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46章 底线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46章 底线

    作品:《官神

        一个不是什么公子的所谓公子,也敢冲他叫嚣?在京城有多少所谓的大少小少都不敢冲他气势,林小远还真不够资格!

        而蔡江伟在逼死人命之后,还敢狂吼乱叫,污蔑他打人?如果他当时不推开蔡江伟,蔡江伟就要将卫辛撞倒,甚至还说不定会打连若菡。

        照目前的情形来看,也就杨恒易还保持了理智,不止林小远不怕他,蔡江伟也是有恃无恐,林华建估计更是认为他就算是省纪委书记,也不能拿他怎样,因为在叶天南一系的眼中,他是外地人,初来乍到,根基不稳!

        夏想不动声色,但脸上却是不容置疑的坚决:“蔡江伟,你还有脸说我动手打人?如果不是我挡了一下,你说不定会连连若菡女士也一起打了。你身为市委常委、公安局长,身为国家高级党员干部,逼死人命,聚众**,不但不知悔改,还嚣张狂妄,甚至就因为和我走了碰头,就想动手殴打省纪委书记,我倒想问问,你还有没有党纪国法?还知不知道礼义廉耻?还是不是一个有基本道德的人?”

        一连串的质问铿锵有力,句句如箭,箭箭十环,让蔡江伟哑口无言,脸红如猪肝。

        但愿他是知道廉耻而脸红,而不是因为酒意上涌。

        如果湘江市公安局长要将怀阳市公安局长以犯罪嫌疑人的身份带回市局的话,将会立刻成为轰动全市的重大新闻,更何况现场的人中,有一个省监察厅厅长的儿子,有一个湘省国油化的副总,还有一个湘省电信的副总,简直就是官商全齐了。

        不但全市轰动,连省委也要传开了。

        杨恒易排名没有夏想高,但他毕竟是省公安厅厅长,刑事案件又是他的权限之内,就不得不开口了:“夏书记,事情还是要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好,闹大了,对谁都没有好处。”

        夏想还没有说话,林华建自以为找到了夏想的漏洞,阴阳怪气地说道:“也不知夏书记和连若菡女士是什么关系?为了维护连若菡,连市公安局长也要打。”

        杨恒易其实早就有此疑问,但碍于身份,他不好和夏想撕破脸皮,虽然他也觉得夏想今天威风有点过头了,还是一直没提连若菡的问题。林华建一问,正合他意。

        以他省委常委、省公安厅厅长的身份,夏想似乎并不放在眼里,杨恒易也清楚,夏想今天针对的不是他一人,是湘省四人组,因为四人之中,就有两人在此。夏想要的就是将他和林华建的气势全部压下,从而在奠定以后的权威。

        官场中人,级别相同时,要的就是气势上谁能压对方一头,几次过招之后,就能分出高下。一旦在对方面前有了心理劣势,以后再想改变被动局面,就难了。

        杨恒易很佩服夏想的冷静和长远,他一点也不认为夏想是在没完没了地闹事,很清楚夏想借机将事情闹大的政治目的,不但有还回林华建当初暗中摆了一道的用意所在,还有乘机拿下林小远的用心。

        当然,杨恒易还是低估了夏想。诚然,夏想有深藏的政治目的,但除此之外,他现阶段就是要讨还公道,伸张正义,不让阿信白白死掉!

        或许别人不会理解,为了一个微不足道的屁民就和一个有着庞大背景的市公安局长过不去,虽然夏想是副省级,但杀敌一千自伤八百,关键是,一头太轻一头太重,何况夏想和阿信又不是沾亲带故,何必为了一个陌生的普通百姓同时得罪监察厅长和一个市公安局长?

        别看只是一个市公安局长,他的背后,也会站着一帮人!

        但夏想有时在政治上成熟得可怕,有时又有不为官场上已经丧失基本做人准则的官僚所无法理解的一面,也许在他们眼中,正义和理念,早就被抛到了脑后,只有利益第一,天大地大,个人利益永远最大,为了利益,落井下石甚至杀人放火,更有甚者,制造车祸或是谋杀政治对手,等等,无所不用极其。

        但夏想的心中,永远不会泯灭人性中最闪亮的一面,他可以用阴险的手段打击政治对手,可以步步设局让贪官入网,以上都还算可以让人理解的话,他舍生忘死冲进滔天洪水为了抢险,冲冠一怒为平民百姓伸冤,就让许多人难以理解夏想头上家族势力的标签之外的平民情怀!

        也正是因为他身上有着最闪亮的平民情怀,心系黎民,才让总理始终对他难以释怀。因为他有时的所作所为,和总理视察灾区之时的表现,至性至情,如出一辙,就让总理对夏想,总有一丝欣赏和期望。

        也正是因为夏想性格之中的复杂难言的一面,让许多人对他判断失误,就如今天,杨恒易对他判断失误,林华建对他判断失误,就连蔡江伟也自恃有杨恒易和林华建,打死他也不会相信夏想敢对他怎样!

        蔡江伟认为,就算夏想不鸟他,也可以落了林华建的面子,但杨恒易的面子怎么也得给。退一万步讲,夏想牛气冲天,连杨恒易都不鸟,关键是谁敢抓他?就凭陈习明?

        陈习明是湘江市公安局长不假,但他和他平级,还从未听说一个市局的局长敢抓一个平级地市的公安局长!官场中人,都考虑长远,谁也不会动了对方的底线。

        因此,蔡江伟见夏想被杨恒易反问,被林华建反驳,心中窃喜,就得意洋洋地看夏想如何收场。现在他反而冷静了下来,心中还不无得意地想,夏大书记,你再牛X,还能牛上天去?说我聚众**,你不也和一个女人喝酒开房间,妈的,都是男人,屁点男女事情,谁不知道谁?你还真是圣人了?

        屁!

        就不信你今天能把我如何,不信试试?你敢怎样我,我就到处宣扬你和一个女人,不,两个女人一起在湘江饭店饮酒作乐,妈的,一个外地人,来湘江没几天,就上天了,就当湘省省委是你一个人的?

        不止蔡江伟暗暗得意,杨恒易也是幸灾乐祸地看着夏想,心想夏书记,你也别怪林华建无礼,是你欺人太甚了,为了一个女人打了市公安局长,我看你还有什么脸面大义凛然!

        林华建问完之后,也是暗自得意,见夏想似乎愣住了,心中更是冷笑,夏想,你别怪别人,要怪只怪你自己太不懂规矩了,非要逼得别人下不了台,那么对不起了,你也尝尝被人当面打脸的滋味如何……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夏想身上,看样子如果夏想答不上来或者解释不通的话,今天丢人的不是别人,就是揪住别人辫子不放的夏大书记了。

        夏想先是一脸错愕,慢慢脸色又缓和了下来,甚至还有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他反而缓缓坐了下来,知道湘省之地远离京城,对于京城人事,多不熟悉,若是以前,是真正的天高皇帝远,吏部尚书的威名未必让各省的官员畏惧多少,但今天却是不同,中组部部长可是政治局委员,是副国级,是最接近九巨头的关键人物之一!

        “连若菡女士是我在京城认识的朋友,她来湘江是个人私事,和她的身份来历没有关系,所以没有必要介绍她。不过……”夏想故意一停顿,见连若菡目露戏谑之意,就知道他又要和连若菡联手一次了,想起许久没有和连若菡一起压别人一头了,心中竟然隐隐有兴奋之意,“为了维护中央领导的权威,她的身份还是保密为好。”

        说是保密,但点出了中央领导,顿时让杨恒易脸色一变,更让林华建心中大跳,也让蔡江伟眼皮乱跳,但三人凌乱过后,却都是一样的心态——全然不信,认定夏想是扯虎皮做文章。

        这年头,冒充中央领导的亲戚的假冒太子党多去了,随便一个女人就是中央领导的家人,夏想也太能扯了不是?

        连若菡早将几人不以为然的目光尽收眼底,就很随意地说道:“夏书记,爸爸说了,不让我在外面说他的名字。他说虽然他是中组部部长,但他也是人民的公仆,是为人民服务的一员……”

        连若菡说得绘声绘色,极具夸张和表演,甚至在夏想看来,还有一丝滑稽,但轻飘飘的声音落在杨恒易几人的耳中,却如洪钟大吕,振聋发聩,甚至撞击得胸口怦怦直跳!

        天下第一部的执掌人吴才洋之女站在眼前,却无人认识不说,还差点被一个小小的市公安局长打了?传到了京城,落在了吴部长的耳中,还能落好?

        是,蔡江伟可以不怕吴才洋,因为他才是副厅级,不够级别入吴才洋之眼。但杨恒易和林华建却是不同,杨恒易所有考核以及想再向上一步,没有中组部的评定和吴才洋的点头,是痴心妄想。而林华建想要一步迈入副省,更是逃不过吴才洋一关。

        玩笑真的开大了,事情……真的大发了。

        林华建还有点不相信,杨恒易却隐约听说过吴才洋膝下只有一女,爱若明珠,虽然知道得并不详细,但却对连若菡的身份深信不疑。

        只一瞬间,杨恒易就有了决定……正要顺水推舟以省厅的名义将几个人带走之时,忽然,外面传来了纷乱的脚步声,叶天南的声音淡定而威严地传了过来:“是谁在胡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