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78章 第二局的第二阶段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78章 第二局的第二阶段

    作品:《官神

        就在夏想和古秋实见面的同时,湘省晨东会战,正式进入了第二阶段。

        晨东市委书记和市长双双被抓,引发了晨东一场官场地震,晨东上下震惊,一片慌乱,人人自危,尽管省委已经任命了新的市委书记和市长,但下面的人心中有数,现在晨东从市委书记、市长到市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已经有四名重量级人物落马,看样子,省委是铁了心要将晨东掀一个底朝天了。

        身上有事的大小官员们,以前威风八面,现在威风扫地,都知道了担惊受怕,才知道了惶惶不可终日,才知道了追悔莫及。

        只是……晚了!

        第二天,省纪委再次来人,在晨东市纪委的配合下,将晨东组织部长也直接双规,同时,晨东市数个区县的一二把手,也同时被抓!

        好一场声势浩大的晨东会战,其力度和规模,直逼当年的襄樊之战,而且从动作之快规模之大下手之狠上面,有过之而无不及。

        晨东上下,哀鸿遍野,甚至听说有人直接吓得昏倒住了院。

        当年收礼的时候,收钱收到手软,现在事发的话,吓得吓成脑瘫,还真是应了一句老话——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只是在国内,贪污毕竟是一项低投入高回报的行业,利润惊人,失手的可能性极低,所以力度再大,再下狠手,也有无数飞蛾前仆后继,以大无畏的精神,奋不顾身地投入到贪污**的伟大事业中去。

        归根结底,**不是不能根治,而是制度还不够完善。人类的贪婪心理和劣根性,不因职务的提高和级别的高低而改变,因此指望领导干部从道德出发,自己严格要求自己,是痴人说梦。

        第二波冲击波袭击到晨东之后,不少还对叶天南心存幻想,以为等叶书记回来之后还能力挽狂澜的官员们失望了,因为从短短时间内发动两次进攻来看,郑书记下了决心,没有留下退路,叶书记还在京城,鞭长莫及。

        多米诺骨牌效应就显现了,原本还心存侥幸咬牙不放松的贪官,有主动交待问题的,有自首的,还有咬出别人的,甚至还有……情急之下为了自保咬出了叶天南的!

        再经过纪委系统地审讯,分别地问话,又有几人的供词指向了叶天南!

        事关重大,纪委立刻向远在京城的夏想请示,夏想答复,一切以郑书记的指示为准。

        商江和李从东联合向郑盛汇报,郑盛听了之后,久久无语,最后十分痛心地说道:“先压下来,出了这样的问题,省委也有责任,我个人也难辞其咎。等天南同志回来,我会亲自找他谈话。”

        随后,郑盛再次召开办公会,商议晨东人事问题。开会之前,他特意和付先锋进行了一次密谈。

        办公会一共五人参加,分别是郑盛、付先锋、杨恒易、梁夏宁和郑海棋。

        会议一开始,郑盛就强调说道:“我已经和叶书记、夏书记通了电话,两位同志都表示支持省委的工作,认同办公会达成的共识……下面开会。”

        一句话就定了性,今天的办公会是在叶天南和夏想两名重量级人物的缺席之下召开的,但一样有效并且符合程序。

        而特意让杨恒易参加会议,也是出于平衡的考虑,是郑盛适当礼让的表示。

        但杨恒易也清楚,他并没有太大的发言权,而且纪委方面将事情瞒得很死,他身为政法委书记,并不知道晨东会战的多少内情,可以说,晨东会战是由夏想一手操纵,由郑盛幕后推动,由付先锋默认发动,再有叶天南具体参预的一次秘密会战,只有省委的前四号人物有资格知道具体发动的时间和方式,以及规模和力度,其他人,都只有旁观和附和的份儿。

        即使是他得到了叶天南的暗示,要在利益攸关的决策面前,寸步不让,但杨恒易却不打算强硬到底,他和叶天南、胡定不同,他只有一个女儿,不用赚花不完的钱,反正没儿子,钱差不多就行了,风险太大了就不划算了。

        因为冒着丢官坐牢的危险赚到的钱,最终还是要归了女婿,他何苦如此?

        杨恒易心中还有另外的谋算,反正叶天南说不定要离开湘省了,他犯不着因为不划算的利益而和郑盛太疏远了,以后他还要在湘省呆下去,要想得长远一些才行。

        因为杨恒易的和稀泥,因为付先锋的附和,此次书记办会公最后达成了一项非常重大的共识,直接敲定了晨东市委空缺官员的全部人选!

        等于是说,叶天南被无情地抛弃了!

        虽说书记办公会并非真正的决议,还需要上常委会表决,但书记也有权在叶天南和夏想缺席的情况下,以事态紧急为由,也可以召开常委会,只要过了法定的半数以上,决议即可生效。

        办公会的决议传出之后,不但晨东更加人心惶惶,就连省委不少人也都十分焦急地眼望北方,叶书记怎么在京城乐不思蜀了,还不回来湘江,湘江就要后院起火了。

        叶天南其实并非不想回来,只是他现在在京城,被诸事牵绊,想要转身也难!

        在不断地收到湘省的消息,在接到郑盛和付先锋亲自打来的看似客气其实果断的电话之后,叶天南知道,晨东会战,他全盘皆输了。

        不认输不行了,现在人在京城,鞭长莫及,回身救火也来不及了,就算现在动身返回,也未必能力挽狂澜,索性愿赌服输,放手晨东,留待以后再算。

        只是让叶天南不解的是,夏想明明开完会了,也和隆家城走完了对接的程序,早就没事了,还留在京城做什么?

        难道是……心中只闪过一个念头,也没有深入再想,叶天南并不认为夏想一个小小的副省级干部,还想干涉他一个副省级干部的升迁。现在决定他的命运的首先是几大常委,其次是政治局委员,夏想还差了十万八千里,连门槛都够不着。

        让叶天南犯难的事情还有很多,所以夏想留在京城究竟在活动什么,他也无心留意。

        岭南事变的事情,确实如他所想的一样,触动了许多人的利益,引发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从羊城军区开始起风,一路北上刮到湘省军区,到现在,又直达了军委。

        就叶天南所知的内情,羊城军区在第一时间接管了走私船只之后,查实军舰竟然隶属羊城军区,副政委杜之安勃然大怒,当即拍了桌子,要求严查。

        而船上的十几名军人,一半是羊城军区的人,一半是湘省军区的人,于是,湘省军区司令员张晓和政委苏治桥办公室的电话,就响成一片。

        张晓的意见是,绝不姑息,追查到底。苏治桥的答复是,尊重羊城军区的意见,但保留看法,事情不宜闹大,惊动了中央军委就不好了。

        至于羊城军区内部是如何争吵,十几名士兵如何处理,而湘省军区如何纷乱,张晓在夏泊远的配合下立威并且力压苏治桥,等等,内幕涉及到军事机密,即使叶天南贵为省委副书记,也无权知道,但他知道的是,走私石油船事件经过发酵之后,已经演变成了军中的派系斗争!

        派系斗争是永恒主题,并不足为奇,但让叶天南始料不及的是,张晓也不知哪里来的底气,直接就将事情捅到了中央军委,狠狠地告了陈法全一状,声称陈法全参预走私,并包庇犯罪嫌疑人林小远,罪大恶极!

        羊城军区似乎也默认了张晓的说法,并没有压下,只经了一下手,就将事情直接转到了总政治部。

        终于……叶天南不寒而栗,终于由走私船事件延伸到了陈法全和林小远身上,而陈法全和林小远有一个共同的中间联系地带——叶地北。

        叶天南就知道,不管事件的背后有没有夏想的一双黑手,最终事件还是会指向他,目的就是在他即将升迁燕省省长的前夕,为他制造麻烦设置障碍,不让他顺利上位。

        想黑他?没门!叶天南暴怒了。

        不过让叶天南感到欣慰的是,走私船事件比他预想中波及的范围要广,幕后的那位听到之后,震怒了,做出最高指示精神。指示精神是什么,他不得而知,只是知道的是,已经有秘密指令传到羊城军区,必须保下陈法全。

        保下陈法全,叶地北就会暂时安全,叶地北安全,就不会危及他眼前最为关键的一步。

        至于林小远一案会不会影响到叶地北,叶天南暂时不予考虑,因为他相信林小远会聪明地保持沉默,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而且林小远的案件不会这么快,等案件有了进展之时,他的事情也已经尘埃落定了。

        只要他一步迈入了正部级,就等于有了护身符在身,除非有重大的方向性错误,否则,中央也轻易不会拿下一名省长。到时,谁能再奈他何?

        副部和正部,只差一步,实际上政治待遇却有天壤之别,说什么也要坚定地迈出最为关键的一步。夏想如果敢自不量力地挡他的前进之路,他将会毫不犹豫地将他一脚踢开,甚至逼急了他,生死相拼!

        ……让叶天南咬牙切齿、恨之入骨的夏想,此时正一脸笑意地坐在着古秋实面前,很随意地伸出一根手指:“100亿……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