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09章 戏弄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309章 戏弄

    作品:《官神

        杨遥儿够耍赖,又轰大油门,又狂按喇叭,惹得路边的行人纷纷驻足观望。

        夏想倒不是怕杨遥儿,而是不想和她接触,因为以他对女人的了解,杨遥儿脸绽桃花,眉目轻眺,举止轻浮,绝非良家。

        和她在一起,自贬身份。

        不过见杨遥儿有够无耻,而且大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之势,夏想就心思一动,一转身来到副驾驶,拉开车门就坐了进来:“好,有话说话,不用胡闹。”

        杨遥儿见计谋得逞,坏坏地一吐舌头:“我就喜欢雷厉风行的大叔。”

        话一说完,就一脚油门到底,汽车风驰电掣一样,直冲向前。

        杨遥儿将车开得飞快,不多时就出了市区,来到郊外。此时天色已黑,初夏的风吹拂脸庞,微有清爽之意,再加上夜色阑珊,竟然颇有美感。

        不过,杨遥儿的手却没有美感,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的手一下落在了夏想的大腿之上,轻轻一捏又迅速收回,还忙不迭道歉:“对不起夏书记,我刚才想换档来着,没想到,摸错了地方。”

        夏想不接她的话:“疯够了没有?疯够了就说正事。”

        “大叔,别这么凶好不好?”杨遥儿的车速慢慢慢了下来,一拐弯,驶入了一条乡间小道,又前进了几百米,眼前突然开朗,是一片桃园,“到了,到地方了。”

        桃园里面已经桃花落尽,在灯光的映射之下,郁郁葱葱倒也好看。看样子,是一处私人庄园,庄园的名字也起得暧昧:良辰美景。

        此时是良辰,眼前也是美景,可惜的是,却没有心情。

        但既来之则安之,夏想随杨遥儿下车,步入了庄园。庄园之内虽然灯光明亮,但似乎并没有多少人,格外宁静。置身花草之间,又是初夏的清凉气候,夏想也就迈着轻松的步伐,身心悠闲,姑且看看杨遥儿到底能耍什么花样。

        难道是要就梅晓琳的任命,有人要和他私下见面,好讨价还价?

        来到一处仿茅屋的建筑之前,院中有石桌石椅子,还有树荫,就让夏想有了一种“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的心境,不得不说,杨遥儿带他前来的地方,还真是不错,离闹市不远,却又有闹中取静的悠闲。

        能在一连串的紧锣密鼓的事件之后,在此处得到一处休憩之地,也是不错,当然,如果眼前的杨遥儿换成严小时或付先先就更好了。

        女人选择的对与否,还是很能影响男人的心境的。

        杨遥儿请夏想落座,悄然一笑:“请夏书记稍坐,我去准备茶水。”

        夏想想喊住她,和杨遥儿在如此寂静的暧昧之地相对喝茶,他还没有这份心情,还没开口,杨遥儿一转身就跑掉了,牛仔裤之下紧崩的浑圆的屁股在眼前跳跃而闪烁,似乎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夏想无语,索性就坐在了石椅上,只等了片刻,杨遥儿就又重新现身了。

        才多大工夫,杨遥儿竟然换了一身衣服,刚才是上身T恤下身牛仔的简单打扮,现在竟然穿了宽大的睡衣,宽大也就算了,一看上面空空荡荡,显然里面是真空。而下面却是一个短裙,仅仅盖住大腿,走动之时,裙摆飘动,白光闪动,渐欲迷人眼。

        夏想才知道杨遥儿的用意,原来是想色诱他。

        说是睡衣又不象睡衣,倒象是制服诱惑。

        杨遥儿俯身为夏想倒茶,胸口低垂,里面的风光就一览无余。虽说夏想很被动地一眼看了个清楚,双峰傲立,似乎本钱很足,其实以他的眼光来看,实在是稀松平常。

        杨遥儿却不自知,还以为她的魅力超人,已经将夏想迷得五迷三道了,就更加扭捏作态,卖弄风姿了。

        女人以为男人一见到主动投怀送抱的美女就会腿软,其实不然,男人也分三六九等,有些男人来者不拒,但有些男人精挑细选,夏想就属于后者,而且还是经历过无数极品女人的后者。

        因此,杨遥儿的惺惺作态在他面前不但没有起到半点效果,反而令他反胃。

        “杨遥儿,这个地方真不错,喝喝茶,欣赏一下夜空的美景,也是一次放松。我要谢谢你带我来这样一个好地方,现在说说你的正事。”夏想神情淡然,语气坦然。

        杨遥儿感觉到了夏想的无动于衷,心中反而更激起了她的征服**。她裙下征服男人无数,其中也不乏副省级高官,在她看来,有些男人一开始是假装正经,一会儿就露出猴急模样了。

        夏想……别看他一本正经地端坐,其实说不定早就想扑上来将她压在身下了。

        哪里有见便宜不上的男人?男人都是一个德性。

        杨遥儿就借倒茶的机会,假装手一抖,茶水就洒了一手,她“哎哟”一声,手中的茶杯就扬手跌落,正好落在腿上,又将短裙打湿了。

        她一声呻吟,借势就坐在了夏想的腿上,又忙不迭用裙子扇风降温,还不停地说:“烫死我了,夏书记,快帮我吹吹……”

        娇嗔之声,颤抖而诱人。

        裙子扇风,大腿白嫩,花香袭人,又是郊外僻静之所,绝对是上佳的偷情幽会之处,眼下正是好事成双之时,奈何妾心如水,但郎心似铁,夏想轻轻一推杨遥儿,似乎不为所动。

        “茶水不烫,我刚才喝了一口,温水而已。”力气虽然不大,但足以将杨遥儿推开,“杨遥儿,不如我们开诚布公地将话说明白,你想怎样,你想要我怎样……”

        夏想推开杨遥儿的动作虽然生硬,但后一句话却说得似乎又有了缓和的余地。

        杨遥儿眼睛闪了几闪,心中升腾起更强烈的要让夏想拜倒在她的裙下的**,臭男人,装什么柳下惠,看不到我貌美如花、肤白如玉?还无动于衷,是不是那方面不行?

        纯洁的女人都是相似的,淫荡的女人,则各有各的不同。

        杨遥儿杏眼一转,如水如雾:“夏书记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想要怎样,你是一个男人,难道还不明白一个女人的心思?我想你怎样,你是一个男人,难道还不知道怎样来满足一个女人的空虚和渴望?”

        夏想见杨遥儿两条大腿在半是昏暗半是暧昧的灯光之下,白生生地直耀人眼,说实话,穿了制服的她,还真有几分魅惑之姿。

        夏想本来一直坐得十分端正,忽然就嘴角一俏,坏笑了一下:“我觉得你的身材很不错,要是拍几张照片用来留念,肯定是很美好的回忆。”

        “咯咯……”杨遥儿吃吃一笑,心里非常得意,夏想还是没能抵抗得了她的魅力,即将成为她的入幕之宾,“拍个照片算什么,拍艳照都没有问题,只要你床上功夫厉害,我还不是由你摆布?”

        “有相机没有?”夏想发起坏来,也有潜质,脸上邪邪的笑容,怎么看怎么让人玩味,杨遥儿越看越心痒,一想国内最年轻的副省级高官就要和她婉转承欢,她只觉得浑身燥热难耐,恨不得立刻将夏想推倒。

        “拿了相机来,我先帮你拍照。”夏想继续坏笑,眼中流露出欲动。

        据说,每个高官都会有特别的嗜好,有人喜欢收藏女人内裤,有人喜欢写日记,这么说,夏大书记喜欢艳照了?杨遥儿紧咬嘴唇,怔怔地看了夏想片刻,一转身就跑进了房间。

        出来时,她手中拿出一部高级单反数码相机。

        夏想接过相机,心想也许是受某希的影响,现在的年轻人爱玩自拍,他就嘿嘿一笑:“脱衣服。”

        杨遥儿大方而又以一种十分诱人的姿势,将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脱下,她一边脱,夏想一边拍,两人配合默契,倒也颇有情趣。

        一转眼杨遥儿就一丝不挂了,不得不说,她青春而美好的**,还是有几分可看之处,白而娇嫩,双腿笔直,身上没有伤痕,也没有色素沉淀,接近完美,但夏想却没有一点不安分的想法,眼前的身体,曾经是多少男人驰骋之地,他是带来批判的眼光来欣赏和拍照的。

        又拍了几张,夏想忽然又问:“对了,把你在路上穿的衣服也拿出来,地上散落一地衣服,你在上面迈过,拍出来的效果肯定好……”

        杨遥儿暗暗咂舌,她睡过高官无数,还是第一次见到如夏想一样的怪僻,不过怪了也好,越怪越有刺激,她就扭动着丰满的臀部,飞速跑进了房间。

        只过了片刻,就抱了衣服过来,正想向地上扔,夏想却一把抢过衣服,哈哈一笑:“失陪了,杨遥儿,你自己好好玩!”

        然后他一个箭步,转身扬长而去,快步迈出了庄园,随后一声轰响传来,汽车轮胎发出刺耳的尖叫声,然后绝尘而去!

        杨遥儿愣住,事发突然,她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呆了半天,才发现原来不知何时夏想将她放在桌上的车钥匙拿走了,连同她路上穿的衣服,还有刚才身上的制服,全部席卷一空!

        挨千刀的夏想,她在房间里面再也没有衣服了!而且,夏想连她的手机也拿走了,真是天下第一可恶加无耻的男人!

        她要怎么办才好?杨遥儿才知道上了夏想精心设计的圈套,而且她还有裸照在夏想手中,惨了……