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42章 天大的馅饼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42章 天大的馅饼

    作品:《官神

        本地人不能担任县委书记,进一步讲,原则规定也不能担任当地的市委书记,党政领导干部任职回避条例中,只规定不能在成长地担任党政主要领导干部,而不是籍贯,但问题是,燕省既是曹永国的成长地,又是籍贯地。

        虽然以上规定仅限于省部级以下干部的任命,对于省部级,并未明令限制,但出于加大对各省控制力度的考虑,即使是吴老爷子出手推动曹永国担任燕省省委书记,也是难度极大。

        印象中,自2008年后,国内各省份省委书记和省长的任命,中央已经有意避免任用本地人,不管是籍贯还是成长地,尤其是针对一些特别的省份,比如岭南省。

        自1998年起,岭南省从未有本地人担任省委书记,从中反映出中央对岭南省单方面主义倾向的忧虑。尾大不掉是中央一贯的担忧,下江市就是前车之鉴,所以当年才有下江市委书记被拿下的一场震惊全国的政治大案。

        而下江市委书记可是政治局委员!

        燕省省委书记虽然还不够资格跻身于政治局,但燕省地位特殊,拱卫京津,是京城最大的屏障,若是古代,就是直隶之地,因此,历任燕省省委书记,都是中央综合考虑之后,各方权衡之下才做出的任命。

        夏想也注意到,总书记上任之后,尤为加强了对燕省的控制,一心想将燕省置于自己的影响力之下,而家族势力和平民一系,也同时将更多的目光投向了燕省。

        燕省,已经成为各方势力的必争之地。

        吴老爷子老谋深算,凡事看得长远,每出一招,必有后手和伏笔。以夏想对他的了解,此次突然提出让曹永国担任燕省省委书记,是不是真心推动暂且不论,在事件的背后,必然大有用意。

        曹永国虽然是他的岳父,但从传统意义的派系的划分上,和他并非一系。

        诚然,国内各省势力在派系归属上,有中坚力量,也有名义上的归属,比如岭南省委书记陈皓天就是总书记的嫡系,是中坚力量,而楚省省委书记陈风,虽然现今也算总书记一系,但并非中坚力量。

        曹永国也是如此,表面上是总理一系,实际上也并非总理的嫡系。话又说回来,实际上总理的嫡系在地方上最少,大多是群而不党,并非真正形成一股气候。

        吴老爷子借范睿恒退下之际,突然放风要推动曹永国上位,夏想可不会天真地认为仅仅是因为他的面子而让吴老爷子出手。政治家考虑问题,大局第一,特别是如老爷子一样胸怀天下的人物,他的出手,所图谋的恐怕未必只是燕省。

        有一段时间没回京城了,天下大事,皆出自京城,夏想的思绪一下飞向了京城,有了一种迫切回京的**。

        再加上最近吴才洋非常低调,或者说,近来整个家族势力都非常低调,还有不到两年,总书记就会退下,现在正是换届前夕一波接一波的人事调整的最后较量阶段,平静不是主旋律。

        在平静之下,肯定在酝酿着更大的旋涡和潜流。

        换届之前,总书记肯定做好最好的布局,将整个棋盘盘活。因为在关远曲上任之后,至少在两三年之内,轻易不会更换省委书记和省长——想调换也未必能一言而定——因此如果曹永国现在被吴老爷子推动上任,那么他的头上就会贴上家族势力的标签。

        而下任书记是关远曲,实际上从长远计,曹永国被贴上家族势力的标签而迈入省委书记的门槛,也是好事,因为岳父的性格淡然了一些,不管他身属哪个阵营,都不会成为嫡系,颇有君子群而不党的古风。

        但也必须承认,也正是岳父的性格使然,如果不是机缘巧合,不是他深得各方势力之心,岳父还真不会有现在的成就。后世的曹永国就是被高成松搬开之后,最终止步于厅级。

        以家族势力的标签担任省委书记,后年关远曲上台之后,岳父再过一年届满,也可以安稳退下,说不定还能捞一个副国级待遇养老。

        不得不说,吴老爷子抛出的建议令夏想大为动心,也必须承认,吴老爷子很能抓住他的心思,让他为之动心。一动心,就得顺应老爷子的意思,为他做些事情。

        夏想看了一眼慵懒散漫的连若菡一眼,见她侧卧床头,意态之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迷人之意,不由笑了:“也是怪了,这么多年了,我还看不烦你。更是怪了,老爷子怎么就想到岳父了,他明明知道本地人担任本省的省委书记,容易让人乱说的……”

        连若菡笑着弹了夏想的脑门一下:“有话就明说,跟我还卖关子。爷爷到底是怎么想的,我不知道,也不操心,反正他就说,让我如此这般跟你一说,你就明白了。”

        明白什么?还是一头雾水,不过还是明白了一点,老爷子是想让他进京了。

        画了天大的一张馅饼给他,他不进京还等什么?

        连若菡却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在床上翻了一个滚,又笑了一声:“对了,我还听到一个消息……”

        夏想都被她折磨得身心疲惫了,不由怒了:“有话不能一次说完,非要大喘气?”

        连若菡才不怕夏想,从床上翻身落地,自顾自打开冰箱拿了一瓶奶喝——夏想每天都有专门的日常供应,即使不用,也每天有人替换一新——她一边喝一边说:“我听爸爸说,政治局要空缺出一个委员名额,现在正在讨论递补人选……据说,宋朝度和陈风都有希望。”

        夏想不惊讶真不行了,连若菡此来,不但慰藉了他的身体和心灵,还带来了一连串令人震惊的消息,就让他再也坐不住了——其实他本来也没有坐着,是半躺在沙发上。

        他一个激灵站了起来:“真的假的?”

        “不信我?不信我你就打个电话给中组部吴部长。”连若菡就逗夏想。

        一般由每届中央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选举出政治局全体委员、候补委员及常委,其他全体会议可以在政治局委员人数出现空缺时根据实际情况进行增补,既可以从中央委员中直接选拨政治局委员,也可以从候补委员中按其排名进行依次增补。

        这一届政治局没有候补委员,现在出现了空缺,肯定要从中央委员中直接选拔。基本上每个省委书记都是中央委员,所以如果真如连若菡所说要增补政治局委员的话,肯定要从省委书记之中选拔。

        但问题是,一般不是大省,省委书记不够资格进入政治局。不管是谁因病或因事退出政治局,也不管是宋朝度还是陈风递补进政治局,恐怕一旦选上,就会连空缺之人的职务也要顶替。

        一般都是直辖市,或岭南,青西,天山等省份的书记是政治局委员,其余省份很少有人担任,也有特例,楚省上任省委书记就是政治局委员,不过只有一届,陈风接任之后,就不再是了。

        从资历上讲,宋朝度比陈风更有资格递补,从先例上讲,陈风更容易递补。就是说,陈风递补之后,可以原地不动,以楚省省委书记之职一脚迈进政治局。

        从感情上讲,宋朝度和陈风都是夏想最亲近的良师益友,如果说让他选择支持哪一个,还真不好抉择。

        不止吴老爷子给他出难题,吴才洋也为他制造了一件头疼事。

        不过夏想也明白,吴才洋所说的宋朝度和陈风,两者选一,也不过是假借连若菡之口,让他故意听到。实际上,一个政治局委员的任命,吴才洋可没有什么发言权。不用想也知道,有无数资历比宋朝度深后台比陈风的硬的省委书记或部委高官,都睁大了眼睛盯紧了空缺,政治局委员的位置,太难得了,太重要了,谁不想取而得之?

        身在官场,人人都想。

        夏想当然宋朝度也得之,因为以宋朝度的年纪,如果抓住了机会,一跃而进了政治局,说不定努力再加形势变化之下,最终还能跻身为九巨头之一!

        必须要回京城一趟了……夏想心中就更有了明确的方向。

        到了11点多,夏想就和连若菡一起出去吃饭,又打了电话给卫辛,约好了见面地点。夏想和连若菡一起走出常委家属楼,打电话想让司机开车过来,连若菡没同意,说要让夏想陪她走走,反正还有时间。

        夏想知道她的心思,毕竟才30出头的女人,心中还是渴望和相爱的人携手同行,而且又是在陌生的城市,就更有一种相依相偎的安全感。

        不过距离约好的地点有点远,夏想一想,就当散步了,也很久没有好好陪过连若菡了,作为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之一,连若菡已经成为他生命之中密不可分的一部分了。

        夏想和连若菡十分随意地走在大街上,在外人看来,他和连若菡就如一对恩爱的夫妻,而且还十分般配,任谁也不会想到眼前的两人,一人位高权重,是湘省的第四号人物,另一人坐拥亿万财富,富可敌国。

        夏想只顾和连若菡说笑了,却没有注意到身后一辆汽车驶过,车上坐着的人,正是林华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