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12章 夏想的恶趣味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12章 夏想的恶趣味

    作品:《官神

        叶地北的自首,杨恒易、胡定与叶天南反目,夏想了然于胸,开玩笑,他才是真正的幕后主使,能不清楚地了知事情的进展?

        对于杨遥儿和胡均由的处置,夏想还犹豫了一时,其实他本想将二人也一网打尽,但最终还是决定抓大放小,抬手放杨遥儿和胡均由一马。

        其实也是送一份人情给杨恒易和胡定。

        政治上的事情,有时必要的让步是为了更好的进步,夏想虽然也有点感到无奈,但也知道,他没有资格一下得罪三位副省级高官。

        甚至毫不夸张地说,如果不是各个击破,不是杨恒易和胡定无法承受巨大的压力而主动退让,他真要将杨遥儿和胡均由也同时抓起来的话,最后说不定会迫于压力,案件最终会悄无声息地完结。

        上面不允许同时惊动三位副省级高官!

        出于和谐社会的需要,出于稳定大局的考虑,三位副省级高官的子女同时被抓,绝对是轰动全国乃至全世界的大事件,别说京城方面会十分反感,郑盛也会陷入被动之中。

        在和郑盛的一次通话之中,郑盛也明确地表明了态度,抓大放小,否则就过线了,夏想就知道,上头有人发话了。

        不管是谁,上头的话就得听。

        还好,胡均由的钱被搜刮一空了,杨遥儿的钱吐出了百分之八十——倒不是夏想怜香惜玉,况且杨遥儿也非香非玉,而是允许特殊情况的存在,毕竟杨遥儿在提供叶地北的问题证据时,最不遗余力最热情,甚至连叶地北许多私密都一股脑儿透露了出来。

        留下百分之二十也算几年来杨遥儿的正常所得,而可怜的胡均由却没有那么好运了,他已经被古玉骗得身无分文,还好,至少他的5000万的欠款不用还了,也算无债一身轻了。

        否则,5000万的欠款,随时都能压得胡均由不能翻身,更是胡定头上的一把利剑,只要一剑挥出,哪怕他是堂堂的常务副省长,也会剑起帽落,丢官入狱。

        因此,不管是胡定还是杨恒易,暗中都还要感谢夏想。

        至于郑盛,早就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对夏想的看法,虽然还依然在明面坚持会有更优秀的年轻人的看法,但在和古秋实通话祝贺古秋实进局时,还是对现在的湘省局势明朗十分欣慰,也盛赞夏想的为人和能力。

        不过话又说回来,叶天南是在湘省失势了,他是不是前往燕省上任暂且不论,但湘省却没有出现一家独大的局面,最大的幕后受益者反而是付先锋。

        因为原本叶天南阵营的人马,都第一时间向付先锋表示了靠拢,付先锋来者不拒,胃口大好吃相难看,全盘接收,尽管让许多人暗笑付省长成了收容站,但付先锋在湘省的势力迅速壮大却是不争的事实。

        郑盛却不并担心付先锋的坐大,因为现在团系和家族势力之间进入了蜜月期,合作密切,利益共同点很多,再加上有了一个共同的支点夏想,他和付先锋之间,一正一副,互相制约又突出一把手的权威,应该会是一个双赢的局面。

        付先锋不比叶天南,叶天南需要表现自己,需要证明自己,付先锋不需要,他只需要按步就班地站完省长的一岗,省委书记不过是水到渠成的接任,所以,他没有必要冒着失分的危险争权。

        由湘省局势想到国内的局势,郑盛不得不佩服总书记的长远的眼光和古秋实明智的选择,选择夏想为第七代,等于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团系和家族势力之间一直会有一个牢固的桥梁,会有一个即使发生重大利益冲突之时也会让双方都要冷静的缓冲地带。

        现今,平民一系式微,而另一系不甘心退出历史舞台,甚至还有卷土重来之心,不排除另一系和平民一系联手的可能,所以,总书记选定夏想,及时将夏想的头上贴上一个团系的标签,是为神来之笔。

        在和古秋实通话时,郑盛还好奇地问到了百亿美元巨资的事情,古秋实只是搪塞地一答,并未明说,郑盛就猜测或许是家族势力的一方送给古秋实的画饼。

        郑盛哪里知道,百亿巨资的画饼,是夏想的手笔。如果他知道了真相的话,怕是心中会五味杂陈,说不定还会嫉妒夏想和古秋实之间的接近。

        湘省的整体局势正朝着理性和多远化的方向发展,郑盛心中有数,叶天南完全失势只是时间问题,而夏想在湘省的崛起势不可挡,以后的湘省,差不多要三分天下了,他一极,付先锋一极,夏想一极,三足鼎立,正好达到平衡和和谐。

        更让郑盛欣慰的是,叶天南的失势,更衬托出他身为一把手的权威和地位,再加上晨东和怀阳两市反腐的政绩,两年后,他进局也差不多是十拿九稳了。

        郑盛心满意足……夏想人不在湘江,却对湘省省委各人的心思,基本都做到了心中有数,现在湘省平定,他有了足够的精力可以腾出手来,坐镇京城,指点天下,好好上演一出惊心动魄的大戏。

        想到妙处,夏想不由自得地一笑,其实说来整出大戏的制片人是连若菡,总导演是李沁,他充其量只能算是总策划,但毕竟也有他的心血在内,而且连若菡也是他的女人,因此说是他的戏也不为过。

        是该扬眉吐气一次了,夏想想得有点入神,一抬头,发现宋一凡穿了一身公主裙站在面前,双腿并直,双手背在身后,掂着脚尖,眯着眼睛,俏皮地问:“哎,你说我穿这一身,会不会显得太小孩子气了?”

        夏想才注意到宋一凡又试了一身衣服出来,他想了一想,应该是第7身了。

        试了半天,一直没有说要哪一身,虽然漂亮但有点高傲的店员妹妹似乎有点不高兴了,在一旁虽然还陪着笑脸,笑脸之中,已经颇有几分不耐之色。

        甚至还有点轻视。

        也是,夏想低头一看,自己穿着普通也就算了,样子一点也不大款,既不肥得流油,又不戴名表穿名牌,乍一看,就象一个月收入不足5000元的大学教师,而宋一凡的打扮实在太学生了,裙子是一般品牌也就算了,连手包也是国产品牌,想起某副县长的女儿就拎着成千上万的皮包,省委书记千金的宋一凡,确实是一个十足可爱又让人称赞的女孩。

        “不会,实在不会,你穿什么衣服都好看,不管是女王还是公主,你永远是我最漂亮的妹妹。”夏想不惜用最动听的语言恭维宋一凡。

        宋一凡立刻就开心地笑了,蹦蹦跳跳又去换下一身衣服了,快乐而无忧的样子,就如得了糖果的三岁小孩一样纯真。

        一旁的店员妹妹终于拉下了脸。

        作为一家极有国际影响力的品牌专卖店,每套衣服都在五位数以上,刚才宋一凡试过的几套衣服加在一起,足够买一辆甲壳虫汽车了,眼前的一男一女,显然不具备购买其中任何一套的实力,与其让她试来试去浪费时间,不如自己玩一会儿游戏修一会儿指甲。

        店员妹妹也确实长相甜美,也不知是否人工修整过面容,很韩化,她微微朝夏想一鞠躬:“先生,本店规定,试穿7套以上的服装,就必须购买一套。如果不购买,对不起,就不能再试穿了。”

        夏想笑了,他看出了店员妹妹眼中的轻视,也明白什么试七买一的说词不过是骗人的假话,其实就是惯常的打发人的伎俩。

        店员妹妹的胸牌上面有名字——凌风华,倒也好听,夏想就说:“风华,如果你肯陪我吃晚饭,刚才试穿的7身衣服,我都买了。”

        夏想自然知道,一套高达5位数的衣服,店员的提成会有不少,7套衣服全买,风华妹子到手的提成少说也有2万元。

        凌风华更是轻蔑地笑了,尽管她用手掩住了嘴,嘴角的嘲讽看不到,但眼神中的嘲弄还是一览无余:“先生真会开玩笑。”

        “我没开玩笑,我就想如果能博得风华一笑,一掷千金也不会眨一下眼睛。”夏想难得有了恶趣味,诚心逗小姑娘玩。

        凌风华咬着嘴唇,愣了一会儿,伸手拿出笔,拉过夏想的手,在他的手上写下了一串数字:“你要是说话算话,我也不怕,陪你吃一晚上饭也行。”然后又白了夏想一眼,“反正吹牛不上税。”

        夏想得意地笑了,递给凌风华一张银行卡:“刚才的7套衣服都包好,全要了。”

        凌风华不敢相信地接过卡,结结巴巴地说道:“先……生,刚才的7套衣服,一共要30万……”

        “卡里有多少钱我记不清楚了,反正让你陪我100个晚上也足够了。”夏想恶作剧地笑道。

        凌风华莫名脸红了,难道天下掉馅饼,真遇到多金低调男了?她忙跑去刷了卡,里面有多少钱不知道,反而没有报余额不足。

        将卡还给夏想的时候,凌风华的脸更红了,正好店里无人,宋一凡换衣服还没有出来,她就又拉过夏想的手,又写了一串号码,小声说道:“刚才那个是骗你的,这个才是我的手机号,24小时不关机。”

        ……如果让连若菡知道夏想拿她的钱一举两得讨好宋一凡逗了凌风华,会不会一怒之下拧夏想的耳朵?其实就算她真知道了也顾不上理夏想的小情调恶趣味,因为她现在正忙着一场金融狙击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