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81章 悄然逼近的危险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81章 悄然逼近的危险

    作品:《官神

        其实湘江现在八女齐聚,而且六位同居一处,互相攀比,争正气之风吃正当之醋,夏想虽然远在京城,也心里有数。

        曹殊黧的电话打来的时候,他正和肖佳说事情,从正牌夫人的语气之中他就听出了一丝紧张和不满。

        “原来以前真是小瞧了你,你的魅力真是超群,算上我在内,八个女人都在湘江,你比韦小宝还韦小宝。”虽是质问,但语气仍然是黧丫头一惯的口吻,克制而理性,保持了底线。

        夏想抬头看了肖佳一眼,肖佳会意,立刻悄然关门出去。

        其实……黧丫头还真冤枉了他,一直以来他都是一个好人,真要算起来,八女之中,和黧丫头之间的感情自不用,是情投意合。和连若菡之间,是日久生情。和梅晓琳之间,是瞎打误撞。和古玉之间,是偶然事件。和严小时之间,是人生长叹。

        和卫辛之间,更不用说,是两世情深,谁也无法拒绝强大的惯性。

        而和肖佳……算是年少冲动?或者是激情一刻,或许都是,或许都不是,男人的一生,犯错误的机会很多,说起来夏想还算自制,许多时候都悬崖勒马,比如金银茉莉,比如杨贝,比如秋爰,比如丛枫儿,再比如杨遥儿……夏想自认不是一个正统意义上的好男人,但以他的身份和地位,可以信手拈来让许多女人趋之若鹜,但他没有,而且还拒绝了许多女人的刻意诱惑,他也算是有了自豪的资本,是不是?

        当然,以上只能保留在心底,是他最大的秘密,即使黧丫头也不能得知。他也知道,黧丫头肯定心里也不舒心,但许多事情不受控制地发生了,而且已经无法回头了,也只能顺其自然了。

        “你可不要冤枉好人。”夏想咳嗽一声,必要的辩解必须要有,而且也是对黧丫头的安慰和引导,“你和连若菡就不用说了,卫辛和李沁是若菡带来的,若菡的性子你也知道,她最近事情少,就拿我消遣了。你倒好,不帮我劝她少找事,还给我添乱?严小时和古玉是好朋友,湘江又是严小时的家乡,她们也没人管得了。付先先就更不用说了,她就是一个不魔女,叛逆,任性,故意惹事生非……”

        曹殊黧不说话了,深知黧丫头脾气的夏想暗中擦了一把汗,知道暂时蒙混过关了,就继续倒打一把:“不对,一共才7个人,哪里是什么八女了?”

        曹殊黧嘟囔了一句:“还有一个梅晓琳……”

        “胡闹。”夏想一下提高了声音,“梅晓琳比我来湘江还早,怎么又扯上她了?你是不是嫌我最近事情不够多,来湘江专门给我添乱来了?你是谁?你是曹殊黧,是夏想的正牌夫人,应该对所有对你丈夫有非分之想的女人,要宽厚,要迁就,要拿出应有的姿态让她们知难而退,让她们都觉得你是世间最优秀的妻子,同时,也应该对有人喜欢你的丈夫感到自豪和骄傲……”

        一番苦口婆心的劝告和引导,曹殊黧投降了。

        肖佳等夏想打完电话才推门进来,她在外面将夏想的话听得一清二楚,就无限敬佩地说道:“我现在越来越佩服你了,说起假话来,眼睛不眨,脸不红,心不跳,境界已经非常高了,早不是我当年认识的那个毛头小伙子了。”

        夏想嘿嘿一笑:“过奖,过奖,其实我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

        肖佳白了他一眼,用力拧了他的胳膊一下:“你就是一个让人爱让人恨的坏蛋。”

        夏想在见吴才洋之前,抽出宝贵的时间专门来见肖佳,是因为有需要肖佳配合的地方。他如此这般交待了一番,肖佳先是点头答应,又有疑问:“会不会风险太大了?”

        “不会,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夏想笑着拍了拍肖佳的头,“我办事,你放心。你做生意多年,也应该清楚,有时候大张旗鼓的事情,一半真一半假,同样,政治上的事情也是差不多。”

        肖佳喜笑颜开:“我就是随口一问,怕你因为吴才洋是你的冒牌岳父而乱了分寸。我就是想,你哄骗冒牌岳父帮你正牌岳父,心里有没有愧疚感?”

        “没有!”夏想斩钉截铁,“政治是政治,亲情是亲情,利益是利益,政治家,一定要分得清轻重缓急,况且吴部长是一个宽容大度的人,他眼光高远,只见天空,不见高山。”

        肖佳妩媚一笑:“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反正在我眼里,你就是高山,就是天空。”

        夏想抱了抱肖佳,转身离去,以高山和天空的姿态,要和吴才洋进行一次非对等级的智慧的碰撞。

        而就在夏想前往和吴才洋会面的路上,叶天南乘机离开京城,紧急返回湘江。

        叶天南此刻的心情,无法形容。

        本来一开始他对此次京城之行,颇为满意,因为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不管是和各方会面的结果,还是几位重量级人物对他的默许,或是几位政治局委员对他的赞许,都让他感觉十分良好,颇有一日看尽京城花的飞黄腾达之感。

        甚至让他隐隐有自得之感,如果不出什么意外——小意外不算,只说大意外,但大意外在和平年代几乎没有——他的燕省省长的宝座,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如果不是时机未到,说不定他现在就可以坐上去先感受一下省长的威风。

        但是……世界上最怕的两个字就是——但是——但是就出了意外,是小意外不假,而且从表面上看,似乎也和他的前途八杆子也打不着,但叶天南却是心脏收缩着猛烈地跳动,因为他就如警惕性极高的猛兽一样,立刻察觉到了危险在悄然逼近!

        甚至可以说,已经近在咫尺了!

        林华建被免职,给了叶天南当头一击。

        其实林华建前途不保,也早在预料之中,但根据叶天南的经验推断,就算林小远的案件现在结案,至少也要等三个月以后才会对林华建进行处理,哪里有林小远还没正式结案,林华建却已经下台的处理方式?

        湘省省委的迅速反应倒没有什么,郑盛和夏想的心思一样,早就想置林华建于死地而后快了,但最令人不解之处还在中纪委。

        如果省委报上之后,中纪委以事实不清需要查明为由,暂不批复,省委一般也会尊重中纪委的意见,等候中纪委的正式回应。中纪委拖上两三月再正常不过,省委也通常会耐心等候,为官之人,两三个月的耐心都会有。

        但中纪委不但第一时间迅速答复,而且还是批准了湘省的请求,速度之快,办事效率之高,不得不让人怀疑其中有什么惊人的内情。

        其实以上还不算让叶天南震惊的根本原因,因为就算程序超常,速度超快,还是不至于让沉稳有度、见多识广的他变色,之所以让他心中十分不安的是,因为他刚和隆家城面谈过林华建的问题,亲自向隆家城求情,说是林华建不容易,多年来为党和国家兢兢业业,不敢有一点放松,本人工作认真勤恳,从未出过差错,也从来没有过生活和经济方面的问题,是一个信得过的好同志。

        所以中纪委在对待林小远的问题上,要分别看待,林华建固然有教子不严的失职,但只是他作为一个父亲的失职,不是作为省纪委副书记的失职。

        叶天南巧舌如簧,说得天花乱坠。隆家城听得十分用心,连连点头,最后郑重表态,中纪委一定会慎重对待林华建同志的问题,不会让一个为党为国的好同志受到委屈。

        得到了隆家城的亲口一诺,叶天南就心中笃定了许多,本想再在京城多呆一天,再四下活动一番,加深感情,夯实基础,不料就如一个炸雷在耳边炸响,林华建被一免到底!

        怎么……会?怎么……可能!

        叶天南心中的震惊无法形容,震惊过后是惶恐,隆书记明明答应他要保下林华建,堂堂的中纪委书记,怎么能出尔反尔?

        他当然不敢直接置疑隆家城的权威,但事实摆在眼前,不由他不惊慌失措。不过再一细想,才琢磨出味儿来,隆书记只是答应慎重对待林华建的问题,自始至终没有答应他任何事情,是他自己一厢情愿地想当然了。

        只是……叶天南由此推彼,顿时惊醒了许多,先不提高层人物对他是如何支持和赞许,夏想却从容不迫地各个击破,先是林小远,后是林华建,下一步,又会是谁?

        他是自上而下加紧活动,夏想却是自下而上步步紧逼,剑锋所指之处,赫然就是他的燕省省长之位!

        不行,不能再让夏想为所欲为了,否则上面对他再肯定再支持,等叶地北落网之时,就是他栽跟头之日。

        林氏父子就是前车之鉴!

        一定要抢在夏想下手之前,让叶地北完全收手,以免抓住儿子扳倒老子的悲剧重演。他要赶在夏想回湘江之前,抢先一步布局,先占领有利地形再说。

        ……叶天南要和夏想争分夺秒,但他只猜对了一半,夏想不仅仅是自下而上步步紧逼,而且还要自上而下釜底抽薪,是双管齐下。

        京城吴家,第一次坐在吴才洋书房的夏想,淡然笑意,在吴才洋面前随性地伸出一根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