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19章 战前预演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19章 战前预演

    作品:《官神

        怀阳大桥的意外倒塌,等于是一道催命的枷锁,直接为唐加少的落网做了最完美的注解,等于是在唐加少再狡辩,再矢口否认,也无法掩盖的桥毁人亡的血淋淋的事实。

        正常情况下,大桥倒塌一类的重大安全事故,用不着通知省纪委书记,也不必省纪委书记出面应付,是省委省政府的职责所在。但郑海棋第一时间就通知了夏想,个中深意,夏想自能体会,必定是郑盛的暗示。

        同时更深一层的用意表明,怀阳大桥是湘省道桥的工程,而且倒塌的原因虽然还没有查明,但联想到湘省道桥接二连三的工程事故,必定是工程质量有重大问题。

        夏想紧急告别严小时和付先锋,二女也知道事关重大,没有挽留,只是严小时在听到唐加少落网的时候,终于露出久违的开心的笑容,就如雪后初晴,明媚不可形容。

        赶到省委的时候,又接到了梅晓琳的电话,详细汇报了唐加少落网的过程。

        唐加少根本就没有出湘江市!

        陈习明抽调了大部分警力布置在主要交通枢纽,只安排了一小部分警力,身穿便衣,在通往贵州一带的交通要道上,暗中盘查。如果大张旗鼓地严查的话,必然打草惊蛇,因此他没有全盘采用夏想的命令,而是适当做了调整。

        陈习明的策略奏效了,据事后唐加少交待,他见警力大多部署在机场和火车站,就以为骗过了所有人,等观察了一天之后,认为可以从容逃走了,就打了一辆车从省道出市,结果没想到刚一出市就被便衣抓获了。

        夏想听了梅晓琳的汇报,知道他当时情急之下,犯了所有上级领导都容易犯下的乱指挥的失误,就诚恳地承认了失误,让梅晓琳代为转告陈习明,就说以他个人的名义,感谢陈习明的辛勤工作。

        夏想诚挚的态度感动了陈习明,官场之上,领导从来都是英明神武,事事正确,就和高高在上的神明一样,从来不会犯错误。古人尚能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到了政治清明并且民主的现代,怎么反而领导都成了永远正确的化身?

        夏想以堂堂的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之尊,能向他表态承认指挥失误,是陈习明从未见过的胸襟和风范!

        夏想并不清楚他一个无意的举动,就让陈习明对他一直怀有敬佩之心,他匆匆赶到省委的时候,省委书记办公室灯火通明,郑盛、付先锋、叶天南和郑海棋都在。

        付先锋和叶天南见夏想进来,都一脸疑惑,显然是在想,夏想前来干什么?大桥倒塌了,事故发生了,是省委省政府善后的事情,省纪委书记凑什么热闹?

        夏想从两人的神情上得出了结论,付先锋和叶天南都还不知道唐加少已经落网了。由此也证明,陈习明还靠得住,没有向杨恒易第一时间通报情况。

        就更坚定了夏想要拉拢陈习明的决心,省公安厅的力量借助不上,市局的力量再指挥不动,会遇到许多无法绕过的关卡。

        人民专政的力量,还必须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行。

        郑盛只是冲夏想一点头,也不向付先锋、叶天南解释为什么让夏想前来,就让郑海棋开始汇报怀阳大桥事故的最新动向。

        “怀阳大桥是由湘省道桥承建的一座由传统工艺修建的大型4跨石拱桥,每跨65米,高42米,横跨沱江。大桥总投资1200万元,全长320米……”郑海棋明是介绍怀阳大桥的具体情况,其实一开始就重点点明了湘省道桥,已经明确了责任目标,“事故发生时,正是交通高峰,当场造成10人死亡,15人受伤,财产损失暂时无法统计,据目击者说,在不到10秒的时间内,整座大桥象豆腐一样倒塌了……”

        郑盛一脸气愤,“啪”地一拍桌子:“比豆腐渣还豆腐渣的工程!”他的目光从付先锋脸上跳跃到叶天南的脸上,最后又落在了夏想的脸上,“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是湘省道桥倒塌的第三座大桥了吧?”

        夏想不说话,只是沉默地点头。

        郑盛痛心疾首地说道:“付省长,我记得夏书记早先说过,建议国资委罢免唐加少的职务,而且夏书记也向你亲口提了一提,为什么国资委没有引起重视?我也是刚刚听说,唐加少非礼严小时,还将严小时打得遍体鳞伤住进了医院……这是什么人,这是什么样的败类!”

        郑盛的声音忽然提高了八度,以从未有过的激昂大声说道:“一个党员干部,强奸未遂,殴打受害人,国资委一个态度都没有,还让唐加少担任湘省道桥的总经理,这是在丢**人的脸,是让省委省政府脸上难堪!我倒想当面问问国资委的人,一个败类,一个连最基本的人格都没有的败类,还人五人六地担任了湘省道桥的总经理,凭什么?同志们,现在果然又出了塌桥事件,老百姓会骂我们省委省政府是一帮心瞎眼也瞎的瞎子!”

        “海棋同志汇报说,昨天唐加少就畏罪潜逃了,是不是说明他早就知道了自己有问题,是不是清楚怀阳大桥要塌了才跑掉?一天多过去,国资委的一帮老爷们到现在还没有拿出一个态度出来,他们的消息,不会比我这个省委书记还闭塞?”

        郑盛怒火高涨,气势大作,压制得付先锋和叶天南都一脸黯然,连头都抬不起来,更不敢出口反驳。

        还有什么好说的?祸不单行,事情接二连三地发生,件件直指湘省道桥,在铁的事实面前,任何解释都是苍白无力的。

        付先锋还好,不太了解以前的郑盛。叶天南却暗暗心惊,郑盛以前以温和、淳厚的执政风格著称,从未显露激昂、激进的一面,今天的慷慨激昂让他莫名感受到了一股威压,既是省委书记的职务带来的权力光环,又是郑盛人格精神所迸发的压力。

        郑盛一怒,既有怀阳大桥造成的重大事故的前提,又有付先锋一再暗中阻挠调查湘省道桥的诱因,以前种种不满积攒在一起,一齐发作,威力非同小可。

        而且郑盛的怒气,既指向了湘省道桥,又连带表达了对国资委的强烈不满,省委书记一怒,国资委主任的位置怕是不保了。

        夏想心想,恐怕郑盛早就对现任国资委主任不满了,不现在借机拿下他,更待何时?

        “就是有人故意纵容,甚至提前通风报信,才让唐加少从容逃走,同志们,我很痛心。我们的反腐工作一直落后于全国,不是纪委同志的工作开展不力,而是我们有太多庇护和纵容犯罪的党员干部!”

        郑盛这一句话分量很重,而且影射明显,就让叶天南一成不变的表情顿时动容,终于忍不住插了一句:“郑书记,确实有一小撮党员干部违法乱纪,但大部分干部还是好干部,不能一棍子打死。”

        付先锋也附和说道:“郑书记的出发点是好的,急迫的心情也可以理解,但路要一步一步走,湘省的反腐工作,任重而道远,我在此表个态,以后全力支持纪委的反腐工作。”

        付先锋的表态是不是真心不用去想,至少他的态度是拿出来了,也算他聪明。

        付先锋的态度让郑盛大感满意,也让他明白了一点,政治之上,气势很重要,正气很关键,掌握了至高点,就迈出了全面掌权的关键第一步。

        说来……都应该感谢夏想。

        郑盛感觉火候差不多了,就缓和了语气,转头问夏想:“夏想同志,纪委是不是掌握了唐加少和毕鹏的违纪行为?”

        一提毕鹏,付先锋就脸色一晒,神色稍微有点不太自然。

        “纪委正准备对唐加少和毕鹏采取强制措施时,两人同时出逃,纪委的工作一直就很被动。早在唐加少因行凶伤人被抓捕时,纪委就向国资委提议对唐加少采取免职措施,以便进一步审理唐加少的问题,国资委方面没有回应。因此,市局因为唐加少的国家干部身份,很难进行公正的审讯,最后只好让他保释……”夏想很清楚郑盛要借机拿国资委说事了,就又给了郑盛一个理由。

        付先锋的脸色就更加阴沉了,今天的会议开得太憋屈了,完全被郑盛和夏想的一唱一和掌握了主动,他和叶天南被压得死死的。

        不过转念一想,郑盛气势汹汹有什么用?夏想煽风点火又有什么用?只要唐加少和毕鹏不落网,所有的线索都会中断,到时还是只能处理几个小鱼小虾了事,动不了湘省道桥的根基!

        还有一点,虽然国资委主任的位置是不保了,一把手雷霆一怒,赵林的主任当不久了,其实付先锋对赵林还算满意,因为作为省国资委主任,赵林对他言听计从。

        没想到要牺牲掉赵林了,付先锋还是心中不快,对夏想就更加看不顺眼了。不过他对夏想仍然抱有一丝希望,有机会要坐下和夏想一起谈谈,或许还有握手言和的机会。

        不过夏想随即又说了一句话,不但让郑盛大为惊喜,让叶天南为之心惊,更让付先锋的希望全然破灭,并且清楚,他和夏想之间肯定要刀光剑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