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22章 第二阶段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22章 第二阶段

    作品:《官神

        毕鹏一回湘省,就由商江带人直接控制起来,安排到了另一处秘密地点。

        随着毕鹏的落网,湘省的紧张局势,又加重了几分。

        眼下的情形是,付先锋在怀阳市处理怀阳大桥事故,国务院也派出了事故调查组来到了湘省,并且亲赴事故现场进行调查,初步的调查结论显示,是工程质量的原因导致了大桥的意外倒塌。

        本来省政府牵头的调查组还想找一群专家论证大桥倒塌的客观原因,但国务院的调查组毫不留情地指出,大桥的工程质量太差,许多地方有用胶水粘接的痕迹,简直就是粗制滥造的垃圾工程。

        国务院调查组的结论直接给了省政府调查组当头棒喝,他们也急忙附和了国务院调查组的意见,最后调查结论经付先锋审核之后,正式上报到了省委。

        调查组的结论,无疑更让湘省道桥的处境雪上加霜,因为外面传闻纷纷,说是唐加少已经承认湘省道桥内部管理混乱,在承接工程时大肆行贿,在施工过程中偷工减料,所以才导致事故频发。更有传闻说毕鹏之所以落网,也是因为晨东大桥的倒塌,而且还是被唐加少咬出来的。

        那么现在怀阳大桥一倒,是不是说明怀阳官场,也要发生地震了?

        晨东和怀阳两市,现在人心惶惶,都唯恐纪委人员突然从天而降……一时之间,纪委的电话不断,不少人通过各种关系打来电话,或旁敲侧击打探唐加少案件的进展,或直截了当打听毕鹏到底犯了什么事儿,问题严重不严重,或是针对夏想的爱好和脾气,问个不停,湘省纪委,成为全省的热点。

        因为一直以来省纪委都给人软脚虎的感觉,没想到夏想上任不久,就声势大作,大有改头换面的迹象。

        但不管是省领导还是下面地市的大小官员,打到省纪委的电话,都没有太大的收获,因为谁也不清楚唐加少和毕鹏案件的进展,甚至连两人究竟关在哪里都不得而知,因为夏书记行事小心谨慎,处处避人。

        就让不少人感觉夏想有点过分了,不但大权独揽,还将纪委当成他一个人的纪委,顺他者昌,逆他者亡,真是小人行径。

        夏想不理会外界的议论,他不在纪委收权,就没法开展工作,因为事事都被人透露消息,纪委的权威荡然无存,还怎么震憾贪官,还怎么履行纪委应有的职责?

        就在众人都认为夏想手段过于强硬时,夏想又用实际行动回答了一些人的猜疑,在付先锋还在怀阳处理事故的善后事宜之时,夏想和郑盛一起,在省委大院举行了一个不算隆重的送行仪式,礼送林华建和游方进京培训——经过慎重考虑,游方还是决定前去培训,反正是闲置,培训也算镀金,总比养病要好上几倍——虽然看似省委、省纪委非常重视,甚至省委书记也亲自出面,但人人心里有数,林华建和游方被夏想巧妙地搬开了。

        叶天南没有参加送行仪式,他站在办公室的窗户前,面无表情地看着大院之中的送行队伍,有郑盛,有夏想,有郑海棋,还有几名省纪委的常委,他的眼神之中流露出无可压抑的愤怒,夏想……欺人太甚,趁付先锋不在省委,和郑盛联合,快刀斩乱麻竟然礼送走了林华建和游方,用意很明显,就是要将纪委内部经营成铁板一块。

        夏想更深层的考虑叶天南也心知肚明,只有纪委内部上下一心了,才能在唐加少和毕鹏的案件上,获得重大突破。而唐加少和毕鹏案情是不是重大,贪污的数额是不是巨大,都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关键在是两人都指向了湘省道桥。

        夏想是下定了决心,一条路走到黑,要和湘省道桥不死不休了!

        叶天南犹豫了片刻,终于下定了决心,既然夏想要触动他的底线,那好,他也不是病虎,也有利齿和獠牙,逼急了,也能伤人。

        随着林华建和游方的离去,湘省纪委的气象顿时为之一新,夏想迈出了巩固个人地位的第二步。接下来他会在一个半月的时间内,逐步调整内部分工,奠定一把手的绝对地位。当然,树立个人权威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利用一个半月的时间,完全攻破唐加少、毕鹏和沈河阳的防线,将湘省道桥的问题完全一手掌控。

        有一点叶天南猜对了夏想的心思,夏想要的确实不是打垮湘省道桥,要的是大换血。所以迄今为止夏想一直利用正常渠道来分解湘省道桥的势力,而不是借助媒体炒作来催毁湘省道桥。

        叶天南也不简单,他也看透了夏想的心思,夏想要的是借助调查湘省道桥来达到一定的政治目的,至于夏想更深层次的想法是什么,叶天南还不得而知。

        在围绕着湘省道桥的问题上,湘省的两股势力,已经进入了第二轮的较量。

        正当所有人都睁大眼睛等着看唐加少和毕鹏的下场时,不料又没有了下文,反倒是一个让人差不多遗忘的案子结案了——陈工方一案经纪委查实,贪污受贿的罪名成立,纪委的工作完毕,移交到了司法机关,正式进入了司法程序。

        但陈工方案件对外公布的罪名和犯罪事实,并没有涉及到湘省道桥,也就是说,陈工方的利用价值到此为止,他的案件的结案,证明了围绕着湘省道桥的斗争进入了第二阶段。

        如果说第一阶段是试探阶段,陈工方案件是导火索,是引子,那么沈河阳就是第一个炸弹,唐加少是第二个炸弹,毕鹏则是第三个炸弹。当然外人并不知道的是,毕鹏并非是夏想的手笔,而是因为梅晓琳的升迁由梅升平抛出的炸弹,当然,也是因为毕鹏确实身上有事。

        陈工方的结案,怀阳大桥的事故调查组结束调查,差不多同一时间发生,两者之间似乎没有任何关联,但还是有聪明人看出了什么,陈工方一案进入司法程序,好象是为了腾出手来应付下一场较量,因为调查结论出台之后,再加上唐加少被抓,如何处理湘省道桥就成了摆在眼前的最迫切的难题。

        而且调查组的结论,明显对湘省道桥不利,并且事故重大,根据国家相关规定,重大责任事故,相关领导要负相应的领导责任。一座大桥的建设要涉及到许多人和事,上至怀阳市的工程负责人,下至湘省道桥的领导和技术人员,等等,甚至连建材供应商也要一一查清。

        不过直到付先锋和国务院调查组回到省委,省纪委方面还没有任何表示,并未介入怀阳大桥的倒塌事故,也让不少人都大为不解,倒塌半年之久的晨东大桥就掀出一个副市长陈工方,一个常务副市长毕鹏,现在怀阳大桥倒塌的时机正好,夏书记怎么不借机介入,正是上下其手的大好时机,难道就错过了?

        夏想其实也想过要介入怀阳大桥的倒塌事件,但在他看来,眼下并不是太好的时机,因为公众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事故本身,都在遣责湘省道桥,他选择在此时调查怀阳市的相关责任人,不利于事故的善后工作的开展,会让怀阳市人心惶惶。

        本着为百姓着想的角度考虑,夏想决定缓上一缓,等事故的抢险工作结束之后,等怀阳市自查了问题,处理了相关责任人之后,纪委再审时度势调查也不迟。

        付先锋一行从怀阳市回来之后,就立刻召开了碰头会。

        暂时没有夏想什么事情,下班后,他就脚步轻松地迈出省委大院,要去看望付先先,因为付先先要回京了。

        最近夏想喜欢上了步行,因为步行不但可以锻练身体,还有助于他思索问题,再加上花草丰茂,边走还可以边欣赏美景,何乐而不为?

        走到半路上,竟然接到了曹殊黧的电话。

        曹殊黧早说要来湘江,却一直没有成行,也是因为最近事情较多,连若菡和卫辛经常飞向美国,她和李沁就照应家里的事情,一直脱不开身。其实平心而论,她当然愿意守在夏想身上,女人都喜欢守在心爱的男人身旁,哪怕默不作声也会觉得幸福。

        曹殊黧来电,还是没有给夏想确切来湘江的时间,只是告诉夏想夏东病了,虽不严重,是小感冒,但小孩子的心思奇怪,忽然就说想爸爸了,想见见爸爸。

        曹殊黧正在夏东旁边,夏东就和夏想通了话,问夏想什么时候来看他,夏想知道不能轻易许诺,说出的话如果不兑现,更会伤孩子的心,只说一定尽快回京一趟。

        又和曹殊黧聊了几句,说到了现在的金融形势,还有连若菡和卫辛,她又说:“我也想尽快过去陪你,等若菡和她回来了再说。你先收拾好家里,别有什么纰漏让我发现了,还有,我也不想有人替我照顾你……”

        曹殊黧说到卫辛时,不提卫辛的名字,总以“她”代替,敌意就流露无遗,夏想只好呵呵一笑,挂断了电话。

        聪明如黧丫头者,陪他十几年了,从来不在男女问题上过多地问个没完,因为她知道,男人都是被叨唠走的,却是被疼在家里的。

        忽然,一声刺耳的刹车在耳边响过,一辆桔黄色的跑车停在了面前,车上的人虽然穿了衣服,夏想也认了出来——杨遥儿,她来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