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48章 第一个基本原则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48章 第一个基本原则

    作品:《官神

        不得不在此夸奖一下夏想的聪明之处,或者也可以说是狡猾,因为他成功地利用和连若菡的默契,让连若菡暗中联系梅晓琳,让梅晓琳请示了郑盛,让郑盛立刻意识到机会难得,第一时间及时打来了电话,不但定了基调,解了围,还埋下了深深的伏笔。

        为夏想下一步将湘省四少各个击破,打下了第一个楔子,而且还是十分隐晦,让人察觉不到。

        不止叶天南没想到,杨恒易也没想到,就连当事人林华建也只以为夏想将林小远连同蔡江伟带到市局,只为了彰显权威,只为了报复他当以前耍过的阴招,只为了擂谱,甚至高抬夏想一下,是为了捞取一个好名声,为了所谓的申张正义。

        实际上,谁也没有想到夏想的高明之处,或者说叫阴险之处也可以,是想让林小远进去,就没想让他再出来!

        陈习明却是觉察到了夏想的心思。

        其实从一开始,陈习明并没有打算跟随夏想一条路走到黑,从开始和夏想接近,也是因为他听说过夏想以前的事迹,知道夏想在历届任上,都有公安战线关系很好,也和几乎每任上的公安局长结下了友谊。

        就让陈习明从心底认为,夏书记对公安战线有好感,是公安系统值得信赖的上级领导。但随着事态的发展,陈习明慢慢改变了主意,决定和要跟随夏想走到底了。

        因为他和杨恒易不和。

        先不提夏想是不是知道陈习明和杨恒易之间有过节,才及时表现出拉拢陈习明之意,就说夏想审时度势的眼光之准,抓住切入点的时机之巧,也不得不让人佩服,在此,还不得不提到梅晓琳从中所起的关键作用,因为梅晓琳和陈习明之间的工作配合,十分默契,关系也一向处得不错。

        夏想研究过湘江市委的人员构成,上任公安局长同时也是挂了公安厅副厅长之职,但到了陈习明任上,就只是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了,副厅长的职务没有挂,就说明了问题,陈习明不为杨恒易所喜。

        省会城市的公安局长和公安厅长之间多有矛盾,是官场常态。夏想敏锐地抓住了契机,将陈习明纳入他在湘省的政治体系之内,遵循的第一个基本原则就是敌人的敌人是朋友。

        当然,随着了解的深入和各方态度的明朗,陈习明由开始被动地接受到主动地靠拢,并且态度越来越坚定,步伐越来越大,固然有梅晓琳成功接任了市长的原因,更主要的是各方力量重新洗牌,张晓和夏想的迅速走近,以及夏想因为湘省道桥而和湘省四人的矛盾的公开化。

        夏想将陈习明纳入他的湘省体系之内,又以无可辩驳的事实证明了一点,官场之上身为上级的第一个基本原则就是,用对人才能办成事。

        也正是因为夏想倚重陈习明,而陈习明看好夏想在湘省的前景,再有梅晓琳的鼎力支持,如果再推而广之的话,陈习明也注意到了梅晓琳和夏想之间密切的关系,以及两人和郑书记关系也非常不错。

        更让陈习明肯定夏想的一点原因是,夏想在湘省,已经成功地成为最关键的一个支点了,外人如何看待晨东市委副书记顾世奇被拿下一事陈习明不管,反正他认准了一点,真正的幕后推手是夏想夏大书记。

        陈习明也用他冷静而卓越的眼光证明了一点,站对了队伍跟对了领导看清了形势,是官场之中身为下级的第一个基本原则。

        既然决定要一心跟随夏书记,陈习明就下了一番功夫研究了夏想以前的所作所为,不了解领导所思所想的下属不是好下属,也是没有前途的下属。

        表面上看,将怀阳市公安局长、省监察厅长的公子以及湘省国油化、湘省电信的两位副总请到市公安局,是一件十分棘手的事情,请神容易送神难,何况又是一帮大有来历的人物?

        就连市委书记古建轩也大感头疼,暗暗埋怨陈习明怎么这么不成熟,弄一帮这样的人到市局,不是给市委添乱子吗?

        梅晓琳倒是什么也没说,因为她相信夏想不是一个有前手没后手的人,他不会将一堆乱子推给陈习明然后就当了甩手掌柜,夏想做事情,从来有始有终。

        没有人告诉陈习明夏想为人有担待,对朋友有交待,但他就是相信夏想不会只管制造麻烦不管解决麻烦,所以将一干人带到市局之后,先是按照程序走了过场,该怎么来就怎么来,有礼有据,有条不紊。

        林小远、黄义和贾林格几人也很配合,事到如今,没必要再逞强装愣,弄不好真受了皮肉之苦就是自讨苦吃了。不过蔡江伟却是态度不好,不是要打电话,就是一问三不知,要么一概不答,还摆出了怀阳市公安局长的派头。

        也是,在纪委没有将其双规之前,在省委没有将其免职之前,蔡江伟身上的光环足以让湘江市公安局的干警敬畏三分,再加上以前两市公安系统多有往来,不少人还认识蔡江伟,就更是束手束脚了。

        就连不少干警也颇感为难,蔡江伟是同系统的局长,林小远、黄义等人,不但大有来历,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处理重了,说不定以后要遭报复,处理轻了,上头不满意,所以不少人也大感棘手,对陈局的做法很不理解。

        陈习明不管下属的质疑,他回到局里,将事情梳理一遍之后,刚泡好一杯茶,还没喝上两口,不出所料就及时接到了曾卓的电话。

        曾卓只是和陈习明聊了聊天,然后说到有时间一起坐坐的闲话,随后又提到他当时没有在领导身边,事情发生的事情不在现场,很遗憾,很失职,想从陈习明之处,侧面了解一下当时的情况。

        “麻烦陈局简单给我说一下,改日一定请陈局好好撮一顿。”曾卓话说得很客气,措词也很到位。

        陈习明和曾卓原先也认识,因为曾卓本来就是市纪委的人,他当然明白曾卓表面上是了解情况,其实也是替夏想传话来了,也就客气几句,将当时情况简短一说。

        曾卓呵呵一笑:“原来有湘省四少的林小远在,怪不得夏书记力度不小……好了,不耽误陈局的宝贵时间了,下次到湘江饭店,一条龙。”

        陈习明笑骂了一句:“别想腐蚀我党的坚强意志的领导干部,美人计对我不起作用。”

        说笑间,两人的距离又拉近了不少。

        放下电话,陈习明习惯性地背起了双手,眉头却锁了起来。

        虽然他早有猜度,差不多也明了夏书记大张旗鼓地拿下一帮人,必定剑指其一,联想到晨东市现在的局势,还有刚刚倒塌的怀阳大桥,再有真正逼人致死的罪魁祸首是蔡江伟,他还以为夏书记是要借机将蔡江伟斩落马下。

        是不是此战要彻底拿下蔡江伟,现在还不得而知,但夏书记却是明确点名林小远,意思是要让他借机羁绊林小远,不让林小远走出市局了?

        怎么办案,怎么落实夏想的指示精神,陈习明心中有数,身为公安局长,今天的案子,他有许多理由先几人扣留,也相信能将几人各个击破,毕竟发生了命案!

        但他不明白的是,夏书记剑光所指之处,到底是想将林小远如何?因为仅凭今天的事件,顶多是将林小远暂时羁绊,而不能将他法办……陈习明既然要紧跟夏想的步伐,就要弄清夏想的所思所想以及真正的落脚点,不仅仅是出于谨慎的考虑,也是为他以后时刻和领导保持一致,打好坚实的基础。

        充分领会上级领导的意图,不等领导暗示就能办好许多事情,是一个一心追随的下属应做的一切,也是基本的素养。

        陈习明抓起了电话,一口气打出了四五个电话,然后才长长出了一口气,又准备好了材料,随后敲响了梅晓琳梅市长的门。

        亲自向梅市长汇报一下情况,获得梅市长的认可和支持,是他下一步计划得以顺利进行的一个必不可少的环节。

        ……省委大院,省委书记办公室。

        郑盛一脸平静地听完夏想的情况汇报,半晌没有说话,他烟瘾比较大,抽得满屋烟雾。起身打开窗户,忽然又笑了:“打开天窗说亮话,打开窗户说实话……”

        夏想接过了话:“是呀,现在网络发达了,再象以前一样瞒着捂着也没可能了,死者家属不接受赔偿和私了,只要求秉公处理,还女儿一个公道。现在网上都传开了,说是公安局长逼人致死,还说省委包庇蔡江伟。网络民意如潮,省委很被动,万一处理不好,就落人口实,自毁长城了。”

        “舆论的力量影响太大了,必须引起重视……”郑盛点头表示赞成夏想的话,又问,“怀阳市委方面,到现在还没有向省委表态,态度有问题。”

        怀阳市委的一班人马,大多是叶天南一条线上的,郑盛特意点出,显然是想再借此次事件,再下一城。

        不过夏想却另有想法,虽然他和郑盛在某些方面达成了一致,但显然还有一些分岐。下一步,他的脚步很灵动,目的很出人意料,手段也很隐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