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16章 开端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16章 开端

    作品:《官神

        梅晓琳在一旁听到了夏想的电话内容,脸色也是一变,脸上的激情迅速消退,二话不说拿出电话打给了陈习明:“接省纪委通知,立刻采取措施限制唐加少的自由,禁止唐加少离开湘江市!”

        片刻之后陈习明又回过了电话:“梅市长,唐加少已经离开了湘江,现在正一路北上,估计出省了,现在正在楚省……”

        动作够快,怎么没直接从湘江起飞?夏想想了一想,打了一个电话给李从东,要他准备好唐加少的所有资料,然后又对梅晓琳说:“是我打给陈书记,还是你打给梅省长?”

        唐加少要是北上的话,必然路过楚省,不管他的目的地是哪里,只要在楚省,就休想逃过天罗地网。

        楚省有陈风和梅升平,不管是谁一声令下,肯定会严防死守,唐加少插翅难飞。

        梅晓琳也很细心:“天很晚了,还是我打电话好一些。”

        梅晓琳当即拨通了梅升平的电话,将情况一说,梅升平立刻正面回应:“我马上下达命令!”又一停顿,想到了什么,问,“你和夏想在一起?”

        梅晓琳不知怎么脸一红,在夜色的掩护之下,幸好看不分明,她低低地回应说道:“我是为了感谢夏书记对我的提携。”

        梅升平哈哈一笑:“唐加少逃跑得真不是时候,抓住他,得好好收拾一下。”

        梅晓琳更是脸红过耳:“叔叔,你都是省长了!”

        “省长怎么了?就是国家主席也有三亲六故,也有人情世故。”梅升平估计也没睡,清醒得很,还有心思开玩笑,又说两句,才放下了电话。

        夏想随后又接到了商江的电话,就毕鹏的问题向他做了请示汇报。

        夏想知道事不宜迟,原定计划要缓上两天,等周密部署之后再双规毕鹏,虽然证据已经准备充分了,但为了配合一系列的举动,所以有意虚晃一枪,但现在看来计划要被打乱了,必须提前出手了。

        “商江,你安排最信得过的人手,连夜赶赴晨东,拿下毕鹏!”夏想很坚定地下达了命令。

        商江微一迟疑:“夏书记,不上常委会研究一下,林书记那边不好交待。”

        虽然商江现在已经向夏想靠拢,但林华建在纪委积威多年,余威很盛,商江的提议又是正常的程序,也无可厚非。

        但林华建再是常务副书记,再有威望,他也只是副手,夏想才是纪委第一人,而且还是省委的第四号人物。

        夏想就再次强调:“特事特办,不要惊动任何人,马上出发!”

        商江一瞬间也被夏想的坚定感染了,遇到一个敢作敢为的一把手,再不跟紧了,以后哪里还有他的好处可得?正是纪委内部重新洗牌的大好机遇,错过了就太没政治眼光了,他猛然做出了一个让他以后一直引以为豪的决定:“我亲自带人下去,请夏书记放心,绝对万无一失,出了问题,我承担全部责任!”

        双规一名常务副市长,用不着省纪委副书记亲自带队,但商江的表态让夏想十分满意,要的就是有想法有担当的下属,因为他初来湘省纪委,纪委一干人给他的印象不太好,太面太娘了,没有一点纪委干部应有铮铮铁骨。

        别的不说,就是燕省省纪委,当面和他打过交道的黑白无常,才是夏想心目中的纪委干部形象。一个纪委系统内部,纪委书记可以官僚,副书记也可以和光同尘,但具体到下面的办案人员,就必须要有一帮有硬气有骨气有正义感的铮铮汉子,才能真正大刀阔斧地推进他在湘省的长远布局。

        纪委是党的纪委,自己人监督自己人,虽然在外界看来也有自欺欺人之嫌,但真正的贪官只要撞到夏想的手上,夏想绝不轻饶。

        一方面出动力量抓捕唐加少,另一方面纪委副书记亲自带队前往晨东拿下毕鹏,夏想上任之后第一次大手笔,由此全面铺开。

        夏想心中也隐隐有一丝担忧,他其实也想为付先锋留一丝情面,缓上几天再拿下毕鹏,也是要让付先锋面子上好看一些。但唐加少的意外出逃打乱了计划,明早毕鹏如果落网,必然会在省委引发轩然大波。

        夏想和梅晓琳再也没有了旖旎之意,两人立刻坐车返回市区,没有先回省委,而是先来到了湘江市委。

        路上,夏想第一次在深更半夜拨通了郑盛的电话。以他和郑盛之间的交情,除非重大案情,否则半夜惊扰省委书记,就是失礼和失分。

        夏想向郑盛汇报了唐加少逃跑和纪委拟对毕鹏采取必要的双规措施两件事情,郑盛听了之后,首先肯定了纪委的工作,然后要求纪委严格按照党员干部管理条例,依法办案,严肃查处,惩治一批贪官,树立湘省官场正气之风。

        郑盛虽然说的是套话,但夏想心里有数了,郑盛对他的工作的支持力度,正在逐渐加大。也就是说,合作的基础已经打好,下一步就需要更紧密地握手了。

        夏想也多少了解郑盛的心理,湘省道桥是郑盛的拦路虎,他肯定想除之而后快,但他毕竟是省委书记,不是省纪委书记,同时,他对省政府的控制力度也不大,眼下又多了付先锋一只庞然大物,他非常渴望有助力可借。

        夏想就及时伸出了援手,郑盛不热情回应才怪,而且夏想的援手并没有多少附加条件!

        当然,夏想也有自己深层次的考虑……到了湘江市委,梅晓琳交待了几句工作,又和夏想一起前往医院,和严小时见面。

        严小时现在已经恢复了七七八八,比预计之中的康复要快了许多。不过身病好治,心病难医,她还是一脸恹恹的模样,见到夏想和梅晓琳,话也不多说,眼神之中也有愧色。

        夏想自始至终没有埋怨过严小时一句,她已经为她的一念贪心付出了代价,他再多说也是无益,除了徒增伤感之外,于事无补。而且他也相信聪明如严小时者,已经后悔莫及了,并且肯定也记在了心中,以后不会再犯。

        严小时脸上的伤痕基本上全部消失了,身体也大概复元,之所以还没有出院,也是心理依赖,她还没有过去自己的心理关。

        说白了,她还是渴望夏想的安慰,非常在意夏想的想法。

        夏想和梅晓琳进门后才发现,付先先也在。

        说来付先先最近表现不错,几乎天天陪着严小时。以前付先先和严小时之间的关系也不是那么密切,但经此一事,两人之间的友情迅速升温了。

        梅晓琳虽是市长,毕竟也是女人,心细如发,察觉到了严小时的异样,就上前宽慰了她几句。倒是付先先一见夏想,就将夏想拉到一边,问起了夏想和付先锋之间是不是闹了矛盾。

        夏想并未多说他和付先锋之间的矛盾,毕竟都是政治事件,不想让付先先无谓担心。不过出乎他的意料的是,付先先却说了一句让他感动的话:“虽然我有点生你的气……你太狠心了,不关心小时姐,不过想起以前你对我的好,我也就原谅你了。以后不管你和付先锋有多大的矛盾,我都会向着你。你放心好了,我绝对靠得住。”

        病房中没有外人,夏想就轻轻拍了拍付先先的后背:“别多想了,傻丫头,男人之间的事情,都是政治利益。既然是政治利益,就不是个人私怨,你还是不要操心了。”

        说话间,来到严小时床前,夏想就笑:“小时,不要再赖床了,该出院了。我还有一项任务要你帮我完成……”

        严小时本来恹忧的神情有了一丝光彩:“又来哄我?你堂堂的夏大书记,威风八面,哪里要我来帮?再说你左有梅市长,右有先先,我一个贪心的势利女人,在你眼中怕是没有一点位置了。”

        果然是心病难去,严小时千不怕万不怕,就怕夏想嫌弃她。

        作为男人,也有必要为所爱的女人做好心理辅导,所以男人也不容易,何况旁边还有两个女人在场,说话还要讲究分寸,省得哄了这个惹了那个,夏想就琢磨了一下语言说道:“人都有犯错误的时候,有些错误是一辈子无法弥补的过失,但有些错误有改过的机会。我和晓琳、先先都来看你就证明了一点,都当你是最好的朋友,谁也没有怪你什么。我让你出院帮我,确实是有个项目非你不可,还有一点就是,你再住下去,说不定就养胖了。你还是苗条一点最好看。”

        最后一句话杀伤力最大,严小时顿时心开意解,眉开眼笑:“我明天就出院,事先声明,可不是为了帮你,是怕养胖了。”

        付先先和梅晓琳岂能看不出严小时的口是心非,一起会心地笑了。

        解铃还须系铃人,严小时总算卸下了心中的巨大的包袱,也明白夏想终究不是一般的男人,他心胸宽广,值得她为他付出。

        “唐加少临走之前,给我发了一个短信,我才知道他要逃。”严小时拿出手机给夏想看。

        是一句诗: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没想到,唐加少还是一个情种,夏想暗暗摇头。

        忽然又脑中灵光一现,不对,唐加少是在暗示什么,难道是……唐加少可能没去楚省,是有人故意释放了假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