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37章 事情,才刚刚开始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37章 事情,才刚刚开始

    作品:《官神

        夏想自认不是一个清廉如水的官员,在现在的大气候之下,清廉如水是不可能在官场之上生存下去,至少应有的人情往来必不可少。

        还有一些利益上的分享,互相之间的扶携,甚至一些必不可少的不见光的手段,都是前进道路之上的助力,人在官场,身不由己,你不害人,却有人害你,有时还真是得先下手为强。

        但现在夏想是省纪委书记了,就必须肩负起党和国家赋予他的重任,必须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更要不辜负百姓望眼欲穿的厚望。如果说身为市长和市委书记,不为城市发展经济,不为百姓谋取福利,就不如回家卖红薯,那么身为纪委书记,不严惩贪官,不惩恶扬善,不为国家挽回损失,不放过一个害群之马,就不是一个称职的纪委书记。

        不管别人是如何的和光同尘,不管别人是怎样的对贪污**视而不见,夏想却做不到对侵吞国家财产和违法乱纪之事,在他的眼皮底下发生,坐视不管,然后就因为对方势力庞大,后台强硬,而高抬贵手放过。

        如果不是调查湘省道桥,夏想还不敢相信令人愤慨的事实,根据唐加少提供的证据,以及顾世奇的招供,再加上沈河阳透露的消息,综合以上三人提供的事实,再加上夏想从各处得到的消息汇总,大概得出一个数据——18亿!

        这还是可以追查的数额,是极为保守的数据,实际上根据夏想的经验,真实的金额恐怕要翻倍也不止,就是说,至少有40亿国家财产——换言之,应该是百姓的血汗钱,是纳税人上交的利税——被湘省四少通过各种手段据为己有。

        整整40个亿,是多少庞大的一笔财富!

        夏想能放过四人才怪,如果他视而不见,和光同尘的话,那么他会后悔一生,会自责一生。不说什么大话空话,不提什么豪言壮语,单是湘省山区每年失学的贫穷学生,单是每年因为无钱治病而走向绝路的贫穷家庭,就是一个触目惊心的庞大数字。

        而湘省许多贫穷县一年的财政收入还不到2个亿,湘省四少的非法所得就按最保守的18亿估算,也相当于10个贫困县一年的财政总收入!

        如果将18亿的巨款用来兴建希望小学——不是在非洲,是在湘省的贫困山区——就按20万一所希望小学计算的话,可以让整个湘省的失学儿童在半年时间之内,全部坐在宽敞明亮的教室之内,然后在内心充满了希望,并且感谢党和政府的关怀。

        但现在,18亿的巨款被湘省四少侵吞,用来购置豪车,用来在国外购置豪宅,随时准备出国享受人生,大肆挥霍,戴名表,打高尔夫,泡妞,花天酒地,等捞够之后,等他们的父辈退下之后,就远走高飞,到国外过富足、幸福、高枕无忧的官富二代的美好生活了。

        无数冤死的百姓,无数塌桥事故之中破碎的家庭,他们的幸福谁来弥补?甚至事故的赔偿金都是湘省道桥全额赔付,换言之,钱由湘省四少赚,出了问题却是国家赔偿,真是一本万利的好买卖。

        夏想不是见到不平事就义愤填膺的小年轻了,但清楚了湘省四少的敛财手段,心中还是燃烧起熊熊怒火。毫不夸张地说,湘省四少手中的每一分钱,都沾满了鲜血,沾满了死去的无辜的百姓的血汗控诉!

        也许外人以为,夏想就是想将湘省道桥打倒为止,错了,夏想不过是借整顿湘省道桥,一点点削夺湘省四少对湘省道桥的控制,断绝了他们的生财之道,让他们逐渐露出马脚,从而抓住机会可以将他们一网打尽,将他们手中的巨款收归国有,还财于民。

        夏想当然清楚,湘省道桥一战,叶天南可以容忍,因为他输得口服心服,而且没有触及到他的底线,但如果最终动了湘省四少,不但叶天南会暴怒,胡定、杨恒易和林华建,估计要狂暴了,说不定会无所不用其极。

        是一条荆棘遍地的艰难之路,到底要不要一步迈出,夏想也曾经犹豫过,动摇过,因为一旦迈出脚步,就是一条不归路,输赢先不说,肯定无法回头了。他和叶天南、胡定以及杨恒易、林华建之间,就是不死不休之局。

        以一人之力挑战四名重量级人物,确实胜算很少,但当夏想见到叶天南在湘省道桥在建的怀阳大桥倒塌之后,一点也没有愧疚之心,还千方百计维护湘省道桥,为了一己之私,还不肯放手对湘省道桥的掌控,只因利益巨大,吃相也太难看了,而且贪心不足,完全无视死去的无辜百姓!

        叶天南的贪婪和私心就终于激怒了夏想,就让夏想决定要和他周旋到底。

        夏想当然知道以道德要求政治家是非常幼稚可笑的行为,但身为党的高级干部,没有一点廉耻之心,没有愧疚之意,视百姓生命为草芥,自己利益天大,如此行径,天地不容。

        既然他担任了省纪委书记,既然和湘省道桥的较量已经取得了第一步胜利,既然现在手中还有底牌可打,夏想就决定,各个击破,将湘省四少逐一拿下,将他们巧取豪夺的几十亿巨资,让他们全部吐出来,上交国库!

        在下定决心的一刻,夏想就制定了三步走的策略,务必做到除恶务尽,不留后患。

        ……随着唐加少一案的宣判,以及湘省道桥的治理整顿的开始,陈传世自杀和赵宣明的上蹿下跳,已经失去了效用,基本上被人遗忘了,但事情却还没有算完。

        湘江市公安局在传唤了赵宣明之后,不久就以胁迫他人自杀的罪名正式向检察机关提请逮捕!

        消息传出,又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联想到前一段时间赵宣明还闹腾得挺欢实,结果竟然是搬了石头砸了自己脚,就让人大跌眼镜,都不约而同地感叹,轻易莫要出风头,小心风大闪了腰。

        外人的感叹只是流于表面,熟知内情的人却清楚,赵宣明的被捕,预示着湘省的政治斗争,进入了第二阶段!

        ……周末,夏想接到了曹殊黧的电话,告诉他一周之内应该可以成行,夏想自然举两手欢迎,男人还是希望身边有一个女人照顾生活,毕竟有家人在,有温情也有温暖。

        说了几句,以为曹殊黧要放电话了,不料她又一笑,说道:“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若菡后天就到湘江了,她要打前站去看你,还不让我告诉你,说要来一个突然袭击,我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

        连若菡来就来好了,还想查他的岗,如他一样洁身自好的男人,现在打着灯笼也难找了,连若菡还敢怀疑他?一定要好好体罚她一顿,让她知道知道厉害。

        “其实,我最想的还是夫人你……”夏想嘿嘿一笑,向曹殊黧表了忠心。

        “去,少肉麻了,都老夫老妻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心思?行了,不和你说了,我在京城看儿子呢。”说话间,曹殊黧就挂断了电话,让夏想好一阵感慨,到了某一阶段,女人的心思就会被孩子分走一大半,男人就会要受到一定程度的冷落。

        刚将手机放下,严小时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和谁打电话呢?打了半天都占线,真能说,肯定不是夫人,就是情人了。”

        得,现在已经是夏天了,桃花早就谢了,他怎么又命犯桃花了?夏想懒得理严小时的嗔怪,直接就问:“你怎么还没有回燕市?”

        “我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完成,当然不能回去了。这件事情,你肯定感兴趣……”

        “说来听听。”

        “我知道湘省四少的资金流向……怎么样,想不想知道更详细的情况?想知道的话,就来佳之乐来找我。”严小时极尽诱惑之能事。

        夏想也知道她半是玩笑半是认真,就笑了:“好,给你一个面子。”

        佳之乐位于湘江江畔,是一处别具特色的饭馆。

        正值月圆之夜,夏想站在湘江江边,见一轮明月高悬,江水荡漾,音乐不绝于耳,游人如织,一时间思绪飞远,竟然想起了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

        古往今来,千年湘江,流水悠悠,多少兴亡多少愁,不变的永远是奔流的江水和天空的明月,夏想不知何故感慨万千。

        “你刚才的眼神很忧郁,让人沉迷。”不知何时严小时来到了身侧,掩嘴一笑。

        有些女人喜欢简单的男人,有些女人喜欢深邃的男人,如严小时一样经得起岁月沉甸的女人,肯定是喜欢成熟稳重的男人多一些。

        夏想扭头一看,暗叫了一声好。

        严小时一身长裙——她似乎偏爱长裙——犹如初出碧水的荷花,亭亭净植,在春江花月夜的映衬之下,更显沉静、雅致之美。

        严小时之美,经得起如刀的岁月风霜,夏想笑了:“好一个美人临月,小时,你要是在古代,肯定是倾城之姿。”

        “嘴甜得象抹了蜜,肯定没安好心。”严小时十分开心,和夏想并肩上楼,“我明天就回燕市了,要处理一些遗留问题,范书记……要退了。”

        夏想吃惊不小,范睿恒年纪还没有到点,怎么就要退了?燕省局势又要大变了?燕省是他的根据地,有他的许多亲信,局势变动,势必会带来未知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