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33章 钓鱼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33章 钓鱼

    作品:《官神

        “就在刚才,怎么,叶书记还不知道?”杨恒易见叶天南一脸惊讶,不再是永远淡定的姿态,就又说,“小心付省长关键时刻反手一击。”

        叶天南又冷静了下来,仔细一想,又山高云深地笑了:“付省长本来就和我们不是一路人,何况他认识夏想在先,和夏想钓钓鱼、喝喝茶,是正常的交际活动。”

        杨恒易听出了叶天南的言外之意,不由问道:“万一付省长……”

        “没有万一,付省长是聪明人,哪头轻哪头重,他心里有数。”叶天南对付先锋充满信心,一点也不怀疑付先锋会临阵反戈,“付省长和夏想认识好多年了,总体来说,他和夏想之间在许多问题的看法上,不太相同。”

        杨恒易注意到了一点,叶天南在提及付先锋和夏想时,对付先锋的称呼是付省长,对夏想却没有称其为夏书记,而是直呼其名,是因为夏想排名比他低,还是因为他在内心深处对夏想有轻视之意?

        杨恒易见叶天南态度自信,十分笃定,也就不再多说:“我可有言在先,万一郑书记发话了,我就必须放人了,叶书记,到时你可别埋怨我。”

        “放心恒易,我一直都很支持你的工作。”叶天南一脸浅笑。

        杨恒易刚走,叶天南就拿起电话打给了省政府副秘书长王初:“王初,最近湘江是不是又新开几家不错的鱼塘?”

        王初正跟情人网聊,一听叶书记口气不对,忙关了窗口,必恭必敬地说道:“叶书记,真是抱歉,最近罗秘书长总是支使我做别的事情,付省长去钓鱼,我也是刚听说,还没有来得及向您汇报……”

        罗秘书长是罗长杰,是省政府秘书长,是付先锋现在最信任的政府大管家。王初的言外之意就是罗长杰不让外人在付先锋面前表现,唯恐别人抢了他的风头。

        王初不能及时掌握付先锋的行踪也情有可原,毕竟他只是副秘书长,叶天南也没多说什么,又交待几句,让王初以后认真工作,不要人浮于事,最后等王初主动说出了付先锋和夏想钓鱼的地点是吉利潭才挂了电话。

        吉利潭是个好地方……叶天南会心地笑了,他猜,地点一定是付先锋选择的。

        叶天南真猜对了,当夏想主动提出要和付先锋钓鱼时,付先锋张口就说出了去吉利潭。

        吉利潭是湘江市新开发的一处钓鱼胜地,环境优美,而且设施齐全,并且还有附属的休闲娱乐场地,但价格不菲,而且还不对外开放,就成为高官权贵彰显身份之地。

        吉利潭距离市区不远,夏想没带车,就和付先锋同乘一车,从省委出发而去。正是周末,省委值班的人不多,夏想和付先锋同车而去的情形就没有几人目睹。

        车一出市区,付先锋见到与北方大不相同的景致,兴趣就来了:“我听说你在秦唐有一个外号叫桃花夏郎,而且还传颂一时?”

        夏想笑了:“呵呵,是有这么回事儿,是我当时引用了刘禹锡的一句话——玄都观里桃千树,尽是刘郎去后栽——结果就被人送一个桃花夏郎的外号。”

        “郑书记也要重新栽树了……”付先锋也是随意一笑,“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夏想就一脸惊讶:“没有。郑书记要调整人事的话,肯定会和付省长、叶书记通气,等我知道的时候,就上常委会了。”

        言外之意是说在初步草拟调整方案的阶段,没他这个纪委书记什么事儿,毕竟在权限之外。

        付先锋笑了笑,知道夏想虽是和他私下会面,但现在身份和以前大不相同,彼此之间说话,不但小心了许多,也总是要提防一些。

        不多时到了目的地,下车后,司机和秘书到一边去乘凉,夏想和付先锋就来到池塘的一角,两人共坐在一把遮阳伞下,开始钓鱼。

        夏想并不喜好钓鱼,连鱼杆都是现买的,不过也象模象样地装上鱼饵,将鱼钩抛入水里,开始了耐心等候。

        “不是同一条船,但却是同一把伞,也有点意思。”付先锋抬头看了看头上的遮阳伞,笑道。

        夏想正想说话,忽然感觉鱼杆一沉,知道鱼咬钩了,忙慢慢提杆,拉上一条半斤重的鲤鱼,就笑了:“不会钓鱼的人往往一下杆就有鱼,据说和打麻将一样,不会打麻将的人,第一盘总会赢。”

        “有人说是运气,有人说是天机,要我说,就是概率。”付先锋摇头一笑。

        “那鱼儿上钩是因为我坐的地方好,还是因为鱼儿随机选择了我的鱼饵?”夏想慢慢引入了正题。

        付先锋没有回答,目光望向了远方。

        远方,是郁郁葱葱的景色,既有花团锦簇,又有鸟语花香,在明媚的阳光的照耀之下呈现欣欣向荣的景象。

        “鱼可不是人,没有智慧,咬谁的钩,说到底还是随机的选择。不过可能是你运气好,围着你的鱼杆的鱼儿多一些。”付先锋话一说完,忽然又想起了什么,“郑书记的鱼饵是准备好了,不知道准备了多大的鱼桶?”

        付先锋够聪明,还是猜到了他的用意,夏想呵呵一笑:“桶不是很大,肯定盛不下所有的人,愿意借付省长的鱼桶一用。”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似乎一直在说钓鱼,其实还是暗指郑盛的人事调整大计。付先锋作为省长,事先毫不知情,郑盛一点招呼都没打就有意调整人事,他不生气才怪。

        好歹他是湘省名符其实的二把手!

        夏想今天意外约他钓鱼,他就知道,怕是夏想要替郑盛传话了。

        省委书记想在人事调整中提拔自己的人,省长也想,甚至省委副书记、组织部长也想分一杯羹。但位置毕竟有限,郑盛和梁夏宁并不完全一心,但中间有一个夏想就另当别论了。如果省委书记和组织部长拟好了调整方案,完全将他和叶天南抛到一边,也不是没有通过常委会的可能。

        到底郑盛有多大的决心,又有多大的胃口,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付先锋也猜到郑盛此举意在转移矛盾,化解叶天南的攻势,对于陈传世之死和赵宣明的横空杀出,他虽然也赞叹叶天南手法超绝,但心里还是有疙瘩,因为叶天南事先没有和他商量,直接就抛出了杀招。

        实际上……他和叶天南之间的合作,还是不对等,他对叶天南不是百分之百的信任,叶天南对他又何尝不是三分信任四分提防外加三分防范?

        陈传世自杀一事,除了让他对叶天南的手段多了了解之外,更让他对叶天南多了不满。但话又说回来,不满归不满,合作还是要合作,求同存异是大趋势,而且本来他也没有打算和叶天南精诚合作。

        夏想见付先锋目光闪烁,知道付先锋动了心。他太了解付先锋了,付先锋是典型的有便宜就上的性格,什么原则和立场,都是用来为利益打掩护的,在利益面前,付先锋从来不会客气。

        “借我的鱼桶倒是没有问题,不过我可有言在先,我的鱼桶可是不小,不知道鱼够不够分?”付先锋小人的一面就露了出来。

        夏想其实也喜欢付先锋真小人的一面,至少有一说一,不讲虚套,他就手一抖,又一条鱼上了钩,收了鱼,放进鱼桶,做完一切之后才说:“两座大桥,至少要两个大桶才行。不过有个前提,就是付省长要先当一次闷葫芦。”

        又一停顿,夏想见付先锋面露喜色,就又摇头一笑:“前段时间和楚省纪委工作交流,当年的‘襄樊之战’让我心潮澎湃。”

        付先锋眼皮一跳,好大的手笔,真要下狠手了?不过又一想,下狠手是好事,乱中才能取利。如果真如夏想所说,两个大桶能分他一桶的话,可是非常划算的一笔交易。

        “就怕借桶不还,我当的就不是闷葫芦,而是菜瓜了。”付先锋的性格就是丑话说到前头,他装傻可以,但不能真把他当傻瓜耍,否则他要发火的。

        “付省长,你认识我年头不少了,我们之间也打过许多次交道了,我的为人你还不清楚?”

        “我对你放心,对别人,不太放心。”别人,当然指的是郑盛。

        “郑书记不是敌友不分的人,再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道理,谁都懂。”

        “哈哈,说了半天,我才钓到了一条鱼,今天真是运气不好。”付先锋哈哈一笑,一提杆,一条大鱼跃出了水面。

        “好大的一条鱼。”夏想赞叹了一声,也提杆出水,同样也是一条大鱼。

        付先锋摇摇头:“今天你赢了,要请客。”

        夏想却摇头一笑,起身将鱼桶中的鱼全部倒进了池塘,拍了拍手:“请客没问题,但我不吃自己钓的鱼。”

        ……一天后,郑盛突然宣布紧急召开常委会,几乎所有人都不知道是什么议题,等到了会议室一看,不由惊呆了,只见郑盛一脸怒气地坐在正中,会议桌正中,摆的方方正正、至少不下几十叠的纸张,竟然全是人民币!

        出了什么事情?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不知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