不服气地反驳了一番,说他为人方正,不近女色,从不乱来,见了女孩就脸红,向来是被动受害的一方,至于有一两个女人对他有想法,也和他伟光正的形象无关,因为世上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一席话义正言辞地说出,直笑得曹殊黧前仰后合。

        笑归笑,但夏想也明白,曹殊黧对夏东和连夏的判断,基本也符合他的看法。但他还是告诫自己,让夏东和连夏自己去选择人生道路,不管他们想从事什么职业,是否从政,是否经商,或是否想从事学问研究,完全由着他们的兴趣爱好。

        只有一点,必须走正路。

        对于肖夏和梅亭——虽然对两个女儿他关怀不多,并不是他重男轻女,实在是分身乏术,照顾不过来——他也不会去干涉她们的人生道路,只有一点要求,不许涉足娱乐圈。

        夏想骨子里还是一个传统的男人,他不想自己的家人沾染是是非非的娱乐圈,娱乐圈除了名利之外,几乎一无所有,不是人生追求的高层次。

        ……就在叶天南的辞职事件还没有发酵之前,因为湘省军区走私石油引发的追杀,因为追杀引发的动荡,因为动荡引发的军中高层的调整,进入了第二阶段的角力。

        苏治桥初到羊城军区不久就被拿下,由此再引发连锁反应,羊城军区又有几名重量级人物落马,然后迅速地被接任者替换,完成了新一轮的交接。

        随后,羊城军区完成调整,经羊城军区报军委批准,湘省军区又有了小幅度的人事安排,幅度虽小,但明眼人一眼就看出了端倪,张晓的权威进一步得到了加强。

        楚省军区紧随其后,步了湘省军区的后尘,继上次清洗了追杀夏想的十几名军官连同士兵之后,又有几名知道内情的军官被发配到了最艰苦的地方,而且楚省军区最高层也进行了微调,幅度虽然没有羊城军区和湘省军区大,但明显是一派的力量占据了上风,另一派的势力受到了打压。

        而豫省军区的司令员直接被换掉,调往鲁市军区闲置,和当时苏治桥的调动如出一辙。不过他还算幸运,到了鲁市军区之后不久,就以伤病为由提前退下了,才逃过了被人痛打落水狗的下场。

        最引人瞩目的是鲁市军区的调整,也是最让夏想关注的一局,因为鲁市军区是总书记的势力范围,如何调整,如何角力,意味着总书记此局的收获和对军中力量的信心。

        只是……豫省军区调整之后,直接就是燕省军区的动荡——作为老古传统势力范围的燕省军区,几乎调整了一半以上的力量,一部分中层调回京城军区,然后由京城军区部分将领直接接手了燕省军区的大部分事务,等于是说,老古由以前的掌控一半以上的燕省军区,到现在几乎掌控了三分之二多。

        而且,连有中国的西点军校之称的燕市陆军学院,也被老古拿下!

        作为培养国内军方高层战备力量的陆军学院,是以后军队之中高级将领的摇篮,谁接管,就等于打开了以后源源不断地在军中培植自己势力的大门!

        夏想知道,此举,老古一人断然不可能一口吞下,背后肯定有吴家的出手,至于是否有总书记的默许,就不得而知了。

        鲁市军区的调整暂时搁置了,不知道在等候一个什么时机…………官场之上最不缺少的就是人才,就是接任者,说句不好听的话,如果将全国各地市的一二把手全部拿下,不出三天,就会有后备力量全部接替,不会出现有位置而缺人顶替的尴尬。

        地球离了谁都一样转,官场缺了谁都可以平稳有序地运转,因此,叶天南辞职事件在最初闹得沸沸扬扬之后,湘省很快就又恢复了平静,各伺其职,各行其是,当然,还有许多暗中的微妙的变动,不为人所知。

        许多人都盯上了叶天南离去之后的省委副书记的宝座,毕竟省委副书记的宝座炙手可热,而有资格接任者,单是在湘省就有数人之多。

        湘省的政治气氛,在叶天南去向未定之前,又有了新的动向,因为叶天南又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