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26章 巧手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26章 巧手

    作品:《官神

        其实杨恒易的口气也很注意了,并没有咄咄逼人的质问,付先锋却是多心了,认定是杨恒易前来示威。

        主要也是付先先绘声绘色地学了杨遥儿一句“一个外地人,还想在湘江横行霸道”的话,就在付先锋心中扎了刺,因为付先锋很清楚,他虽然和叶天南合作,但在叶天南的心目之中,他还是不如胡定和杨恒易更得叶天南的信任。

        况且在他前来湘省之前,叶天南还运作过省长的职务,实际上平心而论,他和叶天南之间,还有一些不小的裂痕,只不过在合作的大前提之下,都被掩盖了。

        而且说实话,他和夏想确实都是外地人,在湘省没有根基,也是他和叶天南合作的无奈之处,实际上以付先锋的自傲和自得,他才不愿意和平民一系的叶天南联手,因为在高层之中,平民一系恰恰和家族势力之间分岐最多。

        付先锋甚至还怀疑叶天南在和他的合作之中,不但留了一手,还私心颇重,杨恒易说不定就是叶天南暗藏的私心,并非是杨恒易真的待人接物一向冷漠,而是杨恒易故意为之,就是要和他疏远。

        付先锋眼皮轻轻一抬,漫不经心地看了杨恒易一眼。

        杨恒易脸色没变,但语气却急促了不少:“付省长,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杨遥儿现在就被扣押在省委大院,军人连我这个公安厅长的话也不听,就说只有付先先发话了才放人。”

        “人还真不是我抓的……”付先锋心想好一个夏想和张晓,只管抓不管埋,将球踢到了他的脚下,让他作难,真有一套,不过脸上还是一脸惊讶,“我也指挥不动部队,恒易,你不会连这点常识都没有吧?”

        这一句话说得十分无赖,一下让杨恒易愣了一下,估计他也想不到堂堂的一省之长,居然也会耍赖,就让他十分鄙视付先锋没有担待。

        “事情的前因后果我也清楚了,是遥儿有错在先,在此,我郑重地向付先先和付省长道歉!”军方的态度很强硬,杨恒易出面要求放人,几名军人一点好脸色都没给他,直接就顶了回来,让他气得不行,却又没有办法,他指挥不动军方,又不敢因为一点小事就惊动省委书记,再说了解了事情经过之后,他也清楚杨遥儿又惹了大祸,同时得罪了夏想和付先锋,怕是不好收场。

        就只能低头认错了,先过了眼前的一关再说。如果不低头,付先锋一直装傻,夏想一直不露面,难道就一直关着杨遥儿?天一亮都上班来后,人就丢大发了。

        付先锋也知道,杨恒易毕竟是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厅长,面子必须给,不过也不能这么容易就放人,再说,他说了也未必管用,就看了付先先一眼,又说:“恒易,本来先先和杨遥儿之间闹点不愉快,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杨遥儿说话太冲了,你也知道,先先在付家,不但她大伯特别疼她,老爷子也是爱如掌上明珠,就是我也不敢说她半句难听话……”

        杨恒易见付先锋抬出了付家的名头压人,心中极度不快,不过也确实是杨遥儿理亏,只好继续退让:“对不起,付小姐,我替遥儿向你道歉,请你原谅她年轻不懂事!”

        以省委常委、省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厅长的身份,向一介平民的付先先当面低头道歉,杨恒易能屈能伸,也不简单,也算是给足了付先先面子。

        付先先却不依不饶:“杨厅长,杨遥儿不比我小几岁,怎么就年轻不懂事了?我看她很懂事,一个人可以同时和三个男人一起,真了不起!她还骂我们付家全家是牲口,我可是一句话也没有骂她。不过我知道,人都是一男一女,只有动物才乱七八糟。”

        付先先是没骂人,不过比骂人还狠,骂杨遥儿是没有人伦的畜牲,而且不带半个脏字。

        杨恒易气得脸色发青,双手青筋暴涨,几近失控!

        付先锋却不指责付先先含沙射影,只是轻描淡写地说道:“先先,好了,杨厅长是你的长辈都向你道歉了,你就原谅了杨遥儿,不许再闹了。”

        付先锋避重就轻,杨恒易岂能不明白付省长也是怒火高涨,只不过没有当面发作罢了。他就知道,今天的事情,算是彻底得罪了付省长,以后他和付省长之间,别想和平共处了。

        对了,还有夏想。

        夏想才是此次事件的最大受益者,他现在肯定在办公室中和张晓谈笑风生,坐山观虎斗,就等着看他和付先锋争吵的笑话……杨恒易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平静下来,付先锋他得罪不起,夏想也不好惹,偏偏他的宝贝女儿就一下惹了两个人。

        “有什么原谅不原谅的,又不是我主动惹她,是她犯贱非要主动找事。要是在京城,不关上一个月,她就别想出来!”付先先气呼呼地大声说道,“人又不是我抓的,放不放不关我的事。你们谁也别理我,烦着呢!”

        说完,摔门而出。

        付先锋很无奈地摇头:“现在的女孩子,脾气都太大了,早晚要吃亏。”

        杨恒易听出了付先锋是给他台阶下,就顺势说道:“付省长,今天的事情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付先锋一摆手打断了杨恒易的话:“杨厅长,人不是我抓的,我说了不算,你去找夏想同志说说。”他才不想听杨恒易虚情假意的客套话,而且他也看了出来,杨恒易并没有真心认错,忍了一忍,还是多点了一句,“身为高级领导干部,教育好子女也很重要。”

        杨恒易从付先锋的办公室出来,脸上的变幻几次,总算没有失态,虽然努力压制了胸中的恶气,还是觉得胸口发闷,喉咙发涩,气得浑身乏力,差点迈不动脚步。

        虽说杨遥儿不检点,总是惹事生非,但毕竟是他的女儿,他又无比溺爱杨遥儿,容不得别人说半点不是,今天被付氏兄妹一唱一和骂了个狗血喷头,连带他也被付先锋点了一点,简直就是平生的奇耻大辱!

        杨恒易心中愤恨难平,在付先锋之处受了恶气还不算,还要再向夏想低头才能放人,身为公安厅长,他在湘省多年,何曾受过如此的屈辱?

        今日之恨,他日一定加倍偿还,杨恒易暗暗下定了决心!

        来到夏想的办公室,他一下愣住了,明明刚才办公室还灯光大亮,现在怎么漆黑一片了?难道是夏想故意避而不见,非要将杨遥儿关到天亮,让他当众丢人不成?

        杨恒易几乎要暴怒了,刚要敲门,手机响了,接听之后才知道是杨遥儿。

        “爸,我回家了……”杨遥儿已经被人礼送回家,但三个无良青年却被省公安厅副长孙在春直接提走,下落不明,杨恒易挂断电话,在夏想办公室门口呆立半晌,心中总算明白了什么。

        夏想真是一个聪明人,将事情闹大之后,转身放了杨遥儿,将香蕉几人转交给了孙在春——孙在春是付先锋一条线上的,他当然清楚得很——既落了付先锋的人情,又卖了他的面子,还不用他低头来求,高,真是高超的手腕。

        杨恒易刚从付先锋之处受到了冷落和嘲讽,夏想却暗中巧手一送,给了他台阶,他心中对夏想的观感大为改观,相比付先锋,夏想更懂得进退之道。

        很明显,夏想是想让他欠一个人情,杨恒易心中有数了,不过想起另外一件事情,想起杨遥儿对他说过的关于夏想的一番话,他又有点不明白夏想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第二天一上班,接童凡通知,召开碰头会研究怀阳大桥的善后事宜和对湘省道桥相关责任人的处理意见,郑盛、付先锋、叶天南、夏想、梁夏宁和郑海棋五人参加了办公会。

        “同志们,国务院调查组已经得出了正式结论,怀阳大桥的倒塌完全是因为工程质量不过关的原因,湘省道桥负有不可推卸的主要责任。湘省道桥原总经理唐加少被捕,据夏想同志透露,唐加少涉嫌严重违纪,而且在承接工程项目时,有行贿受贿的行为。”郑盛是要下大决心整治湘省道桥了,夏想现在已经铺平了道路,他再不乘机出手,就太缺少魄力了。

        “因此,湘省道桥的问题,到了不根治不行的地步了。我的意见是,从严从重处理一批人,给全省全国人民一个交待。现在媒体上铺天盖地的全是塌桥公司的报道,同志们,我如芒在背,感觉有千万双眼睛盯着我们湘省,处理不好,就是人民的罪人。”

        郑盛的一番话,合情合理,说得很投入,很诚恳,就让付先锋微微深思,叶天南一脸深思,都知道,最大的难题来临了。

        在事关如此处置湘省道桥的相关责任认定上面,必然会有一番唇枪舌剑,因为政治就是寸步不让的游戏,郑盛语气再委婉,但他想要一举拿下湘省道桥的决心却是前所未有的坚定。

        不过也有理由相信,叶天南依然会不惜一切代价维护湘省道桥,因为湘省道桥对他来说,不仅事关政治利益,也有经济利益在内,得失之间,天差地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