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62章 湘江的第一朵浪花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62章 湘江的第一朵浪花

    作品:《官神

        湘江,终于无风起浪。

        夏想说不生气那是骗人,是谁都难免气恼,明明知道林小远有可能潜逃,还取保候审,陈习明的公安局长,当得太不称职了!

        当然,夏想也没有简单而粗暴地认为陈习明是故意为之,肯定有来自各方的压力让他不得不妥协。但即使如此,他还是难以压制心中的怒火。

        因为突破在即,眼见就要将林小远的老底揭穿之时,竟然让他从容脱逃,简直就是让人无语。

        而且还有……中纪委绕过他,不通知省委省纪委,直接要找李从东谈话,还是一如既往的蛮横无理,夏想就知道,对方的第一波冲击来了。

        要的就是在他将要掌控大局之时,将他胜利的果实打落。

        在回省委的路上,夏想先后和曹殊黧、严小时通了话,曹殊黧和李沁已经提前一步来到湘江,先住在了酒店。严小时和古玉也到了,已经安排妥当。

        刚放下电话,梅晓琳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梅晓琳现在很是自责,因为在古建轩的压力下,在她的默许下,陈习明终于妥协了,放了林小远。不料林小远前脚一出公安局的大门,后脚就消失在警方的视线之外,显然早就做好了精心的准备。

        谁也没想到,堂堂的省纪委副书记、监察厅厅长也有如此耍赖的一面,竟然不顾身份做出了无耻之事。但林华建却矢口否认,声称他也不知道林小远去了哪里,林小远的失踪,和他全然没有半点关系!

        实际上林华建并未说谎,林小远的脱逃,并非是他事先安排,因为他还不至于如此胆大包天,还有一点,他并不知道夏想的剑锋所指之处,并非简单地只拿林小远明面的事情下手,夏想要下的是狠手。

        但叶天南却知道!

        叶天南在夏想前往京城的期间,不断地猜度,不断地寻找蛛丝马迹,等他终于发现了一丝端倪之时——李从东顺藤摸瓜正在查实林小远的私密帐户,而且已经触及到了最核心的部分——他才恍然大悟,同时怦然心惊。

        夏想……下的是不留余地的狠手,要的不是让林小远吃亏和丢人,而是要他的命!

        再推而广之的话,一个林小远肯定满足不了夏想的胃口,如果他再各个击破,岂非说明他想要的是整个湘省四少的命?

        如果将湘省四少近年来赚的钱全部收回,不和要了命一样?

        叶天南勃然大怒,并且差点气得失态,好一个夏想,正常的政治斗争也没什么,你欺人太甚,何必大下狠手,要斩尽杀绝?别人赚钱碍你什么事儿了?

        叶天南就决定,及时收手,立刻让林小远远走高飞,不能再留在湘江给夏想当活靶子了。林小远一走,湘省四少才能平安,才有足够的时间将资金安全转移。

        但叶天南也知道恐怕林华建不会同意让林小远潜逃出国,因为林小远在取保候审期间潜逃,罪加一等,一跑,就永远回不来了,而且更会为林华建脸上抹黑。

        只是形势紧迫,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事后再慢慢说服林华建也行,只要保证林小远一事不祸及林华建的前途即可。

        叶天南就发动了最大力量,请动了中纪委的姚金阶——林华建虽然和姚金阶同机,但他并不十分清楚姚金阶此来湘省的真正目的,可以说整个事件都在叶天南一手掌控之中,他也被蒙在了鼓里——决定要对李从东下手。

        李从东现在是夏想在省纪委最大的助力,虽说不一定非要拿下李从东,但非常有必要对李从东敲打一番,让他收敛几分,别太跟紧了夏想的脚步,别事事充当夏想的马前卒。

        李从东要是收敛的话,夏想失去了左膀右臂,想要在湘省再为所欲为,就平空增加了不少难度。

        叶天南也清楚除了李从东之外,商江也是夏想在纪委之中的助力之一。但商江本是郑盛一条线上的人,未必和夏想真的一心,现在动商江,等于是同时触动了夏想和郑盛两方的利益,容易引起强烈的反弹。

        所以,综合比较之下,李从东就成了最好上手的软柿子。

        安排林小远出逃的人是杨遥儿和胡均由——杨遥儿也真够可以的,毫不在乎林小远打瞎了黄义的眼睛,虽说黄义的眼睛据说还有希望治愈,但杨遥儿男友如云,听到黄义受伤的消息后,连震惊都没有——具体怎么做,从哪条路线走,叶天南不会过问,因为他相信,时刻准备着远走高飞的湘省四少,早有计划。

        在林小远的事件上,叶天南留了后手,首先就是他瞒着林华建策划好了一切,其次就是他让叶地北置身事外,并没有具体参预。

        不止杨恒易,就连胡定也没有看出叶天南在此事上的长远谋算。

        布置好一应事宜,将将好,夏想就回来了。

        叶天南心想,夏想领略了京城风光,安逸了几天,回来后见到有大礼送他,也不知他会做何感想?怕是后悔在京城沉醉不知归路了吧?

        ……叶天南几乎要笑出声了,当然,如果让他知道夏想在京城到底都做了些什么,他别说笑了,怕是会再次失控并且大发雷霆。

        现在湘省的现状是,整个棋盘看似杂乱无章,各自布局,实则不管是郑盛正在精心筹划的人事调整的大计,还是付先锋闷声发大财地装傻,或是叶天南为夏想布置了一场大戏,又或是夏想着手要拿湘省四少开刀,明是各自为战,其实全部焦点还是系于一人之身……所以夏想一回到省委,就立刻被郑盛叫进了办公室,让他甚至来不及喝上一口水,理顺一下思路,更不用提着手下一步的工作了。

        郑盛的着眼点和夏想的着眼点有一定偏差,所以他急急叫夏想前来,是为了商议人事调整之战的第一战——晨东会战。

        根据目前掌握的材料和证据,商江又进一步挖掘了更多晨东主要党政领导的贪污**的事实,毕鹏和顾世奇又交待了更多的问题,目前已经有足够的证据对晨东市委书记和市长采取强制措施了。

        一场必定要震惊全国的晨东会战,只需要夏想的点头,就可以全面打响。

        就在夏想进京的几天内,除了叶天南布置的反击之外,郑盛也酝酿了许多动作,先是和付先锋就晨东主要党政领导的重大问题交换了意见——虽说书记和省长绕过省委副书记似乎有点欺负人之嫌,但一二把手酝酿大动作不事先通知省委主要领导,也算规则内避嫌。

        话又说回来,提前告知夏想而不通知叶天南,就是有意冷落了。

        叶天南知道的话,恐怕北上燕省担任省长的心情,就会更加迫切了。

        夏想不在湘江的三天里,省委组织部正式放出风声,拟在全省范围内进行一次大范围的人事调整。消息一经放出,顿时在全省各地市引起了一波动荡。

        与以往不同的是,此次动荡并没有引发轩然大波,若是以往,不一定有多少人打电话到省委组织部或省委,打探消息,四处活动,但此次因为殷鉴不远,顾世奇的88万行贿金如一座大山一样横亘在每个人的心头,所以不少人只是打电话,旁敲侧击,并未付诸行动。

        此次人事调整,据内部消息灵通人士透露,有几个地市的一二把手直接退下,还有几人到省里二线养老,真正上升的机会少之有少。

        当然,一二把手让位,自然就有不少空缺出来,下面迫切想要上位的大有人在,所以,人事调整的风声,还是席卷了整个湘省。

        夏想坐在郑盛办公室的一刻,就完全洞悉了郑盛的用心。

        在京城几天里,夏想其实也在随时了解湘省的动向,虽然现在通讯发达了,但听来的消息都是过滤之后的信息,即使是秘书和办公室的汇报,也是经过筛选之后,而且限于级别,他们所知道的部分都和真相有距离。

        只在真正置身其中,才能确知事情的发展方向,才能做出准确的判断。

        人事调整势在必行,但在人事调整之前,晨东会战肯定要提前出手,因此,早早放出人事调整的风声,不过是转移视线,为的就是好借机行事。

        “夏书记,京城之行听说收获不错?”郑盛一脸笑意,亲自动手为夏想倒茶,“我接到了秋实的电话,他说你在京城很有风采,还说总书记对你的工作也是十分肯定,不错,很不错嘛。”

        夏想谢过了郑盛的茶水,笑着客气几句,就说:“郑书记有什么指示精神?”

        “晨东的问题,不能再拖了……”郑盛语重心长,“再拖下去,晨东500万人民就会对省委失去信心,也不利于晨东今后的长远发展。”

        拔高到政治高度是政治家信手拈来的本事,几乎是不用过脑子的事情,夏想也清楚郑盛应该已经和付先锋达成了共识,按说他本该一口应下才对。

        但他的回答却大大出乎郑盛的意外:“郑书记,现在火候还差了那么一点点。”

        郑盛讶然而问:“照你说,什么时候合适?”

        “林小远落网之时!”

        郑盛大为不解:“和林小远又有什么关系?”

        ……任谁也没有想到,林小远就是湘江之上最先激起的一朵浪花,最终,却流到了中南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