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30章 打蛇要防被蛇咬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30章 打蛇要防被蛇咬

    作品:《官神

        两件事情,一是突然从纪委内部传出消息,说是唐加少又供认向怀阳和晨东两市的主要领导大量行贿,才最终承接了工程,行贿数额十分巨大。

        只提主要领导,没有具体到谁,就让怀阳和晨东两市,人心惶惶,一片混乱,唯恐祸及己身。

        夏想就知道,纪委内部出现了问题,他以前只知道防范林华建和游方了,却忽视了郑盛在纪委里面也有力量。纪委的风声,就是常委以上的关键人物故意释放的,要的就是在决定湘省道桥命运的前夕,制造混乱,增大筹码,好让郑盛和付先锋、叶天南讨价还价。

        郑盛直接绕过他的做法,让夏想十分不快。

        因为郑盛的做法太冒进了,也太急躁了,必然会引发对方激烈的后手。现在虽然将林华建和游方支走了,但纪委内部还远不是铁板一块,肯定还有对方的人手,究竟是谁,夏想也不可能摸得清楚。所以现在他步步稳进,一点点向前推进。

        郑盛的意外插手,完全打乱了夏想步步为营的计划。

        检察院和法院是不是在郑盛的影响力之下,夏想不得而知,纪委调查只是第一步,最终的判决还在法院,所以他才只提唐加少的部分罪状就移交到司法机关,是投石问路。

        也好为以后为沈河阳和毕鹏定罪打好基础,在夏想看来,唐加少是小鱼小虾,沈河阳和毕鹏才是大鱼。

        郑盛意外的插手,如果仅仅是打乱了夏想的计划还好,却直接引发了更为严重的后果,就让夏想确实有点恼火了——湘省道桥的副总陈传世突然自杀身亡!

        自杀也就算了,却留下一封遗书和大量证据,声称纪委冤枉了唐加少,所有行贿和滥用职权都是他一人的问题,唐加少并没有具体插手多少事情,都是他一人所为。他是因为承受不了良心的谴责而自杀,希望能还唐加少一个公道!

        陈传世之死和遗书,顿时引起了轩然大波!

        陈伟世好好地突然自杀,死就死吧,还非要留一封给活人带来无限麻烦的遗书,他的死,就有了阴谋的味道了。夏想甚至不用想就知道,背后肯定有不为人所知的事情发生,但知道归知道,破案是湘江市公安局的事情,不归纪委插手。

        而且陈传世之死是节外生枝,让刚刚提交公诉的唐加少的案件,顿时引发了外界不少猜疑。一些唯恐天下不乱的网站甚至开始造谣生事,说是湘省纪委办了冤假错案,冤枉了唐加少,真凶陈传世都以死谢罪了,纪委一帮人,是吃干饭的还是酒囊饭袋?

        一时之间,众说纷纭,将湘省纪委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

        夏想怒了,拍案而起,请求省委宣传部四处灭火,将网上的舆论的影响降到最低。郑盛也指示宣传部门,一切以减少负面影响为第一要旨,所有工作都要为突如其来的网络浪潮让步。

        如果按照夏想的设想,一步步逼近,没有高举大刀想要手起刀落就斩落一片的话,对方也不会铤而走险以死相拼。现在好了,一个陈传世是怎么死的暂且不论,却生生将计划全部打乱,不但让纪委陷入了被动,也让郑盛的好胃口好心情完全落空。

        但郑盛是省委书记,是一把手,一把手永远不会犯错是,夏想只能闷在心里,连一点埋怨的意思都不能流露,眼下也只有一条解决之道了——让湘江市公安局尽快破案,还原事实真相。

        当然,陈传世究竟是不是自杀,夏想不敢轻易得出判断,但至少要有官方说法出来,才好回应汹涌的民意之潮。也必须承认,对方的手法虽然阴毒,但非常高明,就如一记窝心脚踢来,让人痛在心里,却有苦难言。

        话又说回来,他只是恼火,苦的是郑盛。

        郑盛想要借机拿下怀阳和晨东两市的愿望不但肯定要落空了,而且说不定整顿湘省道桥的意图也难以实现了,郑大书记,现在肯定后悔打草惊蛇了。

        不过郑盛的举动正好从侧面印证了夏想的设想的正确性,温水煮青蛙的策略,任何时候都比激进的手段更有迷惑性,也更容易奏效。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夏想从头到尾将事情理顺了一遍,正要打出一个电话,电话却突兀地响了,一看是直通中纪委的电话,他的心就一跳,湘省有人点火,中纪委就立刻开炮了。

        是中纪委副书记武继刚亲自打来的电话。

        “夏书记,湘省道桥的问题,闹得沸沸扬扬,京城都传遍了,不少老同志都来中纪委反映问题,让中纪委很被动。”武继刚上来就称呼夏书记而不是夏想同志,显然就是公事公办的态度了,“湘省纪委的工作是怎么开展的?总要有个章法才行!夏书记,中纪委常委会议上,隆书记对湘省纪委提出了点名批评!”

        点名批评就对了,完全在夏想的意料之中,不批评才不正常。夏想虽然还没有胸怀宽广到闻过则喜的程度,但还是为隆家城郑重其事地提到湘省纪委而心中坦然,因为形势完全符合他的推断,证明了他眼光的正确。

        “首先,我代表湘省纪委,诚恳地接受中纪委的批评,其次,需要说明的一点是,纪委在调查湘省道桥的过程中,已经尽量做到了有理有据、依法办事,而且还尽可能照顾到湘省道桥正常的业务开展,但事关重大,晨东大桥和怀阳大桥相继两座大桥的倒塌,民意如潮,必须要给老百姓一个交待。”

        夏想的态度不卑不亢,并没有武继刚意料中的谦下和惶恐,就让他十分不快,说道:“夏想同志,要充分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和不足,才能更好地进步。”

        夏想依然十分淡定,面对正面的强大的压力,没有退缩之意:“湘省省委、省纪委一致认为,在调查湘省道桥的问题上,纪委的方法得当,工作方法符合程序,经得起考验和调查。”

        武继刚的话就带了火星:“夏想同志,你这是什么态度?”

        “武书记,有关湘省道桥的调查经过和详细情况,省纪委会向中纪委例行通报。也请转告我对隆书记的问候,请隆书记放心,湘省纪委一定会依法办事,绝不冤枉一个好官,也绝不放过一个贪官!”夏想的话大有含义,武继刚是不是听明白他不管,他就知道,隆家城一定会细心琢磨。

        武继刚是中纪委副书记,正部级待遇,但说实话还真影响不到他的前途,也不是夏想托大,而是他清楚武继刚是代表谁在说话,所以他的态度就必须端平,因为根本没有必要低声下气,他不理亏,而且还占在了至高点。

        ……因为陈传世的意外自杀,有关湘省道桥的处理意见的碰头会,就只能继续延后了。不过还好,湘江市公安局第一时间就介入了陈传世自杀案件的调查工作,初步判定死者确实是死于自杀,但死者死前曾经和一个神秘人士见过一面,现场留下了来访者的痕迹,警方正抽调最精干力量,争取早日结案。

        郑盛可能是觉得有些没意思了,专程派童凡送了半斤大红袍给夏想,说是他最近喜欢上了毛尖,大红袍就送给懂茶人了。

        其实夏想并不是十分懂茶,也自认不是真正的爱茶之人,郑盛特意送来大红袍,功夫在茶外,既是向他示好,又是含蓄地向他暗示什么,夏想就亲自打电话给郑盛,表示了感谢。

        只打电话而不是登门感谢,也是表明了夏想的态度,有限合作,求同存异,但不是精诚合作。

        想必郑盛也明白了夏想的意思……随后在湘江市长离任之后,梅晓琳正式上任之时,郑盛不惜降贵纡尊,亲自和梁夏宁一起亲临湘江市委,参加了梅晓琳的任命大会。

        虽然郑盛只是参加了会议,并没有发表什么重要讲话,会议还是由组织部长梁夏宁主持,但他选择在此时高调出席湘江新任市长的任命大会,显然是有意向外界透露一个信息,湘江市委书记和市长都是他的人马,省会城市牢牢掌握在省委书记的手中。

        夏想就嗅着到另外的政治信号,郑盛对于怀阳和晨东两市,还是有意图之!

        从梅晓琳和郑盛之间的密切关系,郑盛此举也不会引发外界太多的议论,但不止夏想看穿了郑盛的意图,就连付先锋和叶天南也清楚郑盛的真正用意,就在郑盛刚刚参加完任命大会之后,又有意外发生了。

        湘省道桥又一名副总赵宣明站了出来,主动向公安机关自首,声称在陈传世自杀之前,他和陈传世见过一面,并且受陈传世之托,要向纪委转交一份关键的证据。

        形势,急转直下并且扑朔迷离了,关键还有,赵宣明不是向湘江市公安局自首,也不是向纪委自首,而是向公安厅自首。

        因为事关重大,由厅长杨恒易直接介入,并安排专人接手。赵宣明一进公安厅,就处于严格保护之中,外人都无法和他接触,不管是和付先锋线上的常务副厅长孙在春,还是郑盛一条线上的副厅长周东风,都不知道赵宣明被安排到了何处。

        对手,开始有条不紊地反击了,夏想清楚,虽然未必是一心针对他,但现在他和郑盛在一条船上,一伤俱伤,必须要着手布置下一步关键之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