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94章 生死之途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94章 生死之途

    作品:《官神

        陈风从担任燕市市长起,就一直保持了晚上早睡的习惯。

        再后来,他担任了燕市市委书记,直至山城市长,再到楚省省委书记,晚上早睡的习惯一直没变,因此,晚上9点之后,必定关机睡觉,除非重大事故或中央来电,其他人的电话,一概不接。

        在陈风是燕市市长的时候,他的习惯就被许多人周知,一般也没有人敢半夜打扰他。因为陈风为人虽然随和,爱开玩笑,但要发作的时候,一般人也受不了。

        陈风来到楚省担任省委书记,不出一周,他爱早睡的习惯就成为省委大院所有人必须牢记的重要注意事项之一。

        因为有一个倒霉市长半夜上门送礼,自以为提了重礼,又陪着笑脸,肯定可以得到优先,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陈书记就算不看他的脸面,也要看他的重礼,而且,他还是通过熟人介绍来的。

        谁知倒霉孩子市长敲门之后,陈风夫人很客气地说老陈睡了,市长却不肯走,非要坐下等陈风醒来,他有话要说。

        结果陈风真醒了,勃然大怒,将他提来的礼物一股脑儿扔到了外面。

        还没算完,第二天陈风就召开会议,公开点名批评这名市长向他送礼行贿,而且还打扰他的休息,不懂人情礼法……结果倒霉市长向省委做出深刻的检讨,从此,政治前景一片黯淡。

        也是从此起,陈风在楚省威名大震,他的早睡习惯,无人敢违。

        今晚,陈风也和往常一样早早睡下,正睡得香甜时,电话响了,而且响得很固执,一遍一遍响个不停,大有不接就不罢休之势。

        陈风就恼火了,今天正好夫人不在家,他不得不亲自接电话,起身拿起电话,重重的“喂”了一声:“最好你重要的事情,要不,你就麻烦了。”

        “我已经很麻烦了,陈书记。”夏想懒洋洋的声音传来,“要请你救命了。”

        陈风一听是夏想,满腔的怒火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也是怪了,就算是梅升平现在吵他,他未必有好气,偏偏是夏想让他一点脾气也没有,真是邪门了。

        听夏想半是玩笑半是认真的口气,陈风以为夏想没什么大事,就嗔怪说道:“净捣乱,大半夜,胡闹什么?”

        “还真没胡闹,陈书记,真要命了……”

        夏想虽然和陈风说话时是轻描淡写的口气,其实他现在危险万分,尽管有张晓亲自保护,一路沿高速公路北上,现在已经到了楚省境界,但张晓刚刚接到消息,说是楚省军区有异动。

        楚省军区的司令员和政委,全是另一派系的人马,真要出动一支力量半路将他截杀,也不是没有可能,甚至张晓也会被处理掉。

        军队上……经常会有一些高级将领莫名其妙地消失,一个张晓的死亡,实在是不会引起任何波澜,新闻媒体也可能不会有只言片语的报道,就算有,也只是几十字的讣告而已。

        对方,就是要在他进京之前,务必将他截留。估计也是下了血本,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就是不让他有命进京,因为对方也清楚,他一进京,就如龙入大海,没人能再奈他何!

        现在夏想不敢走空路,对方不是一个人,是一股势力,去各大机场的路上,说不定也危机重重,布满了伏兵。

        只能走陆路,还好他当时极为冷静地得出结论,不能在湘江就医,否则现在说不定已经丧命在湘江医院了,最后的死亡结论也只能是病重不治。

        真是歹毒的手段,和当年海上的一出是何其相似,只不过他何其有幸,才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省纪委书记,就值得军方一路追杀。

        不过说实话,诚实可靠小郎君夏想还是十分恼火,被人追杀的逃亡滋味实在不爽,他心中的怒火越积越盛。

        但随着怒火的高涨,反而更让他出奇地冷静,并且更加沉着地应对。

        张晓也是百分之百信任夏想,就将指挥权完全交到了夏想手中。

        张晓是湘省军区的司令员不假,但一到楚省,他就什么都不是了,甚至有可能被楚省军区的一个小兵一枪打死。

        别说楚省军区了,就是在湘省军区,他甚至可以断定,如果有人下了死命令,只要不是他的兵,就敢冲他打冷枪。

        军队上的较量不比地方,地方上还有新闻媒体监督,都在公众的视线之下,军队是一个严格保密的地方,事事都发生在背后,死人的事情……比地方上多多了。

        张晓清楚地记得,前几年海军的一次意外,病死和没有原因而死的高级将领,有几十人之多,结果又能怎样?还不一样被掩盖在历史的尘埃里,无人得知。

        所以,他根本不怀疑楚省军区会出动力量将他和夏想一起干掉,就凭他和身边的几十个兵,很容易就被对方包了饺子。也是他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后悔没有多带一些兵出来了。

        谁能想到对方竟然下了狠手,非要留下夏想的命不可?张晓就知道,不是陈法全发疯了,而是夏想的存在碍了别人的眼了。

        涉及到的不仅仅是军方的高层斗争,还有地方权力的争夺,夏想不管是幸运还是不幸,他已经成为了一些人的眼中钉。

        夏想比古秋实在别人眼中更具威协,因为古秋实迄今为止没有和军方建立良好的关系,而古秋实已经是省委书记了。但夏想现在才是副省级,就和军方高层来往密切,立刻就引起了对方的大警惕之心。

        因为……如果得到军方鼎力支持的话,夏想上位的速度将会惊人,而军方是一些人最后的影响力和地盘,夏想的出现,已经触及到了对方的底线。

        张晓忧心忡忡……不过倒是夏想出奇的镇静,让他也暗暗佩服,毕竟夏书记不是军人,能在面临生死关头,不但从容布局应对,还能笑得出来,真不是一般人物。

        换了别的官员,怕是早就吓得六神无主了。

        同时,更让张晓不得不服气的是,夏书记怪不得会成为对方的肉中刺,他的人脉也太深厚了,到了楚省,竟然直接惊动了省委书记,如果真有省委书记出面保全的话,安然通过楚省的机会就大多了。

        但夏想的面子,值得堂堂的省委书记亲自出面吗?张晓心里没底,因为对方肯定不敢对一名省委书记下手,不过在眼下的情况下,陈书记肯定心里有数是谁想要夏想的命,他要出面的话,就等于将另一方得罪死了。

        夏想……值得陈书记冒极大的政治风险出手?

        因此,夏想的电话打通之后,张晓在一旁提心吊胆,比夏想还要紧张十分。陈风的态度几乎可能决定他们的生死,因为他刚刚又接到消息,楚省军区已经完成了布局,封锁了通往湘省和京城的主要道路!

        危在旦夕。

        甚至更严重的是……张晓已经注意到了身后有尾巴,根据他的经验判断,已经有侦察兵出动,并且锁定了他们的方位。

        现在只等一个合适的时机了。

        ……陈风脸上的表情,先是慈爱,然后凝重,再然后就是扭曲,甚至是咬牙切齿的扭曲。

        冲天的怒火让他失去了理智,一下站了起来,浑然忘记手中的电话有电话线,向前一走,哗啦啦一声,将电话拉到了地上,还将桌子上的文件和茶杯都甩了一地。

        “过分,太过分了。”如果有人在旁边看到陈风此时的表情,肯定会大吃一惊,因为一向最会表演的陈风,从来没有失态的时候,不管他是笑容还是怒容,都能收放自如,但现在整个面容都陷入了混乱之中,真实得让人可怕。

        在地上连转了几圈之后,陈风又冷静下来,只思索了十几秒就下定了决心:“你们能平安到江城的高速口不能?”

        “能!”夏想相信,对方再胆大妄为,估计也不敢在高速公路上对他们下手,因为有些事情还是需要掩人耳目一些,关键还有,高速公路上车速太快,容易引发更大的混乱。

        “好,我到高速公路出口去接应你们,我想看看,是不是有人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敢拿枪对准我这个省委书记!”

        陈风掷地有声,不等夏想再说一句什么,当即挂断了电话。

        张晓在一旁听得清清楚楚,心中感慨万千,夏书记,真有种,真让人热血沸腾,一个电话就请动一名省委书记来保驾护航,对方再胆大包天,也不敢拿一名省委书记怎样!

        应该是……暂时安全了。

        夏想和陈风的电话刚刚通完,梅升平的电话就及时打了进来。

        梅升平没有一句客套,很干脆很利落:“我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全程护送你出楚省!”

        省委书记亲自来接,省长全程陪同,夏想的面子,真是天大。

        张晓终于长出了一口气,感觉一下放心了许多,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放松感,至少在楚省境内,肯定安全了。

        现在离天亮还有几个小时,离江城还有半个小时的路程,应该可以一切顺利了,张晓微微放松了身子,眼睛的余光却蓦然发现外面一辆车一闪而过,车牌没看清,但车内一个熟悉的身影却让他蓦然心惊——陈法全亲自出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