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55章 人选,呼之欲出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55章 人选,呼之欲出

    作品:《官神

        古秋实!

        在京城见到古秋实不稀奇,甚至再进一步,见到古秋实和吴老爷子一起谈笑也不稀奇,但见到古秋实和吴老爷子坐在吴家一起有说有笑,就不得不让夏想震惊了。

        从未听说过古秋实和吴老爷子之间有过交往。

        诚然,以古秋实的为人和性格,他和吴老爷子有共同语言,能谈得投机,也不出乎夏想意外,关键是,吴老爷子的为人夏想也了解几分,很少有人有资格成为他的座上宾。

        老爷子眼光很高,而且近年来随着年岁增大,很少和外人走动了,一般的省部级官员想见他一面,很不容易。

        就算古秋实是隔代接班人,就算古秋实深得总书记的器重,就算古秋实如何如何,他也未必入得了吴老爷子的眼,吴老爷子也未必会开门纳客。

        但偏偏真实的一幕就发生在夏想的眼前,也不由夏想不惊讶万分。

        政治之上,果然风云变幻,果然瞬息万变。不过有一点夏想可以肯定,吴老爷子肯让古秋实入坐,还相谈甚欢,所看重的绝非是古秋实的身份。

        以吴老爷子现在的境界,能入他眼能得他心之人,身份和地位已经不重要了,而且他现在也轻易不会再接纳一个人,更不用说以礼相待了。

        所以,夏想初见之下惊讶,惊讶过后,就暗暗佩服古秋实的本领了。能和吴老爷子谈得开心,并且让老爷子视为座上宾,他的人格魅力和交往水平,非同一般。

        夏想现身,古秋实忙起身相迎。

        “我可是等你半天了,夏想,你姗姗来迟,老爷子都对你有意见了。”古秋实笑意吟吟,十分亲热。

        “古书记?”夏想呵呵一笑,或许真是和古秋实谈得来的缘故,他一见古秋实就心情开朗了许多,“意外,意外之喜呀。”

        一语双关,古秋实意味深长地笑了笑,退到一旁,让夏想向前和吴老爷子寒喧。

        吴老爷子没有起身,只微一点头:“你是沉醉不知归路了,现在才回来?再晚的话,就把你关在门外了。”

        明是埋怨,实则关心,夏想也没隐瞒——其实也没必要隐瞒,况且也瞒不住了——就说了他和总理的会面:“先被总理叫了去,所以晚到了一会儿。”

        吴老爷子和古秋实都没有对夏想的话表露出惊讶之色,似乎一切都在理所当然之中。

        吴才洋和吴才江都不在,就老爷子、夏想和古秋实三人,一方木桌,几个简单的饭菜,就如普通人家的三五好友聚会,随意而随性。

        夏想坐在最下首,几句话过后,就说到了湘省的局势。

        “郑盛其实人很开通,也有识人之明,他现在对你可是非常器重。”古秋实向着郑盛说话,也在夏想的情理之中,不过古秋实也有变通的一面,“说一句不怕郑盛听了不高兴的话,在我看来,要是你来黑辽省担任纪委书记,会比在湘省做出更大的成绩,因为他不如我更支持你。”

        玩笑也好,有所暗指也好,夏想只能一笑置之:“估计我也暂时没有机会在古书记的领导下工作了……”

        吴老爷子在一旁,不动声色之间动了动眉毛,古秋实却是眉毛一扬,笑问:“怎么说?”

        夏想却笑着摇了摇头:“政治上的事情瞬间万变,黑辽之地,毕竟不是古书记的久留之地。”

        古秋实哈哈大笑:“厉害,后生可畏。”

        吴老爷子自顾自地抿了一口酒,对夏想和古秋实之间的对话似乎不感兴趣,却将话题落到了叶天南的身上:“夏想,听说你和叶天南的工作配合得不太同步?”

        老爷子的口气很随意,就如随口一问,夏想却听出了内情,笑了:“也不算不太同步,就是在一些问题上的看法不尽相同。其实他是副书记,我是纪委书记,工作中交集的地方不太多。”

        实际上副书记的权力不小,和纪委书记的工作交集也很多,只要涉及到人事,必然绕不开书记办公会,也就绕不开副书记。

        在减副以前,几名副书记联合起来,就能左右书记办公会。因为人数占了优势,书记办公会一通过,就相当于通过了常委会,因此,说句不好听的话,副书记们一联手,就等于造反了。

        减副之后,情况就好多了,但作为唯一的专职副书记,权限还是不小。

        夏想当然不是不懂,有此一说,不过是间接表态。

        吴老爷子呵呵一笑:“叶天南和才洋关系不错,和秋实也有交情,他年纪又比你年长,大面上的事情,过得去就行,别伤了和气。”

        夏想端蓦然心惊。

        印象中,老爷子还从来没有具体就他工作中的事情发表过看法,今天是第一次,竟然是为了叶天南而说。

        叶天南,何其有幸,又有何倚仗,竟然值得老爷子亲自开口!

        而且他还和吴才洋、古秋实都有交情?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八面玲珑的人物!

        夏想不得不震惊和佩服。

        古秋实并没有接话,只是默然一笑。

        夏想一时不好开口回答,因为他还真不知道吴老爷子何出此言,难道是真心让他和叶天南握手言和?但眼下的形势,又怎么可能收手?

        林小远已经被刑事拘留,蔡江伟也主动交待了许多事情,纪委的强大的专政机制已经高速运转起来,正准备将晨东官场的一干贪官绞碎,并且制造一场不小的地震,而且在将晨东的残局收割之后,纪委还将以蔡江伟为突破口,再下一城,携怀阳大桥倒塌的余波和晨东官场地震的余威,再重整怀阳官场,恢复怀阳官场的清明气象。

        在现在的紧要关头,和叶天南握手言和,岂非前功尽弃?

        也不符合夏想的原则和一贯的立场。

        “怎么了,有困难?”吴老爷子看出了夏想的迟疑,又主动问道。

        “老爷子……”夏想深吸了一口气,目光有点沉重,但并不影响他坚定的语气,“人情再大,大不过法。法不容情,如果我不是纪委书记,有些事情可以闭眼过去,但在我的职责范围之内……”

        夏想忽然又轻松地笑了:“早先不让我去湘省担任纪委书记多好。”

        最后一句近似耍赖,却又耍得恰到好处,吴老爷子一愣,随即也很轻松地笑了,用手指了指夏想,想说什么,却只是摇了摇头。

        倒是古秋实终于忍不住了,半真半假地说了一句:“老爷子关于我和叶天南也有交情的说法,和真实情况有点出入,如果非要对比一下的话,我倒想说,我和夏想的交情,更不错。”

        夏想就很是感激地冲古秋实微一点头,因为古秋实的话,是为他打气,也给了他莫大的信心。

        吴老爷子也不知是真有意试探夏想,还是基于什么别的原因,又笑着说道:“你别说,我还真后悔让你去湘省了,早先让你去黑辽省多好。”又摆了摆手,“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不提了,不提了。”

        古秋实大概又坐了半个小时才离去,后面的谈话,就是不着痕迹了。不过也能看得出来,古秋实显然还有话要和夏想再说,临走时,还和夏想约好了下次见面的时间。

        古秋实走后,夏想也没问老爷子怎么就和古秋实谈得投机,有些事情不问比问了好,不问,是尊重,也是礼貌。

        吴老爷子却也无意解释,不过话题还是向古秋实身上引了一引:“你和古秋实也挺投机,他倒是一个不错的年轻人,有想法,又稳重大方。”

        夏想不知吴老爷子到底在燕省省委书记和政治局递补委员的事情上,持什么立场,忽然就冒出一个念头:“老爷子,古书记在黑辽省的时间还不长……”

        吴老爷子自然立刻听出了弦外之音,摆了摆手站了起来:“叶天南和才洋有交情,和我没有,我刚才的话,只是替他说的,不代表我。我现在老了,才不想操一些闲心。”

        夏想上前扶住吴老爷子,就听老爷子继续说:“燕省的事情,我不表态,让他们折腾去。才洋的想法是让高晋周扶正,省长听说要提叶天南?我想老古头今天叫你过去,也是说的这个事儿。不过我就提醒一下,曹永国和总理走得太近了,不是好事。”

        夏想还想再说什么,老爷子呵呵一笑:“你也累了,早点休息,明天肯定还有事情要忙。有什么想不通的地方,明天才洋会和你说。”

        老爷子是想真正放手燕省和政治局委员的事情,还是基于别的考虑?夏想也不好再问,就送老爷子上楼休息。

        晚上又和曹殊黧通了电话,得知她一切安好,在天泽又忙了起来,就劝她不要太累了自己。

        第二天,正要赴陈风之约,宋朝度的电话又打了进来。一个政治局委员的空缺,果然又让四方云动。夏想还没有开口,宋朝度却主动提出时间紧迫,就三人一起见面好了。

        陈风自然没有意见。

        约好了见面地点,夏想匆匆赶去的时候,宋朝度和陈风已经到了。都是老熟人了,自然不用过多的客气,落座上茶之后,夏想第一句话就震惊了宋朝度和陈风:“政治局委员必定递补,而且人选已经定了!”

        “是谁?”

        宋朝度和陈风齐齐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