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63章 风云际会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63章 风云际会

    作品:《官神

        有理由相信,林小远此时并未出国,因为时间上来不及,而且此时出逃,危险系数太大。差不多可以断定,林小远未出湘省。

        夏想虽然还没有来得及着手反击,但他此次却是出奇的冷静,而且还是无比地肯定,一定能将林小远再次拿下。

        一旦拿下林小远,他就要下狠手了,雷厉风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湘省四少各个击破,全不放过!

        但在拿下林小远之前,现阶段就开展晨东会战,不符合长远利益,因为万一付先锋临阵反戈,再和叶天南暗中联手的话,说不定会战胜利之后,果实就会被付先锋和叶天南瓜分。

        投机取巧是付先锋的本性,而叶天南老谋深算,必然不会坐以待毙,肯定会暗中运作什么。付先锋可以被他拉拢,也有可能会被叶天南再许下更大的利益,再次反水。对于付先锋,夏想比郑盛了解得深刻多了,也从来不会将胜利的筹码全部压在付先锋身上。

        但问题是,现在付先锋居中,他的手偏向哪一方,哪一方就能取得胜利。尤其是在最紧要关头的对峙之时,付先锋拥有一言而定的莫大权力之时,他绝不会满足于先前郑盛和他达成的协议。

        还有一点,夏想目光如炬,郑盛在权谋和识人之明之上,不如叶天南心机深手腕高。在人事调整的风声放出之后,叶天南一直没有什么动静就说明了问题。

        郑盛还以为叶天南妥协或是退让了,其实不然,按兵不动的叶天南比频频出手的叶天南更让人忌惮三分。

        夏想最担心的一点就是,晨东会战打响之后,晨东官场地震,落马贪官无数,第一步大获全胜,但等到重新安排人选之时,郑盛想要安排的人选通不过常委会,而付先锋突然和叶天南联手,掌控了常委会,通过了他们提名的人选。

        到时岂非功败垂成,为他人做了嫁衣裳?

        郑盛或许不敢猜想付先锋会出尔反尔,夏想却是坚信付先锋会反戈一击,而且更深信的是,现阶段估计叶天南和付先锋已经密切接触多次了,甚至说不定已经达成了什么秘密协议。

        还有一个让夏想对付先锋会反水的深信不疑的原因是,叶天南有望担任燕省省长的消息已经放出,郑盛或许对叶天南是否担任燕省省长,没有想法也没有期待,因为他在燕省没有利益。

        付先锋却不同,燕省有付家的重大利益,因此,叶天南如果以未来的燕省省长的身份向付先锋许之以利,付先锋在紧要关头反戈的机会无限接近百分之百!

        只是……夏想的最大担心又无法对郑盛明说,总不成他当着省委书记的面说省长的坏话,就太没政治水平了,而且又只是基于推测,再者付先锋毕竟是省长,是上级,身为下级不能议论上级的不是,是为官之道的第一准则。

        夏想设想之中的万全之策是,第一步,首先必须拿下林小远。

        林小远在取保候审期间潜逃,罪加一等,至少可以有足够的理由将其正式逮捕。林小远被捕,将是连锁反应的第一步,是湘江飞溅的第一朵浪花,影响深远。

        第一,牵制了林华建。第二,震动了杨恒易和胡定,第三,触动了叶天南。

        林小远在手,就意味着有了筹码,就完全牵制了湘省四人的精力,让他们束手束脚。如此,以付先锋的精明,见形势不对,自然就不会再和叶天南携手了。

        “郑书记,林小远是湘省四少之一,他只要落网,一些人就束手束脚了,同样,付省长也会坚定信心了。”夏想尽可能回答得委婉一些,不至于显得太突兀或太强烈了。

        郑盛却微微皱起了眉头:“夏书记,将着眼点落在林小远身上,是不是……太抬高林小远问题的重要性了?”其实他想说是不是眼界太低了一点,一想又觉得不妥,才又临时改了口,其实心中还是认为夏想有点小题大做了,甚至还猜测夏想是不是太小心眼了,对于林华建摆他一道的事情,耿耿于怀。

        同时,郑盛还有其他的顾虑不便说出口,因为他不想触动湘省核心人物的直接利益,政治斗争可以,但只能在围绕人事问题上大做文章,不能直接面对面的交锋。

        夏想动了林小远,就动了林华建,动了林华建,就动了杨恒易、胡定和叶天南,所以郑盛又暗示说道:“林小远毕竟是省委高级领导的儿子,要注意工作方法,要适当照顾个别领导同志的情绪。”

        夏想大感失望。

        才触动了林小远,郑盛就轻手轻脚了,要是终有一日叶地北事发,郑盛是不是要畏手畏脚,甚至出面遮盖?至此,夏想真正看清了郑盛的为人,性格虽然有激进的一面,但保守老成,缺少魄力和大刀阔斧的精神。

        不得不承认,总书记确实有识人之明。郑盛比古秋实还大了一点,总书记却点中古秋实而非郑盛,确实是明智之举。

        “郑书记,据毕鹏承认,他和林小远之间有经济上的往来,晨东大桥在施工的时候,林小远就是工程材料的总负责人。而且毕鹏也提供了材料证明,林小远仅在晨东大桥一个项目之中,就非法获利超过1000万!林小远和晨东不少主要领导都有经济往来,而根据顾世奇的供词,林小远也插手了怀阳大桥项目,怀阳大桥的全部工程材料,也由林小远一手操纵!”

        夏想知道想要打动郑盛,就只能将着眼点落在郑盛最关心的人事调整的大计之上。

        “根据蔡江伟初步的口供也证明,林小远确实插手了怀阳大桥项目,而且他和怀阳主要党政领导,也来往密切。”

        郑盛的下一步就会拿怀阳开刀,从长远布局打算,林小远一人可以将晨东和怀阳两市系于一身,郑盛必然会为之动心。

        夏想的口气随意,并没有刻意流露出要说服郑盛的意味,因为他清楚得很,越是随性,才越让郑盛不起疑心,刚才他从郑盛的眼神中看出了郑盛对他的猜度,就立刻转变了策略。

        省委书记也是人,是人就会有弱点。抓住对方的弱点为我所用,而且不着痕迹的话,就是高明的谈话之道。

        郑盛没有说话,却站起身来,背着手来回走动了几步。

        以夏想的对郑盛的了解和观察,他知道,郑盛犹豫了。

        “林华建同志会有情绪的……”转了三圈之后,郑盛很没担待地说了一句。

        “林华建同志的工作,由我来做。”夏想就接过了最大的难题,他虽然很是不满郑盛的态度,但替领导分忧是下级的分内事,只好大度地扛了下来。

        不过他也心里清楚,林华建也不会厚着脸皮来找他理论什么,除非逼急了。但真正逼急林华建的时候,林华建不会找他,也不会找郑盛,而是直接找中央了。

        “那你就辛苦一下了。”郑盛满意地笑了,“人事调整的风声已经放出去了,也不能悬得太久了,否则会影响到工作。”

        “时间不会太久,用不了半个月。”夏想心想,不能让郑书记太轻闲了,也要让郑书记显示一下权威才行,否则郑书记的湘省一把手的身份,也太不被一些人放在眼里了。

        夏想就微带气愤地说道:“郑书记,有个情况纪委得向省委汇报一下。中纪委姚主任和林厅长同机来到湘江,我想中纪委的领导前来指导工作,总要迎接一下,没想林厅长没向纪委汇报,姚主任也和纪委打招呼,就直接叫李从东同志谈话了。当然了,中纪委的领导有特殊顾虑,不和纪委通气也没什么,和省委打了招呼就成……”

        一句话说得郑盛顿时脸色一变:“我还以为姚主任已经和纪委通了气,也以为你会正式向省委通报一声……”

        夏想一摊手:“姚主任是什么想法?不和纪委通气也就算了,怎么和省委也没打招呼?”

        郑盛明显生气了:“不打招呼就不打吧,怎么着也是中央来人,是不是?”表面上高抬姚金阶,其实已经将他拉进了黑名单,暗含讽刺之意。

        郑盛可是堂堂的省委书记,而姚金阶才是厅级,相差甚远,就算自恃京官,下来大一级,也不该在总书记的爱将面前摆谱。

        再是中央来人,哪怕是中纪委副书记亲临,也要给郑盛几分面子,省委书记,是为封疆大吏,有影响国家形势的举足轻重的影响力,姚金阶不过是厅级,不管是他出于什么考虑先没有和省委、省纪委通气,反正已经在夏想的巧手拨动之下,他在湘省的工作,将会举步维艰了。

        夏想不动声色之间,已经为未曾谋面的姚金阶挖好了一个大坑。

        有人以为可以暗中摆他一道,好,欺负到他的头上,还想让他以礼相待?

        湘江水深,小心呛水!

        和郑盛的一番长谈,定下了下一步的基调,夏想心中笃定了许多,接下来,抓捕林小远就是重中之重。其实在夏想的设想之中,抓捕林小远只是时间问题,林小远跑不了,真正的难题在于林小远落网之后的局势,又是怎样的惊涛骇浪。

        主要是,他还不敢自认了解了叶天南的为人!

        果不出夏想所料,仅仅三天,林小远就落网了。

        湘省,即将风云际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