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27章 得失之间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27章 得失之间

    作品:《官神

        郑盛讲话完毕,由付先锋补充说明了国务院调查组的正式结论。国务院调查组的报告人手一份,具体内容在座的各位早就心里有数了,再由付省长亲自重复一遍,是必须要走的过场。

        昨晚发生的事情,叶天南天亮之后才知道,心中很是烦躁。他不惜放下省委副书记之尊,上会之前,亲自到杨恒易的办公室问了个一清二楚。

        杨恒易当然不会一五一十地全部抖出来,家丑不可外扬,但夏想巧妙一局的手腕,他还是没有隐瞒,全部告诉了叶天南。

        叶天南听了,当时就愣住了。

        叶天南借助湘省道桥的力量,和郑盛抗衡了几年,眼见郑盛渐占上风,突然就杀出了付先锋,而且付先锋还有意和他联合,他当然求之不得。

        他也明白付先锋也不过是想借助他的力量,压郑盛一头,政治上的事情,本来就是互相借助,说得更直白一点,就是互相利用。利用好了,也可以互惠互利,也没什么。

        但夏想昨晚的所作所为,显然有挑拨离间之意,就立刻让叶天南有了警惕之心。莫非夏想是在郑盛的授意之下,故意为之,就为了分化湘省道桥一系的力量?

        固然,他和杨恒易结识多年,自认对杨恒易还算了解,相信杨恒易不会经此一事就会转向,他担心的是付先锋。

        不过还好,听了刚才付先锋补充说明了国务院调查组的结论,也让他稍微安心,付先锋虽然陈述了事实,但言语之中还是有袒护湘省道桥之意,就让叶天南清楚了一点,付先锋的立场还算坚定。

        叶天南的目光不经意落在夏想身上,昨晚的事情,夏想巧手如织,成为最大的受益者,到底他的用心何在?

        不知何故,叶天南心中总觉得夏想虽然比付先锋年轻,比付先锋级别低,但却比付先锋的威胁要大,而且还是大多了。

        付先锋介绍了国务院调查组的结论之后,就发表了他对事故处理的看法:“在对唐加少采取措施的问题上,夏想同志表现出了眼光高深的一面,为湘省争取了主动,在此,我要代表省委省政府对纪委的工作表示感谢。正是因为唐加少被抓捕在先,国务院事故调查组才认可了省委省政府已经注意到了湘省道桥的问题所在,也让省委省政府面对国务院的批评时,有了一点底气……”

        付先锋冲夏想点了点头,不管他是不是出自真心,反正姿态是有了。

        “怀阳大桥工程质量不过关,建材不达标,再加上管理混乱,又为了献礼缩短工期,等等,都是事故发生的原因所在。省政府调查组经过具体而周密的调查,认为原总经理唐加少负有主要领导责任,另外集团总工程师安华、副总工程师王信,道桥三分公司总经理肖强国、项目负责经理、采购总负责人等,共计20多人分别涉嫌工程重大安全事故罪、玩忽职守罪、涉嫌滥用职权罪、受贿罪等等,拟移交司法机关处理……”

        付先锋念了长长了一串名单,他念得时间越久,郑盛脸上的表情就越耐人寻味。

        实际上,怀阳大桥事故虽然重大,但还用不着省长亲自拟定处置人员名单,堂堂的付省长却不但亲自整理了名单,还在会上不厌其烦地一一念出,不是工作太认真,而是想丢车保帅。

        一干人名之中,大部分是分公司的主要负责人,总公司除了唐加少之外,就动了两个工程师,远远没有达到伤筋动骨的程度。

        郑盛就很是客气地打断了付先锋的话:“先锋同志,我打断一下……人员名单就先不要一个个念了,时间不允许,就说大概的处理方向就行了。”

        付先锋也自然明白郑盛的意思,只一点头:“我的意见就是,总公司拿下唐加少和两位总工,具体负责怀阳大桥施工的三分公司,一锅端。”

        郑盛等了一会儿,似乎是见没有了下文才问:“就这些?”

        “就这些!”付先锋很肯定地回答。

        付先锋虽然不太了解郑盛,但不止熟悉郑盛脾气的郑海棋知道郑盛的明知故问是对付先锋意见的强烈不满,就连在座的所有人都看了出来,郑盛对付先锋的意见,很是不满。

        “我有个想法……”郑盛一挥手,表现出了强势的一面,最近一段时间,郑盛似乎越来越信心满满了,“等纪委方面就唐加少的严重违纪问题查明之后,再讨论对湘省道桥的处置……今天临时增加一个议题,就湘江市副市长的提名,今天先拟定人选出来,李阳同志马上就要调走了。”

        付先锋和叶天南面面相觑,最近郑盛也太气盛了,完全掌握了节奏不说,还经常临时改变议题,一把手的气势完全压人一头,和以前判若两人。

        再一细想,就是从省纪委采取了一系列的行动之后,郑盛的气场才越来越足了,归根结底,还是夏想的功劳。如果没有了夏想的相助,郑盛郑书记,还有现在的底气么?

        一瞬间,付先锋和叶天南心意相通,竟然想到了一块儿了。

        虽然精心准备要就湘省道桥的问题进行一番刀光剑影的讨论,但郑盛却见好就收,留了后手,一把手就是一把手,付先锋不同意也没有办法,书记办公室的主动权就是掌握在书记的手中。

        讨论就讨论,没什么大不了的,付先锋就继续提名上次他提名的黄林秋和徐开宾。

        叶天南也支持付先锋的提名。

        梁夏宁也是原则上同意。

        郑盛不置可否,却看向了夏想:“夏想同志有什么不同意见?”

        今天的会议,让夏想多少摸到了郑盛的思路,湘省道桥的问题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又随即跳跃到了湘江两名关键的副市长的提名上,看似毫无关联的两件事情,其实还是明显地表露出了郑盛的倾向——他要全盘拿下湘省道桥,但会在湘江市常务副市长和常委副市长的提名上,做出适当的让步。

        政治上,永远不可能一家独大,郑盛的让步合情合理,夏想完全可以理解,但问题是,付先锋和叶天南未必会领情,以他对付先锋的了解,湘省道桥要保,两个人选名额也要拿到手。

        “两位同志我都不太了解,就不发表意见了。”夏想微一点头,竟然弃权了。

        夏想的弃权不但让付先锋小吃一惊,也让叶天南颇不理解,更让郑盛心中一跳,知道夏想有意要退后一步了。因为他刚才所提的等唐加少的问题查明之后再提对湘省道桥的处理,实际上是将夏想放到了火上烤,将所有的矛盾集中在了纪委。

        夏想立刻就做出了反应,和他保持了距离,就让郑盛清醒地认识到,夏想在湘省基本上还是中立的立场,并没有完全倒向他。

        郑盛不免多想了一些,又想起了他和古秋实之间的打赌。

        此次书记办公会,收效不大,但还是达成了一些共识,首先湘省道桥的问题扩大化了,都各自亮出了底牌,其次郑盛的意图委婉地表露出来,让付先锋和叶天南心中有数了,但会上最关键的人物夏想的立场不明,就让局势的进展,又不太明朗了。

        郑盛回到办公室,想了一会儿事情,就拨通了古秋实的电话。

        “秋实,夏想确实如你所说的一样成熟稳重,而且有思想深度。”郑盛本来想说夏想有心机,后来一想觉得还是含蓄一点好,就临时改了口,接着又说,“不过好象有投机心理。”

        “怎么说?”古秋实似乎正忙,问得很简洁。

        郑盛就将夏想的表现简单一说。

        古秋实呵呵地笑了:“郑书记,你不能要求夏想无条件向你靠拢,你也没有许他什么。再说夏想要是这么浅薄,他也不值得上头对他另眼相看。”

        郑盛也笑了:“反正你就是看他看对眼了,他怎么着都是好。”

        “我红口白牙,怎么说都成,你可是既得利益者。”古秋实笑完之后,语气又沉重了,“湘省道桥的力度不小,京城方面已经有动静了,你要注意一下方法,也要负起保护夏想的责任。”

        郑盛背着手,在房间中来回走了几步,心思有点杂乱。他也料到了湘省道桥一事最终会惊动京城,只是没想到来得如此之快,也没想到力度如此之大。

        如果利用夏想,让夏想当牺牲品,也可以快刀斩乱麻一举拿下湘省道桥,从而为瓦解叶天南一系的势力迈出第一步。但古秋实却让他保护夏想,如果顾忌到夏想的话,他投鼠忌器,就必须采取迂回之策了,甚至有可能错过眼前的大好时机。

        何去何从?是完全利用夏想,关键时刻将他抛出充当政治斗争的牺牲品,还是从长远计,和夏想精诚合作?得失之间,郑盛左右为难,一时拿不定主意……夏想似乎没有意识到他有可能成为郑盛的一杠枪一样,依然加紧对唐加少、毕鹏案件的审理工作,同时,也不放松对沈河阳的攻势。

        几天后,和夏想预想的一样,还是唐加少最先开口,不过当他听到李从东汇报的唐加少招供的事实之后,不由暗暗心惊,就知道,真正的难题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