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60章 百亿巨资的第一种用法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60章 百亿巨资的第一种用法

    作品:《官神

        时局,即将揭开全新的一页,远在湘江溅起了一朵小小浪花,落下之后,却在中南海激起了不小的风浪。

        “现阶段国内的经济形势虽然不错,但反腐工作不容乐观,作为执政党,因为长期执政而面临着四种危险——精神懈怠的危险、能力不足的危险、脱离群众的危险、消极**的危险!”

        “四种危险,更加尖锐地摆在全党面前。落实党要管党、从严治党的任务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繁重、更为紧迫。”

        总书记的语气很坚定,表情很严肃,态度很认真,就如在全党工作会议时讲话的口吻一样,就让夏想立刻嗅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

        总书记不是无的放矢,而是有感而发,还是有明确的针对性!

        将“消极**的危险”列为党的四大危险之一,证明了**问题已经成为目前最紧迫的问题之一,不能掉以轻心,否则会有影响到执政党的地位的危险。

        “党中央在反腐问题上的立场是一致的,只要是贪污**案件,不管涉及到谁,都要一查到底,绝不手软。”

        以上的话,在无数纪委会议或党的会议上,一讲再讲,下至县纪委书记,上至省纪委书记,年年讲,月月讲,日日讲,不同场合地点,讲了不下千遍万遍,但今天听在耳边,却别有意味,因为是总书记亲口所讲,不是在讲台上,也不是在大会上,而是在面对面的房间之内。

        还是一次很私人的会面,并且在刚才气氛很缓和的前提之下,总书记突然一脸严肃地提到了反腐问题,刚才又以郑盛称赞他的工作开头,夏想再不明白其中的含义,他就不是一个具有政治觉悟并且合格的省纪委书记。

        更不是让总书记另眼看待的夏想。

        夏想知道,此时需要的不是他的大表忠心,也不是他的豪言壮语,总书记对他早就有所了解,刚才的话,只是向他传送一个信息,一个让他放手去做不要有后顾之忧的承诺,就让他对前来会见总书记之前刚刚做出的决定和已经完成的初步部署,满意而欣慰。

        有了总书记金口一诺,夏想又平添了许多底气。

        “今后在工作中,一定坚决落实总书记的指示精神。”夏想只是用套话回应了总书记的讲话,而总书记听了也是微微点头,恢复了脸上的随和之意。

        “下午还有事儿,就不留你和秋实了。”总书记站了起来,至此,会面就宣告结束了。但另外的暗示也是,总书记将夏想和古秋实并列,并非留古秋实而不留夏想,也是一视同仁的意思。

        夏想就知道,今天的午饭虽然没吃饱,也没品尝到是何滋味,但他却吃了一颗大大的定心丸!

        出了中南海的大门,夏想就和古秋实握手言别。今天的会面,没有谈及任何古秋实晋升的话题,也没有涉及燕省的下一步局势,却完全符合夏想的预期,也是高层政治人物考虑长远、大局观把握极有分寸的具体表现。

        古秋实紧紧握住夏想的手:“夏想,湘江水暖,中南海水广,虽然相隔遥远,但天下万水同源,也会同归一处。”

        夏想明白了古秋实的所指:“古书记,今天的午饭,估计会让我记上一辈子。”

        “好,记得久一些好。总书记有一个习惯,吃饭的时候喜欢安静,我认识他时间也不短了,也是第一次陪他吃饭。”古秋实拍了拍夏想的肩膀,“湘江虽远,但不管是下马河还是湘江,都会流向中南海。西省和黑辽省也不远,中间只隔着一个中南海。”

        古秋实两次暗示,夏想岂有不懂之理?言外之意就是不管是燕省省长的命题,还是黑辽省委书记的任命,都在其后,最先决定的是政治局委员的递补。

        只有政治局委员的事情敲定之后,范睿恒之后的燕省,古秋实之后的黑辽省,才会真正提上日程。

        直到古秋实乘车而去,消失在车流之中,他才动身——没有去机场,而是兴趣所致,又回了吴家。

        夏想想助古秋实一臂之力,当然不会傻到当面向他说些什么,有些事情说在前面做到后面,即使成了,也会大打折扣。最妙之处在于你在背后帮了他的大忙,你却不说,事后他通过别人或别的渠道才知,如此,他对你的感激才最真心,也让你先前的投入获得的收获最大。

        刚进吴家大门,就见吴老爷子在院中背着手散步,一边散步,一边还似乎在赏花,一见夏想他就笑了:“我就知道你差不多该到了。”又用手一指院中的一把方椅,“坐下说话。”

        夏想刚坐定,老爷子又笑眯眯地问了一句:“和总书记的谈话还算愉快?”

        果然是吴家,耳目众多,他和总书记刚见面,吴老爷子就第一时间知道了,天下还真是没有不透风的墙。

        “还算愉快,吃了一顿饭,喝了一碗粥,说了说反腐的工作。”夏想也没隐瞒,简单点明了见面的主题,他也清楚吴老爷子再厉害,也不可能知道他和总书记谈了些什么,说真话,有助于他和吴老爷子之间增进信任。

        “现在你了不得了,小夏,如果你手中的资源全部动用的话,能影响多少局势?”吴老爷子不知为何突然冒出一句大有怀疑意味的疑问。

        夏想被吴老爷子突发的气势激得眼皮一跳,见吴老爷子虽然脸上依然有笑意,但眼光之中却有肃穆和冷峻。

        夏想知道,现在他不能退缩,吴老爷子在古秋实递补和曹永国入主黑辽两件事情上,拥有至关重要的发言权,甚至毫不夸张地说,在关键时刻,有一言而定的左右局势的影响力。

        直接迎上了吴老爷子的目光,夏想心跳加快,但脸色如常,甚至还清淡地一笑:“我手中的资源并不多,比不上老爷子您一根手指。但我不怕说一句大话,我有能力保下吴家三代富贵!”

        “三代?口气不小,底气挺足,说说看,你凭什么保?”吴老爷子似笑非笑,显然对夏想过于咄咄逼人的口气,不太适应,也微有不满。

        “吴家的产业再是家大业大,怕是不敢说有百亿美元的规模。我可以随时调动百亿美元的资金,将吴家的全部产业一口吞并!”夏想虽然心里清楚,拿连若菡的资金来和吴老爷子谈交易,有点不伦不类,甚至有点不道德,但话又说回来,连若菡连人带钱都是他的,他也就坦然了许多。

        有时在官场之上,脸厚心黑很有必要,即使是吴老爷子对他一向不错,但在关键时刻,还是有必要施展一些小小的手段。

        当然,谈笑间能调动百亿美元的小手段,不是一般人能玩得起的大手笔。

        吴老爷子的表情瞬间寒气逼人,眼睛微微收缩,直视夏想,夏想只觉似乎转眼隆冬,心想到底是四大家族的最具影响力的人物,平常只如一名普通的老人,真要发作之时,也有惊人的威势。

        “小夏,你这是威胁我,是觉得我真的老了?”老爷子的话依然平静,但平静之中,隐含肃杀之意。

        也就是夏想能抗衡得住吴老爷子庞大而凌人的气势,其实他也有取巧之嫌,因为和老爷子相处久了,也深得老爷子的喜爱,才让他有恃无恐,说到底,颇有耍赖的意味。

        夏想居然还笑得出来:“老爷子,您老当益壮,志在千里,我从来没有觉得您老,其实我的意思是,有我的百亿美元,吴家的产业就可以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吴老爷子的目光又慢慢缓和了下来:“百亿美元?小夏,我一向认为你有眼光,也有本事,但百亿美元可不是开玩笑,就是用大风刮,也要刮上十天半个月的……”

        夏想就自信地笑了:“老爷子,您认识我年头也不短了,我为人处世,什么时候夸大其词过一次?您要不相信,不如我先控股一家吴家的上市公司试一试?或是直接给您出具相关证明?”

        吴老爷子摆了摆手:“不用了,我只是好奇,百亿巨资,保吴家三代富贵,小夏,你还从来没有在我面前下过这么大的本钱,就为你想要促成的事情……值得吗?抛开曹永国不说,另一件事情,你有没有想过会养虎为患?”

        人生是一场赌博,政治更是。

        谁也不敢保证自己提拔的人不会背叛自己,所以,夏想也不能百分之百保证古秋实在坐大之后,不会将他一脚踢开,甚至还要将他打翻下马。但谁又知道,古秋实就不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不会铭记夏想背后的助力,而和夏想失携手共进?

        谁也不敢保证对与错,所以,不如赌一把。

        而今天夏想实际上和吴老爷子的过招,也是在赌一把,用一个百亿巨资的高山立在身后,让他的影响力一下就超越了副省的级别,直上云霄,让无数人需仰视才见,也才震住了一生叱咤风云的吴老爷子!

        吴老爷子还在犹豫之中,吴才江一脸紧张从楼上下来:“市场出现异常,一家上市公司的股票大幅波动!”

        ……夏想!吴老爷子脸色大变,目光如刀地看向了夏想……

        时局,即将揭开全新的一页,远在湘江溅起了一朵小小浪花,落下之后,却在中南海激起了不小的风浪。

        “现阶段国内的经济形势虽然不错,但反腐工作不容乐观,作为执政党,因为长期执政而面临着四种危险——精神懈怠的危险、能力不足的危险、脱离群众的危险、消极**的危险!”

        “四种危险,更加尖锐地摆在全党面前。落实党要管党、从严治党的任务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繁重、更为紧迫。”

        总书记的语气很坚定,表情很严肃,态度很认真,就如在全党工作会议时讲话的口吻一样,就让夏想立刻嗅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

        总书记不是无的放矢,而是有感而发,还是有明确的针对性!

        将“消极**的危险”列为党的四大危险之一,证明了**问题已经成为目前最紧迫的问题之一,不能掉以轻心,否则会有影响到执政党的地位的危险。

        “党中央在反腐问题上的立场是一致的,只要是贪污**案件,不管涉及到谁,都要一查到底,绝不手软。”

        以上的话,在无数纪委会议或党的会议上,一讲再讲,下至县纪委书记,上至省纪委书记,年年讲,月月讲,日日讲,不同场合地点,讲了不下千遍万遍,但今天听在耳边,却别有意味,因为是总书记亲口所讲,不是在讲台上,也不是在大会上,而是在面对面的房间之内。

        还是一次很私人的会面,并且在刚才气氛很缓和的前提之下,总书记突然一脸严肃地提到了反腐问题,刚才又以郑盛称赞他的工作开头,夏想再不明白其中的含义,他就不是一个具有政治觉悟并且合格的省纪委书记。

        更不是让总书记另眼看待的夏想。

        夏想知道,此时需要的不是他的大表忠心,也不是他的豪言壮语,总书记对他早就有所了解,刚才的话,只是向他传送一个信息,一个让他放手去做不要有后顾之忧的承诺,就让他对前来会见总书记之前刚刚做出的决定和已经完成的初步部署,满意而欣慰。

        有了总书记金口一诺,夏想又平添了许多底气。

        “今后在工作中,一定坚决落实总书记的指示精神。”夏想只是用套话回应了总书记的讲话,而总书记听了也是微微点头,恢复了脸上的随和之意。

        “下午还有事儿,就不留你和秋实了。”总书记站了起来,至此,会面就宣告结束了。但另外的暗示也是,总书记将夏想和古秋实并列,并非留古秋实而不留夏想,也是一视同仁的意思。

        夏想就知道,今天的午饭虽然没吃饱,也没品尝到是何滋味,但他却吃了一颗大大的定心丸!

        出了中南海的大门,夏想就和古秋实握手言别。今天的会面,没有谈及任何古秋实晋升的话题,也没有涉及燕省的下一步局势,却完全符合夏想的预期,也是高层政治人物考虑长远、大局观把握极有分寸的具体表现。

        古秋实紧紧握住夏想的手:“夏想,湘江水暖,中南海水广,虽然相隔遥远,但天下万水同源,也会同归一处。”

        夏想明白了古秋实的所指:“古书记,今天的午饭,估计会让我记上一辈子。”

        “好,记得久一些好。总书记有一个习惯,吃饭的时候喜欢安静,我认识他时间也不短了,也是第一次陪他吃饭。”古秋实拍了拍夏想的肩膀,“湘江虽远,但不管是下马河还是湘江,都会流向中南海。西省和黑辽省也不远,中间只隔着一个中南海。”

        古秋实两次暗示,夏想岂有不懂之理?言外之意就是不管是燕省省长的命题,还是黑辽省委书记的任命,都在其后,最先决定的是政治局委员的递补。

        只有政治局委员的事情敲定之后,范睿恒之后的燕省,古秋实之后的黑辽省,才会真正提上日程。

        直到古秋实乘车而去,消失在车流之中,他才动身——没有去机场,而是兴趣所致,又回了吴家。

        夏想想助古秋实一臂之力,当然不会傻到当面向他说些什么,有些事情说在前面做到后面,即使成了,也会大打折扣。最妙之处在于你在背后帮了他的大忙,你却不说,事后他通过别人或别的渠道才知,如此,他对你的感激才最真心,也让你先前的投入获得的收获最大。

        刚进吴家大门,就见吴老爷子在院中背着手散步,一边散步,一边还似乎在赏花,一见夏想他就笑了:“我就知道你差不多该到了。”又用手一指院中的一把方椅,“坐下说话。”

        夏想刚坐定,老爷子又笑眯眯地问了一句:“和总书记的谈话还算愉快?”

        果然是吴家,耳目众多,他和总书记刚见面,吴老爷子就第一时间知道了,天下还真是没有不透风的墙。

        “还算愉快,吃了一顿饭,喝了一碗粥,说了说反腐的工作。”夏想也没隐瞒,简单点明了见面的主题,他也清楚吴老爷子再厉害,也不可能知道他和总书记谈了些什么,说真话,有助于他和吴老爷子之间增进信任。

        “现在你了不得了,小夏,如果你手中的资源全部动用的话,能影响多少局势?”吴老爷子不知为何突然冒出一句大有怀疑意味的疑问。

        夏想被吴老爷子突发的气势激得眼皮一跳,见吴老爷子虽然脸上依然有笑意,但眼光之中却有肃穆和冷峻。

        夏想知道,现在他不能退缩,吴老爷子在古秋实递补和曹永国入主黑辽两件事情上,拥有至关重要的发言权,甚至毫不夸张地说,在关键时刻,有一言而定的左右局势的影响力。

        直接迎上了吴老爷子的目光,夏想心跳加快,但脸色如常,甚至还清淡地一笑:“我手中的资源并不多,比不上老爷子您一根手指。但我不怕说一句大话,我有能力保下吴家三代富贵!”

        “三代?口气不小,底气挺足,说说看,你凭什么保?”吴老爷子似笑非笑,显然对夏想过于咄咄逼人的口气,不太适应,也微有不满。

        “吴家的产业再是家大业大,怕是不敢说有百亿美元的规模。我可以随时调动百亿美元的资金,将吴家的全部产业一口吞并!”夏想虽然心里清楚,拿连若菡的资金来和吴老爷子谈交易,有点不伦不类,甚至有点不道德,但话又说回来,连若菡连人带钱都是他的,他也就坦然了许多。

        有时在官场之上,脸厚心黑很有必要,即使是吴老爷子对他一向不错,但在关键时刻,还是有必要施展一些小小的手段。

        当然,谈笑间能调动百亿美元的小手段,不是一般人能玩得起的大手笔。

        吴老爷子的表情瞬间寒气逼人,眼睛微微收缩,直视夏想,夏想只觉似乎转眼隆冬,心想到底是四大家族的最具影响力的人物,平常只如一名普通的老人,真要发作之时,也有惊人的威势。

        “小夏,你这是威胁我,是觉得我真的老了?”老爷子的话依然平静,但平静之中,隐含肃杀之意。

        也就是夏想能抗衡得住吴老爷子庞大而凌人的气势,其实他也有取巧之嫌,因为和老爷子相处久了,也深得老爷子的喜爱,才让他有恃无恐,说到底,颇有耍赖的意味。

        夏想居然还笑得出来:“老爷子,您老当益壮,志在千里,我从来没有觉得您老,其实我的意思是,有我的百亿美元,吴家的产业就可以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吴老爷子的目光又慢慢缓和了下来:“百亿美元?小夏,我一向认为你有眼光,也有本事,但百亿美元可不是开玩笑,就是用大风刮,也要刮上十天半个月的……”

        夏想就自信地笑了:“老爷子,您认识我年头也不短了,我为人处世,什么时候夸大其词过一次?您要不相信,不如我先控股一家吴家的上市公司试一试?或是直接给您出具相关证明?”

        吴老爷子摆了摆手:“不用了,我只是好奇,百亿巨资,保吴家三代富贵,小夏,你还从来没有在我面前下过这么大的本钱,就为你想要促成的事情……值得吗?抛开曹永国不说,另一件事情,你有没有想过会养虎为患?”

        人生是一场赌博,政治更是。

        谁也不敢保证自己提拔的人不会背叛自己,所以,夏想也不能百分之百保证古秋实在坐大之后,不会将他一脚踢开,甚至还要将他打翻下马。但谁又知道,古秋实就不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不会铭记夏想背后的助力,而和夏想失携手共进?

        谁也不敢保证对与错,所以,不如赌一把。

        而今天夏想实际上和吴老爷子的过招,也是在赌一把,用一个百亿巨资的高山立在身后,让他的影响力一下就超越了副省的级别,直上云霄,让无数人需仰视才见,也才震住了一生叱咤风云的吴老爷子!

        吴老爷子还在犹豫之中,吴才江一脸紧张从楼上下来:“市场出现异常,一家上市公司的股票大幅波动!”

        ……夏想!吴老爷子脸色大变,目光如刀地看向了夏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