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92章 谁想将事情闹大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92章 谁想将事情闹大

    作品:《官神

        三辆没有牌照的新车,两辆直撞夏想没有得逞,第三辆借撞击夏想的专车之势,终于成功地将夏想撞倒!

        还好,警卫及时扶住了夏想,才避免了让夏想倒向路边排水沟的惨剧。

        夜色中,看不清夏想受了多重的伤,只听到他阴沉而坚定地声音命令:“将对方连车带人扣下!”

        警卫也惊醒过来,知道不是一起偶发的车祸,可能是有人故意为之,忙将对方连车带人扣下。

        前面两辆车已经疾驶离去,最后一辆车已经撞得报废了,车上只有一名司机,已经昏迷过去,很容易就被警卫控制。

        车是新车,而且还是50多万的好车,一撞之下全然报废,可见对方下手之狠,是要置夏想于死地的做法。而且对方审时度势,冷静应对,前两辆车没有成功,最后一辆毫不犹豫以死相拼,下手之狠,意志之坚定,非常人可比。

        如果夏书记稍微慢上一点,就有可能遭遇不测!

        等警卫发现夏书记的专车被挤在拦杆之上,将坚硬的金属拦杆挤出了长达一米多长的弧度时,都不由自主倒吸了一口凉气,如果夏书记被挤在汽车和拦杆之间,就是不死也会残废了。

        警卫怒火高涨,曾卓气愤异常,现在所有人都明白了一点,不是一起普通的车祸,而是一次人为的蓄意谋杀!

        对方可恶之极,夏书记正在奋不顾身地救人,对方不但见死不救,还意欲撞死夏书记,真是丧尽天良。

        警卫怒极,揪住肇事司机就想狠打一顿,虽然对方已经昏迷……“先救人要紧!”夏想微弱的声音吩咐了一句,终于支撑不住,身子一软,也昏迷过去。

        曾卓才注意到夏想脸色惨白,嘴色还有一丝血迹,顿时血往上涌,悲愤地喊道:“夏书记……”

        一行三车,留下一车救人,一车保护现场,一车护送夏想,紧急风驰电掣赶往湘江!

        今夜的湘江,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湘江,省委大院,省委书记办公室。

        虽然已经下班,郑盛的办公室仍然灯火通明,一脸微笑的郑盛正在听取梅晓琳的工作汇报。

        一般市长想向省委书记汇报工作,需要提前向省委办公厅打报告,再经省委秘书长安排,再和郑盛秘书童凡协调,最后才能确定下来,程序很繁琐,一般没有十天半个月,不可能见到省委书记。

        梅晓琳就算尊为湘江市长,如果不是她和郑盛之间密切的关系,想见省委书记,也没那么容易。

        梅晓琳是湘省所有市长之中,想见省委书记几乎可以随时见到的唯一一人。

        最近湘江市的事情有点多,一些前任的遗留问题,让梅晓琳很是头疼,上访不断,告状不断,很是麻烦,让她疲于应付。

        也是她最近没怎么和夏想联系的原因所在。

        当然,难以启齿的原因也有她吃醋的心理作崇,夏想一帮女人住在南宫,她怎能不知?只能假装视而不见罢了,要不还能怎样?她是湘江市长,总不能放下市长之尊,也到南宫之中走一走,看一看,显示一下存在?

        身为官员,哪怕是女人,就算吃醋,也要吃在心里。

        只不过她也时刻留意夏想的一举一动,知道夏想虽然身边美女如云,但他一点也没有胡来。不但没有胡来,还继续兢兢业业地工作,倒也让她佩服。

        梅晓琳就想,他也够累够麻烦够头疼了,她还是不要再给他添乱了,让他好好过了眼下的难关再说。

        夏想运作什么,在图谋什么,梅晓琳不敢说了如指掌,但也多少明白一点。

        希望能做他身后坚定而默默无闻的后盾,在他需要的时候再挺身而出,相信他也能体会她的一番苦心。

        这样想着,梅晓琳反倒心胸开阔了许多。

        其实也不是非要晚上向郑书记汇报工作不可,主要是听说夏想今晚回来,她想如果赶巧的话,应该可以和他偶遇……也真有些话要和他说了,女儿又想他了,希望他抽时间去看看女儿,在他来湘江的一段时间里,他和女儿见面的次数比以前几年都多。

        差不多要汇报完工作了,怎么还没有他回来的消息?梅晓琳有点心神恍惚,她猜测,夏想回来后,应该第一时间来向郑盛汇报,而郑盛今天特意下班等候,也是为了夏想。

        按照时间推算,也该到了,别路上出了什么差错才好……梅晓琳不免胡思乱想了,还无意识地做出一个失礼的动作——抬手看了看表。

        向领导汇报工作,只有领导才有抬手看表的资格,因为主动权掌握在领导手中。还好,郑盛和梅晓琳熟了,否则刚才梅晓琳一个无意的动作,就会让她在领导心中留下不好的印象。

        “是不是还在等夏想?”郑盛似笑非笑地点了一句。

        “没……”梅晓琳一向镇静,忽然有点忙乱,又觉得有点失态,忙一笑掩饰一下,“如果能遇到也好,正好林小远案件的进展,需要和他对接一下。”

        “是该回来了。”郑盛看了看表,“估计路上堵车了。要不,我打电话问问?”

        省委书记平常可没有闲心打电话给下级问他什么时候到,郑盛既是给夏想面子,也是给梅晓琳面子。

        “还是我打好了。”梅晓琳也知道官场规矩,拿出电话正要打出,郑盛桌上的电话就猛烈地响了起来。

        郑盛还笑了一句:“估计是夏想……”他拿起电话,十分轻松地说道,“你好……”

        随后,脸色就一瞬间冷若冰霜,又过了片刻,猛然“啪”的一声摔了电话,勃然大怒:“放肆!胡闹!混帐!”

        盛怒之下的郑盛,当着梅晓琳的面,有失省委书记的身份骂出了粗话!

        夏想车祸的消息,由曾卓用夏想手机直通郑盛的办公私密电话,不经任何转手,直接向郑盛做出了通报。

        郑盛和夏想之间,一直是有限合作的关系,说白了,就是暂时的同盟互相的利用,而且说实话,郑盛对夏想的偏见始终还在,总认为夏想被总书记和古秋实高抬了,他本身不足以承担总书记殷切的期待。

        但在和夏想共事半年多之后,郑盛越来越发现,他确实有点欣赏这个年轻人了。

        诚然,夏想有超出年龄的成熟和沉稳,更有超人一等的政治智慧和眼光,按理说,应该是阴险狡诈、老奸巨滑的官场油条了,但在针对晨东和怀阳反腐上面,在和叶天南针锋相对上面,郑盛知道,夏想不是基于为他充当先锋官的出发点,也不是想赢得他的信任并且期待他高看一眼。

        而是……凭借的一腔为民请命的热诚,一颗严惩贪污**的公心。

        郑盛就有了一丝的敬佩之意。

        而怀阳反腐,夏想另辟蹊径,成功地反制了叶天南的手腕,让叶天南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郑盛心中就有说不出来的爽快,几乎要拍案叫绝了,生平第一次为夏想突如其来地收服刘伟鸿趁机扩大战果而赞赏不已。

        真是令人赞叹令人难以置信的政治智慧。

        正当郑盛满怀希望期待和夏想的会面,共商下一步大计之时,却传来了夏想出了车祸,还是人为的车祸的消息,郑盛心中的怒火就猛然燃烧了。多少年来,他努力做到平静和沉稳,唯恐失态,唯恐在别人眼里失分,今天他却暴怒了,在骂了一句粗话之后,又拿出桌上的电话,狠狠地摔到了地上,以泄心头之恨。

        “反了,反了天了!”

        梅晓琳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事,直惊得目瞪口呆:“郑书记,怎么了?”

        “夏想出了车祸,现在昏迷不醒。初步查明,是人为事故!”

        “啊?”梅晓琳一下站了起来,一脸震惊和痛心,“怎么会?谁……谁下的黑手?”

        “还不清楚。”盛怒之下的郑盛,表情甚至有点狰狞,“还能有谁?太过分了,我要去一趟京城,简直无法无天了!”

        湘省省委,片刻之后,各位重量级人物的办公室,电话铃声大作,本来已经安静的省委大院,不出半个小时,乱作一团,车来车往,人来人往,湘省省委十几名常委的办公室,全部灯光大亮。

        省委常委会紧急会议,第一时间召开。

        付先锋听到消息之后,大惊,立刻打电话到京城,说了几分钟之后,脸色阴晴不停。

        叶天南听到之后,脸色如常,也和京城方面通了一个电话,放下电话,脸色严肃了不少,不过嘴角还是有一丝幸灾乐祸的笑意。

        紧急常委会一召开,郑盛当中一坐,一脸阴沉,目光之中全是冷峻和气愤。

        胡定一进门,就和杨恒易对视一眼,眼中全是骇然和震惊,倒是叶天南坐在三号位置上,一点也没有异常,似乎事不关己一样。

        郑盛见叶天南的样子,眼中的怒火越来越盛。

        见人到齐了,郑盛正要开口说话,突然,最私人的手机响了,他一看来号码不由脑子“嗡”的一声,消息传得太快了。

        忙恭敬地接听了电话:“总书记好,我在开常委会……”此话意在提醒总书记说话的尺度。

        不料总书记的声音很大,丝毫没有掩饰不满之意:“郑盛,你这个省委书记怎么当的,太不称职了,交给你一个人你都看不好……马上来京城一趟!”

        在场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都震惊得张口结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