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64章 小心,戏言成真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64章 小心,戏言成真

    作品:《官神

        林小远落网的功劳,如果真要算起来,还得落在古玉身上……夏想在和郑盛达成共识之后,回自己办公室的途中,无意中撞见叶天南正从付先锋办公室出来。其实副书记和省长见面谈工作,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不过付先锋热情地送到门口,就有点不太正常了。

        更不正常的是,叶天南神色如常,还冲夏想微一点头,以示问好。而付先锋虽然也是笑容满面,但他眼神中的一丝微不可察的躲闪却没能逃过夏想的眼睛。

        按理说以付先锋的机心和脸厚心黑,怎会在人前露怯?主要有两点原因,一是他和夏想太熟悉了,从最先的对手到后来的朋友,再到现在的非敌非友,走过了近十年的光阴。

        二是他和叶天南交谈的内容,触及到了他和夏想曾经达成的共识,正好无意中被夏想撞见,虽是撞见而不是撞破,还是难免心跳加快。

        付先锋以为他演技高超,不着痕迹,没想到还是被夏想敏锐的眼神尽收眼底。付先锋甚至在想夏想也不戴眼镜,肯定有轻微近视,看不清他一闪而过的异常。

        可惜夏想眼神好得很,眼睛也一点不近视,付先锋的美好愿望落空了。

        不过付先锋倒也随机应变得快,随即拦住了夏想,说是正有事情找他。

        叶天南坦然而去,似乎对付先锋刚刚和他密谈之后,立刻又和夏想会谈一点也不担心,他甚至脚步飘然,从背后望去,还有一丝出尘之意。

        官场是名利场,官场中人怎会有出尘之意?所以夏想从来不认为有追逐名利的高人,真正的高人都在世外,即使入世,也是默然无语,不为人所知。

        付先锋请夏想到办公室一坐,并未谈及太多事情,只是随意一问夏想在京城是否顺利。夏想也就客气地一答,只字未提京城之中和总书记的会面,不管付家是否有渠道得知,他故意揭过不提,也是向付先锋暗示什么,相信付先锋心里明白。

        和付先锋的谈话大概只有几分钟,只有一件事情对夏想有所触动——付先先又要前来湘江。

        直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夏想还摇头直笑,得,林小远的事情还没有解决,三件天大的难题还没有拉开序幕,湘江已经美女成灾了。

        刚刚在和郑盛交谈时,他已经向郑盛说明了曹殊黧来到了湘江,算是向省委交待了生活问题。郑盛十分高兴地表示欢迎,提出让郑海棋出面负责安排曹殊黧的工作和生活,还亲切地过问曹殊黧的兴趣和爱好,想从事什么工作,省委负责解决正处级待遇,等等。

        夏想没提任何要求,黧丫头性子淡,就不上班也好,在家中照顾他即可。

        不过后来郑海棋还是很热情地将曹殊黧安排到了省妇联,解决了待遇和级别。夏想也未多过问,高级干部的家属的工作和生活都有相应的待遇,他懒得去操心一些边角事情。

        曹殊黧和李沁同来,曹殊黧随夏想一起住进了常委家属楼,李沁也不能总住宾馆,因为她在湘江可能要常住一段时间,正好严小时和古玉也来到了湘江,不等严小时主动以地主的身份安排住宿,古玉却素手一挥,说她在湘江之畔有一栋别墅。

        却是古玉以前做玉器生意时,正值湘江之畔有别墅兴建,她一下就喜欢上了灵秀之地,当时就买了一栋。买了之后却一直闲置,只是没想到几年过后,价格翻了一倍有余,也算赚到了。

        古玉却不缺钱,自然不卖。

        于是,古玉、严小时和李沁就一同住进了别墅,三位绝色美女共居一室,在外人眼中似乎很是香艳,但在夏想看来,却是危险重重——因为他和李沁之间清清白白,李沁不在危险之内,但和严小时之间的关系有所突破,而以前,严小时一直对他和古玉的超友谊关系耿耿于怀。

        三个女人之中,严小时最精明,古玉最单纯,李沁最工作狂,基本上可以肯定,几人将会以严小时为首。夏想就担心严小时心血来潮,万一和古玉交流和他欢爱时的感受怎么办?

        主要是,古玉会做何感想?

        现在的湘江,曹殊黧、梅晓琳、严小时、古玉和李沁,差不多在他生命中有过痕迹的女人,来了将近一半。对了,还有一个付先先果然也要前来凑热闹,别乱套才好。

        更让夏想郁闷的是,还没有想好如何安置一帮女人们,却又接到了连若菡的电话。

        连若菡先是假装关心地问了问他是否一切进展顺利,随即话题一转,口气一变,说是出于对她的百亿资金的监管和负责,她决定近期也前来湘江,和卫辛一起,亲自负责百亿巨资的运作。

        夏想差点昏倒,难道说,百年一遇的事情真的要发生在他的身上?八女闹湘江,让他情何以堪?还真是非要乱套不可。

        连若菡是诚心气他,诚心要给他添乱。

        夏想还没有来得及严厉批评连若菡自私自利的行为,连若菡说了一句话,就立刻让他闭了嘴:“亲爱的,其实我是为你好。你在湘江人生地不熟,举目无亲,势单力薄,我过去是帮你打开局面,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有一帮娘子军团帮你,你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男人。”

        夏想只好投降了:“欢迎,热烈欢迎。”

        是不是天底下最幸福的男人,夏想不敢自夸,但他肯定是天底下最幸运的男人——连若菡说对了,他的女人们,确实帮了他的大忙。

        最先是古玉。

        李沁和古玉、严小时住在一起,曹殊黧自然也知道严小时和古玉都在湘江,她嘴上不说,心里难免有疙瘩,就一天到晚拿了金庸的书来看,还不时地问夏想:“你最欣赏段正淳还是韦小宝?”

        夏想就装傻:“谁?都是谁?是历史名人还是古代的宰相?”

        曹殊黧就发了狠,拧了他一下:“装,装一个大尾巴狼!”

        不过也是一点就过,曹殊黧绝不会在一个问题上纠缠不休。

        夏想才得以有空闲,以和李沁见面的名义,来和严小时、古玉见面。见严小时倒在其次,主要是好久没见古玉了,他确实想念。

        但真要说实话的话,夏想欣赏段正淳每一段令人荡气回肠的爱情,更仰慕韦小宝被众女环绕而游刃有余的哄骗女人的高超手腕。

        男人,其实在内心深处,都有一个深藏不露的韦小宝之梦。

        古玉的别墅位于湘江之畔,花团锦簇,青砖绿瓦的一座三层小楼,犹如桃源,倒让人赞叹古玉的眼光。

        夏想的车刚停稳,严小时、古玉就从里面雀跃而出,两人争先替夏想打开车门,殷勤周到,二美争艳。

        夏想摇头一笑,下车之后,先打量了古玉几眼,见古玉容颜未改,神采依旧,才放心了,说道:“古玉,偶而耍些小性子也没什么,但经常耍赖,就不好了。”

        古玉噘了嘴:“我又没有冲你耍赖,我自己跟自己较劲儿还不行?真的吃了河水管得宽。”

        严小时在一旁笑而不语,不过笑容之中有促狭之意,显然她最喜欢看到夏想吃憋。

        李沁在房间内没有迎出来,想必也知道她的热情没有用武之地,索性也就不来添乱。

        房间内的布置非常不错,家具和生活用品一应俱全,三层小楼,有七八个房间,足够住了。

        严小时跟在夏想身后,悄声说道:“你的女人们都来的话,也住得下,要不,来一次八女闹湘江?”

        “八女?什么八女?”夏想只能装傻,“小时,你和古玉来就来了,好好住下,安心休假,我最近忙得很,事情多,肯定没多少时间陪你们,你们有心的话,就帮帮李沁。没兴趣的话,就自己出去散心。”

        严小时乐得花枝招展,古玉却一点不笑,一本正经地说道:“哎,你别小看人,你有什么不快乐的事情,说出来,让大家快乐一下,然后我快乐的话,也会帮你解决难题的。”

        夏想也笑了,随口一说:“好,你就帮我抓住林小远,怎么样?”

        其实不过是一句戏言,不成想,戏言成真!

        早在夏想在忙完省纪委的事情之后,就专程和梅晓琳、陈习明又见了一面,商议抓捕的行动安排。

        虽然事情的严重后果早有预料,虽然并非陈习明承担全部责任,但陈习明为人有担待,一见夏想还是面有愧色,主动承认了错误,并且承担了全部责任。

        还好,梅晓琳也向夏想坦诚她也有错,还含蓄地点出了古建轩也施加了压力,夏想对陈习明的一点埋怨也就全部释然了。没有一个公安局长敢顶住书记和市长的双重压力而不放人的,陈习明也算做得很不错了,值得赞赏。

        夏想没有批评陈习明,相反,还表扬了他。

        虽然陈习明也知道是上级领导一贯的驭下之术,但夏想语气很真诚,表情很真实,他还是很感动。

        陈习明其实也没闲着,林小远一失踪就发动了全部力量追查,已经初步查明,林小远就在湘江市内,并未出市——果然和夏想设想的一样,但有一点难点,林小远藏身在军中,地方力量无法介入!

        而让夏想也始料不及的是,此次抓捕林小远,让他间接和军方的另一股势力起了冲突,从而也导致了他直接参预了军方的派系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