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22章 另一条可行之路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22章 另一条可行之路

    作品:《官神

        就在夏想离开京城回到湘江之时,总理出现在老古的宅院之中。

        老古看了看总理日渐消瘦的脸庞,沉默了半晌才说了一句:“还有两年就下了,别这么劳累了,累坏了身体,总是得不偿失。”

        和政治局会议时相比,总理的表情从容了许多,也有了一丝倦容,显示出一个老人真实的一面,他摇头说道:“不劳累不行,都想让自己的执政理念得以继续执行下去,所以……都要劳心劳力。古老,你要是也不帮我,我还能指望谁呢。”

        老古不和总理的眼睛对视,却望向了天空:“我最近身体不太好,准备到道观里再住一段时间。”

        总理的神色又黯然了几分,想说什么,又摇了摇头,叹息说道:“也好,那古老就多保重身体。”

        望着总理脚步沉重而又孤单的背影,老古差点心一软又开口留人,终究还是没有张开嘴。

        他又想起夏想在整个会议期间一直陪他下棋,就又在心中暗骂了夏想一句小滑头,明是陪他下棋,其实还是在他面前打感情牌,担心他再向总理的一方摇摆。

        小家伙真厉害,看出了他心软的一面,想通此节,老古有点郁闷的心情终于又舒展了几分,无奈地笑了,终于明白他还真有点拿夏想的无赖没办法。

        夏想回到湘江之后,没有先回省委,而是直接去了南宫,他要见连若菡。

        南宫此时差不多算是人去楼空了,只有连若菡和李沁了,严小时和卫辛先夏想一步回到了燕市,也不知是严小时的故意安排,还是卫辛的有意离开,反正在夏想落地之前,曾经热闹非凡的南宫,现在已经冷冷清清。

        又或许聪明如严小时细心如卫辛,都知道在此次战役之中,最大的功臣是连若菡,她们只是在一旁摇旗呐喊并且打了几十斤酱油。

        不管是严小时、卫辛,还是古玉、付先先,她们都没有猜到夏想的心思,其实夏想回来是想当面对她们说一声辛苦了。

        尽管说来所谓的八女闹湘江,虽然声势浩大,但自始至终夏想并没有真正和八女一起在南宫团聚过一次,只不过是徒有虚名的盛会罢了。当然,夏想也没想过什么八女同聚的盛会,只是终于事情告一段落之后,他感觉到了女人们对他的殷切关怀和温暖,确实有必要向她们表示感谢。

        哪怕她们再是心甘情愿的付出,也必须让她们感受他的承情。

        曹殊黧的温柔体贴,默默付出。连若菡的义无反顾,不顾一切的对他的支持。古玉的单纯多思,却又对他一往情深。严小时的十年守候,痴心不改。付先先的任性放纵,来去自如。卫辛的缠绵多情,心细如发……都是他一生最值得珍藏的财富。

        夏想真心感谢为他全心付出的女人们。

        当然,还有最甘于人后并且对他又最言听计从的肖佳,也是他幸福和幸运的源泉之一。

        南宫此时已经恢复了宁静,夏想敲门进去,只有连若菡和李沁二人,他在门外就听到了二人的欢呼,不由摇头一笑,一进门,就看到了连若菡和李沁各穿短裤,不但露出了白生生的大腿,上身也只穿了一件小背心,二人比肩而立,真有争芳斗艳之意。

        其实夏想知道,她们只是对他不设防而已,如果说连若菡对他还有挑逗之意,李沁就完全没有男女之想了。

        夏想等了片刻,见李沁还有回避的意识,就轻轻咳嗽一声:“那个……有人来了,要注意一下形象。”

        连若菡才不理夏想,白了他一眼:“你不是正想看?”

        李沁才意识到不雅,脸一红,忙跑进了房间,关了门,夏想才长舒一口气,说道:“看你一人的就行了,古人有言,朋友妻,不可欺。”

        “那不是朋友的妻子,就可以打主意了?”连若菡抓住了夏想话里的漏洞,借机嘲弄他。

        “捣乱!”夏想板起了脸,拿出了男人的威严,“再胡闹,打屁股了。”

        连若菡一把勾住夏想的脖子,整个身子都贴了上来:“对你的手段早就有免疫力了,你除了会打屁股之后,还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看我怕你不?”

        夏想无语了,虽然男人似乎比女人勇猛,其实在某些方面,男人还是处于劣势……所以他无言以对了,但不说话也没能逃过连若菡的索求,最后还是抱着连若菡上楼而去。

        没注意到身后楼下,李沁悄悄打开房门的一角,看到夏想和连若菡亲热的一幕,不由脸一红,吐了吐舌头,又缩了回去,心中却想齐亚南好象对她从来没有过如此亲昵的举动,不由心思浮沉了。

        其实也怪李沁,她在齐亚南面前表现得太刻板了,很少有温存和柔顺的一面。女人可以用才华和智慧纵横商场,但征服男人,还必须依靠自身的柔情如水。

        夏想和连若菡一响贪欢,二人都是前所未有的释放,毕竟一根弦一直绷得太紧了,一次纠缠一次撞击也是一次深入的交流。

        夏想没有事后一支烟的习惯,何况他本来抽烟就少,能不抽则不抽,所以此时他靠在宽大的床背之上,左手将连若菡揽在怀里,右手枕在脑后。

        “说说战果……”夏想不太懂金融,但他也十分关心连若菡精心策划的金融大战的成果,虽然对政治局会议的影响他已经清楚了,但在金融市场的具体收获,他还不得而知。

        “战果辉煌,你刚才很卖力了,我给你打80分。”连若菡嘻嘻一笑。

        “……”夏想大汗,都什么跟什么,连若菡诚心气人是不是?他就轻轻在连若菡的屁股上打了一下,“别捣乱,说正事。”

        连若菡轻叫一声,还手拧了夏想一把,才又俏笑一声,说起了金融大战的初期战果。

        还是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战果辉煌。

        连若菡也知道向夏想讲述如何利用政策上的漏洞,如何利用资金上的优势狙击和恐吓,如何利用境外资金来对冲,等等,比较枯燥,就长话长说,只说重点。

        经历过美国金融战争的连若菡,现在已经成长为一位有着丰富金融实战经验的专家级高手。

        国内的资本市场还不完善,监管也存在着许多盲点和误区,再加上许多高层名下的上市企业,为了上市虚报业绩,再加上股权复杂,反应迟缓,等等,就成功地让连若菡发现了可乘之机。

        连若菡的目的很明确,谁反对夏想,她就拿谁的产业开刀,就狙击谁的产业,让谁的产业受阻受挫并且贬值,当然,她也不会蛮干,在精心策划之下,在李沁的具体操作之下,不但在国内股市获利颇丰,没有赔上一分钱,还大大的赚了一笔。

        同时,也让一部分人的产业受到了严重的威胁。

        连若菡采取打压一部分警告一部分抬高一部分的做法,胡萝卜加大棒的政策,永远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最终让一部分人恼火一部分人警惕一部分人犹豫,最终才形成了对政治局部分委员直接而有力的冲击!

        连若菡娓娓道来,说了足足有半个多小时,还是从简从短,夏想虽然听得头大,但一想到其中涉及到几十亿上百亿资金的运作和对撞,也是令人热血沸腾。

        但在热血沸腾之外,还有更让夏想深思的一面,就是他终于意识到,当经济实力足够强大的时候,完全可以左右政治局势,哪怕很微小,哪怕很艰难,但在今天,第一步迈出并且收获了成功之后,他就知道,当一个人受困于体制而无法突围之时,还可以利用手中的经济利剑,斩破樊笼,从而可以顺利从侧面打破僵局。

        同时,此次会议也让夏想再次清醒地认识到,国内的政治派系,平民一系也好,家族势力也好,团系也好,有一点的政治理念是相同的,就是不遗余力地维护党的统治地位,坚持一党治国。在总原则相同的情形之下,执政理念之上的分岐其实也并不严重,都在同一面红旗下,同一个思想体系孕育而出,基本的出发点和思路其实大致相同。

        所不同的是,从形而上讲,是以德治国还是以法治国的不同。从形而下来说,是偏左还是偏右的问题。以前夏想也曾在选择立场之中,难以做出决断,但在连若菡的金融之战之中,他忽然看到了另一条可行之路……电话铃声打断了夏想的沉思,他悄然一笑,发现连若菡已经滑落到了一边,沉沉地睡去,心生爱惜,她也太累了,也确实该好好休息了。

        电话是郑盛直接打来的,他的声音有不小的波动:“夏书记,速来省委,有重大会议召开。”

        “出什么事情了?”夏想心一沉。

        “叶天南同志正式向中央提出辞职。”郑盛顿了一顿,“省委有必要统一思想,尽可能挽留天南同志!”

        辞职?夏想一下从床上跳到地上,怎么会?印象中,国内政治生活之中,还没有过省委副书记主动辞职的先例,叶天南究竟意欲何为?

        蓦然,夏想想到了一点,忍不住要鼓掌叫好了,好一个智慧高超的叶天南,他也发现了另一条可行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