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95章 人生……单行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95章 人生……单行

    作品:《官神

        陈法全确实亲自出动了。

        不过陈法全要急急赶到楚省和楚省军区的人汇合,超车的时候,竟然没有发现旁边的车里安然端坐的人正是夏想。如果让他知道他和夏想擦身而过的话,肯定后悔不迭。

        也不怪他,夏想一行一上高速就换了地方牌照——执行特殊任务的军车都有几套备用的车牌照——同时打乱了车队,混在普通的车流之中。

        尽管也许只能瞒过一时,但也能为对方制造麻烦,夏想的策略确实奏效了,陈法全只顾匆忙赶路,只想着在楚省将夏想一行截留,丝毫没有想到就在刚才,就在几秒之前人,他和夏想之间的距离相隔不过几米!

        只可惜,高速公路和人生道路一样,都是单行道。

        楚省军区已经全方位动员了,陈法全此去,就为亲口传达秘密指示,务必要将夏想截杀在楚省,不能让他有机会进京。

        “真是一头狡猾透顶的小狐狸!”陈法全在得知夏想并没有回省委大院,也没有住院,而是不知所踪之时,他一瞬间的心情真是糟糕透顶无法形容,甚至还有点哭笑不得。

        陈法全一生在军队之中摸爬滚打,什么样的人物没有见过,什么样的老狐狸小狐狸没有打过交道?平生还真是第一次遇到如夏想一样狡猾多端并且忽东忽西的厉害角色。厉害,确实厉害,他尽管痛恨夏想,尽管就想一枪毙了夏想,但也不得不佩服夏想几分。

        真是一个如妖孽一样的家伙,竟然接连做出一系列冷静的反应和周密的部署,让他精心策划的计划落空。陈法全有理由相信,就算是叶天南也未必如夏想一样能在短短的时间内就设想出如此万全的逃跑计划。

        想到叶天南,陈法全的嘴角不由暗暗浮现一丝冷笑,在夏想被军方截杀的事情上,叶天南虽然自始至终似乎没有露面,一直是置身事外的态度,但叶天南在幕后的推动作用也是十分巨大,尽管掩饰得很好,但他早就看得清清楚楚了。

        叶天南自以为聪明,以为可以做到事不关己,可以做到天衣无缝,是他太高抬自己了,太自作聪明了,以为他可以瞒过所有人?

        陈法全清楚得很,如果没有叶天南在京城的运作,只凭他在南海制造的风浪,夏想也不可能有今日之灾,有人也不会对夏想震怒。

        夏想插手了军方事务并不完全是他遭遇今日之祸的根本原因,根本原因是,一些人一开始并不认为总书记一系也着力将夏想当接班人培养,但在油船走私一事上,夏想所展现出和军方密切的关系以及他强大的粘合力,再因他特殊的家族势力的身份,以及无可比拟的年龄优势,夏想一人集总书记和家族势力的宠爱为一身,成为两大派系一心扶植的第七代的身份标签,就越来越明显无疑。

        有了总书记的器重,再有家族势力的力挺,夏想的前景必定一片光明。如果单单是因为他是第七代的接班人的隐性身份也就算了,接班人不怕,只要接的只是党权就行。

        虽说人人知道党指挥枪,但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接班人如果接任的时候,不兼任军委主席,权力就要大打折扣了。

        历史,从来都在用生动而真实的例子为后人上课。得到的教训永远深刻,甚至还血淋淋。

        夏想之所以引起了一些人的警惕和惊慌,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他和军方越来越走近的关系,以及越来越深厚的关系网。

        岭南事件,三次走私,三次扣留,一点面子也不留,完全无视有人的权威,就终于惹了一人的震怒。再加上叶天南通过秘密渠道,让有人相信羊城军区之所以敢如此胆大包天,就是因为有了夏想在背后的鼓动,因为夏想许之以重利。

        关远曲接任在即,但他在军方的影响力甚至还不如夏想。古秋实是隔代接班人,但古秋实和军方的关系还没有进入门槛,所以以上两人在一些人眼中,并不具有短时间内成为核心的可能,所以并没有太大的威胁,手中无兵,说话就轻,是真理。

        但夏想身为家族势力和总书记一系的共同接班人,在没有迈入正部之前就已经频繁和军方接触并且建立了良好的关系,假以时日,再给他十几年的时间,那还了得!等他还没有上位之时,就在军中有了一呼百应的影响力,第七代未上任之前已是核心人物,岂非让两系稳坐天下?

        再等夏想真正上位之时,岂不要挥手之间肃清其余全部势力,只留两系?

        夏想,就以一名仅仅副部级的省纪委书记的身份,直接越过古秋实和关远曲的影响力,而终于成为一些人欲置于死地而后快的眼中钉!

        在将夏想推向死亡之路的幕后,陈法全也功不可没。

        第三次走私船只被扣,陈法全冒着巨大的风险下令开枪,就是要赌上一赌,要的就是借机上位,因为他清楚,以他的年龄,想要晋升少将,怕是只有铤而走险一条路可走了。

        现在了是和平年代,想立战功几乎没有可能,而他又自认没有太多的优势可以入高层之眼,因此,一马当先走到台前摇旗呐喊,肯定可以得到不少赞赏分。

        如果万一事态失控,死了几十名军人的话,他大不了原地不动,也受不了太大的处分,肯定会有人保他,再说,他也是为了整个派系的利益。

        第三次油船被扣,并发生交火,再经各方消息汇总,不管是叶天南的渠道上报直指夏想,还是他将所有的幕后推手也都推到夏想身上,再加上夏想身上耀眼的光芒已经让有人眼睛极不舒服,交火事件,就终于成为打响第一枪的导火索。

        也为夏想敲响了丧钟。

        当然,陈法全很清楚,整个事件如果成功,功劳会算到他的身上,他以后会调回京城,成为嫡系。如果失败,后果不堪设想……后果再严重还能严重到哪一步?反正他走私石油的事情早晚会被和夏想一系的军方拿来说事,三次走私石油都指向他,他还有什么好果子吃?反正无路可退了,不如豪赌一把!

        陈法全在得知张晓亲自出动陪同夏想经楚省,要走陆路进京之时,心中狂喜,好机会,天大的好机会,他当时将情况向上面做了汇报。

        上面一句话也没有说。

        沉默,就意味着默认!

        陈法全知道,他平生最大的一次机遇来临了,就当即决定,亲自出动前往楚省,要和楚省军区的关键人物碰头。

        出发前,还特意打电话给叶天南,叶天南没有接,陈法全就知道,老狐狸叶天南巴不得小狐狸夏想早点完蛋,但他一生谨慎,不会落一点把柄,所以在这件事情上,肯定是躲得越远越好。

        但随后又一想,叶天南此时被召进京,到底是有人要对他耳提面命,还是让他特意避嫌,好显示他在夏想的事情上,没有任何手脚?

        高明,到底还是文人比武将高明,陈法全不无鄙夷地想,后来一想也不对,不由打了个寒战,索性不想了。

        楚省,即将成为决战之地。

        陈法全手下有高参,制定了周密的计划,设想了夏想几人的逃跑路线,相信楚省军区也精心布置,做到了万无一失。

        对于楚省军区,陈法全是百分之百放心。不比湘省军区还有另一派系牵制,楚省军区全是自己一方,调动兵力,安排围捕,如臂使指。

        汽车在高速公路上一路疾驶,离江城高速口越来越近了,陈法全又和楚省军区通了话,得到的答复是,高速口附近已经布置了天罗地网,夏想和张晓,插翅难飞。

        一下高速有一段路段比较偏僻,刚刚楚省军区已经派人破坏了道路,设置了路障,并且弄坏了路灯,等待夏想几人的,是一段漆黑、坎坷并且有去无回的不归路。

        巨网已经布下,只等鸟儿落网了。到时夏想等人的车一到,先会被路中间突然出现的一堆石子挡住去路,然后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又会有施工车不小心倒车将他们的车撞翻,翻进旁边的路沟之中,恰好路沟里面有脏水……陈法全提前一步下了高速,刚下高速就接到情报,说是夏想等人随后就到,他才意识到刚才只顾想事情了,肯定在高速公路上,已经和夏想擦肩而过了。

        算了,不必再想了,眼下的一步更重要……陈法全先和楚省军区方面的人暗中碰了头,然后他就找了一处既安全又不会被人发现的地方,准备躲在角落里看了一出好戏。

        再也没有比眼睁睁看着对手挣扎着死去更开心的事情了,陈法全还特意点燃了一支烟,心情好得不得了。

        又等了十几分钟,先是一辆看似普通的地方牌照的汽车出了出站口,陈法全从望远镜中一眼就认出,正是张晓的随行之一,随后不久,又接连两辆车陆续出站。

        又过了十分钟左右,又一辆汽车出站了,陈法全眼睛立刻收缩了,夏想和张晓同乘一车,终于现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