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07章 曙光就在眼前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07章 曙光就在眼前

    作品:《官神

        京城两位老人的对话,肯定传不到中南海,更传不到湘江。湘江之水依然日夜不停地流淌,从不停歇,也永不疲倦。

        每一朵浪花都是一个故事,每一次浪涛都是人间的一次悲欢离合。

        如果以严小时的角度来说,湘江水虽然是家乡水,还是没有燕市的下马河更让人感到亲切和温暖。对一个城市有了感情,是因为对一个城市的人有了感情,具体而言,是对某一个人有了感情。

        夏想一路北上的日子,所有女人都忙成一团,就她相对轻闲一些——人不能闲,一闲就容易想入非非——她就无时无刻不担心夏想的安危,尽管她也知道,夏想机智多端,肯定平安无事。

        连若菡分配给她的具体任务是在南宫协调众女的工作,同时协助李沁的工作。

        李沁的工作很重要,也很繁忙,她几乎是最忙的一个,半天在外面奔波,半天在办公室紧盯着电脑,忙得团团转。

        其余几女,古玉也是几乎不见人影,和军方接触打听夏想消息,又出面继续软硬兼施,策反胡均由。

        付先先和卫辛正在和杨遥儿接触,试图说服或蒙骗杨遥儿下水。

        最为用心的是连若菡,她几乎天天和李沁、梅晓琳碰头,目的就是一举将叶地北打翻,让叶地北永世不得翻身。

        而曹殊黧在家中坐镇,是众女的主心骨,因为她肯定是第一时间知道夏想消息的女人。她虽然没有分派具体工作,但在夏想不在的时候,她就是夏想的化身,引领众女齐心协力,为了夏想而倾力一战。

        严小时就悲哀地发现,甚至就连卫辛也比她忙碌,只有她几乎成了无所事事的一个人,除了呆在家里等候之外,几乎一无是处,就让她郁闷和沮丧,难道她真的无用?

        众女一心想在湘江闹出风浪,其实针对的就是叶天南,就是想借将杨遥儿策反,将胡均由拉下水,从而达到打翻叶地北的目的——叶地北和叶天南一样狡猾多端,许多事情都隐藏得极深,还真是很难查到他的手脚——所以,连若菡动用了不少力量,就是要查到叶地北的秘密帐户,以及他搜刮百姓血汗钱的证据,据说,初步获得了一定的进展。

        从侧面突破肯定困难,如果杨遥儿或胡均由有一人开口,就容易多了。当然,二人谁也不会轻易透露,因为他们和叶地北是一条船上的人,叶地北翻船,他们也会落水。

        夏想一路北上风尘仆仆之时,众女在湘江也正在努力破局。

        曙光就在眼前,却偏偏只差一线。

        因此严小时心急如焚,很想出去帮忙,却又不得听从连若菡的吩咐,老老实实在家中坐等,因为连若菡说了,谁不听从吩咐,就将谁逐出南宫。

        现在连若菡已经奠定了在众女心目中除了曹殊黧之外第一人的位置,但曹殊黧虽然正牌,却性子淡薄,不多管事,基本上连若菡就坐实了实际第一人的宝座,众女莫不敢从。而且连若菡为人公正,虽然有时蛮横,但又不失于开朗和开明,再加上她无人可比的出身,以及为了夏想一掷亿金的豪气,也让所有人心服口服。

        众女都将可以住在南宫当成被连若菡认可的象征,而连若菡的认可,就相当于曹殊黧的认可,相当于夏想的认可,所以,无人敢不服从连若菡的命令,就连曹殊黧也默认连若菡的指挥,古玉也听从,甚至湘江市长梅晓琳也没有二话,别人,还有什么好说的?

        严小时也不敢置疑连若菡的权威,只是她一直焦躁不安,有多少年没有为一个人如此牵肠挂肚了,不,应该说,有多少次一直为一个人这样牵肠挂肚了,这一次,尤甚。

        多少次都想下定决心离开夏想,不再对他心存奢望,却总是难以下定决心。夏想似乎就有魔力一样,始终牢牢地将她困住,让她画地为牢无法遁逃。将近10年的青春,期间她也遇到过让她稍有心动的男人,但最终都让她拒之门外,只因她心中始终放不下那个坏人。

        夏想就是一个坏人,明明知道摘走了她的心,却一直假装不知,还要让她主动,还要等她不顾女子的矜持次次找他,真是让人无语让人气愤难平。

        只是世间有许多事情说不通,她再气他再恨他,却每每总是在关键时刻心软,然后就又妥协了,就又主动出现在他的面前,为他付出一次,并且默默守候,期待他转身将她抱入怀中的一天。

        只是现在……他生死未卜,她才知道,以前对他有过怨恨,有过不满,有过不甘,现在全部化成了思念和担忧,夏想,真是一个让人恨让人爱让人悱恻缠绵的大坏人!

        但恨过爱过,还得要为他做些什么才心甘,只是……她又能为他做什么呢?严小时在房间中不停地走来走去,焦虑、难过、担心和于心不安,怎么办?怎么办?!

        正在她一心要为夏想做些什么而不知所以的时候,卫辛回来了。

        卫辛是和付先先出去再拉杨遥儿下水,付先先和杨遥儿疯玩去了,她实在受不了狂乱的场合,所以就提前回来了。

        “小时姐,有没有夏想的消息?”一进门,卫辛连水都顾不上喝一口,就问。

        “还没有,他也真是,电话也不打一个。八个女人担心他,他好歹也要关心其中的一二个,不是我也没有关系,至少也要打电话给连若菡,对不对?真是八女望穿秋女,奈何郎心似铁!”严小时心中的担忧和不安全部化为牢骚。

        “……”卫辛张大了嘴巴,半天没有说话,过了好大一会儿她才叹息一声,“小时姐,你担心他,我也心里明白,可是你不该埋怨他,也许他正在经历生死的考验,哪里有时间打电话?再说万一一打电话就被人定位了,就被人发觉了怎么办?”

        “……”严小时哑口无言,她才知道,和卫辛无怨无悔的全心付出相比,她在对夏想的迁就和纵容上,还差了许多。

        严小时恨恨地想,死夏想,太幸福了,有这么多女人爱你,还有如卫辛一样处处维护你的女人,有人欺负你,有连若菡一掷亿金来护你,有人说你坏话,有卫辛一一辩解来护你,你再不能一路平安抵达京城,你就对不起所有的人。

        卫辛也知道严小时是过于担心夏想,尽管自己心里一直七上八下,还是细言软语地劝慰了严小时几句,为了哄她开心,说到了杨遥儿的趣事——或者说,是糗事。

        卫辛当成笑话来讲,严小时却当成了重大的线索来听,她的眉头渐渐凝了起来,随后,又慢慢舒展开来,最后化为了一汪喜笑颜开的笑容,她一把抱住卫辛,用力在卫辛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卫辛,你真是我的幸运星。”

        冷不防被严小时过于亲热的举动吓了一跳,卫辛不习惯和别人太过亲近,一下跳到一边:“小时姐,你别吓人了……”

        严小时才不理会卫辛的惶恐,又上前拉住卫辛的手,俯在耳边小声说了几句,卫辛顿时脸色大变:“太下作了,是不是?”

        “商场之上为了打击对手,什么方法都有。官场之上也一样,你想想,叶天南想要害死夏想,我们让他身败名裂还是轻的,要是我有权力,我直接就把他踢到湘江里了。”严小时一脸坏笑,眉眼之间流露出的邪恶,和她以前判若两人。

        如果夏想在的话,肯定要大吃一惊,因为严小时不经意间流露出的阴险的一面,和他是何其的相似!

        卫辛犹豫了片刻,就妥协了:“那我听你的,不过我可有言在先,都是你的主意,我顶多算是帮凶,万一他不高兴了,我不想他生我的气……”

        严小时无语了,卫辛对夏想简直是太维护了,处处想得周全,小意温存,连她也不禁心生爱怜,真是一个值得男人珍藏的第一温柔女人。

        “行,他高兴,你来分享。我发火,我来承担。”严小时拉着卫辛的手,笑得很是古怪,“要是我是一个男人,说什么也要把你放在家中,累了倦了,只有你才是男人最大的安慰。”

        “小时姐,你胡说什么……”卫辛脸红了。

        严小时呵呵一笑,随后就和卫辛上楼,开始着手她的阴人计划。

        就在严小时和卫辛密谋了半天,并且一切准备妥当,马上就要启动阴人的计划之时,连若菡却召集众女开会,有重大消息宣布。

        众女全部到齐,都无比期待地望向坐在沙发正中的连若菡。

        连若菡依然是素面朝天,长发简单地在背后一束,显得飒爽而干练,年过三十的她,身材健美,全身上下不见一丝赘肉,是令人羡慕的爽气和魅力。

        “有两个消息要宣布。”连若菡抿着嘴,目光之中闪动着兴奋和开心,“第一个消息是,夏想平安抵达京城,敌人的计划以失败告终!”

        “哇!”众女一片欢呼,严小时甚至一下抱住了卫辛,又要亲她一下,还好卫辛早有防备,一下跳开了。

        “第二个消息是,为了配合夏想的计划,明天起,全面收网,全力反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