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90章 风急浪高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90章 风急浪高

    作品:《官神

        夏想之威,恐怖如斯!

        陪同夏想同来的是新任的省纪委副书记陶河江,他对眼前的一幕,感慨万千。

        陶河江记得清楚,以前省纪委的同志下去,地市的领导嘻嘻哈哈,开玩笑,说笑话,基本上和纪委的工作人员打成一片。

        打成一片的潜台词就是他们不怕省纪委,他们头上没有悬着一把纪律之剑。另一方面也说明,他们很清楚省纪委的决定和行动,知道省纪委下去是办案还是采风,或是只是走走形式。

        因为他们在省纪委内部有许多熟人,有复杂的关系网,省纪委的一切行动,全在他们的掌握之中。

        官员心中没有了敬畏之心,没有了一个不能逾越的红线,不能时刻警醒,怎能兢兢业业做好本职工作?怎能克己奉公?

        没有约束的制度是失败的制度,没有敬畏的人心是沦丧的人心。

        所以湘省的反腐工作在全国一直倒数,比领省楚省相比,更是有天地之别。

        但……自从夏书记主持纪委工作以后,湘省道桥、晨东、怀阳,相继一家大型国企,两座地市沦陷,双规和惩治处级以上高官数十名,甚至让林华建也翻船落马,省纪委的威名,现今如日中天。

        省纪委就应该是一把利剑,时刻高悬在贪官的头顶之上,才能弥补制度的不足,才能警醒人心的贪婪。

        夏书记第一次亲自出面,不发一言,只当前一站,就让一名身经百战的市纪委书记惶恐失言,上来就不打自招承认自己有问题,真是空前绝后的扬眉吐气!

        陶河江只觉得神清气爽,从未有过的自豪感让他挺直了腰杆,心中长叹,如果纪委真有一天成为天下所有贪官的恶梦,至少百姓可以再富裕一倍以上,房价也可以再降三分之一,物价也能趋于平稳,而祖国,能再强盛三倍以上。

        夏想微微一笑,见刘伟鸿失态如此,却一脸温和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双规你?你犯了什么严重的错误,伟鸿同志?”

        刘伟鸿差点虚脱,夏想的表情是童叟无欺,但他的语气却又十分耐人寻味,身为老纪委,刘伟鸿立刻就领会了什么。

        “夏书记,呵呵,夏书记……”刘伟鸿用干笑来掩饰自己的尴尬,他也知道他身上是有事儿,但问题不大,可大可小,如果夏书记铁心要将他拿下,他也只能认栽,但夏想网开一面,他也能安然无事,当然前提要全看他的表现了。

        “热烈欢迎夏书记来怀阳视察工作。”刘伟鸿脸色变化之中,就有了主意,“刚才我正在整理几个县市一二把手的职务犯罪的材料,市纪委正准备对他们采取强制措施,正好夏书记就来了,所以就……呵呵。”

        好,有前途,会来事,夏想才伸手和刘伟鸿握手:“伟鸿同志,我来怀阳可不是视察工作来了,就是办案来了,说句不好听的话,是当坏人来了。不过,怀阳当地的一些具体情况我还不太了解,还需要你大力配合工作。”

        刘伟鸿知道,夏想给他出一道选择题——讲原则当坏人还是讲义气被双规?

        讲义气,就是保下怀阳的一部分人,他的事情被省纪委放大,然后锒铛入狱。讲原则当坏人,就是他配合省纪委的工作,将怀阳有问题的党员干部一网打尽,他得到上级领导的表扬,但是在怀阳却落一个骂名。

        怎么办?刘伟鸿抬头看了夏想一眼,心想这一次夏书记没有突然袭击,没半夜杀来,却是正面交锋,却是另辟蹊径,给他出了一道天大的难题。

        助夏书记荡平怀阳,他固然是省纪委的功臣,但以后只有一条路可走——唯夏书记马首是瞻,否则无人容他。但不做,以夏书记的狠手和不留情面,怀阳也会哀鸿遍野,他也难免死路一条。

        算了,干了,好歹还有一条活路,活着干,死了算!

        刘伟鸿没说话,只做了一个会意的举动,他来到门口,悄然关上了门,并吩咐秘书取消纪委常委会,谁来也不见,包括一号和二号。

        夏想会心地笑了,伍小旋对他所说的关于刘伟鸿的为人和性格,确实一语中的,他的一步妙棋,又走对了。

        是年,7月间,怀阳反腐风暴正式风起云涌,尽管在叶天南的压制之下,由怀阳会战改为怀阳反腐,但因为怀阳反腐的规模和力度,再创新高,范围之广,人数之多,创下了国内之最,史称怀阳大捷!

        后世的史学家在研究怀阳大捷的历史意义之时,分为两派,一派认为怀阳大捷全由夏想一手推动,是夏想审时度势英明决定的结果,另一派则认为,怀阳大捷应该归功于郑盛,毕竟郑书记才是湘省一把手,本着老大优先制的原则,湘省大地的一切政绩归郑盛。

        一开始分岐还挺严重,后来挺夏派逐渐占据了上风,再后来当时的中央党校吴校长说了一句话,定下了最后的基调:“怀阳反腐最终演变为怀阳大捷,夏书记是关键。”

        此为后话,暂且不提,再说夏想和刘伟鸿在办公室密谈了一个小时之后,由市纪委召开紧急会议,邀请市委书记和常务副市长出席,当市委书记和常务副市长迈着方步拿着水杯,一脸威风地走进会议室的时候,看到台上端坐的满脸笑意的人竟是夏想!

        市委书记和常务副市长同时做出了一个相同的动作——当场失手摔碎了水杯。

        当二人被陶河江带走之后,常务副市长还回头大骂刘伟鸿是白眼狼,吃里爬外,刘伟鸿巍然不动,一脸微笑,充耳不闻,似乎他们骂的是别人。

        陶河江当即将两人带回湘江,夏想留下继续深入挖掘怀阳的问题。叶天南叶书记不是想让影响降低到最低?好,打脸也要讲究技巧不是,实在不是他不想降低影响,只是因为刘伟鸿同志太配合省纪委的工作了,主动提供了许多省纪委不曾掌握的情况。

        于是,经过省市两级纪委的工作配合,怀阳的问题越来越多,无法掩盖了,也并非是夏想故意让怀阳反腐闹得声势浩大,最终形成了一股浪潮,不但在媒体上大肆宣传报道,还惊动了党中央和国务院,最终让党中央和国务院都在不同场合给予肯定和表彰,也让夏想经怀阳一战,成功地塑造了一名心如猛虎细嗅蔷薇的玉面杀手形象,人称玉面夏想。

        而无数贪官更是形象而无奈的哀呼,宁惹阎王,莫惹夏想!

        怀阳反腐之所以从一场刻意低调的反腐战上升为一场声势惊人的血战,刘伟鸿功不可没。

        身为市纪委书记,刘伟鸿对怀阳深层次的幕后交易,对怀阳下面县市的**问题,了如指掌,在他的全力配合下,夏想亲自坐镇市纪委,大刀阔斧,雷厉风行,在请示了省委,得到了省委的支持之下,三天时间,在怀阳打了一场声势浩大、轰动全国的怀阳大捷!

        怀阳市上至市委书记,下至县级局局长,共计30余人被双规的双规,被直接移交司法机关的移交司法机关。

        事情风声一起,就远超当初的预计,叶天南在省委如坐针毡,却又无计可施,因为他没有想到夏想竟然反其道而行之,没有直接双规刘伟鸿,而是让刘伟鸿为他所用,真是一个让人痛恨又不得不佩服的聪明的玉面杀手。

        叶天南平生第一次感到了焦躁,因为怀阳一战不仅事关他的声誉,更是事关叶地北和胡均由的身家性命,怀阳的事情闹得越大,越容易再回到怀阳大桥的倒塌上面,就会有人旧事重提,只要夏想找到确凿的证据证明了叶地北在怀阳大桥的倒塌之中,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只要事情披露出来,必然影响到他的燕省省长的提名,夏想在怀阳非要闹上一个底朝天,其目的已经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夏想,可恶、可气、可恨、可杀!

        叶天南一咬牙,谁敢阻拦他成功上任燕省省长,谁就是他不共戴天的仇人,他要不择一切手段,将其除之。

        声势浩大、震动全国,并且由郑盛亲自赴京汇报情况的怀阳反腐风暴,已经不能仅仅用反腐风暴来形容了,自从青年报第一次用“怀阳大捷”来盛赞怀阳的反腐行动后,国内陆续有许多媒体开始使用“怀阳大捷”的字眼。

        虽然随后华新社发表文章,对怀阳大捷的说法表示质疑,但依然挡不住全国的媒体和网络铺天盖地的报道,不出半月,怀阳反腐已经成为全国人民的共识——怀阳大捷。

        夏想在怀阳市一共呆了三天,三天的时间,怀阳天翻地覆,日月换新颜。同时,三天时间,在另一个战场也发生了许多乱子。

        虽然另一场战争对公众来说,无声无息,毫不夸张地说,普通百姓永远也不会知道真相,但其惨烈程度,远超怀阳大捷。

        岭南省的南海海面之上,无风起浪,陈法全的第三次走私石油,第三次被人截留,而且还不是别人,竟然是被羊城军区直接拿下!

        当时就发生了激烈火拼,当场死亡数名军人,最后在威胁要击沉走私船的数次警告之下,走私船才停止反抗。

        南海风高浪急,引发更大的一波浪潮。

        而且更让人想不到的是,夏想在从怀阳回到湘江的路上,也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