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19章 意外的变数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19章 意外的变数

    作品:《官神

        付先锋泡了一杯浓浓的咖啡,一脸满足的笑容端坐在办公室内,一边听取电话一端的汇报,一边频频点头,喜不自胜。

        夏想确实没有说谎,不但没有说谎,事情的进展比付先锋预料中还要好上许多,他对夏想承诺兑现的速度和力度,无一不满意。

        和与叶天南合作相比,还是与夏想合作更得实惠,最主要的是,也更得他心,更让他心中踏实,不用担心夏想会暗中摆他一道。

        也是怪了,付先锋暗中不解,当年他和夏想交手时,对夏想恨之入骨,直想杀之而后快,现在立场转变,和夏想几次合作之后——虽然是有限的互相提防的合作——但依然让他感受到了夏想为人可靠和言必行行必果的一面。

        其实……如果能和夏想精诚合作,以后在国内的政坛之上互相呼应,哪怕夏想为主,他为辅,夏想打头,他断后,都行,只要风险共担、利益共沾就行。

        夏想的为人可靠,合作的时候,该让他省心多少,不用时刻担心合作伙伴的回马一枪……付先锋放下电话,打开电脑,看着正在上升的数字,心中升腾起无比美妙的感觉。人生在世,升官发财当为第一要事,如今他高官在坐,如果再能合理合法地为家族赚取大量的财富,他的付家接班人的身份,就指日可待了。

        付先锋平常不怎么爱喝咖啡,今天却特意泡了一杯浓咖啡提神,就是想要睁大眼睛看看今天将要发生的一切,从南到北,从湘江到京城,注定了今天是不平凡的一天。

        在和京城通过一个电话之后,付先锋脸上的表情渐渐冷峻了许多,微一思忖,又拿起了内线电话,先是打给了国资委,说了一分钟之后,又向湘省道桥打出了一个电话。

        是该最后搬一块石头砸到井里了,付先锋想起叶天南竟敢当面冲他拍桌子,真是胆大妄为,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还没有当上省长就无法无天了,真要让他当上燕省省长,付家在燕省的产业还能落了好?

        惯常的冷笑和阴险浮现在付先锋的脸上,他不无恶意地想,叶天南呀叶天南,是该让你搬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时候了,叶地北一身是祸,你身上也干净不了多少,别以为有总理提携你,你就一定能当上省长,等着,有两块大石头放在路上,不绊你左脚,肯定绊你右脚,反正总有一块石头绊倒你!

        付先锋又咽下一大口咖啡,顿时感觉精神状态提高了许多,本想再和夏想打一个电话,通报一下湘省和京城两地的进展,又一想算了,夏想办事,他完全放心。

        随即又一个古怪的念头浮现,怪事了,本来夏想是他的生死大敌,现在怎么反而成了他最信任的一人,真是世事难料……摇头自嘲地一笑,付先锋吩咐秘书一声,除非有要事,否则不要打扰他,他今天就什么事情也不做,就要看一场好戏的上演。

        政治局有关人事讨论的会议,从来不会在新闻上公布,大凡见诸新闻的政治局会议,基本上全是经济一类的会议,人事讨论,从来只由中组部最后公布结果,过程,向来不为外界所知。

        但对他来说,现在任何政策的出台,一举一动都在他的了知之中。

        好戏已经在金融市场上演了,正在逐渐扩大蔓延之中,而京城的政治局会议还有几个小时就要召开了,此时,一场事关重大的另一场大戏,已经悄然在湘江开场了。

        林小远被捕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案件似乎一直没有取得什么进展,除了将林小远的非法所得全部追回之外,林小远一直拒不开口供出他人。

        叶地北落网之后,林小远的口风就松动了,因为此时不是叶地北先供出他,就是他先供出叶地北,谁先一步,就有了立功的表现。

        但出于谨慎的角度考虑,毕竟叶天南还在位,林小远还是不敢冒然开口。

        虽然后来陈习明暗中安排了一次林华建和林小远的私下会面,旨在让林华建劝林小远看清局势,但林华建却没有开口相劝,因为在林华建认为,叶天南的势力根深蒂固,不但在湘省势力深厚,上头也有人力保,倒不了,所以没有必要得罪叶天南。

        因为就算供出叶地北,林小远也出不去,何必损人不利己?

        林华建以为还可以坚持到叶天南担任燕省省长的一天,到时他的事情就有可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然后林小远也能轻判,他就认定,坚持就是胜利。

        但……形势的变化大大超出他的期待,先是杨遥儿和胡均由来市局作证,先后供出了叶地北,随后取保候审——全部在私下进行,不会对外公开,也不会有纪录,更不会影响杨恒易、胡定的领导形象——两人的供词不但让叶地北的处境雪上加霜,也让林小远的罪名更加一等。

        更让林华建清楚,当年的湘省同盟,完全分崩离析了。

        但他还心存一丝幻想,叶天南应该不会弃他于不顾,林华建最大的赌注就下在叶天南能顺利担任燕省省长的职务之上,只要叶天南能顺利升迁,就证明一切还有回旋的余地。

        听说今天是最后表决的日子,林华建忐忑不安地等候最后的结果,是非成败,在此一举。

        上午一早,市局就比平常忙碌了许多,人来人往好不热闹。林华建身份特殊,级别又高,自然要住单间,而且都对他客客气气。

        有民警前来送水,林华建就好奇地问道:“今天有什么大案子?”

        民警还冲他笑了笑:“还不是叶地北的案子,湘省道桥和国资委提交了新的证据,叶地北的案子经付省长亲自过问,和林小远的案子合并一处,可能要成为公安部督办的大案!”

        “啪”的一声,林华建手中的水杯失手落地,他只惊得目瞪口呆,脑中一片空白……他知道,赶在政治局会议之前几个小时敲实叶地北之案,还拉林小远垫背,不是一股势力在对付叶天南,而是几股势力联合了!

        时机如此敏感的时刻出手,对方的用心昭然若揭,就是不想让叶天南顺利上位。

        林华建是老官场了,一瞬间就权衡了利弊,叶天南在湘省人情用尽,势力瓦解,能不能上任燕省省长先不说,就算能顺利升迁,也保不了他和林小远了。

        万一叶天南升迁失利,还留在湘省的话,更是成了孤家寡人,再联想到夏想一干人等顾及杨恒易和胡定的面子,杨遥儿和胡均由不但不抓,还有意掩盖,反而堂堂的省委副书记的儿子就直接抓捕了,不由蓦然惊醒——政治斗争已经到了剑拔弩张的最后时刻了,他居然还心存幻想,指望叶天南能最后回身拉他一把……叶天南都自身难保了……林华建沉思了几秒钟,对正在扫地的民警说道:“麻烦你请陈局过来一趟,我有话要说。”

        一个小时后,陈习明分别和林华建、林小远会谈完毕。

        半个小时后,叶地北在强大的压力之下,在国资委、湘省道桥翻出陈年旧帐的铁证面前,在和杨遥儿、胡均由、林小远三人的围攻之下,终于心理防线全线崩溃,交待了所有犯罪事实。

        又半个小时后,叶地北的非法所得全部被封存,连同林小远的非法所得,共计近15亿元,由湘江市公安局上报省公安厅,公安厅即刻上报公安部。

        公安部方面接到案情汇报后,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列入了公安部督办的大案——之所以速度如此之快,自然少不了付先锋在背后的功劳。

        十几分钟后,国务院办公厅的电话就紧急地响了。

        又十分钟后,叶天南办公室的电话铃声也及时地响了起来,他接听之后,木然呆立,半天才嚅嚅说了一句:“我知道了……”

        京城,政治局会议召开在即,许多准备步入会场的国内最具影响力的顶尖高官,一部分人不约而同接到了紧急电话。

        接完电话之后,各人的表情各不相同——震惊、不解、愤怒和思索。

        金融浪潮的冲击力,已经正式波及到了政治局委员的级别。

        总理步入会场的时候,一脸平静,似乎并不知道湘省的动荡和金融市场的波动一样。

        总书记更是镇静自若,委员长却是少见一脸温和的浅笑,其余人等,有人严肃,有人一脸若有所思,也有人似乎一脸怒气和不甘。

        会议的议题早就定下,不必再过多重复。总书记照例主持会议,并且发表了讲话,随后就由中组部部长吴才洋继续提名人选。

        人选提名大致未变,只不过有了两个十分微小的变动,就是提名燕省省长时,上次是叶天南排在第一位,此次,却是杜邦中排在了第一位。

        不要小看提名时的排名顺序的小细节,折射出许多幕后的运作和较量。

        而更让人惊讶的是,上次黑辽省委书记的人选提名只有曹永国一人,而此次,却又额外增加了一个人选——鲁民宏。

        鲁民宏是吉江省长,无论资历还是在正部的时间,都比曹永国更具优势。不少人不免要问,鲁民宏也是总理一系的人马,那么在总理的心中,更支持哪一个?

        事情……增加了不少变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