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20章 微妙而浮想联翩的一局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20章 微妙而浮想联翩的一局

    作品:《官神

        更让人震惊的事情还在后头……吴才洋提名完毕,总书记再次主持会议,上升到政治高度定下此次会议的基调之后,下面就依次发言了。

        委员长暂时没有表态,就该总理发言了。

        总理此刻的表情和他在公开场合常见的温和、亲切的笑容大不相同,一脸严肃,目光之中还有一些微微的冷峻,似乎有怒气,他先是环视了一下四周,然后才缓慢而坚定地说道:“叶天南同志因为一些个人原因,主动放弃提名,经过慎重考虑,我同意了他的请求,因为事发突然,没来得及向才洋同志通报一声,现在,请才洋同志将叶天南的同志的提名去掉。”

        不少人此时才恍然大悟,怪不得总理一系又增加了一个鲁民宏的提名,原来是牺牲了叶天南……也不对,多一个鲁民宏的提名是和曹永国竞争黑辽省委书记之位,等于是总理完全放弃了燕省省长宝座的争夺,为什么不再提名其他的人选来代表叶天南,而非要再提名一个鲁民宏来增加曹永国上位的难度?

        难道说,是想扶鲁民宏上位而替换曹永国?

        微妙的一局,令人想象不到的变数,此次人选提名,一变再变,有得好戏看了。

        吴才洋微一点头,似乎一点也不惊讶:“就按总理的指示办。”

        不过,对于叶天南主动放弃提名一说,许多人断然不信,在耀眼的省长宝座面前,只差一步就可以坐上了,会自愿放弃?简直是天大的玩笑,还真没见过如此高风亮节之人。

        谁都心里有数,怕是叶天南同志被迫无奈地放弃了即将到手的省长宝座,事情的背后,肯定有不为人所知的内情。

        也有知道湘省局势正在发生巨变内情的政治局委员,意味深长地一笑,更有人轻轻摇了摇头,大有深意地看了总理了一眼。

        而吴才洋虽然表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也暗暗赞叹一句,高明的手腕呀!

        本来今天要由付总理说出叶天南不适合担任燕省省长一职,然后会有几名重级人物附和,不成想总理当机立断,审时度势之下,以退为进,将叶天南立刻撤下,以免成为众矢之的,柔中带刚,等于还是保下了叶天南。

        否则,今天就有可能让叶天南名声扫地!

        付总理也是暗暗惋惜,错过了踩上叶天南一脚的机会,让他不免微微失望。付先锋再三强调要好好敲打一下叶天南,不想总理不给机会。他就不由多打量了总理几眼,心想,叶天南还真得总理赏识,都到现在了,总理对他还有维护之意。

        “下面,就请同志们继续讨论。”总书记脸色一如平常的沉稳,对叶天南临时退出,既不惊讶也不过问,当然,如果米纪火或明得谋在场的话,二人都能注意到总书记眼角微小的跳动,是微微不快的流露。

        小小的意外变故,几大巨头无一人表示疑问,都连过问一下的意思都没什么,随后继续开会,进入了讨论阶段……也是正式较量的阶段。

        ……此时正是下午,夏想在和老古下了一盘棋之后,见老古有些倦意,就让老古去休息一下,老古却连连摆手。

        “生前莫久睡,死后自长眠,还是不要睡了,以后有的是睡觉的时间。”他笑呵呵地一边说,一边又重新摆上了棋,“再来一盘。”

        老古的棋艺不高,但偏偏又特别喜欢下棋,而且每一步还考虑的时间很长,似乎是走一步看三步的高手一样,但往往他考虑三分钟才走出一步的棋,却总让夏想三秒钟破解,就让夏想感觉和老古下棋,真是一种折磨。

        不但磨性子,还磨耐心,同时还影响他的判断力,每每等候老古出一个妙着,但每次却都是稀松平常,而奇怪的又是,一旦他放松警惕,不认真思考下一步之时,老古却总能在三步臭棋之后,只等他稍一松懈,就有杀招施出,还真是让人防不胜防。

        也让他颇是无奈。

        老古就如一个非常难缠的敌人,明明胜利在望时,却偏偏又突起变故,让人难以将其一举歼灭。

        夏天已经深了,下午的阳光依然颇具威力,如果不是因为老古的宅院不在市中心,再加上院中绿树成荫、花草繁茂,还真在院中坐不住。

        老古并不喜欢吹空调,他宁肯在院中稍微流汗,也不愿意坐在空调之中,追求人为的凉爽。

        一盘棋下了足足有一个小时,最后夏想虽然又胜了,但却赢得险象环生,而且还有几次惊心动魄,差点被老古反败为胜。

        最后老古弃子认输,哈哈一笑:“是不是觉得我的棋品有点无赖?实话告诉你,我的棋品就是告诉你一个事实,在官场之上,人品并不重要,手腕和演技才重要。当然,前提还要有能力。现实就是这样,有能力的人未必有人品,有人品的人未必有手腕和演技,所以,你明明觉得我棋艺不行,但稍有放松就有可能让我赢棋……你服不服?”

        夏想笑了,无奈地伸开双手,将手中的棋子扔到棋盘上:“服不服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学会面对现实和接受现实,毕竟大多数时候,现实和我们美好的愿望相差甚远。”

        棋盘是汉白玉所制,棋子是上好的水晶,犹如艺术品,但老古却不会拿来珍藏,而是直接摆在外面当普通棋盘来用,似乎大煞风景,不懂爱惜。其实夏想倒是欣赏老古物尽其用的豁达,任何事物被高高在上的供奉起来之后,似乎身价倍增,成为人人远观的珍品,其实是成了废物。

        “猜猜还有多久开完会?”老古眨了眨眼睛,有点狡黠地笑问了一句。

        夏想也笑了:“我以为您老不关注政治局的会议。”

        “有值得我关注的地方,我不关注也不行。”老古摇了摇头,“有没有想过你的下一步?”

        “还没有……我现在只关心古玉什么时候到家。”夏想顾左右而言他。

        他也知道老古和总理之间有一定的交情,此次政治局会议,总理提名的人选变数极大,老古也有替总理担心之心。

        当然,现在他还不知道政治局会议之上,已经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

        “算了,你不说算了。”老古似乎生气了,不过却是笑着在说,“等玉丫头回来后,我让她陪我到山上道观住一段时间,修身养性,也远离一段时间是是非非。”

        听得出来,老古心中似有无奈和不甘,也不指是针对他还是针对总理。

        夏想本想再问问军中调整的事情,想了一想,终究还是没有开口。

        也是夏想想通了许多,他这一次才和军方接触一点,就差点引来了杀身之祸,其实还算侥幸和命大,因为有过因为插手军方事务而意外死亡的先例——当然他能从容逃过一难,也不能简单以侥幸来判定,还是因为他早有谋算。

        有老古和吴老爷子的爱护,才是他敢稍微越过雷区的保证。但也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在他担任省委书记之前,以后和军方的接触,一切都在私下和暗处进行为好。

        闷声发大财也好,韬光养晦也好,低调才是王道,毕竟有人对军权还是看得极重,恐怕至死也不会松手。

        下一步……下一步如何他还真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现阶段还是先将岳父推上位才是第一要事,也不知连若菡的金融之战,是否真能收到预期的效果?

        夏想正沉思时,一抬头,却见古玉背着手,高抬脚轻迈步,悄悄地回来了,一见古玉俏皮好笑的模样,他一下感觉海阔天空,心情顿时放飞到了天空之上。

        ……政治局会议在针对曹永国和鲁民宏的提名上,讨论热烈而分岐严重,如果说委员长和中纪委书记对曹永国的提名持反对意见还可以让人接受的话,总理在对曹永国点评时,明显流露出抬高鲁民宏的倾向,那么就多少让人有些不好理解了,都是总理自己的提名,怎能厚此薄彼?

        难道说,总理后悔当初对曹永国的提名了?既然又认为曹永国不再合适担任黑辽省委书记了,为什么不和放弃叶天南一样,直接放弃曹永国的提名?

        随着总理的点评和态度的表明,平民一系的政治局委员基本上都转向支持了鲁民宏,曹永国的支持的声音渐少,前景不妙。

        正当众人以为既然连总理都放弃了曹永国,曹永国必定落选之时,情况突变,副总理之中,意外有三名副总理力挺曹永国。

        随后,中组部部长吴才洋、京城市委书记蒋雪松、新任政治局委员古秋实都表态支持曹永国。

        再后,如果说总书记也委婉表态支持曹永国还不算太让人震惊的话,军方有三分之二多数也支持曹永国的态度,就让一些局外人意识到了形势大变,不但具有戏剧性,而且十分微妙,并且令人浮想联翩。

        最后表决的时候,令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许多平民一系的政治局委员,再加上部分反对力量一系的委员,意外举手支持曹永国的提名,导致曹永国在讨论之时处于劣势的情形之下,转身一跃居上,竟然获得了半数以上的支持。

        正式……通过了任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