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52章 意想不到的转折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52章 意想不到的转折

    作品:《官神

        叶天南以为夏想此去京城,是因为他的目的已经达到,所以对事态的后继发展并不关注了,谁知就在夏想起飞的一刻,湘江市公安局风雨大作……怎么会?

        叶天南的震惊无以复加!

        林小远也不是莽撞的人,怎么就失心疯一样非要在市局打人?他怎么就能打了黄义?

        不对,似乎是哪里不对?

        夏想远飞京城,并非是将事情抛到脑后置之不理了,而是故意为之,要的就是摆出置身事外的态度,不管再有什么事情,不管事情闹多大,都和他无关了。

        好手段!

        气愤和震惊之余,叶天南甚至暗叫了一声好。

        但随即他又被愤怒淹没了,夏想到底意欲何为?他没完没了抓住一件小事不放,是想将事情引领到什么方向,究竟要怎样收场他才满意?他还想将事态怎么扩大,闹得满城风雨还不够,还想闹到中南海不成?

        黄口小儿,胡作非为!

        叶天南视地上摔碎的紫砂壶如夏想,碎了不但不心疼,还一脚踢开了碎片,发出一阵异常的清脆的响声。

        外面的秘书孙幸听到了里面的动静,没敢推门进来。他跟了叶天南两年多了,也多少了解了叶天南的脾气。非常注重个人形象的叶书记,轻易不暴怒,但在他暴怒的时候,别人最好也轻易别打扰他,否则肯定会被当成泄气筒。

        听声音象是叶书记最爱的紫砂壶摔碎了?太可惜了,听说是一个市委书记送的,好象值十几万?叶书记虽然在别人问起时,只说是几十元的普通砂壶,但其实还是愿意让识货之人夸上几句。

        也不知是哪个倒霉催的惹叶书记发了天大的火,紫砂壶一碎,天大的一笔帐就记在他的头上了,真是一个倒霉蛋,只要叶书记在湘省一天,他就别想向前升上一步了。

        孙幸哪里会知道,惹叶天南发火的人,是让叶天南恨得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的夏想。

        也不全然是无可奈何,叶天南还有许多手段可以用来对付夏想,但眼下时机不对,而且还有一个最让叶天南头疼的问题是,夏想的为人,似乎无懈可击,很难从男女关系和经济问题上打垮他,而且他此来湘江,没有带亲信,也不能从侧面对他下手。

        难道他还真是一个让人无法下嘴的刺猬?

        收回心思,叶天南推开窗户,看到外面阴云密布的天空,雷声隐隐从远处传来,由远及近,一声炸响,震得天地似乎都颤抖了。

        任由风雨吹打在身上,叶天南也不惧怕几乎响在头顶的炸雷,扑面而来的雨水一下让他冷静和清醒了许多,他强迫自己镇静下来——必须要抓住夏想的思路,要弄清夏想究竟想要做什么,他才好从容而有针对性的布置后手。

        只是越想夏想的周密布局就越让他心惊,原本以为夏想一来湘省,就频频出手,凭借的就是还算强硬的后台,但叶天南也并未将夏想放在眼中,因为在官场之上,后台虽然重要,到了副省以上,大家的后台都很硬,都有朝天子的资格,此时要的就是面对面的真本事了。

        而且还有一点,叶天南以为夏想不过是年轻气盛,凭借三分热情四分热血还有五分冲动,想新官上任三把火,能烧就烧一把,烧不了,肯定就偃旗息鼓了……直到今天,直到刚才的消息传来,他才怦然心惊,才第一次意识到夏想的可怕之处在于,他能于无声处见惊雷。

        夏想是他平生所仅见的一个最可怕的对手,不但具有迷惑性,还总有出人意料的手腕施展,让人防不胜防。

        就如今天突如其来的雷雨一样,林小远打人事件,或许是巧合,或许是人为安排,不管是哪一种,人打了,事情闹大了,蔡江伟舍弃了,林小远却没有如期走出湘江市公安局的大门。

        叶天南心中忽然闪过一丝寒意,难道说从一开始,夏想就没有打算让林小远再出来?那么他针对林小远的目的何在?

        叶天南决定,不摸到夏想的思路,绝不罢休,也先不出手。

        ……叶天南在今天的风雨之中,打了紫砂壶并且被雨打湿了脸,心情沉闷,和他的伤风愁雨的情怀相比,郑盛和付先锋之间的对话,就轻松愉快多了。

        “先锋,我是提前和你碰个头,商量一下关于毕鹏同志的处理意见,还有蔡江伟同志的处分决定,还有顾世奇的空缺由谁来接任合适……”郑盛的态度很客气,语气很轻松,和外面雷雨交加的天气相比,省委书记办公室内,其意融融。

        毕鹏被双规之后,因为嘴硬,案件一直没有太大进展,但仅凭现有的证据,将毕鹏免职加开除党籍也没有问题,不过一直压下不发,是因为想撬开毕鹏之口,引爆晨东官场地震。

        但现在毕鹏的价值已经很小了,顾世奇因为88万元的行贿金一举成名,被双规之后,没有任何抵抗就交待了全部问题。

        顾世奇交待的问题,就为晨东官场地震的最后引爆,奠定了基础,点燃了导火索。

        现在夏想不在湘江,郑盛就有意和付先锋碰碰头,先探探付先锋的口风。郑盛的目光落在大局上,他虽然也听说了湘江公安局出了意外,但并不清楚夏想的真正的剑锋所指之处是林小远。

        “我想先听听郑书记的意思……”付先锋最近的表现可圈可点,低调,沉稳,着力发展经济,就象一个紧紧跟随书记步伐的务实省长,不出头,不抢镜,一下变了一个人一样,就让许多人不解。

        郑盛也有点不解,但还是乐见付先锋现在的表现。

        “我的一个不成熟的想法是,毕鹏的案子还有可挖之处,就让纪委的同志继续审理下去,顾世奇之后的空缺人选,我暂时没有合适的人,先锋有没有合适的人选?”郑盛继续抛出诱饵来试探付先锋的倾向。

        “晨东市委副书记的人选,我倒是有一两个合适的,到时再具体向郑书记请示。不过对于毕鹏和顾世奇两个人的案子,我认为不能分别对待,而是要看整体看待,一个晨东市,不但有晨东大桥的倒塌,有副市长落马,还有常务副市长贪污受贿,市委副书记行贿,就让人不得不深思,是不是晨东整个党政班子出了问题?”付先锋的声音不大,语速也不快,如果不细心听,被外面的风雨声音一掩盖,几乎听不太清。

        郑盛却一点也没有埋怨付先锋说话声音过小,却是一脸温和的微笑,对付先锋的意见微微点头,表现出十足的耐心和涵养,脸上是微笑,内心却是欣慰。

        付先锋的话再次印证了郑盛的猜想,夏想和付先锋之间达成的共识,依然有效。

        不过也让他微微感叹,付先锋从来不是一个怕将事情闹大的人,他是唯恐事情不大,也不知道和他合作,是不是与虎谋皮?

        不知道到时候,付先锋的胃口究竟会有多大?

        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短期的朋友也是朋友,政治上,从来没有永远的朋友,郑盛就点了点头:“晨东市的党政班子可能也真是出了大问题了,在晨东的问题上,省委也有一定的责任。”言外之意,为晨东问题负责任的自然就是叶天南了。

        付先锋没接郑盛的话,既然已经达成了基本共识,接下来就等一个合适的机会了:“最好还是等夏书记回来后,再具体就毕鹏和顾世奇的问题做出决定,对了,还有蔡江伟……蔡江伟犯了什么事儿?他好象是怀阳市公安局长?”

        最后一句话问得有水平,显示出付先锋政治智慧之中狡黠的一面,身为省长,不可能不知道蔡江伟被抓一事,因为已经闹得满城风雨了,但他故意假装全然不知,就是告诉郑盛,许多事情他置身事外了,他是一个合格的闷葫芦。

        郑盛就含蓄地笑了……笑归笑,但不管是郑盛,还是付先锋,都不清楚夏想在蔡江伟事件之中,埋藏了多深的机心。

        ……京城的天空,丽日当空,阳光明媚,一落地,夏想就和连若菡坐上前来接应的奥迪A8,迅速离去。

        林华建也有人接,他望着绝尘而去的A8的尾灯,心里百般不是滋味。他不是嫉妒夏想的车比他的车好,而是他一落地开机,就接到了一个让人目瞪口呆的信息!

        林华建几乎出离愤怒了,也不敢相信林小远怎么会傻到了在公安局打人!

        虽然林小远也有一些官二代的不良嗜好,但他一直严加管教,林小远还不至于嚣张狂妄到无法无天的程度,怎么就在公安局打了人?

        如果说林小远打的是警察还好说,事情还有缓和的余地,但打的却是黄义,而且还导致黄义瞎了一只眼……简直就是胡闹台,胡扯蛋!

        林华建差点摔了手机,更差点转身就返回湘江!

        夏想欺人太甚,肯定是夏想从中作梗,林华建毫不犹豫地就将全部过错推卸到了夏想身上,他坐在车上想了一想,吩咐司机说道:“不回中纪委了,先去老领导家。”

        就在夏想坐车快到吴家的时候,意外接到了曹永国的电话。

        “夏想,你来京城了?我也在,你现在来古老的地方,总理也在!”

        好快……事情,出现了夏想意想不到的转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