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73章 岭南有风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73章 岭南有风

    作品:《官神

        书记办公会通过对晨东问题的处理的若干意见之后,并没有随后提交到常委会讨论。出于保密的考虑,现阶段不宜公开,同时决定,下一步行动,全权交由省纪委负责。

        也就是说,何时双规晨东市委书记和市长,何时发动晨东会战,由夏想一言而定。

        两天过去了,省纪委没有一点动静,晨东方面也是一如平常,没有嗅到什么不同寻常的风声——叶天南再是被夏想摆了一道,再是后悔答应启动晨东会战,也不会私下通知晨东方面,基本的领导干部的素养和保密守则,他必须保持和遵守。

        况且此时的叶天南,也没空理会一个小小的晨东市,虽然他经历了一次重大的挫败,被夏想突如其来的狠手刺激得差点拍桌子骂娘,但随后又迅速冷静下来,并且理顺了局势,分析了时局,又做出了部署,研究了一系列的应对之策。

        叶天南就是叶天南,他身经百战,不会被夏想一次巧手打败,更不会认输,因为他不但要解决在湘省的所有遗留问题,还要潇洒北上,前往燕省担任省长。

        谁也阻挡不了他前进的脚步和胜利的信心。

        在夏想送别杜之安的前一天,已经在湘江完成布局的叶天南飞赴京城,就担任燕省省长一事,第一次进京跑动,同时,也要和京城的高层会面,四下活动,争取获得更多的支持。

        而就在叶天南进京的第二天,夏想接到中纪委来电,要求夏想即刻进京参加一个重要会议,并再三强调,会议必须由一把手参加!

        调虎离山?在晨东会战即将引爆之时,将省纪委一把手调开,用意太明显了。郑盛得知消息之后,也很气愤,甚至提出以省委的名义向中纪委做出解释,让商江替代夏想前去。

        夏想却委婉感谢了郑盛的好意,说是他就是要亲自进京。

        “郑书记不用担心,晨东会战已经准备就绪,今晚正式发动,具体细节由李从东同志一手负责。商江同志现在主持日常工作,省纪委各项工作井井有条,不会出现任何差错。”夏想自信地一笑,“我也正想进京,向中纪委通报一下湘省的几个大案!”

        见夏想格外镇静和自信的表情,郑盛心中的烦躁一下平息了,他也知道,中纪委的刁难与叶天南的进京不无关系,但他也没有办法,他影响不了中纪委的决定,甚至连叶天南也左右不了,省委书记是一把手不假,但也有许多约束,不可能随心所欲。

        只是夏想似乎有点过于沉静了,他以为办公会一结束,夏想就会立刻雷厉风行的采取措施,将晨市闹一个天翻地覆,不想两天过去了,一点动静也没有,还真沉得住气。

        郑盛几次想问问夏想纪委到底是怎么安排的下一步,几次又忍了下来,他不想在夏想面前显示出他急切的一面,否则说不定会让夏想认为他身为省委书记,也太沉不住气了。

        不过说心里话,郑盛还真是有点沉不住气,他来湘省几年了,晨东会战是他面临的第一场大规模的硬仗,他还真有点迫不及待。

        往小里说,晨东会战是他的收权之战,是第一战,成败事关以后在湘省的大计。叶天南虽然有望调任燕省担任省长,但一日调令未下,就一日不能放松。官场上的事情,风雨不定,在下文之前,传闻就永远只是传闻。

        往大里说,也事关他在湘省一任之上的政绩。如果晨东会战顺利的话,随后再趁热打铁拿下怀阳,两大会战将会为他在省委书记任上写下浓重的一笔,将会让他声威大涨,为两年后的政治局换届打下坚实的基础。

        既然夏想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他也不好再多过问什么,等夏想走后,他心中又忽然产生了一个不小的疑问:其实中纪委的会议虽然再三强调要求一把手参加,但各省份认真执行的还真没有几个,许多时候都是副职前去开会,夏想却在此紧要关头十分听话地去中纪委开会,是真是对中纪委会议表示重视,还是另有目的?

        或者说,和叶天南的进京有间接的联系?

        郑盛还真是猜对了一半……夏想定好了下午的飞机,临走之前,和曹殊黧告别,又和连若菡、卫辛打了电话。

        连若菡和卫辛来到湘江之后,正如夏想担心的一样,还真住进了古玉的别墅。本来古玉的别墅是在江畔小区,连若菡偏偏恶作剧,为古玉的别墅命名为南官,就是江南行宫之意。

        行宫一说,含义丰富,夏想就假装没听见,既不解释,又不理会,反正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坏样,连若菡也只好叹息,拿他没有办法。

        但南宫夏想是暂时不敢再去了,好家伙,连若菡、古玉、严小时、卫辛,再加上一个李沁,五女临门,热闹,太热闹了。吓人,特吓人了。

        不过还好,曹殊黧却不去南宫,只呆在家中,尽一个妻子的责任,好好服侍夏想。夏想也清楚黧丫头的心思,眼不见心不烦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她现在毕竟是纪委书记夫人,要注重形象,不能再随意和别人聚会了,因为一举一动都有可能被别有用心的人看在眼中。

        不过因为有事情要交待,夏想在登机之前,还是和连若菡好好交待了一番,当然,是事关百亿巨资的问题。

        大概交流了一下,时间来不及了,夏想就飞离了湘江。

        此去京城,夏想有三件要事要办,但在他离京之前,湘江的导火索已经点燃,风暴正在酝酿之中。

        ……岭南省是国内第一经济大省,因为沿海的缘故,所以经济发达,但也正因为沿海的缘故,所以走私猖獗。海上走私屡禁不止,不是力度不够大,而是海域太宽广了,不可能每时每刻都能严防死守每一处海面。

        当然,除了以上原因之外,还有许多走私是明目张胆的走私,有地方或军方高层默许的走私,在现在的经济形势下,占了全部走私案件的一半以上。

        地方高层还好说一些,有时因为政治斗争的原因,也有可能随时被拿下。其实说到底,许多走私船只何时到,船上大概有什么货物,基本上缉私局都会事先得知,拦或不拦,查或不查,不在于船上货物的价值的多少,而在于是谁的船只。

        对于普通的民间走私,缉私局的策略是查一半放一半,其实是类似于放羊的做法,让走私的人认为有机可乘,才会始终有人前仆后继铤而走险。也正是因为他们的不懈劳动,才为国家创造了大量的税收,也为缉私人员带来了丰厚的收获。

        查获一艘缉私船,肯定要适当截留一部分货物,说中饱私囊太难听了一点,说是正常的损耗倒可以掩盖过去,毕竟缉私警察冒着生命危险拦截走私船,也应该有所收获。

        今天接到线报,今夜将会有一艘走私船靠岸,据情报分析,船上是走私汽车,价值数千万人民币。缉私队整装待发,到了晚上,就出海巡逻,到了指定地点,守株待兔。

        过了晚上10点左右,还没有动静,难道情报有误?正当缉私队员们认为今晚扑空的时候,远处海面上传来了轮船的轰鸣声。

        有着丰富的缉私经验的缉私队长路文飞听到轮船的发动机声音不对,从夜视仪里望去,船体庞大,吃水很深,显然吨位远非民用级船只可比,虽然船只明显经过改装,但他还是心里一沉,怀疑情报有误,因为根据他的经验判断,眼前的走私船上的走私货物可能不是汽车!

        怎么办?路文飞有点犹豫,但接到的命令是全力拦截,务必完成任务,他就一瞬间下定了决心,命令缉私船全速挺进,拦截走私船。

        数艘缉私船灯光大亮,无数缉私警荷枪实弹,将走私船团团围住。

        奇怪的是,走私船不慌不忙,一点也没有要逃走的意思,反而停了船,从里面出来一个人,背着手站在船头,冷笑一声,冲路文飞说道:“路队长,你查错船了。船上的东西,不是你一个小小的缉私队长查得了的。”

        来头不小,连他的底细都摸得清楚,路文飞不管这些,要求对方接受上船检查。对方也没反对,开舱纳客。

        路文飞带领一干缉私警上了船,脚一落地他才看清眼前的船的本来面目,顿时心中大惊,是情报有误还是有人故意让他为难,因为……脚下的船是一艘军舰!

        历来军方的走私,地方上不能说无权干涉,也分时候分场合分时机,但有一个原则就是,能不碰就不碰,因为军方的走私历来背后都有一只巨手。

        不是他一个小小的缉私队长能惹得起的!

        更让路文飞震惊的是,手下检查之后报告,船上走私的全是石油,满满的一船石油!

        先不用管价值的多少,军舰,走私,石油,都是以他的级别不够资格触及的真相,联想到和先前的线报有较大的出入,路文飞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难道是一个阴谋,被人当了枪?

        ……路文飞并不知道,他今天拦截的军方石油走私船,看似无意似乎事情并不大,却间接地影响了时局,对远在湘省的湘省军区的局势,甚至湘省的省委局势,进而更长远的推论的话,对今后国内政坛上的力量对比,都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