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59章 不为人所知的内幕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59章 不为人所知的内幕

    作品:《官神

        古秋实在总书记面前,坐得很端正,听到刚才总书记的话后,眼神也是微不可察地跳动了一下,不过却没敢太跳跃,随即又收回,还是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夏想却不知道,古秋实心中也是惊涛骇浪。

        其实外人或许并不清楚,早在下马区之时,夏想就已经入了总书记之眼,当时总书记就让人整理了夏想的相关简历,以备后用。

        总书记的眼光,还是超人一等的。

        从下马区之后,再到郎市,再到天泽,然后终于到了秦唐,一步步走来的夏想,不但没有让总书记失望,反而更加让总书记对他兴趣大增。如果古秋实推断不错的话,经过郎市锤炼之后的夏想,在天泽担任市长之时,就已经真正入了总书记之眼。

        再到秦唐之时,夏想刚刚步入副省之后所面临的一场狂风暴雨,中纪委的狠手,也未尝没有总书记最后一次对夏想的考验。因为夏想升迁过快,根基不稳,凡是成就大事者,必有过人之处,总书记就是想亲眼看看,夏想究竟是不是真金不怕火炼!

        秦唐之后的夏想,就让总书记真正下定了决心,要着力培养了。尽管古秋实也明白,其实此时,团系内部有许多反对的声音,而且反对的力量还是格外的强大。

        甚至总书记最得力的两名助手,米纪火和明得谋,明得谋也不赞成将着眼点落在夏想身上。因为明得谋担心,夏想并非同路人。

        其实米纪火也有同样的担心,不过他的性格温和,不直接说,他见总书记态度很坚定,就没好开口,但他的心思却还是被古秋实看得明白。

        明得谋在总书记面前列举了夏想三大不足,一是年纪太轻,资历太浅。二是成长的道路,手段过于强硬,斩落对手无数,不太会团结同事。三是立场不明,和家族势力来往过密,关系纠葛过多,甚至还和平民势力也有交集,迄今还没有明确的政治倾向。

        总书记也是难得地一一反驳了明得谋的说法——当时是在一次仅有几人参加的高级别的见面会上,除了米纪火、明得谋之外,古秋实和郑盛也在。

        让古秋实震惊的不是总书记对夏想的器重,而是总书记罕见地亲自出面,而且还是当众维护夏想,就不得不让人惊讶了。

        而且,总书记还是逐条反驳了明得谋的论点,也不能算是反驳,更准确地讲,说成是说服更合适。

        其一,年纪轻不是问题,资历浅也不是关键,敢于提拔和重用年轻人,一向是团系的鲜明特点,也是优点。

        其二,手段强硬也很必须,国内政治发展到现在,许多弊端已经凸显,如果不能充分意识到自身的问题所在,执政党的地位就有可能受到冲击。再从长远来看,国内政治上的暮气已经影响到了外交形象,现在必须充分认识到国家的内忧外患非常严重,只知埋头韬光养晦,四代之后,终究会形成软弱的体系。整个体系软弱了,再想有所改变,就是空谈了。

        历来空谈误国。

        在第二点的问题上,总书记阐述得尤其深远,甚至提到了汉武帝,并着重点明,一个国家,可以用初期上百年的时间来休养生息,但休养得过久了,就直接养成绵羊了。强汉之所以成为强汉,是因为经过文帝和景帝的治理,为武帝留下了足够抗击匈奴的政治和经济资本。

        也正是因为汉武帝抗击了,才有了一个强汉。如果汉武帝依然坚持退让和软弱,或许强汉真的不复存在。

        其三,夏想立场不明,如果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不是坏事,反是好事。国内政治,内耗过大,分岐过多,假如有一人能成为各方力量都认可的人物而登上政治舞台,未尝不是人民之幸国家之福。

        假如能在建国百年之内,有一人能在50岁之前进入最高层,为国家带来朝气和全新的气象,也不枉几代人的心血和努力,也是国家之大幸……总书记说了许多,是一般人绝对看不到的声情并茂的演说,也是或许永远不会为外界所知的内幕。

        当时就给古秋实带来了莫名而巨大的震动,因为总书记似乎说的并不是夏想,而是借夏想之名而抒怀,向在座的人描绘他心目之中的未来几十年的理想国。

        一个寄托了无数革命烈士的鲜血,一个让无数人至死都向往的理想国,只可惜,英烈不远,革命的鲜血未干,现在的国内官场,杂草遍生,贪官满地,表面上的欣欣向荣掩盖不了千疮百孔的体制的漏洞的现实。

        一个没有监督的执政党,如果没有痛下决心自我拯救的勇气,没有正视自己缺点的勇气,终有一日必败。不是被人打败,而是自己被自己打败。

        就和一个人一样,死于意外的毕竟是少数,大多数是死于自身的疾病。

        一次会议,未必就决定了夏想的命运,但带给古秋实的却是实实在在的震憾,让他久久不能平静。他何尝没有过热血和激情,何尝没有过理想和追求,但到了今天,当他身居高位之后,有多少贪官污吏,明明知道他们的所作所为,但为了大局,为了平衡,为了照顾方方面面利益,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总书记是在为夏想所说,又何尝不是寄希望于在座各位?何尝不是对他淳淳教导?何尝不是抒发对现实的无奈——即使身为总书记,也有力有不逮之处,也有鞭长莫及之憾,也有受制于体制和巨大的惯性之时。

        深知总书记处境和心境的古秋实,也只能领会精神而不能说出口,政治之中有许多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事情,但却又都不能说出口。

        出口则成祸。

        而今天,当总书记第一次当着夏想的面,说出具有强烈的暗示意味的一番话之时,古秋实还是再次蓦然心惊,因为一瞬间就让他联想到了老古……总书记是在听说夏想最先和老古、总理私下会面之后,才临时决定立刻抽空见夏想一面。

        总书记顾虑的不是夏想和总理的会面,而是一直笼罩在夏想背后,很少显山露水的巨大的阴影——老古!

        总书记之所以越来越器重夏想,和夏想受到总理的欣赏真的关系不大,决定夏想被总书记看重的最关键的两个因素,一是以吴家为首的家族势力和夏想的关系,是在国内官场上找不到第二人的密切,二是老古对夏想的维护,更是在夏想的年龄段和级别之上,从未有人如他一样和军方关系和谐且坚定。

        主要是……老古和夏想之间的关系,以及老古不遗余力对夏想的支持,超越了总理的界限,甚至超越了吴家的界限,就是最让人震惊的地方,也是最让总书记为之赞叹的地方。

        联想到即将提拔的一批军中将领,老古一系又占了三分之一,总书记也不过占了三分之一,另一系也占了三分之一强,古秋实就暗暗感叹,总书记最大的软肋还是改观不大。

        因为老古的力挺,夏想在总书记的眼中,光环大涨。如果老古活得足够久,如果夏想足够聪明,继续借许冠华之势,和军方再深入交往,增加友情,再随着地位的上升,加大影响力的话,以古秋实的推算,若干年后,老古和许冠华的嫡系将会执掌军中大权,夏想如能将老古和许冠华二人的影响力迭加于一身,他身上的光芒将直逼三代,不,甚至会超越三代。

        到底是夏想运气好,还是手腕高?古秋实对总书记今天看似随意实则亲近的会面,就更多了感悟。

        如果说以前总书记对夏想是观望,是好奇,是伸手拉上一把,那么从此刻起,总书记对夏想是真正的着力培养,是真正的寄予厚望。

        是呀,只有两年时间了,两年后,总书记将会交出手中最大权力,移交到关远曲手中。而他作为隔代接班人,如果有一半省份不服,再有几个省份不支持,而身边又没有强有力的同盟,是不是能够上位还未可知……夏想进一步的强大,并和夏想保持良好的关系,也是确保他上位的前提。而以夏想的年龄,不足以成为了他的同代对手。

        古秋实的目光就缓慢而坚定地落在夏想的脸上,见夏想脸上的笑容谦逊而低调,收敛而不张扬,心想能得总书记赏识,夏想确实有过人之处,至少他低调时低调,高调时高调,态度转化之间,不着痕迹,再对比今年才34岁的年纪,不让人叹服都不行。

        夏想从总书记温和而期待的微笑之中,从古秋实期盼而鼓励的目光之下,也慢慢沉稳了心境,不管总书记是直接的暗示还是殷切的期望,也不管总书记让他前来是何用意,他要做的只有一点,谦逊而诚实,聆听为主,不表露心迹,更不表明立场。

        太迫切了,容易失之于浮躁。太固执了,容易失之于拿大。

        分寸如何把握,全看时局怎样发展。

        总书记一句话说完,只是微笑了一下,也并无意让夏想回答什么,却又说起了其他:“郑盛对你在湘省的工作,赞不绝口。”

        只是一提,总书记又说了一句话,就终于点明了今天让他前来的真正用意,也一瞬间让夏想明白,在他前来面见总书记之前所做的决定,是无比正确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