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35章 规则是被用来打破的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35章 规则是被用来打破的

    作品:《官神

        一瞬间,叶天南脸色差到了极点,尽管他不知道到底幕后发生了什么,顾世奇怎么会傻到不和他通气就直接给郑盛送礼的地步,但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了。

        顾世奇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站在门口,陪着笑:“我刚才在组织部,有人告诉我,让我直接来常委会议室……”

        话未说完,他的目光落在了桌子正中,顿时脸色大变。

        顾世奇还想再说什么,从身后走来两名工作人员,一左一右将他夹在中间,一瞬间他明白了什么,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满心欢喜以为升官在望,不料迎接他的却是当头一棒,顾世奇再也站立不住,巨大的落差让他心理承受能力瞬间到了极限,他眼前一黑,双眼一软,就势倒了下来。

        幸亏旁边两人一把扶住了他,否则肯定要当场摔一个头破血流。

        顾世奇被人架了下去,在场的所有人都心惊加心寒,今天的一幕太触目惊心了,同时也强势说明了一个问题,郑书记要出手了。

        不,知道内情的人清楚,更确切地讲,是夏想要大刀阔斧地反击了。

        一次影响了整个湘省局势的常委会,落下帷幕的时候,由夏想带领纪委人员将桌上的88万元人民币收走。平常让人爱不释手的人民币,摆在常委会之上,却如催命符一样让人不敢多看一眼。

        叶天南散会之后,一言不发地回到办公室,紧闭大门,谁也不见。

        整个省委弥漫在一股奇怪而紧张的氛围之中,因为自从夏书记上任省纪委书记之后,省纪委频频出手,先是拿下陈工方,然后是唐加少,再是沈河阳,然后是毕鹏,现在又是顾世奇,几人表面上没有联系,实际明眼人都清楚,都是围绕着湘省道桥在大做文章。

        再仔细一算,陈工方是晨东市副市长,毕鹏是常务副市长,顾世奇是市委副书记,分量一个比一个重,位置一个比一个重要,晨东市真的是被省纪委盯死了。

        再下去,难道要拿下市长和市委书记了?再将市长和书记拿下,晨东市真的是要大换血了。

        好嘛,湘省道桥的问题还没有解决,晨东已经成为了另一个战场了,难道说,湘省道桥的问题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当然不是,正当众人还没有明白过来之时,一连串的事情发生了……顾世奇在常委会门口被当众拿下的消息传开之后,郑盛的威望一时无两,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不过外界谈论郑盛的时候,多是一边竖起大拇指,一边摇头一笑,言外之意就是认定郑书记在演戏,想当当代包青天,小心搬了石头砸了自己脚。

        但也正是因为郑盛的强势,在省委组织部正式放出风声要进行一轮人事调整之后,下面地市的一二把手都老实得不行,没人敢再四处跑动,买官要官,都安稳地埋头工作,谁也不敢再向省委大院跑,顶多私下打个电话。

        就有人讽刺说,郑书记为了自己的名声,断了许多人的财路,叶书记也好,梁部长也好,要少收入一大笔了。

        下面地市的人目光都落在人事调整上,但另外有人却嗅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因为唐加少的案件推迟宣判了!

        不但唐加少一案推迟宣判,而且就在顾世奇被拿下的一天之后,经省政府研究决定,鉴于湘省道桥目前管理存在着一定的漏洞,暂时不接受其投标高速工程项目的请求,就是说,湘省段高速工程项目,直接将湘省道桥排除在外了!

        尽管在省政府常务会议上,常务副省长胡定竭力反对,但省长付先锋和常委副省长何志能坚持认为,现阶段不宜再让湘省道桥参预政府项目,最终还是通过了常务会议,让胡定十分恼火。

        如果说将湘省道桥排除在外只让胡定恼火的话,那么随即纪委采取的进一步强制措施就让叶天南气得差点浑身发抖了——纪委正式通知省公安厅,要求省厅即刻将赵宣明送到纪委接受问话,逾期不到,后果自负。

        态度很强硬,语气很坚定。

        而且更让叶天南大感头疼的是,湘江市公安局再次对外宣布,经过缜密的调查,陈传世自杀一案再现疑点,初步怀疑陈传世是被人胁迫自杀,作为唯一的现场证人赵宣明有重大嫌疑,市局请求省厅将赵宣明送至市局,接受传唤。

        叶天南明白了,夏想布置的由拿下顾世奇作为序幕的一出紧锣密鼓的大戏,各色人物都开始粉墨登场了。

        更让不少人大跌眼镜的是,顾世奇被纪委带走之后,只过了两天就交待了全部犯罪事实,而且还咬出了唐加少。

        顾世奇的证词成为坐实了唐加少是湘省道桥所有事故最大责任人的铁证,让叶天南企图转移视线,借陈传世之死和赵宣明为湘省道桥翻案,甚至制造混乱、混淆视听并且打击夏想威望的做法,一败涂地!

        据说,消息传出之后,唐加少反而露出一丝欣慰的惨笑:“总算结束了,幸好没上老狐狸的当,再当一次傻瓜!老狐狸,听我一句话,你斗不过夏想,别折腾了。”

        当然,唐加少的话叶天南是听不到了……当天,又有风声从纪委传出,说是顾世奇不但供认了有关湘省道桥的种种内幕,还将晨东大桥投资和招标过程中的猫腻全部和盘托出,据说,还牵连到了晨东市更高级别的领导。

        顾世奇已经是市委副书记了,晨东市三号人物,比他级别更高的领导还能有谁,只能是市长和市委书记了,难道晨东真要有一场官场地震了?

        晨东常务副市长和市委副书记已经落马,已经算是不小的官场地震了,都是被一座晨东大桥震塌的,既然倒塌半年以上的晨东大桥都能震塌晨东市几名重量级人物,那么刚刚倒塌的怀阳大桥,又会为怀阳市的官场带来什么样的巨大影响?

        怀阳局势,也是人人自危。

        但怀阳市委领导四处打听之下,从省委传出的消息是,省委暂时不会调整怀阳的人事,就让怀阳党政领导长出了一口气,不料一口气还没有出完,湘省道桥的最终结局随着唐加少的正式宣判,而又引爆了一枚炸弹。

        省公安厅终于承受不住省纪委和市公安局的两重压力,放了人,赵宣明先是被省纪委带走,一天后,又移交到市公安局。

        两天后,唐加少一案正式宣判,唐加少因为滥用职权、贪污受贿加强奸未遂,数罪并罚,决定判处死刑,缓期一年执行!

        消息传出,一片哗然,都认为量刑过重!但让人不解的是,唐加少并没有提起上诉,接受了法院的判决。

        一般来说,作为有头有面的人物,以职务犯罪入狱不算太丢人,唐加少却加了一条强奸未遂,就有点丢人了。

        唐加少一案宣判之后,严小时打来电话,先是委婉感谢夏想为之付出的努力,又提出要请夏想吃饭,夏想也婉拒了,提出过段时间空闲的时候,他会请她,因为唐加少被判刑只是第一步,接下来,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严小时也没强求,只是俏皮地问了一句:“听说夫人要来湘江了?那你自由的时间可不多了,可要抓紧机会呀。你夫人一来,我也该回燕市处理一些事情了。”

        夏想呵呵一笑:“你就别淡吃萝卜闲操心了,行了,过两天我就联系你。”

        放下严小时电话,夏想又叫来商江和李从东,让二人加紧对沈河阳、毕鹏案件的审理,在得知沈河阳的案件已经获得突破之后,夏想大喜,让商江准备好所有材料,等候时机。

        毕鹏还是态度强硬,不肯招供,夏想也不再理会他,给他一个坦白从宽的机会他不知道珍惜,就别怪人民民主专政的力量不客气了。

        三天后,关于怀阳大桥倒塌事故的处理意见,以及对湘省道桥的治理整顿专项会议,再次召开,与会人员有郑盛、付先锋、叶天南、夏想、梁夏宁和郑海棋。

        会议一开始,就充满了紧张的气氛。

        郑盛态度十分坚决,强烈要求将湘省道桥的主要领导,全部撤职查办,叶天南却提出温和的建议,只处理关键的技术领导,行政领导不能一锅端,否则湘省道桥作为湘省一家大型国企,有可能面临倒闭的危险,将会是湘省的重大损失。

        郑海棋全面支持郑盛的意见。

        付先锋和夏想一开始都没有表态,倒是梁夏宁提出了一个折衷的建议,技术领导和行政领导,凡是涉及到晨东大桥和怀阳大桥事故的,一律撤职查办,没有涉及的,暂时留用。

        付先锋赞同了梁夏宁的建议。

        最后几人的目光就都落在了夏想身上。

        夏想微一沉吟,不紧不慢地说道:“出了事故之后,似乎能捂则捂能瞒就瞒,瞒得过去是幸运,瞒不过去是晦气,成了现在不少党政领导的处事原则。但都忽视了一点,在事故之中死去的百姓,他们的不幸由谁来抚平创伤?”

        夏想的声音不大,却振聋发聩:“我认为,不但湘省道桥要大换血,主要领导该查就查,该免就免,就连晨东市主要党政领导,也要撤职查办,以示儆尤!”

        叶天南心跳加紧,大戏……上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